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之门 第六百九十六章 【你终于来了】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天启之门 > 第六百九十六章 【你终于来了】

《天启之门》 第六百九十六章 【你终于来了】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天烈手中的剑没有刺中妮可的手臂,反而是插入了自己的左胸。

    而他眼前的景色也突然一花。几乎笼罩了整座长生殿的红发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殿外的虚空。

    而在他的双眼与虚空之间,还有一层淡淡的光芒,正在缓缓变淡。

    天烈一愣,飞快地转过头望向四周,看见妮可就在自己身旁的不远处,一个光球笼罩着她的全身,同样正在渐渐地消失中。

    除了妮可之外,那个被辰打得半死的克里斯也同样被光球笼罩着,躺在一旁的地下。

    在三人的前方,是那个朋克装束的背影。

    此时几人的脚下,是一块漂浮在虚空之中的宫殿碎块,足有半个足球场大小,上面原本的建筑已经几乎全部被毁掉,只剩下半个残破的亭子。

    而这碎块距离长生殿,足有上千米的距离。

    看起来,是加布里用自己的空间能力,将三人从原本的位置转移到了这里。

    “谢谢你。”天烈沉沉松了口气,对着面前加布里的背影道。

    “这个距离……应该不会被波及到了吧。”

    加布里转过头,摸着下巴,目光有些暧昧地从天烈和妮可身上扫过:“虽然外形不怎么搭调,不过倒算得上是挺恩爱的。”

    “恩爱?!”妮可柳眉一竖,刚要开口,却被加布里摆了摆手打断:“行了,现在没空听你们解释。橙橙那家伙这一次……怕是真做了同归于尽的打算了。”

    说完,他伸出右手,在面前平平地抹了一下,一道光幕便出现在了半空中。

    从这块碎块上远远望去,长生殿主殿此刻已经几乎全部被橙橙的红发所覆盖,像是一个巨大的茧,完全看不清里面的情形。但那光幕亮起之后,殿内的画面便立刻出现在了几人的眼前。

    辰仍旧站立在那一片混沌之旁,目光平静地望着橙橙,没有出手。

    周围的红色长发已经停止了生长,但却已经将整个主殿从屋顶到地面都包裹得严严实实。

    而零站在两人一旁的不远处,同样面无表情。

    “你忘了他?”天烈看着加布里,皱眉道:“现在还来得及转移过来么?他是零城的主控程序,如果被干掉的话……”

    “不用担心他。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他没有实体,而是整个零城的中枢系统在这个空间内的投影。只要奇点的运转始终保持正常,他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加布里摇了摇头,解释道。

    “加布里大人……你打算什么都不做么?”克里斯捂着自己的胸口,勉强支撑起身体,艰涩道:“橙橙大人如果死掉的话……”

    “这家伙自己非要去找辰玩命,我能有什么办法?”加布里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放心吧,这种事情不是你能够阻止得了的。就算你的主人知道了,也不会怪你的。”

    “但……”

    克里斯还要说些什么,却被加布里瞪了一眼:“克里斯,如果你还有什么意见的话,我并不介意再把你送回长生殿里去。”

    “好了,好好看戏吧。”见克里斯不再说话,加布里满意地点了点头。

    画面上,辰抬起头,看了看环绕在四周的红发,突然笑了起来。

    “自从那一天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你的红发了。却没想到,再见到它们的时候,却是你亲手切了它们。”

    “放心吧,你以后也不会再见到它们了。”橙橙冷笑。

    “是的,我同意你的结论。只不过……我们得到这个结论的出发点或许并不相同。”辰低下头,注视着脚底的红发:“而且我很奇怪,你刚刚明明还那么着急地想要杀掉我,为什么现在却反倒跟我闲谈了起来?如果你想知道我离开你的原因的话,我不会说的。”

    “你现在的确变得比以前更强了。如果用普通的手段的话,或许我还真的不一定能杀掉你。但在我用生命做代价释放的灭空破之下,你绝对没有活下来的机会。”橙橙目光死死注视着辰。

