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道门传人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道门传人

《神藏》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道门传人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天空之中,看到有修者来援,正猛攻董城的那个魔道修者突然停下了动作,释放出了三十二柄月牙弯刀环绕周身守护。

    徐元腾空飞来,一道剑光如银色匹练斩在那魔道修者守护周身的月牙弯刀之上,爆发出轰然声响,彭斌又一道刀罡斩来,再次抵挡住那刀罡,三十二柄月牙弯刀的光芒有些暗淡下来,紧跟着彭斌飞身而至,神识化作一柄利刃直刺那魔道修者识海。

    对付这些魔道修者,五鬼噬魂没什么作用,神识攻击倒是好用,一旦中招,就算金丹中期的魔道修者也受不了。

    不过这魔道修者似乎提前有所准备,突然从眉心处飞出了一个盾牌,彭斌的神识攻击给挡了下来。

    魔道修者虽然神智不是太清醒,但战斗本能还是在的,彭斌斩杀第一位金丹中期修者时,魔道修者这边就已经注意到了,因此在后来的战斗中,这些金丹修者都加了小心,将自己识海保护了起来。

    斩杀了一个两个金丹期的魔道修者,对于大局根本就是于事无补,古月宗山门外的传送阵中,依旧不断有魔道修者出现,源源不断,各宗门的修者也是感觉头皮发麻。

    修者界各大门派派出的修者已经全部到齐,但是现场有些出乎苏兆的意料,那些魔道修者依旧源源不断的从传送阵中出现汇聚在了一起,远远多过修者界这边的修者数量。

    “还是没有金丹后期出现?”

    苏兆心中也有些急恼,他一直没有出手,任由修者界的金丹、筑基修者们战死陨落,就是想要等着魔道修者那边出现几个金丹后期修者,但是眼下,金丹中期和金丹初期的魔道修者已经出现了几十位,却是没有一位金丹后期修者。

    苏兆坐镇于此的目的,便是要斩杀对方的顶尖战力,而且还要防备对方有元婴期的修者出手,但是眼下修者界各门派损伤惨重,若再由事态发展下去,怕是各大门派的损失会更大。

    “轰!”

    天空之中,一位金丹中期境界的魔道修者正占据上风,眼看马上就要斩杀眼前这修者时,突然觉得身躯周围压力暴增,似乎被一只大手给攥住,‘砰’的一声,那魔道修者的身躯便爆炸开来。

    苏兆终于忍不住出手了,身躯还悬浮在空中没动,只是伸手虚空一握,一位金丹中期修者便被捏爆。

    紧跟着,苏兆手掌虚空一按,就见天空之中出现一只巨大的灵力手掌,向魔道筑基期修者们的腹地拍去,那巨大的灵力手掌笼罩下,光是威压便让那些魔道修者们动弹不得。

    “轰隆!”一声巨响,那巨大手掌硬生生将地面拍出一个手掌形状的巨大坑洞,深不见底,只是站在坑边,便会闻道从那深坑底部弥漫上来的浓重血腥味道。

    这一掌之威,足足灭杀了过百位魔道筑基修者,其中多数都是筑基后期修者,还有不少没能来得及逃出去的金丹期修者。

    “这就是元婴境界的实力吗?”

    方逸彭斌四人面面相觑,看着那手掌形状深不见底的坑洞,方逸等人也都禁不住冒出冷汗,元婴期的修者出手,天地间的灵气似乎全都被其调动起来了,那威势就如同天威一般,让人根本就生不出抵抗的念头来。

    苏兆一掌灭杀了过百位魔道筑基修者,修者界这边立刻压力大减,原本被围攻的局面瞬间反转,反而将那些魔道修者们给包围了起来。

    苏兆身形一动,在原地消失,再次出现,便已经到了一位金丹修者面前,一掌拍出,掌力吞吐之下,那金丹修者便直接灰飞烟没。

    “撤。”守护在传送阵旁的四位金丹修者,见苏兆出手,面色不由一变,转身进入到传送阵里面,等他们四人离开,一个筑基期魔道修者立即将那传送阵给炸毁。

    苏兆的身影在空中连闪,每一次出现,都会灭杀一个金丹期的魔道修者,从战局中解放出来的金丹修者们立即反身杀向那些筑基期的魔道修者,没用太久,古月宗山门外的这场战争便彻底停歇下来,现场满目尽是尸体。

