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之门 第六百九十三章 【最终的道路】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天启之门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最终的道路】

《天启之门》 第六百九十三章 【最终的道路】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辰和克里斯的战斗仍然在继续。

    虽然辰的真实实力明显比克里斯高上了许多,但一时半会之间,他却也无法彻底击败克里斯。

    手中那柄名为计都罗喉瞬狱箭的长弓,身上的缺月五光铠,以及左眼中的泪光晶坠,虽然仍旧不足以拉平克里斯与辰的实力差距,但却已经能够让他继续勉强地支撑下去。

    而辰也看出了,从一开始,克里斯就从来没有存着击杀自己的心思。

    他一直在逃避与辰的正面对决,而始终试图拉开与辰的距离,在远处用计都罗喉瞬狱箭进行牵制。

    而一旦被辰顺利地近身,缩短距离之后,克里斯也总是坚决地以招架和反击重新找到空档,来重新拉开两人间的距离,即便为此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两人战斗到现在,克里斯已经吃了辰的八记拳头,被金芒斩中了三次。尽管他身上的缺月五光铠是神器级别的防护装备,但也已经渐渐出现了不少破损。

    而克里斯的身体所受的伤势,明显要比缺月五光铠上的破损来得更严重。

    只是他仍然在苦苦支撑,就像是……

    在等待着什么!

    “克里斯!你的主人给你的命令是什么!”

    辰右手一抖,金芒凝聚,化作一柄长剑的虚影,向着虚空中的一块宫殿碎片斩去。

    克里斯刚刚跳上那一块宫殿碎块,刚要拉弓,迎面却见到了那一道长剑斩落,双足一蹬,跳到了另一块碎块之上。

    而之前的宫殿碎块,已经在剑光之下轰然粉碎。

    但躲过了长剑,迎面却闪现出了辰的一枚拳头。克里斯一咬牙,将弓弦对着前方推了过去。

    轰!

    拳头与弓弦碰在了一起,克里斯整个人连同长弓一起被轰得飞了出去,撞碎了好几块虚空中的宫殿碎块,这才停了下来。

    他身后的那两片银色羽翼飞速拍打着,让他悬停在空中,喘息了两声,面色涨红了一片,终于压抑不住,喷出了一大口鲜血来。

    “他会来这里,是么?”

    辰在一块宫殿碎块上站定,没有再继续追击克里斯,淡淡道。

    克里斯用手背擦拭了一下嘴角,伸出舌头在手背上缓缓舔了一下,笑了起来,只是对于刚才辰的问话,克里斯却始终没有回答。

    他的左手仍旧紧紧握着计都罗喉瞬狱箭,只是看见辰没有再继续动手,也不再试图开弓放箭,唯有目光仍旧死死锁定着辰。

    “算了,我不需要你的回答也能猜得出来。”辰淡淡笑了起来:“他应该很清楚,就算把这三样东西给了你,你也不可能靠着它们拦住我的。他希望你做到的,最多不过是拦住我一点时间,能够让他赶到这里罢了。”

    克里斯从怀中掏出了一小粒药丸,塞进了嘴里,缓缓咀嚼着。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而你的主人也从来没有提及过你的存在。”辰继续微笑着:“只不过没想到,他竟然是把你留在了三十三天里,看守他的那道关卡。能够忍受这么久的孤独寂寞,我倒是真的很佩服你。我想……他让你留在那道关卡之中,已经很久了吧。”

    看见克里斯仍旧没有说话的意思,辰轻轻摆了摆手,继续道:“不用那么紧张,我想,他就算立刻动手,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出现在这里的。我们还有很充裕的时间可以好好聊一聊。既然我都不担心宝贵的时间流逝,你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要聊什么?”克里斯犹豫了一下,涩声开口道。

    辰干脆盘膝在那块宫殿碎片的地面上坐了下来:“首先,我想知道,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将他的关卡守护换成了你的。别拒绝我,克里斯,你很清楚,拥有恢复体力的时间,对你来说更为有利。你回答我的问题,而我给你休息的时间,这很公平。”

    克里斯想了想,缓缓点头:“……三十二年前。”

    “三十二年前,嗯……”听到克里斯的答案,辰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才缓缓睁开:“我明白了,那么,他在让你回到三十三天的时候,有没有跟你提过什么重要的事情?”