    “或许吧。”辰淡淡一笑,看不出是认同还是否定。

    橙橙的双手开始散发出荧光,与此同时,周围的发丝也开始同步地闪烁起来:“我现在还能记得,你离开我的那一天。

    那天,你对我说,你要生命赞歌乐谱,去世界尽头中找白起。我不肯给你,并不是因为舍不得,而是害怕你也留在那里,无法回来。”

    “但我还是回来了,不是么?”辰淡淡道。

    “是的。”橙橙蹲下身,右手按在了地面的发丝上:“那时候虽然担心,但你那么坚持,我还是将生命赞歌乐谱给了你。你的确从世界尽头里回来了,但你见到我之后,却对我说,以后不要再见面了,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

    辰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望着橙橙。

    “我以为你在开玩笑,但没想到你说的竟然是真的。”随着橙橙右手的按下,所有的发丝突然开始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我问你为什么,你却打死都不肯告诉我原因。从那天起,我就再没有见过你。

    直到今天。

    我经历过否认,愤怒,期望,沮丧……而到了现在,我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事实了。

    辰,我深深地爱过你。并且我也相信你也同样爱过我。我相信你离开我,一定有什么理由,并且我想知道那个理由。但当我在三十三天里留下那个分身时,这种念头已经彻底地被我抹去了。

    我并不打算再向你追寻那个答案,那已经完全不重要了。我现在想要的只是——”

    随着橙橙话音的落下,所有发丝上的光芒瞬间变得无比耀眼。

    然后,每一根长发,都变作了一柄次元撕裂刀。

    无数的刀刃悬浮在大殿内的空中,彼此纵横交错着,将所有的空间都牢牢锁死。

    “带你走!”

    ……

    “她真的打算同归于尽?”天烈望着光幕里的景象,皱眉问道:“但辰现在变得那么强,她真的……”

    “你忘了她之前怎么揍你的了?”加布里侧脸看了一眼天烈,笑了笑。

    “就算我是只弱鸡,至少谁更强一些,还是能看得出来的。”天烈撇了撇嘴。

    如果现在有荆棘花团的人在这里,听见天烈的这番话,只怕会惊讶到眼球都掉出来。

    那个威名赫赫的天使杀手,团队巡游者,竟然会把自己称为是……一只弱鸡?!

    “你倒是挺有意思,对我的胃口。”加布里冲天烈挤了挤眼睛:“不过你毕竟还是对橙橙这家伙不够了解。如果她当真拼上了同归于尽的心思的话,别说是辰,就算是当年的白起……”

    “白起?”天烈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他,很强?”

    “很强。”在提到白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加布里的面色也严肃了起来:“在我们这群人当中,他是最强的一个。”

    “你们这些老怪物……也太可怕了点吧。”天烈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实在没办法想象,比辰更强的家伙,该是什么样的。”

    “他已经死了。不过幸好他已经死了。”加布里轻轻叹了口气。

    “死了?!”天烈睁大了眼睛:“如果他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强的话,谁能杀得了他?”

    “我们。”加布里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我们六个人联手。”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天烈想了想,轻轻叹了口气:“那个叫白起的家伙,得你们六个人联手才能干掉。但如果那个红头发的女人愿意拼命的话,也是可以和他同归于尽的。

    辰现在虽然很强,但在你看来,还比不上当年的白起。所以……他是必死无疑了?”

    “你倒是不笨。”加布里点头:“看着吧,要来了。”

    光幕之中,那无数次元撕裂刀突然开始了高频的震动,下一刻,所有的次元撕裂刀全部消失无踪。

    而长生殿,也在同一时刻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一股巨大的引力突然产生,让天烈感觉全身都要被撕裂一般。而脚下那块巨大的宫殿碎片,也在一瞬间向着长生殿的方向飞速挪动过去。

    甚至不仅是脚下的那一块,而是周围所有的宫殿碎片,都在这一瞬间向着已经消失的长生殿所在位置移动了一大段距离。

    “重力攻击?”天烈用力站定双脚,大声问道。

    难不成……刚才那个红发女制造出了一个黑洞?

