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之门 第六百八十八章 【正确的道路】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天启之门 > 第六百八十八章 【正确的道路】

《天启之门》 第六百八十八章 【正确的道路】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谢谢你,亚当。”

    辰站了起来,走到亚当面前:“在哪里?”

    “藏得真的很深呢。我可是花了好多的力气才找到的~”亚当笑嘻嘻地望着辰:“我们之前的约定里,可不包括这种事情的哦!”

    “好,我知道了。”辰微笑:“那么,你想要我用什么来换?”

    “嗯……”亚当咬着嘴唇想了一会:“一个糖果屋!大大的那种!要有城堡那么大!”

    “好,一言为定,一座糖果城堡。”辰摸了摸亚当的脑袋:“告诉我吧,应该怎么取得这里的钥匙。”

    “棒!”亚当跳了起来,在原地蹦了几下,伸手拉住了辰的手,向着花园的一角奔去。

    “辰!”橙橙也站了起来,面色阴晴不定,快步跟在了辰的身后:“你一定要这么做么!”

    “抱歉。”辰轻轻摇头,却没有回头。

    亚当跑到了一处树丛之下,左右看了看,在一棵树下站定,指了指树根的位置:“就是这里了!挖吧!”

    “能干的亚当。”辰微笑,蹲下身,用手拨开身前的泥土。

    橙橙张了张嘴,却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片刻,辰就已经挖出了一个小坑。眼前的一条树根上,绕着一根红色的长发,正散发出莹莹的光芒。

    “用身体的一部分做出投影,只维持形体所需的必要,才能隐藏得那么好,连我都感知不到。”辰小心地解下那一根红发,站起身,转过头望着橙橙:“她确实很聪明。知道即便留下一个有力量的分身,也不可能靠着武力挡得住我,所以干脆没有赋予你任何战斗能力。”

    “不是赋予。”橙橙摇头:“我说过了,和你留下的那个不同,我不是影子。做出放弃一切力量的选择的,就是我本人。毕竟对于来说,没有任何和你战斗的意义。”

    “我明白了。”辰伸出手,轻轻按在橙橙的脸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不论因为什么原因,如果你不能告诉我答案的话,那么至少回答我一个问题吧。”橙橙轻轻叹了口气:“你……后悔么?”

    辰沉默片刻,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站在现在回头看,那时的我还有其他的选择,甚至是更好的选择。而当时我做出了这个决定之后,也并没有达成我想要的结果。无论如何,总是我对不起你。可是……”

    他叹了口气,缓缓道:“我们都不是神,无法预知一切未来的事情。站在历史前行的分岔路口前,没有人能够永远做出正确的决定。谁都会犯下错误,但却不可能带着后来的记忆回到做出决定的那一刻。所以对我而言,后悔这个词永远不会存在。”

    “是这样么……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橙橙露出了一个微笑,伸出手按在了自己脸颊上,辰的手背上:“动手吧。”

    辰缓缓点了点头,左手掌心中的那根红发突然燃烧了起来,几秒钟之后便变成了一小团灰烬。

    而随着那根红发的燃烧,辰面前的橙橙也开始了一点点的消散。

    从那一头红发开始,渐渐地化成了飞灰。

    而辰的姿势始终没有变过,保持着伸出右手,抚摸着她面颊的姿势。

    直到橙橙彻底消失在空气之中,辰才缓缓放下手。

    地上,一柄钥匙正在闪亮。

    “对不起,橙橙。”

    辰面无表情地捡起钥匙,走向了前方浮现的那扇门。

    ……

    沙滩,海风,阳光。

    海浪轻轻起伏着,拍打着岸边的沙粒。

    海滩上空荡荡的,只有一顶大大的遮阳伞,遮着一张沙滩椅。

    沙滩椅旁边的一张小桌子上,放着一杯红茶。周围没有半个售货亭,但红茶的杯壁上却凝结着一粒粒的小水珠,散发着白丝丝的凉气。

    穿着比基尼泳装的橙橙躺在沙滩椅上,戴着墨镜,端起红茶喝了一口,刚要将它放回桌上时,手却不知怎么的,抖了一下。

    玻璃杯从手中滑落,摔在了沙滩之上。没有碎裂,但里面的红茶和冰块却洒落了一地,在沙子上留下了一道湿迹。

    刚才的一瞬间,稍纵即逝的一阵疼痛在头皮上闪过,就像是一根头发被拔下一般。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么?”

    橙橙低下头,看着地上的玻璃杯,轻轻挥了挥手,玻璃杯与沙粒上的湿迹都瞬间消失。

    她站起身,身后的沙滩椅和遮阳伞也依次消失,就连周围的沙滩和海浪也像是被黑板擦擦去了一般瞬间清空。

    橙橙周围的世界,变成了一片白板。

    而她却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只是静静地站着,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再动过半分。

    这么站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身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空间裂隙。

    一只镶嵌着各种尖刺和金属环的马靴迈了进来,踩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加布里?给我滚出去!”

    橙橙猛地抬头,像是要杀人的目光死死投射在来人的身上。

    “怎么那么大暴脾气?大姨妈来了?”朋克少年嬉皮笑脸地冲橙橙挥了挥手,已经迈进了这个空间之内。

    “你忘了我们的协议么?没有我的邀请,你怎么敢踏入我的空间里?”橙橙咬着牙齿。

    加布里耸了耸肩,语气夸张:“我在隔壁都能感觉到你的情绪波动。怕你一个心情不好抹了脖子,所以过来看看你。面对我的关心,你居然不感动?!”