    “主人所说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重要的事情。辰大人,你的问题很愚蠢。”克里斯冷笑了一声。

    “比如……诸如‘天使’,或是‘羽翼’一类的关键词?”辰的目光穿越遥远的虚空,死死盯着克里斯。

    “没有。”这一次克里斯回答得干净利落。

    辰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也对。这么重要的事情,就算他知道了,也不可能会告诉你的。下一个问题,他让你留在关卡之中时,下达的指令除了拖住我之外,还有什么?”

    克里斯摇头:“仅此而已。除了你之外的所有最高权限拥有者,都可以随意通过。”

    “那他们是怎么回事?”辰皱了皱眉头,伸手指向了远处长生殿主殿处的天烈和妮可:“这两个人可没有最高权限。以你的实力,他们不可能通过你看守的关卡。你放行的原因是什么?”

    “因为最高的优先权是不让你触及长生殿的核心,而零告诉了我,你重新回到了三十三天。”克里斯的面色渐渐变得好转了一些,刚才的那一颗药丸看起来正在体内飞速地起着效果:“我本以为他们多少还能起到一点点牵制的效果。可惜,那个女孩太弱了,而光头又并不打算与你为敌。”

    “也就是说,你的主人唯独不打算让我接触到奇点了?这简直是歧视。”辰笑了起来。

    “还有什么问题么?”克里斯深深吸了一口气,右手重新搭在了弓弦上。

    “问题——已经没有了,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辰微笑着摇了摇头:“你的主人在把你留下时,一定曾经告诉过你,靠着这一弓一铠一晶坠,虽然仍旧没有可能胜过我,但如果只是牵制住我,不让我有机会接触奇点,还是可以撑到他赶来的,对吧?”

    “我正在这么做。”克里斯沉声道。

    “刚才撑了这么久,你现在的心中一定产生了自己能够撑到他到来的错觉吧。”辰伸出一根手指,在面前轻轻摇晃了两下:“那么,我只能很遗憾地告诉你,他错了,你也错了。”

    克里斯的面色一变,右手猛地拉开了弓弦。但弓弦刚刚拉满,克里斯已经看见了一根手指。

    是辰竖起的那根手指!

    此时两人分别站在虚空之中的两块宫殿碎片之上,相隔了数百米的距离。辰的手指并没有伸长,他所站立的位置也没有移动过,但他只是将那根竖起的手指简单向下一按,指尖却已经像是突破了空间的阻隔一般,伸到了克里斯的面前!

    手指按在了长弓的弓身之上,轻轻一点。

    已经被拉得饱满如满月的弓身,在辰的那一指之下,竟然猛地断裂了开来!

    像是一个霹雳突然炸响,克里斯原本蓄满了力的手突然一空,失去了握持的根基。而从弓身断裂处,一道白光骤然闪烁起来,吞没了克里斯。

    那白光是如此的耀眼,以至于整个漆黑一团的虚空,似乎都在这一瞬间被彻底照亮,变作了白昼一般。

    “该死!”

    天烈的脸色一片铁青,猛地双脚一蹬地,冲到了仍然倒在地上,无法行动的妮可面前,张开双臂,将她护在了身后。

    同一时刻,他的身体也瞬间失去了原本的色彩,转化成了一团流动不休的金属数据流。

    白光熄灭时,一道能量波才猛然以克里斯为中心轰然爆发开来,向着周围三百六十度飞卷过去。

    克里斯脚下的那一块宫殿碎片在能量波的冲击之下直接便化作了粉末。而距离再远一些的,也被剥落下了无数碎片,在虚空之中飘摇不定。

    当能量波飞到了长生殿之前的时候,虽然已经减弱了大半,但长生殿的立柱与屋檐仍旧是一阵轰然摇动。

    看着摇动的长生殿,零微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天烈猛地一咬牙,将身体张到了最大,把妮可挡在了身后。身体表面的金属数据流在能量波的冲击之下开始了飞速的崩解,仿佛无数微小利刃正在切割着一般。

    不过这能量波不过只是爆发时的一瞬而已,转眼间就已经掠过了天烈的身体,继续向后飞去,随着距离渐渐减弱。

    宫殿的地面上,白玉的表层已经满目疮痍,生生削去了一层,而唯独天烈站着的位置之后,却有着一小片丝毫无损的区域。

    妮可正躺在天烈身后的阴影之中,瞪大了眼睛,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天烈。

    此时的天烈,体型已经比之前又稍稍缩水了几分。光芒流转中,身体上的金属色泽消失,重新变回了原本正常的模样。

    他转过头,目光对上了妮可的双眼。

    妮可无法开口,只能静静地望着天烈。

    天烈蹲下身,望着妮可,突然咧嘴一笑:

    “感动了?看见我挡在你身前,是不是感动了?嗯……就像偶像剧里的英雄救美一样?