    “不。比那恐怖得多。”加布里缓缓摇头:“她刚才……抹去了那块空间。”

    “什么意思?”天烈此刻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判断有误。只是一瞬间的位置移动之后,现在周遭的一切又已经恢复了平静,并不像是在前方出现了一个引力中心的样子:“只是打破空间而已,听起来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那个叫克里斯的家伙,刚才不也是打破空间,攻击辰的么。”

    “到了一定的实力之后,或是拥有某种特定的技能,想要破开空间并不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加布里冷笑:“但你最好搞清楚,戳破一张纸与让一张纸彻底消失之间的差别。听清楚了,我说的是,彻底消失。”

    天烈低着头,仔细琢磨了片刻,突然全身一震,再抬起头,望着前方空空荡荡的长生殿原本所在的位置,眼神中终于流露出了骇然的神色:“所以,我们刚才根本没有移动过?”

    “终于想明白了么?”加布里轻哼了一声:“我们的确仍然在原地没有动过,移动的只是刚才的空间而已,就像是一缸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空泡,周围的水会向着那个位置流去一样,消失的空间也会让周围的空间移动去填补。”

    “那……在那片空间里的人……”天烈低声道:“会怎么样?”

    “当然是一起消失。”加布里一摊手:“不是被杀死,也不是被转移,也不是被放逐,而是彻彻底底地从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消失,连同那片空间一起归于无。”

    “不可防御?”

    “不可防御。”

    “不可豁免?”

    “不可豁免。”

    “不可逃离?”

    “不可逃离。”

    天烈还要再问下去,加布里已经不耐烦地用力挥了挥手:“你还要问多少遍?那就让我再明确一点地告诉你——

    我们这伙人,每一个都从奇点里领悟了一部分力量!而这份力量的运用法则各有不同!对于橙橙来说,她得到的力量就是以空间为基准的抹消!看见没有?刚才长生殿所在的那片空间已经彻底消失了,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现在,辰已经死了!百分之百,百分之一万,死得透透的!死到连一丝力量,一缕魂魄,一个细胞都不剩!就连在黄泉里也再也找不到这个人的存在!因为他与他所在那片空间的‘存在’,已经被彻底抹去了!”

    “好——好——好!别激动,前辈。”天烈往后退了两步,双手虚虚向下压了一下:“我明白,你们都是强到令人发指的老怪物。也明白,刚才那一招一定很厉害。我只是……有一件事还不明白。”

    “放吧。”加布里翻了个白眼。

    “那片大殿中心的混沌……嗯,就是你口中所说的奇点,你们能够得到现在的力量,很大程度上都是从它之中得来的对吧。”天烈小心翼翼地斟酌了一下:“那么,它应该是是个很厉害的东西了?”

    “废话。”加布里闷哼一声。

    “所以……我不太明白的就是……这个很厉害的东西,也会被那个红头发的女人干掉?即便她的能力也是从它之中得来的?”天烈苦笑了一下,伸出手指了指那片空无一物的空间:“那个奇点,现在也一起消失了啊。”

    加布里突然全身一震,飞快地扭过头望了过去。

    “见鬼!你说得对!”加布里的脸扭曲了起来:“我忘了这一点!奇点是不可能消失的!就算橙橙的能力可以抹去空间与空间内所有的存在,但奇点……奇点……”

    他用力捏紧了拳头:“奇点根本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存在’啊!”

    “所以……?”天烈望着加布里。

    那股引力再一次突然出现,但这一次的方向却是截然相反。

    几人脚下的那块宫殿碎片被向着反方向推开,而长生殿,又再一次重新出现在了原本的位置。

    一切——都没有改变!

    橙橙,辰,大殿中心的奇点,以及零,再一次重新出现在了原本的位置。

    橙橙的一双眼睛死死瞪大,盯着面前的辰。

    辰没有死。

    自己也没有死。

    原本早已该随着空间的抹去而消失的长生殿,也同样仍旧停留在原地。

    在她的眼中,只有那无数发丝化为次元撕裂刀同时发出了震动,然后消失。除此之外,一切都没有改变。

    换句话说,她刚才准备赖以玉石俱焚的这一招,没有产生任何的效果!

