天启之门 第两百七十四章 【最后一个】(长章节)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天启之门 > 第两百七十四章 【最后一个】(长章节)

《天启之门》 第两百七十四章 【最后一个】(长章节)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    ,

    长章节

    第两百七十四章最后一个

    这老家伙还真是个妙人。

    陈小练看着泽北光男,不由得莞尔。

    不过两人对视一眼后,却都是目光闪动,随即就跳开了这个话题。

    陈小练第一次和一个日本人聊得如此投契。

    泽北光男很是博学,大师范的头衔当然不可能是淘宝买的,天文地理都有涉猎。

    两人聊了会儿,陈小练回头,就看见罗迪已经从驾驶舱里走了出来,就和泽北光男打了个招呼,转身过去。

    “擦擦你的脸吧。”陈小练拍了拍罗迪的肩膀。

    罗迪笑得很贱的样子。

    “对不起,打搅一下。”一个柔弱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陈小练回头,就看见了隆本静香面色很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欲言又止。

    “怎么,有什么事么”

    隆本静香犹豫再三,面红耳赤:“我,我只是想说一句谢谢。刚才的事情,非常感谢”

    陈小练看着这样熟悉的脸孔。

    他当然记得在荒岛上,抱着膝盖坐在篝火旁,相依为命的那种感觉。

    当然在地下迷宫里,悬崖旁,那一个吻别。

    该死的,还是别老想着这种事情吧。

    陈小练的眼神下意识的扫过了隆本静香的嘴唇。

    女孩的嘴唇唇色很淡,并没有涂抹那种浓烈的唇彩,不过却丰润欲滴。

    一旁的罗迪脸色似笑非笑。

    隆本静香似乎有些慌乱的样子,被陈小练盯着自己看了两眼,大概想起了之前被对方捏住下巴往嘴巴里塞辣条的场面来了,缩了缩脖子,似乎就要离开。

    “等一等。”

    陈小练却反而叫住了她。

    “呃”

    “那个”陈小练抓了抓头,微笑道:“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坐下来聊聊吧。反正旅途还有些事情呢。”

    “”隆本静香明显是有些紧张的。不过,大概是传统日本女人骨子里的柔顺,以及加上之前才欠了对方救命之恩。

    所以隆本静香实在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默默鞠了躬,就坐在了陈小练的身边。

    “看什么看,去后面坐吧。正好,你去后面坐她的座位吧。”陈小练对罗迪摆摆手。

    罗迪比划了一下中指,朝着后面走去了。

    这个时候,陈小练忽然注意到,泽北光男身边的长濑幸未,忽然也站了起来,朝着机舱的后面走了过去,居然走到后面机舱去了。

    就坐在了先前那个因为中毒而昏迷的乘客的座位上至于中毒的那位,已经被转移到了头等舱里休息了。

    陈小练用余光看了一眼泽北光男,老家伙似乎也正看向他。

    果然都是聪明人啊。陈小练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

    陈小练坐下来,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隆本静香聊了起来。

    日本空姐明显很紧张,有些放不开,对陈小练有些好奇,但似乎更多的是敬畏

    毕竟一个普通的女孩,面对一个刚刚徒手干掉了几个恐怖分子的男人,哪怕他是一个英雄,心中也还是有些畏惧的。

    陈小练自问也不是那种自带脑残光环,或者颜值堪比吴彦祖类型的帅哥。

    他感觉到了隆本静香面对自己时候的忐忑,可却偏偏装作不知道一样,和她闲聊起来。

    “去美国做什么”

    “工作方面的事情。”

    “你多大年纪”

    “二十二岁。”

    “你是日本哪里人”

    “东京。”

    “家里还有什么人”

    “母亲和一个妹妹。”

    基本上是陈小练问什么,隆本静香就小心翼翼的回答什么。

    陈小练不问的话,女孩也绝不先开口。

    这就不免让陈小练有些沮丧了。

    故事里不是都说了,英雄救美之后,顺理成章的应该是美女芳心暗许么

    怎么这隆本静香看着自己,就好像自己身上带着病毒一样啊

    “静香小姐,我觉得你好像很害怕我”

    “不是的,我只是有些紧张啊你叫我什么”

