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第六百七十九章 血眼_玄幻奇幻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五行天 > 第六百七十九章 血眼

《五行天》 第六百七十九章 血眼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山谷上空,艾辉的身影时不时模糊不定,他脚下的阙楼好像冰块融化成奔腾的河水,朝下方倾泄而下。只见数不清的血色长剑瀑布般从天而降,低沉的剑鸣仿佛无数野兽咆哮汇集如潮如涛。

    声音响起得毫无预兆,无论是天叶部,还是牧首会,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们只见到一抹妖异狂暴的红光从天而降,像是铁锤砸入他们的视野。

    无数血剑构成的血色洪流一头撞上山谷弥漫的彩色雾气。雾气剧烈翻腾,刚刚消失的五根光柱再次浮现,彩色雾气朝五根光柱上方涌去。

    一座如琉璃般斑斓剔透的五角亭笼罩山谷。

    【五行锁元亭】!

    牧首会花费无数心血,打造出来的秘术。虽然施展的要求十分苛刻,但是有着诸多神威。

    刚才好似牢笼的五行锁元亭,转眼间却成为双方的保护罩。

    五角亭光芒一明一暗,好像有一张巨嘴在猛地吸气,山谷上空所有的元力,瞬间被抽空。

    一个没有任何元力的【无元区域】!

    从天而降的血剑瀑流闯入无形无色的【无元区域】,势头一滞。

    牧首会为首的中年人看清来者,心神一颤,暗呼不妙,怎么惹来这个大麻烦?前两天震惊天下的天地异象,稍有点水平的人都在猜测,血光剑鸣,十有八九就是艾辉。

    尽管大家都想不通,艾辉是如何晋升宗师的。但是他毫不逊色另外几位宗师的异象,却让大家意识到,一位全新的宗师出现了。

    而且还是五行天成立以来,第一位剑宗。

    没有人愿意招惹一位宗师。

    灰袍中年男子蓦地高喝:“艾宗且慢动手,我牧首会是友非敌,与艾宗从无恩怨!”

    山谷上空的身影对灰袍男子的话置若罔闻,血剑洪流遇阻不仅没有让他气馁,反而激起他的凶性。

    只听得天空响起一声冷哼,倾斜而下的血剑洪流忽倏开始旋转,阴阳分隔,好似两道体型惊人的巨蟒相互缠绕。每一道血剑震颤嗡鸣,红光暴涨,粘稠如血。

    血剑周身红光之中,幻象生生不息,哀嚎呻吟细若无声,又仿佛在众人心底响起。

    山谷众人只觉得天空血海片破了个口子,滔天血光要把他们淹没。他们生出无处可逃无处无处可躲之感,若有若无的哀嚎呻吟,让他们心悸神摇,杂念丛生,难以自持。

    灰袍男子大惊失色。

    牧首会是为了对付神之血而创办,对血修的研究极为深刻。他从未见过如此浓郁而纯粹的血光,这意味着前所未有强大而纯粹的血灵力。

    据他所知,在神之血没有任何一位血修能够拥有如此恐怖的血灵力,连帝圣都没有。

    怎么可能?

    当时看到血光的时候,他觉得艾辉说不定是吸收神血之类的奇遇。但是如今他却推翻了自己的猜测,如果纯粹而浩瀚的血灵力,简直是魔神重现!

    灰袍男子心中的惊惶可想而知,但是对方完全不理会他,除了抵抗到底,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当下一咬牙,猛地扭转脑袋,冲着傅思思喊:“联手?”

    傅思思也明白处境的危险,尽管刚才双方还要置对方于死地,但是面对一位宗师,除了联手没有其他任何办法。

    她毫不犹豫点头:“好!”

    就两人对话的之间,比之前壮大数倍的血光剑流,把【无元区域】绞得粉碎,一头撞上五角亭。

    咚!

    一声闷响在众人头顶响起,耳朵嗡嗡作响。

    五角亭就像被一把巨锤狠狠锤了一记,剧烈晃动。

    灰袍男子大惊失色:“快!注入元力!”

    牧首会成员慌忙给五角亭灌注元力,岌岌可危的五角亭重新稳定下来。

    进攻受阻更是激起魔神心中的怒火,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绝佳的炉鼎,借助对方心神出现破绽的瞬间,反客为主鸠占鹊巢,重新在这个世界苏醒。

    之后的事情,就不那么愉快了。

    自己辛辛苦苦打造的宝物,成了自己炉鼎的的保护伞,导致自己无法吞噬炉鼎的意识,陷入无法完全掌控这具身体的尴尬处境。

    一路上他都快被该死的炉鼎给折磨疯了。

    好不容遇到一些猎物,只要能吞噬他们,就能壮大自己的血气。

    他就能把那个该死的炉鼎,彻底抹杀。

    没想到进攻接连遇阻,饶是他明知自己刚刚苏醒,实力十分孱弱,远非巅峰时期。但是身为魔神,他早就习惯视众生为蝼蚁,只有那些更远古的修真者,才会让他感到敬畏。

    没想到他视为蝼蚁的爬虫们,居然阻挡他的脚步,他如何不恼怒?