    “你……”

    橙橙只说了一个字,声音却突然停顿,全身的每一处毛孔中都向外飙射出一股血线,整个人身体一软,向着脚下的无尽虚空落去。

    “这家伙……”

    加布里眼神一凛,右手一个光球砸在地上,转瞬间那光球便出现在了橙橙身周,将她包裹在其中,悬浮在空中。

    而下一秒,加布里也同时出现在了橙橙的身边。

    “辰……你是怎么做到的?”加布里望着辰,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们还聚在一起的时候,曾经讨论过。大家都一致认可,橙橙的灭空破是唯一绝对不可防御的招式。”

    “那是因为那时的我们,眼界还太低。”辰双手负在背后,淡淡一笑:“既然灭空破的作用机理,是抹去一个空间的话,那么要破解其实也很简单。”

    “简单?”加布里苦笑:“怎么个简单法?”

    “是的。只需要在湮灭之前创造出一片空间,大小正好能够精准符合灭空破的破坏范围就可以了。”

    “创造出……一片空间?”加布里的脸整个扭曲了起来:“你再说一次,辰,你刚才……创造了一片空间?”

    “没必要用让我重复的做法来表达你的惊讶。”辰表情淡淡,语气里略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以你的身份,那么大惊小怪,太掉价了。”

    “你说得对,是我失态了。”加布里收拾了一下心情,缓缓点头:“只是那么多年不见,没想到你竟然会变强到这个地步而已。不……不只是单纯的变强……”

    他突然死死盯着辰:“靠着奇点,我们领悟到了一部分这个世界运转的规则,这让我们从层次上超越了其他的觉醒者和玩家。而你如今,只怕已经超越了单纯的‘领悟’的境界了。你可以——创造规则了!”

    “不,还没有。”辰轻轻摇头:“我现在能够做到的,只是‘改写’而已。只有在得到了奇点之后,我才能够拥有创造的能力。”

    “那么,得到了奇点之后,你打算做什么?”加布里皱眉:“以你现在的实力,在这个世界上只怕已经没有对手了。”

    “你……不需要知道。”辰摇头,目光望向加布里身旁的那个光球:“你为何要救她?你们在罗马尼亚那个副本里天天互相置气,看对方不顺眼。她一旦死了,不是正好能让你独占那个副本么?”

    “如果我不救她,你真的会看着她死去?”加布里望了望光球里的橙橙,又转头,目光直视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绝情了?”

    “是她先想要杀我的。”辰摊手:“我只是为了自保而已。”

    “你变了,辰。”加布里沉默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认识你了一样。”

    辰突然笑了起来:“不,我不是变了,我只是……”

    “他只是找回了自己而已。”

    响起的是另一个声音。

    辰和加布里同时扭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个男子静静站在一旁的虚空之中,虽然是突然开口说话,但却一点都不显得突兀,就像是从亘古以来,他就一直待在了这里一般。

    他有着一头飘逸的红发,和一旁的橙橙别无二致。脸上曾经懒洋洋的表情现在早已消失不见,只有一双眼睛亮如星辰。

    辰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苦笑。

    “杜维……你终于……还是来了。”

    `

    【突然袭击你们一波,十五章放出,应该有四万字吧。】

    我并没有废掉,只是在做自己的事情,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我在尝试另外一种创作的方式和节奏。人到中年,总是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一些事情了。

    啊对了,顺便和大家说个开心的事情。

    我,又要当爹了。嗯,其实很早就已经确定了,只是现在才说出来给大家听。

    我老婆怀了二胎,嗯,仍然还是个女儿!~

    预产期是一月份。

    大家都知道我大女儿叫陈诺。

    二胎我本来设想的名字是,如果是男孩就叫陈言,女孩就叫陈颜。

    现在看来,是陈颜了。

    我真的,很开心~

    此外,今年6续做了几个剧本,嗯,剧应该明年会6续播出来和大家见面吧~

    以及,你们最关心的,天启之门不会太监,人到中年,我还是要脸面的。

    这本书也不会很快完结,不存在你们担心的:突然更新肯定是要快速结局烂尾了。

    嗯,这本书还有的写,还有几十万字。

    以及,接下来,这些天,我尽量维持一下更新的节奏。力求不要断,嗯……不要断的太多吧,少断一点。

    最后,对不起你们。

    真的对不起。

    以及,感谢你们的容忍。

    以上……不是绑匪在和你们说话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