    隆本静香忽然瞪大眼睛惊呼了一声

    这是两人对话依赖,女孩第一次主动提出问题。

    “呃”

    “你,你刚才叫我什么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隆本静香用警惕的目光看着陈小练。

    坏菜了。

    陈小练心中嘀咕。

    快回想了一下这次在飞机上的相遇过程的确对方没有介绍过自己的名字啊。

    “你自己说的啊。”陈小练开始耍无赖了:“之前我们聊天的时候,你介绍过自己的。”

    “真的有么”隆本静香有些疑惑了。

    陈小练理直气壮的盯着对方,直到把女孩看得自己先心虚了起来。

    毕竟她刚才撞过了脑袋,额头上的血虽然不流了,伤口似乎也愈合了,还贴了个创口贴。不过隆本静香心中自己开始怀疑了起来。

    难道我之前真的说过自己的名字

    还是我撞了脑袋,自己都不记得了

    “好了没有你也别太过分了吧”

    团队频道里,传来了罗迪抱怨的言辞:“陈小练,要知道你是有女朋友的人啊。乔大小姐虽然不在,但是你也别太肆无忌惮了啊。当着我的面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泡妞,不怕我对乔乔举报嘛”

    陈小练默默的叹了口气:“真不是我想打击你。不过你是不是被那帮空姐亲多了,所以脑子也坏掉了”

    “什么”

    “用用你的脑子,我们干掉了那几个恐怖分子后,系统有没有通知我们,任务结束”

    “我擦”

    罗迪猛然醒悟了过来

    劫机事件,是副本布的第一个任务。

    可是按照常规,任务完成后,系统应该立刻给出通知或者提示,然后结算并评判任务的成绩。

    可问题是,干掉了五个恐怖分子后,系统却毫无反应。

    这么说的话

    也就是任务没有结束

    “飞机上,还有恐怖分子”

    陈小练叹了口气,看了一眼面前有些拘束的隆本静香,同时用团队频道继续对罗迪道:“你以为我真的是在泡妞你去后面坐好了,仔细观察周围,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嗯长濑幸未不是也去后面了么估计泽北光男老头子也是明白的,所以才会派她去后面的。你小心一些”

    两架美军战机再次出现在了民航飞机的两侧。

    驾驶舱内,机长已经和政府汇报了飞机上的情况。

    这两架飞机是美军派来护航的。

    飞机上的乘客们看见旁边的两架战机,很多人都纷纷鼓掌喝彩起来,还有人拿起手机来拍照。

    陈小练也早就拿回了自己的手机,也对着窗口外拍个不停,同时却假装东张西望的,打量后面机舱内的情况。

    “有什么现没有”

    “没有。”罗迪有些无奈:“我观察过了,有几个明显相貌是中东人的乘客,但是也拿着手机在拍照,欢呼雀跃的样子。不像是恐怖分子的同类难道是他们演技太好了”

    “笨,别只盯着中东人。”陈小练眯着眼睛。

    “那个”隆本静香看着陈小练长时间不说话,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先生,如果您没什么事情的话,那么我就”

    “啊,别走啊,再聊一会儿吧。”陈小练笑嘻嘻的看着这个日本空姐。

    隆本静香的眼神有些不对了很显然,她心中认为这个年轻的少年是想泡自己了。

    虽然之前对方救了自己一命。不过隆本静香本能的对对方有些排斥。

    事实上,这几个月来,隆本静香一直对任何试图接近自己的男性有些排斥或者抗拒的。

    大概是因为,自己总是会做一个很奇怪的梦吧

    陈小练自然不会知道隆本静香心中的想法他只是很单纯的想让这个空姐呆在自己的身边。万一再出现什么情况的话,自己也好保护她。

    毕竟是曾经和自己共患难的同伴不是

    “女士们先生们,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现在通知大家,因为之前的劫机事件,根据美国政府以及军方的安全检查要求,本次航班的目的地将临时做调整。

    我们将于两个小时后降落在旧金山,同时将有安全人员登机进行安全检查。此后,航空公司将会重新安排航班,将各位送往目的地纽约。

    很抱歉给大家带来了这些不便,请大家予以配合,谢谢。”