    他仰首厉声尖啸,魔音穿脑,血剑红光倏地宛如活过来,飘摇不定,就像一朵朵红色的红眼。

    它们倏地飞回天空,盘旋不定,宛如一团蠕动的血色云朵。

    咚咚咚。

    忽然响起声音充满节奏感,就像有人在敲鼓,又像是什么怪物的心跳声。

    傅思思就像被什么东西给盯着,浑身汗毛根根直竖,心底生出强烈的危险感,当机立断:“天元盾!”

    她的右臂陡然探在身前扬起,五指张开,口中一声低喝:“开!”

    只见她手掌印记亮起,一道五行元力环投射到角亭下方,元力环滴溜溜旋转并且急速扩大,就像一面光盾飘浮在众人头顶。

    其他队员也知道此时不是保留的时候,纷纷扬起右臂,手掌印记投射出一道五行光束,照亮头顶漂浮的那面光盾。

    【天元盾】!

    盾面上,金木水火土五行光芒逐一亮起,一圈圈美丽的环形光圈绽放。五行元力流转不休,生生不息,盾面光华内敛,宛如实质。

    天元盾给傅思思带来一些安全感。

    天元盾五行相生,没有任何缺点,即使局部有破损,也能够自行修复。天元盾的五个核心节点,是他们本身的印记中封存的五行元力。

    天叶部队员体内五行循环,能够随时随地吸取天地各种元力,这是他们强大的原因。而吸取的元力,经过体内层层循环,凝聚一缕极为精纯的五行元力,沉淀在他们手掌的印记之中。

    这种元力被他们称之为【天元力】,意指在五行之上。

    天元力十分珍贵,不到救命时刻,谁也不愿意动用。

    天元盾的防御极为强悍,坚不可摧。即使是他们单独施展的天元盾,在天叶部内部的测试中,几乎没有人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摧毁它。

    而汇集众人之力激发的天元盾,更是他们为了对付更高级别的敌人而创造秘术。

    比他们更高级别的敌人,只有宗师了。

    傅思思他们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会有用到这一招的一天。

    天空蠕动如蜂群如乌云的剑群,形状不断变幻。

    山谷众人无不如临大敌,傅思思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等等,那个形状,好像、好像是……一个巨大紧闭的人眼!

    傅思思还不确定的时候,头顶那只巨大的眼睛,忽然睁开。

    刹那间,天空一暗,太阳黯然失色,那只清澈剔透却又纯粹的血色独眼,吸引所有人的心神。

    深红的眼瞳中央是最深邃的黑暗。

    诡异的麻痹感,就像剧毒般在傅思思身体蔓延。

    在最后一丝灵智之下,她猛地一咬舌头,剧烈的疼痛和血腥味让她清醒过来,她怒声呼喊:“不要看血眼!”

    强烈的恐惧占据她全身,他们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怪物?

    天叶部其他队员得到提醒,如梦初醒,每个人脸上都露出骇然之色。

    牧首会的成员平均实力显然要低许多,许多人脸上浮现诡异的笑容,丝丝缕缕的血迹从他们全身各处渗出,片刻便如同溪流汩汩流淌。血越流越多,浓郁粘稠的鲜血包裹着他们的身体,只露出一张脸。他们脸上没有半点痛楚之色,反而露出极为愉悦享受的神情,看得让人心中发毛。

    啪!

    一名浑身鲜血包裹的牧首会成员爆裂,鲜血飞溅。

    爆裂声不断响起,饶是他们见过各种惨烈的场面,但是眼前这一幕还是让他们感到恐惧。

    灰袍中年男子厉声提醒:“小心不要沾到血!”

    话音未落,只见地面爆裂飞溅的鲜血,忽然漂浮起来。

    一团团鲜血漂浮在空中,就像一颗颗大大小小,浑圆剔透的珠子。这些血珠看不到半点杂质,就像最完美的红宝石雕刻而成。

    噗噗噗,血珠在空中不断汇集。

    傅思思觉得口干舌燥,心跳得更快,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灰袍男子看到不断汇集壮大的血团,脸色倏地大变:“快!烧掉它们!”

    本来就紧张的傅思思,听到灰袍中年男子的厉喝,心脏急遽收缩。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但是她从灰袍男子的语气中,听出焦急和恐惧。

    傅思思断然道:“你们稳住天元盾!”

    她收回手掌,面对这个在空中蠕动壮大的血团,她觉得自己心跳得很快。

    天空那个巨大的血眼,缓缓转动,似乎流露出几分冷酷的笑意。

    似乎在嘲笑下方那些家伙的天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