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战场(上)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战场(上)

《神藏》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战场(上)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什么传闻?”

    徐元闻言愣了一下,说实话,他虽然是天元宗的高层,但是对道门了解的并不多,尤其是道门传人久未露面,现在修者界有关于道门的事情,都已经是传说了。

    “道门传人,会在修者界陷入混乱绝境的时候出现,并且拯救修者界。”想到最近魔道修者猖狂的事情,周正德也不由信了几分,最近修者界的情况可是不怎么好。

    眼下那些凭空出现,身上魔气深重的魔道修者们,虽然还没到让整个修者界陷入绝境的地步,但照这种态势发展下去,修者界陷入绝境这种事怕也不远了。

    虽说现在出现的这些魔道修者,修为最高者也只是金丹后期,但谁又敢保证,以后会不会有元婴老怪冒出来,再说,诸多金丹后期修者,诞生一两个元婴老怪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

    偏偏这个时候,道门传人出现了,而且若是那方逸没说谎的话,还是正林真人亲自送过来的,难道说这方逸真的是正林真人安排来解决这次劫难的?

    可是,现如今这位道门传人的修为实在太低了些,真要放到那种战场上,怕是还要分心保护他才行,救星一说根本就是无从提起。

    当然,方逸有金丹初期的神识,也只能说明这他潜力巨大,但是远水不解近渴,潜力不能当作战力来用。

    “传闻未必是真的。”周正德摇摇头道:“算了,还是不要寄予太多希望了,若是确认了这方逸的身份没问题,便放了他们离去吧。”

    “是,宗主,我会安排的。”徐元闻言点了点头,方逸修为虽然不弱,但在这件事上还真是帮不上什么忙,要知道,可是连元婴老祖都无法彻底清除那些魔道修者,更遑论方逸这几人了。

    一天之后,徐元派出的弟子从昊天宗赶了回来,方逸的画像已经像昊天宗赵宗主求证过,的确是正林真人的弟子,这一代的道门传人,至于问及赵宗主何以肯定方逸便是道门传人时,赵宗主却是三缄其口,只告知天元宗弟子,消息绝对准确。

    昊天宗赵宗主与正林真人有过一面之交,在修者界不是什么秘密,既然得到了赵宗主的确认,徐元以及周正德也不再怀疑方逸的身份。

    “方道友,前次得罪了。”

    大殿之中,徐元亲自给方逸赔礼道歉,虽说一位金丹修者向一个筑基中期修者道歉有些说不出口,但想到对方道门传人的身份,徐元也就释然了,修者界虽大,又能有几人接触过道门传人?

    “徐道友言重,误会解开了就好。”方逸哈哈一笑,说道:“更何况这几日道友以礼相待,让门下弟子带我们领略了天元宗地貌山川,还吃到了不少灵食,我们应该多谢道友的招待才是。”

    “呵呵,几位道友不见怪就好。”徐元伸手拿了两块令牌,分别递给彭斌和方逸道:“这两枚令牌和普通令牌不同,除去其他六脉山峰和天元峰之外,天元宗所辖地界可以畅通无阻。”

    宗门令牌轻易不会外传的,若不是碍于方逸道门传人的身份,徐元也只打算拿出一块令牌,但是若这枚令牌给了彭斌,便显得怠慢了这位道门传人,同样若是令牌给了方逸,就又显得瞧不起彭斌,于是干脆送出去两块令牌。

    至于龙旺达和小魔王,则是没在徐元的考虑范围之内,两个筑基期弟子而已,天元宗多的是。

    “多谢徐道友。”

    方逸和彭斌两人接过令牌,徐元送出令牌就是送出了天元宗的友谊,方逸二人接下来了,也算是结交了一个善缘。

    “咚……咚……咚……”

    正在此时,悠扬的钟声忽然响了起来,徐元不由面色一变,对方逸等人道:“四位道友,天元峰鸣钟召集,定是有要事商议,四位道友暂且歇息片刻,待老夫议事回来,为四位道友摆酒送行。”

    辞别方逸等人,徐元直接通过传送阵来到了天元峰宫殿的议事大厅,这座大厅内有一张大桌,九张椅子,现在连宗主周正德、七脉长老在内,八位金丹修者分别坐了八个座位,唯独正首位的椅子没有人坐。

    那是属于宗门之中唯一一个元婴修者的座位,不过这次议事,却是没有惊动这位元婴修者,通常一个宗门的底蕴是不会过问寻常事务的。

    “诸位。”

    看到人已到齐,周正德开口道:“刚刚接到飘渺阁传讯,发现有大量魔道修者正向古月宗聚集,飘渺阁太上长老苏兆将亲自前往,另外各大宗门派遣多位金丹期修者以及三十位筑基期修者前往参战。

    “又出现了?”七脉长老感到愤恨的同时,也是有些惊讶,距离上一次清剿这才过去多久,上一次那些魔道修者可是损失了数十位金丹修者,这么快便又纠集了这么多高阶修者吗?

