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道门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道门

《神藏》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道门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道门……”听到这两个字,诸葛老人笑了笑道:“若是你们自己去找,还真不知道找到何年何月。”

    “还请诸葛前辈明示。”方逸起身,向诸葛老人躬身说道,他此行来找诸葛老人,就是为了寻找道门的山门所在,否则方逸是无法传承道门一脉的。

    “坐下坐下,又没说不告诉你。”诸葛老人摆手让方逸坐下之后,说道:“修者界中人不知道道门所在,并不是因为道门有多么隐秘,而是太过普通,没人会联想到罢了。”

    诸葛老人说着话,方逸的识海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副图像,那图像开始时是一副广袤的山川画卷,正是近乎完整的修者界地图,然后这地图逐渐放大,只一会儿便看见一座只有几百米高的小山,再放大,那小山的半山腰处建立着一座普通的道观,道观的牌匾之上,书写者‘上清宫’三个大字。

    “上清宫!”看到这一幕,方逸惊疑不定的说道:“和方山上的上清宫格局几乎一模一样。”

    “道门所在已经告知于你。”诸葛老人道:“能不能开启道门,就看你自己的了。”

    “开启道门,还需要什么条件吗?”彭斌在一旁听着,忍不住问道,听诸葛老人话语中的意思,开启道门,似乎也不是件容易事。

    “呵呵,不可说,这是道门自家事,老头子我可管不了。”诸葛老人笑道:“彭小子,话说回来,你觉得灵儿怎么样?”

    “怎么样也是累赘。”彭斌想都不想便答道:“修行路上,我只希望能够披荆斩棘,一路向前,不想有什么羁绊和牵挂。”

    “言不由衷。”诸葛老人摇头道:“不过你道心倒是坚定,不易被外物霍乱心智,老头子我得在这里给你道个歉。”

    “啊?”彭斌却是一愣:“道什么歉?”

    彭斌可不认为当初酒楼那一幕值得这位诸葛老人向自己道歉。

    “为了把你们带往魔道修者的那座源地,我稍微影响了一下你的神识。”

    诸葛老人说道:“灵儿只跟你们相处了很短的一段时间,我用了一点小手段,让你觉得灵儿早已是你身边的一份子,所以当你知道灵儿已经被传送到源地之后,识海中会有一种义无反顾想要将其救出的念头。”

    “这……”

    听到老人的话,彭斌方逸还有小魔王三人均是有些傻眼,想不到这位诸葛老人还有这等手段,不过如此一来,彭斌的行为倒是容易解释了,因为之前彭斌根本就不是那种儿女情长的人。

    彭斌心中自然清楚,若是没有诸葛灵被抓一事,他才不会贸然闯入到传送阵的另一端,更不要说什么守住传送阵了,在彭斌心中,修者界可没那么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当诸葛洪爷孙俩消失后,彭斌便有了退却念头的原因。

    现在仔细思量起来,发现的确如诸葛老人所说,自己竟不知不觉对那小姑娘有了些牵挂。

    之前彭斌还想不通自己怎么就对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小丫头如此上心,现在经由诸葛老人一说,彭斌方才彻底明白过来,忍不住苦笑道:“老爷子,能不能再给我改回去?”

    “不能。”

    诸葛老人摇摇头道:“就算是我,也没有能力在无根无源的情况下改变一个人的识海,比如这次,我也得先想办法让灵儿和你们待在一起,哪怕一天,哪怕几个时辰都好,你的识海中有了灵儿的存在,我才能以此为根,去改变一些东西。”

    “现在让你觉得方逸就是你的仇敌,我也能够做到。”

    诸葛老人道:“但是无根无源,只会让你觉得诡异,这种诡异,会促使你去探寻真相,灵儿在你心中也是如此,我现在硬生生去改变,不仅不会减轻灵儿在你心中的份量,反而会促使你去寻找这种识海被改变的真相。”

    “是老头子我自私了。”

    诸葛老人道:“我的确是想让你带走灵儿,从把灵儿塞给你时,也探寻过你们之间后续发展的种种可能,也的确是看到一些你们两人走到一起的情况。”