    飞机上广播里传来了机长的声音。

    这个广播重复了三遍。

    机舱内,有的乘客出了无奈的叹息。

    还还,大家都表示了理解。

    遇到了这种事情,谁都知道飞机不可能按照原计划飞往纽约了,肯定是要在最近的机场降落进行安全检查的。

    别的不说,天知道那些恐怖分子有没有在飞机上安装了其他的爆炸物。

    而且所有的乘客,恐怕都要接受一轮严格的身份甄别排查了。

    911之后,美国对于这种事情的反应,历来都是从严的。

    陈小练听了,心中一动:旧金山果然是在西海岸就直接降落了,不会给这架飞机横跨美国领土去东海岸的机会啊。

    窗户外,两架战机护航了一段时间后离开,不过很快又有新的战机飞来继续护航。

    这护航当然也有监视的意思在里面。

    虽然飞机上劫机分子都被干掉了。

    但是美国政府自然不会掉以轻心。只凭借通讯设备,哪里能确定飞机上是不是真的安全了

    两个小时后。

    飞机开始慢慢的降低高度。

    两旁护航的战机也拉开了距离远去。

    眼看飞机要降落了,无奈之下的隆本静香也不好再提什么离开,只好绑紧安全带,做着降落的准备。

    刚才的两个小时里,隆本静香一直抱着警惕的心思和陈小练交谈,她已经表现出了明显的抗拒和戒备的心态换做一般搭讪的男人恐怕也就知难而退了,可眼前这个少年却仿佛真的是毫无察觉一样,死缠烂打的把自己拖在身边纠缠啊

    飞机终于落下云端,片刻之后,慢慢的落在了机场的跑道上。

    一阵滑行之后减。

    当飞机平稳降落之后,机舱内传来了一阵掌声,乘客们都欢呼了起来。

    此时此刻,大家心中最希望的,大概就是能尽快的离开这架飞机吧。

    但是这个愿望显然是不能得到离开满足的。

    飞机在跑道上停下之后,却并没有行驶往机场的停机坪。

    而是缓缓的滑行,到了另外一侧很开阔的地带。

    很快,周围传来了凄厉的警笛声。

    十多辆各种车辆云集而来,从四面八方飞的接近这架飞机。

    有警车,有特种汽车,还有消防车。陈小练甚至还看见了两辆军方的防爆车。

    这些汽车停在了飞机的周围,大批大批荷枪实弹的军警跳了出来,围拢在了汽车周围。

    而这个时候,驾驶舱内,机长打开了舱门。

    外面的军警准备登机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陈小练忽然之间,心中猛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警兆