    很快,各派伤亡损失便统计出来,修者界总共有一百一十三位筑基期修者陨落,金丹修者陨落九位。

    至于魔道修者的伤亡更是惨重,那四个金丹期修者离去之后,等于是将其余的魔道修者全都遗弃在了这里,足足数百个魔道筑基期修者全都被斩杀,另外还是二十多个金丹初期和中期的修者,这已然是等同于一个大宗门的战力了。

    听着各大宗门的伤亡情况,方逸四人也有些沉默,这伤亡数字,就算是混乱之岛中也从未有过,怕也就是十年一次的兽潮才能相比,更残酷的是,参战者中,一位低阶修者都没有,最差的也是筑基初期修者。

    若是这种战争逐渐增多,对于修者界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一些小一点的宗门经此一战怕是就残掉了。

    在方逸四人眼中,这种规模已经不能算是战斗了,而是战争。

    方逸等人不知道的是,从双方死伤比例来看,这次算是战绩最好的一次了,那些魔道修者,修为普遍高于同级,战斗起来更是悍不畏死,因此以往五次清剿行动中,修者界这边是靠更多数量的修者去和对方拼杀,伤亡自然也就更多一些。

    这次则有些不同,先是方逸三人相互配合联手灭杀了大量筑基修者,最后没等到金丹后期修者的苏兆更是亲自出手斩杀了所有剩余的魔道金丹修,这才让各大门派的伤亡降到了最低。

    临时借用了古月宗的大殿,殿内除了方逸彭斌四人,全都是各大宗门的金丹长老,苏兆则是坐在了原本属于古月宗宗主的位子上,听取着下面修者们的汇报。

    “此次清剿行动,魔道修者损失惨重,这是一场有关于修者生死存亡的战争,魔道不除,战争不熄!”苏兆坐在椅子上,神色十分的严肃。

    “另外,各门派的表现和损失损失,我也一一记下了,待日后再行论功行赏。”苏兆没有太多废话,话题一转道:“你们这些人里面,有没有哪位参与过前面五次清剿行动?”

    “禀苏师叔,晚辈樊山,曾参与过太阴山清剿。”大殿中站出一人,樊山看上去五十岁上下的年纪,已是金丹初期的修为,但在这大殿中,却是极不显眼,眼下场内可是金丹中期的修者都有不少。

    “洛水宗樊山。”

    苏兆看了樊山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点头,问道:“我曾听闻,前五次围剿行动中,其实并没有如此多筑基期的魔道修者,金丹期通常也就只有十几个,倒是每一次清剿,都会有两三位金丹后期修者出现,不知是否属实?”

    “回禀苏师叔。”樊山躬身道:“另外四次清剿晚辈并没有参与,但是太阴山清剿行动,却是如苏师叔所说的一般无二。”

    “嗯。”苏兆沉吟点头,道:“接着说。”

    “这次的确有些不同。”

    又一位金丹长老站出来道:“以往,这些魔道修者欲要攻打某个宗门,便是直接攻打,可是这次却是先聚集了大量的魔道修者,并未急着攻打古月宗,好像是专门给了我们召集各大宗门修者的时间。”

    “你们有什么想法?”苏兆道:“是不是这些魔道修者的目地,就是为了消耗我们筑基期和金丹期的修者。”

    “可有一个问题晚辈想不明白。”樊山接着苏兆的话说道:“想要消耗咱们的修者人数,他们也同样会消耗不少同级修者,甚至死伤还要超过咱们,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呢?”

    在樊山看来,一位筑基期修者,短则几十年,长则一两百年才能真正成长起来,这些可都是修者界的中坚力量。

    可是这些魔道修者们,似乎根本不在乎筑基期修者的性命,通过这场战斗来看,怕是连金丹中期和金丹初期修者的性命,他们也都不是很在乎,不少金丹期修者也都是炮灰一般的存在。

    在过往和魔道修者的交手中,也只有金丹后期,在魔道修者里才有些地位,不会被随便牺牲。

    樊山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这些魔道修者中,拥有着数量极为庞大的筑基期修者,可以随意拿来当炮灰,不过转瞬便将这种可能给否决掉,若真有庞大数量的筑基期修者,无论藏在什么地方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会不会是那些魔道修者,培养起来时间很短?”一个金丹修者开口说道。

    “倒是有可能,魔道功法原本就是急功近利,他们培养修者容易,反过来消耗咱们的修者。”这个金丹修者的话,引起了场内大多数人的共鸣,对方敢于如此消耗,肯定有着雄厚的后续力量,或许就是因为如此。

    “苏前辈!”方逸这时候站了出来,说道:“晚辈有几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哦?”苏兆看到方逸站出来,有些意外的看着他,点了点头说道:“方小友有何事想说?”

