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之门 第六百八十五章 【仅此而已】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天启之门 > 第六百八十五章 【仅此而已】

《天启之门》 第六百八十五章 【仅此而已】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这就是惩罚?如此而已?”天烈冷笑一声,冲着远处的零摇了摇头,而手中的黑剑再一次刺穿了一只木人,将它彻底化作了碎末:“再多上十倍还差不多吧。”

    只是余下围攻他的六个木人,却没有继续攻击天烈,而是飞快地向后退去,与其余的木人汇合到了一起。

    除了刚才天烈干掉的两个之外,所有的三十一个木人,此刻还剩下了二十九个。

    而这二十九个木人聚拢到了一起,立刻排列成了一个古怪的阵型。

    每个木人都拔出了木剑,有正手有反手,有左手有右手,头颅齐刷刷地转向了天烈。

    “阵法?”天烈冷笑一声,左手也一振,一柄黑剑同样从掌心中冒了出来。

    与此同时,一对黑色的羽翼也在他的背后伸展开来,将他送上了天空中。

    “天使杀手形态?”妮可轻轻哼了一声。

    妮可只在东京副本中,见过天烈使用过一次这种形态。而那一次,就让他们差点团灭。

    虽然天烈刚才的口气里充满了不屑,但既然用出了这样的形态,就意味着他也清楚,面前的这些木人不可小觑。

    只不过当时的天烈,抽走了周围建筑里所有的钢筋补充自身,让他的身体膨胀到了几层楼之高。而在这个空间内,天烈却做不到这一点,而只是普通的体型而已。

    “我必须提醒你们一下,规则已经被打破了。”零在妮可的身后开口道:“原本这一关,只要按部就班地击倒每一轮的木人就可以通过,如果觉得无法获胜,也可以直接自己离开红圈的范围外。但现在,只有两种结局了——或是你们被杀掉,或是你们杀掉所有的木人。”

    即便到了这种时候,零的声音仍旧淡定自若。或者更不如说——作为一个系统管理程序,他只有逻辑判断,而没有自身的情感。

    “哪来的两种?”天烈张狂地大笑:“除了被我干掉之外,再没有别的可能了!”

    妮可默默地飞上了天空,和天烈并肩悬浮在了一起。

    “你又过来干嘛?”天烈斜眼望了望妮可:“刚才被揍得还不够惨么?”

    妮可这一次却没有回嘴,只是右臂上的离子震荡剑再次点亮。

    刚才不管天烈的态度有多惹人讨厌,至少的确救了她一命。

    只是这在妮可高傲的心里,却仍旧是无法接受和容忍的。

    前方的二十九个木人排列好了阵型,突然一齐挥动起了手中的长剑。

    虽然每个人握剑的姿势与方位都彼此不同,挥动时的动作也各有差异,但长剑挥动时,却同时发出了一道银色的剑气。

    二十九道剑气在半空中汇聚在一起,融成了一道巨大的剑气,如同洪流一般向着天烈卷去。

    “捂着耳朵!”

    天烈刚说完,下颌猛地张开下沉,几乎垂到了胸口,一声巨吼,一道如有实质的冲击波轰向了前方迎面而来的剑气。

    妮可在听见天烈示警的同时,就已经立刻捂住了耳朵,而天烈吼出的冲击波也并非发向她的方向。纵使如此,妮可的耳膜仍旧被震得一阵嗡嗡作响。

    然而那道冲击波撞上了剑气,却根本没有造成半点影响,瞬间就被击溃。而剑气却仍旧向着两人飞来。

    天烈眼见着剑气已经到了面前,一咬牙,猛地一把推开妮可,自己却已经来不及完全闪避,被剑气擦肩而过,一条左臂与半边羽翼瞬间消失。

    “还挺……厉害啊!”天烈脸上没有半分痛楚与恐惧,反倒是泛出了一丝兴奋的意思。

    他的身体上泛起一道银光,流动起来,涌向被剑气消灭的手臂和羽翼方向。片刻之间,手臂和羽翼都已经重新完好如初。

    只是他的身形,却比之前要稍稍小了一些。

    “你离我远点,别碍事。”天烈挥动了一下新长出来的胳膊,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羽翼一拍,居高临下地向着地上的木人剑阵冲去。

    而那二十九个木人,也已经再一次挥动起了木剑。

    妮可皱了皱眉头,这一次倒是没有跟在天烈的身后,而是开启侧面的推进器,拉开了距离,身上的装甲板打开露出能量炮口,对着地上的木人轰击起来。

    以天烈的战斗经验,早已在一瞬间看穿了这个阵法的特性。

    这木人单个的实力并不算太强,虽然剑法高明,动作看起来也并不僵硬迟缓,但终究并非活物,只是靠着布置者事先定好的程序进行战斗。

    它们结成了这样一个阵势,二十九人散发出的剑气威力确实强横无匹,但关键却在于——天烈之前已经击毁了两个木人!

    那两个木人,是在红圈消失之后才被天烈击毁的,而复活的木人却只有之前毁在妮可手中的那七个而已。

    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剑阵并不完整,空出了两个空位!

