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功录 第309章 小心思_武侠仙侠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江湖奇功录 > 第309章 小心思

《江湖奇功录》 第309章 小心思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苏卿梅解开林夕麒的衣衫之后,露出了胸膛,然后用热毛巾敷了一下,接着便是苏卿兰将瓶中的一些疗伤药倒在掌心,搓揉着之前淤伤的位置。

    其实林夕麒胸口的淤青早已消失,淤伤也早就痊愈了。

    不过,在两女伺候下,林夕麒心中很是舒畅,至少可以好好放松一下。

    林夕麒闭着双眼,脑海中却是想着前些天见到的那个凌波宫的女子。

    知道有这样一个圣地弟子在附近,林夕麒这些天很是谨慎,生怕暴露了身份。

    所以,那部分财物,他也就是和仁岳说起了一下,暂时不好动。

    经过这两天的观察,并未发现那女子的踪迹,想来应该是离开了。

    林夕麒不怕那女子的实力,可对方是圣地弟子,真要斗起来,自己也不好将她如何。

    “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呢?圣地弟子想来也不会弱啊。”林夕麒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来虞蝉纱的身影。

    想起她当时对外面的事不了解的样子,凌波水珠这样珍宝都随手送出,就觉得有些傻的可爱。

    苏卿兰不由朝着苏卿梅努了努嘴。

    苏卿梅顺着她的目光看了林夕麒一眼,只见林夕麒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好事。

    她们跟着林夕麒也有段时间了,这样的微笑还是第一次见到。

    给她们的感觉,这才是林夕麒内心真正的感情流露。

    “大人,您在想什么呢?”苏卿兰实在有些忍不住,问道。

    “咳,没什么。”林夕麒轻咳了一声道。

    “还说没有。”苏卿兰嘟囔了一声道,“大人说谎太明显了。”

    “是吗?”林夕麒哈哈一笑道,“我就在想啊,你们以后可要多多给我捶捶脚,捏捏背,太舒服了。”

    “才不信。”苏卿兰白了林夕麒一眼道,“大人刚才肯定是在想女人。”

    林夕麒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都说女子的感觉很准,没想到还真是啊。

    “大人,是不是秦姑娘呢?”苏卿兰有些好奇地问道。

    “她?怎么可能。”林夕麒摇头道。

    “大人,其实秦姑娘不错的。”苏卿梅出声道,“您可能不知道,以奴婢看,她对大人有些意思的。”

    “咦?那丫头整天狗官狗官的叫,哪怕最近一段时间好了些,也不至于吧?”林夕麒问道。

    苏卿梅掩嘴轻笑了一下道:“这不正是可以看出秦姑娘对大人的转变吗?她和奴婢们一起的时候,变着法的打听大人的一些事。她要是对大人不上心,也就没必要如此了?”

    “对啊,私下里经常拉着我和姐姐谈论大人的一些事。以奴婢看,秦姑娘是那种嘴上有些不饶人,可心中却是在乎的。”苏卿兰急忙点头道。

    “胡说八道。”林夕麒摇头道。

    他还是不大相信。

    “大人,其实大人娶了秦姑娘真是不错的。”苏卿梅说道,“奴婢看得出,大人和浮云宗的关系很亲密,如今浮云宗太过强势,赤炎派那边恐怕心有忌惮了,这可是什么好现象。虽然说仁江代宗主和秦薇秦姑娘有了婚约,但涉及到了两个门派之间的利益,单单靠一门婚姻很难说就有什么作用。”

    “哦?你看出来了。”林夕麒说道。

    赤炎派这些天的一些苗头已经出来了,秦醒这是在防备浮云宗。

    这些暗中的动作不是很明显,可仔细推敲,还是能够知道,这些都是针对浮云宗的。

    苏卿梅点了点头道:“大人,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浮云宗和赤炎派很有可能会分道扬镳,甚至大打出手。”

    “你说的很有道理。”林夕麒说道,“就看秦醒怎么选择了。”

    “大人,其实可以避免这些事的。要是真的发生冲突,对两派都没有什么好处。”苏卿梅说道,“还是可以用其他的法子化解的。”

    “你说的法子还是联姻?娶那个小丫头?你刚才自己都说了,单靠婚姻还是决定不了门派之间的利益纠纷。”林夕麒说道。

    “不一样。”苏卿梅说道,“大人若是取了秦姑娘,至少可以让赤炎派再心安一些。毕竟咱们衙门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怕是秦醒那老家伙更不安了,我们还是和浮云宗关系亲密。”林夕麒说道。

    “至少给他一些希望。”苏卿梅说道,“浮云宗和他们赤炎派是有直接利益冲突的。哪怕是联姻,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而大人说起来不算是江湖中人,是朝廷中人,和赤炎派的利益冲突不大。他肯定会想,大人既然能够和浮云宗合作,为何就不能和他们赤炎派合作呢?”

    “最终我还是会和浮云宗合作。”林夕麒笑了笑道。

    “对啊,这就是另外的一招了。”苏卿梅说道,“大人借着赤炎派想要拉拢之际,可以联合浮云宗更加容易就能拿下赤炎派,这样双方都不会有多大的损伤。再说,大人和仁江代宗主都和赤炎派联姻,赤炎派那边弟子的抵触心理也会少一些。两个门派还是和平合并才是最佳选择。”

    “卿梅,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还有这么多的小心思。”林夕麒脸色一沉道。

    听到这话,苏卿梅的脸色一变,她急忙说道:“大人恕罪,奴婢多嘴了,请大人责罚。”

    “大人,姐姐是无心的。”对于林夕麒态度的忽然转变,苏卿兰心中也是有些害怕,急忙求情道。

    “罚,当然要罚。”说着,林夕麒伸手一带苏卿梅。

    苏卿梅惊呼一声,便被林夕麒搂在了怀中,最后她是坐在了林夕麒的大腿上。

    林夕麒用手在苏卿梅的翘臀上‘啪’的一声,然后狠狠地说道:“平时看着乖巧,心思这么多就是不说?这是欺瞒,懂不懂?以后要是有什么想法,有什么好计谋,都要和我说说,也替我分分忧。”

    本来看到林夕麒脸色阴沉的样子,苏卿兰心中很是惊恐,生怕自己姐姐真的惹恼了大人。

    可没想到这情形忽然就转变了。

    “大人,您好坏,吓奴婢。”苏卿兰算是回过了神。

    刚才大人根本就没有怪罪姐姐的意思,也没有怪姐姐有心思。

    那是怪姐姐有心思不和他说。

    “以后知道该怎么做了吗?”林夕麒盯着怀中的苏卿梅问道。

    苏卿梅的小脸通红,刚才被林夕麒拍打的地方火辣辣的,倒不是痛,可那种酥麻令她心神不宁。

    尤其是现在这个姿势被林夕麒搂着,让自己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令她感觉到无比娇羞。

    “恩,奴婢以后要是想到什么都和大人说,不敢再藏在心里了。”苏卿梅低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