    不安

    强烈的不安

    可是这股不安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他猛然站了起来在过道中间,朝着后面看去。

    在刚才的两个小时内,罗迪和长濑幸未都没有闲着,一直在暗中仔细的观察飞机上的那些乘客。

    可是却没有找到任何的异常

    如果飞机上还隐藏了恐怖分子的话,那么

    会躲藏在什么地方

    会是谁

    机组成员

    不太可能。这架飞机的机长是一个美国白人。

    至于那些娇滴滴的空姐,也被陈小练排除在了外面。

    后面的那些乘客,罗迪和长濑幸未几乎是一个个的都观察过了,都没有看出异样来

    此时此刻,强烈的不安感的来源

    陈小练下意识的看向了泽北光男。

    老家伙的神色也有些严肃,他也站了起来。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

    陈小练忽然低呼了一声

    他意识到,自己漏掉了一个关键的人

    一个坏人,要想隐藏自己的身份的话,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装成普通人

    不,这并不够。

    最好隐藏自己身份的办法是

    把自己伪装成

    受害者

    飞机上的受害者有哪些

    理论上来说,被恐怖分子伤害过的人里,那个机长被打过,乘务长被死亡威胁过。

    但是,真正的受害者,唯一确切受到了伤害的人

    那个中毒的家伙

    陈小练豁然扭头,目光投向了头等舱的前面

    在头等舱的第一排,最靠近驾驶舱的位置上

    那个中毒的家伙已经醒来了。在洗胃之后,他似乎已经摆脱了中毒的症状,虽然整个人还有些虚弱,但是至少神志已经清醒了。

    可正因为如此,一路上,陈小练都没有怀疑到这个家伙的身上

    哪怕是干掉了恐怖分子后,有美军战机护航,飞机上的乘客都在欢呼,都在拿着手机拍照

    而这个中毒的家伙一直比较沉默陈小练也只是自然而然的认为他是身体虚弱而没有力气动弹

    但是现在,一旦心里的那层窗户纸被捅破后,这个家伙身上的疑点也就多了起来

    他是怎么中毒的

    有毒的东西是怎么被他吃下去的

    也许是被人偷偷下毒,但是如果是一个不相干的普通人,贸然下毒给对方的话,被现的危险性有多高

    也许是自己人的配合

    如果这个家伙也是恐怖分子呢

    那么这个计划就真的天衣无缝了

    自己吃下一点并不致命的毒药伪装成受害者。

    然后引起骚乱

    并且还诱出了飞机上的安全员暴露了身份

    同时,这个家伙还能潜伏在所有的乘客之中,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身上

    一旦劫机计划出现什么岔子的话。

    那么,这个潜伏起来的家伙,却反而有机会撑到最后。

    在最关键的时候,来一个致命一击

    陈小练想到这里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先生,请您回到座位上去,一会儿要进行安全检查,请您配合。”

    乘务长起身走了过来,她对陈小练的态度很客气,毕竟陈小练是拯救了整架飞机人员的英雄。

    陈小练的目光越过了她,投向了前方那个中毒的家伙就在陈小练的斜对面,他甚至还挂着点滴,是飞机上的救济药箱里的,挂的大概是生理盐水之类的。

    陈小练深深吸了口气,假装走向了乘务长,微笑道:“好的,我只是想请问一下”

    口中胡乱应付着,陈小练借机又往前走了几步。

    可这个时候,那个中毒的家伙分明已经察觉到了陈小练了。

    他的目光和陈小练的眼神碰撞在了一起。

    只是在这一瞬间,陈小练就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和想法

    他感觉到了对方眼神里的那一丝冰冷,一丝恶毒,以及

    疯狂的味道

    陈小练脸色一变,忽然大吼一声:“让开”

    他猛然一个健步冲过去,一把将乘务长推开

    那个中毒的人狞笑着,他的左手手腕上戴着一只手表

    而他的右手手指正在往手表上的某个部位按下去

    不能犹豫了

    陈小练此刻忽然做出了一个动作

    刷

    一柄精美华丽的骑士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然后陈小练毫不犹豫的,手里的骑士长剑就飞快的射了出去

    石中剑

    一道寒光射向了中毒者

    刷

    一声凄厉的惨叫,血光骤现

    鲜血喷洒了出来,顿时机舱内弥漫了血腥的气味

    就看见一条胳膊飞了起来

    石中剑从这个中毒者的肩膀上落下,将对方戴着手表的那条左臂齐肩斩飞

    同时剑锋狠狠的插进了飞机的机身上,直至没柄

    中毒者惨叫之中,身子猛然一震,他疯狂的跳起来,试图去抓落在中间过道上的那条断臂可陈小练已经赶到,飞起一脚揣在了他的胸口,这人往后摔过去,身体正砸在石中剑的剑刃上

    噗

    鲜血喷洒他的半个身子直接被切开

    这血腥的一幕,让周围的人惊呆了

    尤其是那个乘务长,尖叫了一声,眼睛一翻,直接就晕了过去。

    周围的其他乘客也出了尖叫和惊呼的声音

    而陈小练却已经几步跑过去,一把抓住了地上的断臂,摘下了那个手表

    “罗迪”

    陈小练大吼一声,罗迪却已经跑了过来。

    罗迪接住了陈小练扔过来的那个手表,脸色也是一变,他用力攥住手表,才松了口气。

    “没事了”罗迪目光复杂的看着陈小练:“好险这手表是个引爆器现在没事了。”

    陈小练松了口气,转过身来,飞机上所有的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向自己。

    而与此同时,已经有军警冲上了飞机来。

    眼看着拿着枪的警察从机舱门跑了进来,看见站在中间满身都是血的陈小练,举起了枪口。

    “freeze”

    “handsup”

    陈小练毫不犹豫的,立刻乖乖的举起了双手。

    他知道,美国警察可是真会开枪的。

    别自己没伤在恐怖分子手里,却被警察打上两枪,到时候都没地方说理去。

    当然,他并没有忘记,把石中剑召唤回了系统里。

    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