    要知道,金丹境界的修者在修者界十分稀少,就算是天元宗这种仅次于三大宗门的门派之中,林林总总加起来,也只有十余位金丹修者,像是此次那些魔道修者正要聚集攻打的古月宗,也就只有两位金丹修者。

    “各脉抽调四位筑基期修者参战。”周正德想了一下,说道:“天元峰也会抽调两名出来,另外,两位金丹修者带队,谁去?”

    说到要金丹修者前往,七脉长老均是一阵沉默,都不大想去,这不是儿戏,是真的要拿命去拼,虽说对方的顶尖战力自有那位元婴老怪苏兆对付,但是哪一次和魔道修者的对战中,均是有金丹修者陨落的。

    “我去吧。”见场面有些沉默,徐元开了口。

    “我陪徐师兄一起。”太清脉长老董城主动说道。

    董城和徐元以样,都是金丹中期修者,却显得年轻了很多,看上去也就是刚过中年的样子,事实上金丹期修者已经可以重塑相貌,但为了稳重起见,很少有人会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个年轻人。

    “哈哈,有董老弟一同前往,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徐元哈哈笑道,七脉长老之中,董城和他关系最好,两脉的走动也是最近的。

    “半个时辰后,天元台集合出发。”周正德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下了命令。

    “前辈,可是有什么棘手之事?”方逸和彭斌四人还在厅堂内等候,见到徐元回来,脸上表情有些难看,方逸不由开口问道。

    徐元看向方逸和彭斌,叹了口气,说道:“飘渺阁传来消息,说是那些魔道修者正在向古月宗聚集,召集各大宗门带领修者前往清剿。”

    “老夫这就要带领门下弟子前往参战,怕是不能为四位道友摆酒送行了,还望四位道友见谅。”

    “魔道修者聚集?”

    方逸和彭斌忽然同时看向对方,均是读懂了对方眼神之中的意思,无论是方逸还是彭斌,都想见识一下那些所谓的魔道修者,尤其是彭斌和龙旺达,最想知道那些魔道修者所修炼的功法,是否和他们同出一脉?

    “前辈要亲自上阵?”方逸问道:“如果方便的话,我们兄弟几个也想去看看。”

    “方道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魔道中不乏金丹期的修者。”徐元闻言连连摇头。

    “对方总有筑基期修者吧?”方逸笑着说道:“不是我自夸,金丹期以下修者,根本奈何我不得。”

    “同级修者中,我也没遇见过比我强的。”彭斌也是开口说道,面前的徐元虽然也是金丹中期修者,但彭斌感觉他并不是自己的对手。

    “这……”徐元略作犹豫,他想把彭斌带上倒是真的,毕竟金丹中期修者的实力还是很强的,至于方逸三人,徐元是没有多少指望,筑基期修者并非是战场的主力。

    “好吧。”犹豫了片刻,徐元还是点头道:“不过一旦有事,你们务必要跟在我和董城师弟身边。”

    “放心吧,徐道友。”彭斌哈哈大笑道:“他们三个若是闯进筑基期魔道修者里面去,那绝对是虎入羊群,用不着担心的。”

    “有彭道友这番话,我便放心了。”徐元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是在想着怎样保护好方逸这位道门传人,千万不要在自己这里出了乱子。

    “几位稍等,咱们一会就出发。”徐元召集来了四个筑基期的修者,方逸等人见过的石青6明和沈清灵几人却是不在里面,显然徐元也是存了私心的。

    一行九人,共同踏上了传送阵,来到天元台中,董城带着十六位筑基期弟子正在等候。

    见到徐元身边的彭斌,董城明显吃了一惊,道:“徐师兄,这几位是什么意思?”