    二十九个木人的木剑再次挥动,二十九道细小剑气汇聚成了一道大型剑气,斩向迎面而来的天烈。

    在剑气斩来的同时,天烈猛地反向扇动背后的黑色羽翼,生生从剑气的飞行轨迹上横移出了半个身位。

    尽管那剑气迅疾如雷,但仍然只是自天烈的身旁擦过,削去了一侧羽翼的尖端。

    正在急速飞行中的天烈,瞬间失去的平衡让他的飞行轨迹踉跄着划出了一道歪歪扭扭的弧线。

    只不过这踉跄,仍旧在天烈的算计之中。

    天烈翻滚着摔进了木人的阵型之中,而他的落点,正好便是缺少的两个空位之一!

    刚刚落下地面,还没有站稳身形,天烈已经再一次张开大嘴,吼叫着发出了一道冲击波。

    与此同时,双手中的两柄黑剑也划出了两道黑光。

    因为阵法的空位被夺走的关系,木人的反应还是出现了一丝迟缓。冲击波在木人群中炸开,数个木人直接被轰成了粉碎。

    而天烈身边的几个木人,则干脆利落地被黑剑斩成了碎块。

    阵型被打乱的同时,妮可的光线炮也如雨一般落了下来。木人来不及招架,被光束挨个集火点名,熊熊燃烧了起来。

    片刻之间,木人就已经少了一半。

    直到此刻,木人才反应了过来,整齐划一地向后推开,三两成群的挥动木剑罩住自身,抵挡妮可的光线炮。

    但天烈也一个翻身站起,没有丝毫停留地继续冲进了剩余的木人当中。

    斩!

    削!

    刺!

    妮可从来没有想过,天烈在近战时竟然不仅仅依靠坚硬的身体与近乎不死的恢复能力,而是就连剑术也那么强横!

    更奇怪的是,他的剑术……居然和这些木人所用的有那么一丝丝相似!

    虽然天烈的剑术也相当不弱,但三两成群的木人终究是对他形成了数量优势。关键在于,对于大部分木剑的攻击,天烈压根就不去招架闪避。

    天烈虽然全身都已经硬化,变作了一片银白,但却还是无法抵挡罩上了银芒之后锋利无匹的木剑,只要被刺中,便是留下一个对穿的透明伤口。

    但这样的伤口,却对天烈的行动造不成任何妨碍!木剑抽出之后,金属数据流立刻就会将伤口修补完好。

    天烈要留意的,只有占了全部攻击十分之二三的斩击而已。毕竟一旦身体的某个部位被切开掉落,再要重新融合生长出来,就不是片刻之间能够完成的了。

    只有碰到斩击,天烈才会以手上的黑剑招架挡开。黑剑虽然坚硬锋利程度不比包裹了银芒的木剑,每一次格挡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缺口,但却很快便流动着修补完好。

    而更多的时候,天烈却是顶着木剑的刺击,反手将黑剑送进木人的身体之中

    在上空的妮可,也不住地以能量炮给天烈火力掩护。被冲散了阵型的木人无法再结成阵势以木剑挡开光束,纷纷燃烧着倒在地上。

    随着最后一个木人的倒下,消散成灰,一柄钥匙显露了出来,而天烈的面前也渐渐浮现出一道门。

    两柄黑剑重新融入身体之中,天烈掸了掸双手,从地上捡起了钥匙。

    妮可也落在了地上,站到了天烈的身后,冷冷看着他。

    天烈看了一眼妮可,似笑非笑,却出乎妮可意料地没有说什么。

    “喂,你为什么不说话?”妮可终于先忍不住开口了。

    “说什么?”天烈翻了翻眼睛。

    “挖苦我啊。这不是你最擅长的事情么?”妮可冷冷道:“比如如果一开始就让你来的话,这一关早就过了什么的。”

    “你这不是知道么?既然你早就知道的事情,我又何必再说一次?”天烈笑了笑,看向走来的零:“我们直接进去么?”

    “你……!”妮可咬着嘴唇,突然从储物装备里掏出几把突击步枪,扔在天烈的脚下。

    “你这是干什么?”天烈看了看妮可。

    “你不是受了伤么。这个场景里没有金属,拿去吃吧。”妮可低下头扫了一眼天烈:“成为漏洞者之后没有了兑换系统,你又没去过零城,现在身上空空荡荡吧?”

    刚才的激烈战斗中,天烈被木剑刺中了不少下。虽然身体能够迅速愈合,但消耗掉的身体部位却也不少。现在的他看起来,比妮可还要矮了半个头。

    “倒是难得看到你那么好心。”天烈哈哈一笑,伸脚踩在了那几把步枪上,步枪飞快地化作金属数据流,流入了他的体内,身形立刻暴涨了几分。虽然还没有回到原来的身高,却已经重新比妮可高了一些。

    “不够?”妮可看了一眼天烈:“就这么多,不够我也没了。”

    “谢了。”天烈摆了摆手,将钥匙插进了门锁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