    人之一生,就像不断分叉的树枝,每遇到一件事情,便会发生多种可能性,这位诸葛老人便能够顺着每一种可能逐一推测,最终得出许许多多的结论,像是彭斌和诸葛灵两人,也同样会因这种分叉而产生许多种结果,诸葛老人也从这些结果中,看到了一些两人最终走到一起的情况,所以才有了撮合的心思。

    “不过既然你一心修行,心智坚定,此事也就罢了。”诸葛老人摆了摆手,说道:“这事,就当你是为修者界做贡献了吧,铲除了魔道修者一座源地,也算大功劳了。”

    “源地是什么?”刚才便听到诸葛老人说起‘源地’这个词,方逸有些疑惑的问道。

    “源地,便是魔道修者培养修者大军的地方。”

    诸葛老人解释道:“你们已经见到,那座源地之中,有诸多凡人,他们存在的意义,便是交配和生育,出生的婴儿便被当作种子种植到灵液当中,经年累月吸收魔道灵液,逐步蜕变成筑基修者,甚至有些可以渡过金丹雷劫成就金丹,这些人,便当作征伐修者界的大军。”

    “不过因你们发现了一座源地,那些魔道修者必然会封闭其他源地的传送阵,再加上三大宗门派人驻守三个凡人国度,短期内,那些魔道修者们怕也掀不起什么浪花了,就算还有些筑基期和金丹期的修者,但没了种子来源,便没有了源源不断的补充,他们也舍不得再大量浪费这些魔道修者。”

    “老爷子的意思是说,这些魔道修者还有其他的源地?”方逸接着问道。

    “我猜的,至于是不是真的,我就不知道了。”诸葛老人笑眯眯的说道,给了方逸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还有一事。”彭斌说道:“老爷子你在酒楼中被那马家公子欺辱,是不是也是提前安排好的?”

    在彭斌看来,如诸葛老人这种级别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忍受得了一个凡人恶霸欺负,想来也是利用了那马家公子的色欲挑起事端。

    “那倒不是。”

    诸葛老人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想错了,我身在凡俗,便要以凡俗的规则行事,体验各种各样的人生,有时我会是富家翁,有时会是说书先生,有时会是教书先生,有时也会是乞丐,我甚至为了体验好一种人生,会暂时封闭自己的记忆。”

    “正所谓红尘炼心,体验百味人生,也是体悟天地的一种,这是属于我的修行。”诸葛老人抬头望天:“上天有好生之德,即便我修为尽失,天道也给我留有一线生机。”

    “好了,能说的老头子已经全都说了,方逸,我提醒你一句。”诸葛老人道:“道门传人,也可以说是应劫而生,魔道之劫,便是你这一代道门传人所要应对之事,得到道门传承后,切莫懈怠了。”

    “晚辈谨记。”

    方逸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诸葛老人一席话,也刚好证实了方逸的猜测,师父送自己来修者界,的确是想要自己来终止这场浩劫,只是自己目前修为低微,对于魔道修者一事,暂时还无能为力,以后的路,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临别之际,诸葛老人有意无意的撇了一眼彭斌,向三人道:“老头子在修者界也没什么朋友了,你们三个小子有空可以来看看我。”

    方逸自然是注意到了诸葛老人的眼神,笑道:“灵儿姑娘的手艺极佳,日后定少不得叨扰,到时还望诸葛前辈不要嫌弃才好。”

    辞别了诸葛老人,路过赤水城时,三人又去找了一趟温君来,告知不必再探寻消息,随后便一路飞行,按照诸葛老人标示的地图找到了道门所在。

    “还真是不好找。”