    “我发现这些魔道修者,无论遭遇何等险境,眼神之中也不会流露出丝毫畏惧神色,这不正常。”方逸开口说道:“魔道修者们个个悍不畏死,虽说也可以理解,但是这些魔道修者在争杀中,表情全都没有丝毫变化,这就奇怪了。”

    “我怀疑这些修者,根本已经没了心智,只是在遵从某个意志来行动。”

    “不太可能。”

    听到方逸所说的是这件事,苏兆不由摇了摇头,说道:“三大宗门之中,也有记载着可以操控修者神魂的法门,但是极为苛刻困难,就算是老夫如今的修为,修炼那法门后也顶多只能操纵一位筑基修者。”

    方逸所说的可能性立刻被苏兆否定,操纵数百上千筑基期修者,这种事情就算上古传承下来的诸多典籍之中,也未曾有过记载。

    苏兆站起身,来回踱步,最后停下摇头叹息道:“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这些魔道修者就已经占领了十三处钟灵毓秀之地。”

    “而且这些魔道修者,将这些所占之地布下法阵之后便不再管理,也无人驻扎,真不知道这些魔道修者意欲何为。”

    对此,三大宗门也无可奈何,甚至曾经出动元婴修者破坏了阵法,攻进了魔道修者所占之地,其中却未有半个人影,待元婴修者退去后不久,那些阵法便又被重新布置起来。

    曾经也有一个大型宗门,攻破那些魔道修者建造的法阵之后,派驻修者驻扎其中,却是立刻引来了那些魔道修者们的疯狂反扑。

    只要元婴修者一出现,这些魔道修者便会立即经由传送阵逃离,搞的各大宗门也没了脾气。

    反正修者界地域极广,被他们占据一些山川影响也不大,因此,只要那些魔道修者不再攻杀修者宗门,三大宗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们占据一些地方。

    “只占领下来,布置下阵法便不在管理?”方逸听了苏兆所说,心中大为不解。

    “好了。”苏兆站起身道:“此间事了,诸位便各自回宗门吧。”

    苏兆可是元婴老祖,如果不是遇到事关修者界存亡的事情,根本就不会显露于人前的,但也不会在这些事情上多耗精力,事情解决之后马上就离开了。

    飘渺阁,建造在一座山岳之上,这山岳也就几千米高,却终年被云雾缭绕,缥缥缈缈,恍如仙境一般、

    苏兆一回到飘渺阁,立即传讯给另外两位太上长老,将二人给招到了自己的住所。

    “道门传人现身?”太上长老廖秋,看上去如同枯槁老人一般,周身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但听到道门传人现身的消息,神色却是忍不住动了一下。

    “这么说半年多之前的传出来的那个传闻属实?”另外一位太上长老严晓,显得最为年轻,看上去也就四五十岁一般。

    “应该属实了。”苏兆点了点头,说道:“这次古月宗的清剿行动,那方逸施展出一式剑招,连一位金丹初期的魔道修者都被斩杀,而且是毫无抵抗的碾压,两人的修为倒像是反过来了一般。”

    “如此说,倒是很有可能。”廖秋想了一下,说道:“修者界可没有这样的天才,怕也只有正林真人那等人物,才能教导出如此弟子吧。”

    “照徐元所说,正林真人尚未飞升,虽然人在雷海深处,但于我修者界,也算是个好消息。”

    从苏兆的话语中得知,正林真人在雷海深处无法出来,但严晓却不这么认为,怕是正林真人有意考校弟子,才有此一说,否则方逸只要仗着正林真人的名号便可以横行无阻了,又何来历练一说。

    等到日后真有修者界无法解决的问题时,严晓相信,正林真人还是会再次出手。

    “这件事情,要不要通知其他两家?”苏兆道。

    “通知吧。”廖秋道:“这件事情迟早会传出去,我们只说情况,至于真假,让他们自己去分辨吧。”

    “自从第一代道门传人至今,每一代道门传人一出世便是无敌之姿,想不到这一代道门传人竟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严晓摇头笑道:“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冒大不讳,去打这位道门传人的主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