    “我的客人,听说了魔道修者的事情,想要跟去帮忙。”

    大厅广众之下,徐元没好说太明白,以神识传音的方式将方逸彭斌等人的事情向徐元粗略讲了一遍。

    “竟然是道门传人,这次能够亲眼见到道门传人,也算不此行了。”董城听到道门传人,先是惊愕,不过随后看向方逸的眼神便有些古怪,实在是方逸的修为太低了些。

    “前辈,不知道修者界对于魔门功法如何看待?”临近出发,方逸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神识传音向徐元询问。

    龙旺达的招魂幡可是彻头彻尾的魔功,可是这招对于群战来说偏偏最是好用。

    “方道友可是有什么顾忌?”徐元见方逸是以神识向自己传音询问,便意识到了问题。

    “的确有些顾忌,我倒是也学过一门魔功,用于这种群战,最是合适,但却是担心其他修者误解。”方逸没有说龙旺达,反而说是自己,就算修者界真的容不下魔功,看在道门传人的份上,估计这些修者也不会对他怎样,要是龙旺达那可就说不定了。

    “方道友尽管施展。”徐元道:“修者界并没有多少腐朽之人,魔功又怎样,救人于危难之际,本就该各展手段,哪管的了什么魔功不魔功,只要人不入魔就没事。”

    “若是事后有人要以此说事,我可以保证,天元宗会站出来支持你。”

    徐元并非是大包大揽,事实上修炼魔功的人并非没有,修者界的魔道巨头也有好几个,但他们行事也是讲规矩的,只有最近出现的魔道修者,才是修者界的公敌。

    “有前辈这句话就足够了。”方逸闻言放下心来,只要彭斌和龙旺达不在人前显露那吸人修为的魔功,应该就问题不大。

    天元台传送阵,一行数十人人同时踏上传送阵,一阵空间波动,传送阵内的修者全都消失不见。

    再次出现,是在一座山巅。

    这里有从御兽宗买来的大型飞禽金翅雕,这种金翅雕,体型宽大,足矣站开十余人,三只金翅雕携带者数十位修者向古月宗出发。

    这金翅雕的飞行速度,比灵鹫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倍,仅仅一个时辰便已抵达了古月宗。

    “看来有人比我们先到了。”

    古月宗山门处,一群修者正鏖战在一起,对战的双方倒是很好分辨,其中有一群修者身上隐约有黑色气流环绕,那些应该就是所谓的魔道修者了。

    山门上高空中,一位老者悬浮于空中,冷冷注视着战场,却始终没有出手。

    山下不知什么时候布置了一座传送阵,传送阵的四周,有数位魔道的金丹修者守护,方逸一眼望去,似乎还有阵法布置在传送阵周围,显然对这传送阵十分的看重。

    就在那座传送阵上,源源不断有魔道修者出现,最差的都是筑基初期的修为,偶尔也会有金丹期修者出现。

    “为何不摧毁那传送阵?难道是想让对方的高手都过来一举剿灭吗?”方逸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那个老者,心中出现一阵悸动,显然那老者不是普通的修为,十有八九就是坐镇的元婴老怪了。

    “走,我们上。”

    两头金翅雕飞的近了,徐元大吼一声,率先腾空而起,向下俯冲而去,本命飞剑在手,一道剑光向下斩出,那剑光迎风而涨,落到地面时,竟有过百丈长,将地面轰击出一道百丈长的沟壑。

    不过就在徐元出手的时候,地面的魔道修者中,也出来了一个金丹修者,瞬间就和徐元战在了一起。

    “走吧,咱们也杀伤一阵。”彭斌和方逸等人也跳下了金翅雕的雕背,加入到了战团之中。

    “轰隆”声炸响,一团团黑色雾气爆开,其中一位筑基初期弟子被一团黑色雾气炸伤,那黑色雾气像是能够腐蚀伤口,借着炸伤的伤口,瞬间便将那筑基初期修者给消融掉了。

    “这魔道修者,竟然有数百个筑基期修者。”看到下面密密麻麻的修者,方逸也是觉得头皮发炸,也顾不得有所保留,体内三十六道庚金剑气席卷而出。

    虽然人数不少,但魔道修者绝大多数都是筑基初中期修者,面对方逸的庚金剑气根本没有抵挡的能力,瞬间便被方逸斩杀了二十余位,还有十余位仗着身法灵活避过了要害,却也是受了不轻的伤。

    “镇!”龙旺达离的近了,口中镇魂音发出,正面十几位筑基期修者顿时被龙旺达的镇魂音给定住,还没来得及反应回来,便被方逸的本命飞剑接连穿过眉心。

    小魔王的雷电领域对这些魔道修者似乎颇为有用,覆盖了方圆几十米的雷电领域,竟然还能让部分魔道修者们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滞,这短短瞬间,对于小魔王来说却是足够了,砍瓜切菜般又放到了十余个修者。

    方逸和小魔王、龙旺达一出现,便轻松斩杀了几十位魔道修者,这场面让战场中的筑基期修者们心头为之一松,刚才他们可是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这几个人,还真是同阶无敌啊!”

    徐元虽然在和金丹修者战斗,但是看到了方逸和龙旺达小魔王的出手,仍是心头惊叹,想不到这三人搭配起来,竟然有如此惊人的破坏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