    三天之后,方逸等人降落在山脚下,似这种小山,整个修者界起码也有几百万座,实在太不起眼,虽然有诸葛老人给的地图,但依然找了三天才找到。

    抬头打量着这座郁郁葱葱的小山,方逸心中升起一丝怀念的感觉,他想念起自己当年在方山上的日子。

    山路的石阶上,积着一层厚厚的土,其中还有些碎石,种种迹象显示,这座小山已经有许久无人踏足了。

    “大哥,小魔王,你们先去道观等我,我清扫一下台阶。”方逸眼神沿着石阶向上望去,心神异常宁静。

    “我们帮你一起扫。”彭斌道:“三个人干活快一点。”

    “不必了。”方逸摆手道:“上清宫本就是我的家,我想自己亲手打扫一遍。”

    “好吧。”见方逸执意如此,彭斌和小魔王也不再劝阻,腾身而起向上清宫道观飞去。

    方逸随手从旁边的树干上折下一根枝繁叶茂的树枝,当作扫把扫起了台阶,也不使用灵力,一阶阶扫着石阶上厚厚的灰尘,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

    先是自下而上,粗略扫了一遍,然后又从上而下清扫一遍,最后打来净水,将一路数百阶台阶冲刷干净,这才来到了上清宫道观的门前。

    “谁又能想到,如此破落的一座道观,便是修者界鼎鼎大名的道门。”

    方逸看向这座上清宫,也不知道多少年没住过人了,道观的朱红墙皮已经尽数脱落,露出里边的青砖,四周围墙也坍塌了大半,两扇大门早已没了踪影,院子里长满了半人高的青草,根本没有人的立足之地,方逸伸出手掌,一团真火飘飞而出,仅片刻便将院子里的青草燃烧干净。

    推门步入道观大殿,两扇木门应声而倒,激起一片烟尘,正前方供奉的铜质三清祖师像已经有数处破损,墙角到处结着蜘蛛网,脚步微动,房顶便有灰尘落下。

    彭斌和小魔王两人站在院内,四下打量着,小魔王问道:“这真的是道门?”

    “我也奇怪。”彭斌也有些疑惑道:“诸葛老头儿还说,能不能开启道门,就看方逸自己了,可这连门都没有了,还开启什么?”

    “正殿的门也完了。”他们正说着的时候,小魔王便见到方逸一推门,正殿两扇大门便应声而倒的情形。

    “还真是老道士的风格啊。”

    方逸一挥手,带起大片的蜘蛛网,又转身回来,去了道观旁拔了一捆青草,施法蒸干其中的水份,将其当作了小号的扫帚,将整座大殿清扫干净,又打来清水,将殿内清洗干净。

    “方逸,要不咱们重建吧。”小魔王忍不住说道,见方逸忙里忙外,打扫完也没见多干净,里边实在是太破败了。

    “不用重建,这些砖石和外面围墙不同,结实的很,修补修补就好。”方逸笑道,这座道观虽然破败,却让方逸觉得异常亲切,身在其中心神便更加宁静。

    打扫完大殿,又将两间厢房清扫出来,远远望去,虽然还是一副破败模样,却已经干净整洁了许多。

    “大哥,小魔王,你们介不介意在这儿住上几天?”做完这一切,方逸看着自己的杰作问道。

    “我是无所谓,什么地方没住过。”彭斌道:“能有间屋子已经算是好的了。”

    “我也没问题。”小魔王道:“我本来就是妖兽,不对,是仙兽,不挑住的地方。”

    “委屈你们了。”方逸笑道:“待会儿我去抓些野味,咱们好好放松放松。”

    “方逸,还是抓紧时间找道门传承吧。”小魔王向左右打量了一番,实在感觉这不像是有什么传承的地方。

    “刚才我以神识探查过了,没有找到什么传承。”方逸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到了这里,我就感觉像是回到了家,心神都平静下来,对于道门传承,反而不觉得那么急了。”

    “好吧,既然你都不着急,我们陪着你便是。”彭斌起身说道:“待会儿我去弄些干柴来。”

    没多久,彭斌便抓来了两只大号野兔和一头野猪,还带来了一些干柴,小魔王准备好了灵酒,三人架起篝火边吃边喝。

    吃饱喝足,方逸干脆就躺在地上,仰望着星空,识海中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和那个好吃懒做的老道士,想起了五岁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