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之门 第六百八十九章 【一秒】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天启之门 > 第六百八十九章 【一秒】

《天启之门》 第六百八十九章 【一秒】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所以呢?”橙橙没有看加布里,只是低着头自顾自地啜饮杯中的茶水。她一口接一口地喝着,但杯中的水位却始终没有减少过。

    “所以?”加布里突然站了起来,双臂撑在桌上,低头望着橙橙,目光炯炯,神情严肃:“你难道想就这么一直留在这个该死的副本里?你我都很清楚,这不是正确的道路!不是!就算这个副本一直无法被通关,但终究躲不过最终的彻底清空!”

    “躲不过,那就躲不过吧。”橙橙摇了摇头,像是丝毫不以为意的模样。

    “你今天……到底犯了什么毛病?”加布里砸吧了一下嘴巴,眯缝起眼睛打量着橙橙。

    “我怎么了?”

    “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加布里缓缓摇头:“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你会是这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死人模样。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么个好奇宝宝?”橙橙翻了个白眼。

    “算了,就算你不说,我也多少能猜得到一点。”加布里淡淡一笑:“我们上一次达成协议,一同离开这个副本有多久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回去了一次吧?”

    “五十二年。你倒是记性不错。”

    “而且……你之前还偶尔会跟我提上一嘴辰的事情,自从那次你回去之后——这个名字就从你的嘴里消失了。”加布里叹了口气:“你……更换了关卡的守护设置,把自己的分身留在了里面吧……”

    橙橙面色突然为之一变,转过脸来死死盯着加布里:“你怎么知道!”

    “猜的。”加布里耸耸肩。

    “胡说八道!这种事,你怎么可能猜得到!”橙橙右手一振,次元撕裂刀再度出现。

    “爱信不信。”加布里却仍旧坐在椅子上,身体放松着没有摆出戒备的姿态,笑嘻嘻地:“这种事,你还告诉过谁了?我们把自己关在这个副本里那么多年,我上哪儿打听这种事情去?”

    “你真是猜出来的?”橙橙手里的次元撕裂刀没有收回,但脸上的杀气却少了几分。

    “我们认识多少年了?你是什么样的性子,会做出什么样的事了,还有谁能比我更了解?”加布里无视橙橙的次元撕裂刀,伸出手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微笑。

    “你还猜出什么来了?”橙橙冷冷道:“还有,把你的爪子拿开。”

    “好吧。”加布里耸了耸肩,收回了手:“你当初跟辰如胶似漆的,却突然翻脸,我们几个……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至少最初的那段时光里,你似乎还是有些不舍旧情的。就是那次离开这副本后,你似乎再也没有对辰的任何依恋了。这么想来,你留在三十三天的那个分身,应该寄托了你对辰的所有思恋吧。”

    “你倒是真的挺会猜。”橙橙叹了口气,次元撕裂刀从手掌上消失:“没错,我确实分出了一个分身,将她留在了我的那个关卡里。不过现在,她已经死了。”

    “我大概能猜得到,你是因为这件事生气。不过……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加布里苦笑了一下:“不过是你的一个分身而已。如果是什么外人想进去,要拦住尽够了。但,是辰的话……他要击败她,拿到钥匙,能有什么难处?”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橙橙摇了摇头:“我留下那个分身时,没有分给她任何力量。”

    “没有力量?”加布里瞪大了眼睛:“喂!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当初可是说好了,为了保证不让别人进入长生殿,而我们自己却不受限制,设置的关卡应该有一定阻拦能力的!”

    “你的关注点怎么那么奇怪。”橙橙不耐烦地瞪了一眼加布里:“你到底还想不想听我继续说下去?”

    “好好好!你继续!”加布里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

    橙橙继续缓缓开口道:“虽然没有任何力量,无法进行战斗,但我做了一些微妙的设置。出现在关卡里的分身,只是一个投影而已。我把投影的载体藏了起来,除非载体被毁灭,否则那个投影就永远不会消失。

    如果是我们之外的外人进来,只要找不到载体,就永远得不到这一关的钥匙。

    而如果是我们的话,她会直接给出钥匙,除了……辰。”

    加布里摸了摸下巴,沉吟道:“所以,辰找到了那个载体,毁灭了她,得到了钥匙?以他的能力,这也很正常吧。”

    “他有更简单的方法。”橙橙的表情很微妙:“我给那个分身下的指令是,如果来的人是辰,那么,他只要提供一个答案,就能够得到钥匙。”

    “什么答案?”

    橙橙盯着加布里,一字一顿:“离开我的原因。”

    望着橙橙怨毒的目光,加布里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你的意思是……”

    橙橙打断了加布里的话,接了下去:“是的。他只要说出那个答案,就能够得到钥匙。这是最简单最直接的一条路了。但——他拒绝了!宁愿去找一个更难更麻烦的方法,也不愿意说出那个答案!哪怕是对一个分身!”

    加布里苦笑了一下:“这种结果,本来……你难道没有料想到?”

    “当然想过。只不过……我还对他抱着一线希望而已。”橙橙冷笑:“如果他能够对分身说出那个答案,我和他之间,或许还有见面的余地。但现在……我们就算是彻底恩断义绝了。”

    “你以前也这么说过……”加布里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橙橙柳眉倒竖,狠狠瞪了一眼加布里。

    “我说……你说得很对!”加布里立刻装出一脸严肃的模样,斩钉截铁地说道。

    说完,他又小心翼翼地试探道:“那你……真的不打算再见他了?”

    “见。”橙橙冷笑了一下:“当然要见。只不过,还不是现在而已。”

    “不是现在?”加布里苦着脸:“辰或许已经找到了真正的道路。我们如果再不去找他……”

    “如果你真的这么坚信,你可以自己去找他,我没有任何意见。”橙橙轻哼一声:“正好,把这个副本留给我,我也乐得一个人清静。你现在不过是心里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又想去找辰,又舍不得这里罢了。”

    “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没错。”加布里叹了口气:“我确实担心,如果辰找到的并不是正确的道路,或者不愿意同我分享,我又回不到这个副本,那就麻烦了。所以……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时限?你到底要怎样才可以跟我一起出去?”

    “不久了。”橙橙脸上突然泛起一丝妖异的笑容,缓缓闭上了眼睛:“等到我……下定了决心杀了他的时候。”

    “还要多久?”加布里苦笑:“虽然……我并不希望看到你杀了辰,但至少我希望你能和我一同离开。”

    “大概……”橙橙的眼睛突然睁开,冷冽的光芒撒在了加布里的身上:“一秒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