    “用不着你的关心。现在,请你出去。”橙橙右臂一振,一把巨型的长剑已经出现在了掌心之中:“否则,我杀了你。”

    “得了吧。”加布里张大嘴,打了个哈欠:“我们两个人……别说是杀了对方了,哪怕是真有本事打败对方,也不用共享这个副本直到现在了。这种没有价值的威胁,你又何必说出来惹我笑?”

    橙橙轻咤一声,再没有说话,下一刻人已经出现在了加布里的身前。

    那巨剑几乎有一人半高,一米宽,厚实得与其说是长剑,倒不如说是一扇门板。然而在橙橙的手中,却轻飘飘得像是一张纸片一样,飞快地斩向了加布里。

    “唉……第一千二百六十三次了……”

    加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伸出手在身前虚虚一按,一个球体便横栏在了橙橙巨剑的劈砍轨迹上。

    那球体的周围散发着劈啪作响的电光,中心却是一团扭曲的空间,在被巨剑斩下的时候,突然闪耀了一下,随后便湮灭无踪。

    而那柄巨剑,也突然从橙橙的手里被吸入了光球的中心,随着它一同湮灭。

    只是橙橙却像是料到了这一切般,在巨剑消失时,左手中已经又握住了一把更大的巨斧,向着加布里横斩过去。

    然而加布里的掌心再一次弹出一枚光球,那巨斧也同样湮灭在了光球的闪烁之中。

    “行了!够了!别闹了!”

    在橙橙的两次攻击之后,加布里抓住了空隙,向后飞退,转眼间就已经拉开了距离。

    但橙橙却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看不见她如何蹬腿发力,甚至连飞行的过程都没有,只是身形一闪,便重新出现在了加布里的身旁。

    加布里不断召出光球,吞噬掉橙橙的武器,而橙橙却总是手轻轻一招,便在掌心中握起了一柄新的武器,并且每一柄都巨大得超过她自己的身形。

    而握着这么巨大的武器,橙橙的动作却依旧敏捷如鬼魅。

    “妈的!”

    加布里接二连三地招架,看橙橙却始终没有停手的迹象,终于也动了怒。

    “怎么?要还手了么?”

    橙橙冷笑一声,右手单手抓着一根巨大的攻城锤,高高向着加布里的头顶砸下来。

    但加布里这一次,却出乎意料地没有招架,也没有反击,甚至连闪避都没有。

    他就这么停下了身形,站在原地,硬生生地被那攻城锤砸在了头顶。

    砰的一声,加布里全身一震,而那攻城锤却也因承受不住这一股大力,散落成片片寸碎。

    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竟然能够顺利打中,橙橙原本接连不断的攻势也突然一滞,讶然看着加布里。

    “爽了吧?还没爽的话,再让你打一下?”加布里用右手在头顶揉了揉,一脸苦笑:“或者两下……绝对不能超过三下!你下手太重了,疼。”

    “……”橙橙冷眼盯着加布里片刻,冷哼一声,地上的攻城锤碎片也同时消失:“说吧,你究竟来做什么?别再说什么感应到我心情不好这种屁话了。”

    “不打了?机会只有这一次哦。我不会让你存着的,下一次就没有这种优待了。”加布里还在揉着脑袋:“你确定?”

    橙橙猛地眼神一凛,右手中光芒流转,一道长刀出现在了掌心中:“行,那你站着别动,再让我捅一刀。”

    这一次,与之前的每一把武器都不同。那长刀并没有实体,而只是一道若有若无的虚影,只在剑身的边缘处,有一道隐隐的轮廓而已。

    看见那道长剑,加布里面色突变,连忙向后退了一步,飞快地摆手:“喂喂喂!橙橙!你不是认真的吧!连次元撕裂刀都拿出来了?站着不动让你用它捅一刀……我可不是白痴!”

    “不是要优待我么?”橙橙冷笑。

    “算了……你够狠!”加布里苦笑:“收起来吧。”

    橙橙轻蔑地一瞥,次元撕裂刀消失不见。

    “其实,你心里应该大致知道为什么我会来找你吧。”加布里看见橙橙收起了次元撕裂刀,轻轻舒了一口气:“既然我已经感应到了,那你……应该没理由没感觉才对。门……被打开了。”

    “我知道。”橙橙点头。

    “所以……你果然是因为这个才生气的吧?”加布里左右看了看空荡荡广阔无垠的白色空间:“我说,这是你的房间,弄点东西出来好不好。这么站着聊天真的很傻,至少摆上两张椅子吧。”

    橙橙冷冷盯了一眼加布里,下一刻,两人周围的景色瞬间刷新了一下,由白色空间变成了一片翠绿的花园。

    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道,穿过五颜六色的花朵组成的缤纷繁杂的彩虹。

    在两人的身前,是一张原木的小桌,和两张椅子。

    “谢了。”

    没等橙橙先坐下,加布里已经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我倒是没想到,他竟然会重新回去。”

    “你说的他是指谁?”橙橙坐了下去,淡淡道。

    “这还用问?”加布里翻了翻白眼:“那个技能是金属数据流的小子不是说了么?辰之前被困在了三十三天里。嗯——差点忘了,那地方现在已经改叫零城了。现在既然有人打开了门,那么不管怎么想,应该都是那个家伙干的吧?”

    “那又怎么样?”橙橙伸出手探向面前的桌上,一杯还冒着热气的茶水恰到好处地出现在了手前的位置。她端起喝了一口,淡淡道。

    “怎么样?”加布里夸张地叫了一声:“你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么!自从那一次的大崩溃之后,我们都达成了共识,三十三天,不是那个‘最终解决方案’,并且一同放弃了那里。而辰现在既然重新回去了,并且试图得到最高控制权限,那就意味着……

    他或许……已经找到了‘正确的道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