    别想多了,小天使。救你,只是因为辰答应过不杀你。而我呢,不想让自己的朋友变成一个言而无信的人而已。”

    说完,天烈站起身,重新转回了头去,望着远处辰和克里斯的方向,用细微到连自己都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轻轻低语了一句:

    “但愿吧。”

    ……

    “这……这……这不可能!!!”

    克里斯脚下的宫殿碎块虽然已经在方才的爆炸中消失,但他的身体却仍旧悬浮在空中,靠着背后的双翼支撑着没有坠落。

    而他身上的铠甲,也已经支离破碎,布满了一处处的伤痕,就连甲片上流转不停的光芒,也变得有些生涩了起来。

    他的左手中捧着半截断裂的弓身,而另外半截弓身与弓弦,早已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计都罗喉瞬狱箭,毁了?

    计都罗喉瞬狱箭,毁了!

    计都罗喉瞬狱箭,毁了……

    克里斯的心里反复轰鸣着的,只剩下了这一句话!

    “我早已说过了,能挡住我……完全只是你的错觉而已。”辰就站在克里斯身前十步的虚空之中,微笑着望着克里斯:“刚才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不过只是不想毁掉他留给你的东西,也不想杀掉他的部下而已。不过……”

    克里斯猛然抬起头,望着辰的眼睛里有恐惧一闪而过。

    “既然他将你留下,只是为了拖住我的脚步的话,那也没别的办法了。

    计都罗喉瞬狱箭,缺月五光铠,泪光晶坠……这几样东西虽然在现今的玩家和觉醒者眼里,已经可以称之为神器了。就算是在以前的我眼里,只怕也舍不得毁去它们。

    但现在嘛……”

    辰突然伸出手,如鬼魅一般按在了克里斯的胸前。

    克里斯在瞬息之间就已经连闪了七次,但无论他怎么闪躲,辰的手掌却始终像是跗骨之蛆一般,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之上。

    砰!

    克里斯整个人都被这一掌震得飞了开去,在半空中连着划出了几道笔直的折线,像是凭空撞在了几个无形的障碍之上一般,最后才如陨石一般重重砸在了自大门到长生殿之间的那一段白玉通道之上。

    那宽广厚重的白玉通道,也被克里斯方才的摔落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而这一次,克里斯甚至连再一次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辰方才的那一掌只是按在他的胸口而已,但现在,他身上的那副缺月五光铠却从头到脚几乎尽数被震得消失无踪,只剩下了几片零星的甲片还挂在身上。

    克里斯的胸膛处,恐怖地凹陷了下去,几乎前胸贴到了后背,肋骨显然已经全部断裂了。

    辰站在深坑的边缘,低下头,望着克里斯,轻轻叹了口气,缓步迈了下去。

    他走得很平稳,就像是空气中有一道无形的台阶一般,托着他的脚步。

    辰走到克里斯的身前,低下头望着他的眼睛。

    左眼。

    “你为了你的主人,竟然甘愿放弃一只眼睛。”

    辰轻轻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分戏谑的微笑:“自己挖去左眼,用泪光晶坠代替,于是你才能从留给你的关卡房间里锁定长生殿的我;以计都罗喉瞬狱箭破开空间,远程对我进行攻击;而缺月五光铠,则是以备万一,也能给你一定的防御力,撑到他赶来。这筹备,已经做到了极限。可惜,他脑中为你假想的我的实力,还停留在过去。”

    克里斯轻轻动了两下嘴唇,但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既然计都罗喉瞬狱箭和缺月五光铠,都已经被毁掉……只让它孤零零地留在这个世界上,也太过残忍了吧。”辰轻轻叹了口气,弯下腰,伸出一根手指按在了克里斯左眼的位置上。

    一声轻轻的脆响,不多的鲜血溅出。

    辰站起身,右手轻轻握紧,再张开时,一些细碎的晶莹粉末已经自指缝之中缓缓流下,落在了克里斯的身上。

    “现在伤势还不足以要了你的命,但已经足够让你无法行动了。别担心,我不会杀你的。”辰望着地上克里斯那张虚弱的脸,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伸出手将他提了起来。

    辰提着克里斯,缓步走上了深坑的边缘,将他轻轻放在了地上,脸朝着长生殿的方向:“你的主人已经没有机会再见到我了。所以,你就在这里老老实实地待着吧,用你剩下的那只眼睛好好地看着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一切,然后等他到来时,告诉他,在你的见证之下,我终于踏上了——

    最终的道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