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魔道修者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魔道修者

《神藏》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魔道修者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行了,你们三个退下吧,回去好好反省一下。”听到师父半是呵护半是责备的训斥,石青等人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这次差点送了性命,到现在几人都还是心有余悸。

    “是,师父。”三人应声退下,如果不是有彭斌等人的到来,恐怕这次的事情还没这么容易就揭过去,最起码会被师父训斥一顿。

    “有劳彭道友相助,否则我这几个弟子怕是要葬身妖兽山脉了。”待三人退出厅堂,徐云向彭斌拱手道谢。

    “举手之而已,再说了,没有他们几个的帮助,我们还不知道被困到何年何月才能从那里面出来呢。”彭斌闻言客套了一句。

    “哈哈,何年何月倒不至于,妖兽山脉也经常有弟子进去闯荡,你们终究会碰到。”徐元说到这儿,突然话锋一转问道:“老夫有一事不明,还望彭道友能帮我解惑。”

    “不知道彭道友四人因何误入的妖兽山脉,妖兽山脉四周千余里,都是天元宗所辖范围,莫不是天元宗之中,有什么东西值得彭道友觊觎?”

    这话说出,徐元的脸上的笑容已然是收敛了起来,那试炼场算是他们天元宗的核心之地,如此轻易就被人闯入,由不得徐元不重视。

    “这……”彭斌哑然无语,这事情,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虽然彭道友救了我的几个弟子,但是这件事彭道友要是说不出个合理的理由,莫要怪我天元宗不讲情面了。”徐元看向了彭斌,虽然同是金丹期修为,但这里可是天元宗的核心驻地,就凭面前的几个人还翻不了天。

    “这件事情还是我来解释吧。”方逸接口道。

    “你……”

    本来方逸将神识收敛到筑基中期的修为,但此刻却是释放出了自己的神识,感知到了方逸金丹初期的神识,徐元顿时一惊,说道:“你的修为只有筑基中期,想不到神识竟然率先踏入了金丹境界,不知道你是哪个宗门的弟子?为何来到我天元宗?”

    “不瞒前辈说,本来我们被人追杀,已经是走投无路,生死存亡间,家师出手救下我等,并打开空间通道,将我们几人送了过来,谁知道空间通道的这边,恰好便是贵宗妖兽山脉之中。”

    方逸之前对石青等人说的是上古传送阵,但要是对徐元也如此说,想必他会追问那传送阵的地点,所以干脆实话实说了,反正现在身处修者界,自己宗门还是有些名声的。

    “哈哈。”

    听到方逸的话,徐元忽然大笑起来,摇头说道:“你这故事编的有些离奇,要知道,就算是元婴境界的修者,想要打开空间通道都需要事先布置,照你所说,令师尊随手便可打开空间通道?不知道令师尊尊姓大名?”

    “家师,正林真人!”方逸看了徐元一眼,一字一顿说道。

    彭斌和龙旺达、小魔王并不知道正林真人这四个字在修者界代表着什么,方逸却是有些了解,无论是道门传人的身份还是超越元婴境界的修为,都足以震慑整个修者界。

    “正林真人?哪个正林真人?”

    徐元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瞳孔一缩,重新审视起方逸来,这也亏得徐元是金丹期的修者,如果换做一些低阶弟子,未必就知道正林真人的身份。

    “你是正林真人的弟子?这一代的道门传人?”徐元声音之中尽是怀疑,虽然早前有道门传人的消息传来,但那人似乎并没有留在修者界。

    “如假包换!”方逸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在修者界也认识几个朋友,他们可以帮我证实这个身份。”

    道门传人这个身份,之前方逸并不想在修者界之中承认,一来是因为方逸并不敢确定老道士真的就是上一代的道门传人,其二便是自己已经在连元海域之中安家,不愿再与修者界有更多的牵扯。

    这次坦诚公开这个身份,主要也是因为师父的那句话,说他已然是可以继承道门的传承了,并且把他们送来了修者界,这就说明,修者界还有道门的传承存在,师父希望自己得到这份传承。

    对于方逸所说,徐元则是半信半疑。

    传闻之中,每一代道门传人,都是惊才绝艳之辈,这方逸小小年纪,不仅是修为到了筑基中期,神识更是夸张的到达了金丹境界,这倒是符合道门传人的传闻。

    至于说怀疑,哪有那么巧合,突然出现在万兽山脉之中的修者就是道门传人,还是正林真人亲自开启了空间通道送过来的。

    正林真人是否有这个本事徐元并不怀疑,但怎么就将这几人送到了天元宗的范围之内,想来想去,天元宗和这位正林真人似乎也没什么交集。

    “方道友。”徐元道:“不是老夫非要刁难,问题是,你认识那些修者可以帮你证实身份的?”

    “这……”方逸想了想道:“大概在半年多以前,我曾经来过一次修者界,上过兽潮战场,昊天宗的赵宗主可为我作证。”

    “你说半年多前的那次兽潮?”

    徐元点了点头,说道:“虽然那次我没有亲身赶赴兽潮现场,但听同门师兄弟谈论过道门传人,确实是昊天宗负责接待的,只不过后来这位所谓的道门传人便消失了,有人问起昊天宗,赵宗主等人也是含糊其辞,不知道方道友作何解释?”

    “这件事,不怪赵宗主。”方逸道:“当日我有要事离开修者界,所以托付赵宗主不要声张。”

    “如此说倒是能解释得通了。”徐元手捻着胡须点头道:“不过,几位道友还需要在我天元宗多留几日,我们会向昊天宗赵宗主求证一下。”

    “那便叨扰了。”方逸拱手道,显然,在没有真正确认他的身份前,这位徐元并不打算轻易让他们离开天元宗,想来这位徐元对于他们出现在妖兽山脉一事仍旧耿耿于怀。

    方逸对于如何寻找修者界的道门也是没有什么头绪,正好借此机会多了解一些修者界的情况。

    徐元叫了一位弟子进来,画下了方逸的画像,让他前往昊天宗去求证,而吩咐弟子的时候,也没有避讳方逸等人。

    “方道友莫怪。”徐元道:“宗门之中,万事马虎不得,老夫也只能遵循规矩,有得罪之处,还望方道友谅解。”

    虽然方逸只是筑基期的修为,但顶着道门传人的身份,别说是徐元了,就是他宗门内真正的底蕴大佬,也不敢去得罪方逸。

    “前辈言重了。”方逸笑着摆了摆手,“有规有矩,宗门才能长治久安。”

    “方道友能够理解,老夫甚慰。”徐元说道:“当年徐某有幸见过令师一面,正林真人的风采令人折服,不知如今令师身在何处?说实话,正林真人已经有数十年没在修者界现身了。”

    “不瞒前辈,家师真身在雷海深处,这次搭救我们的,也不过是家师一具分身。”方逸实话实话。

    对于师父的行踪,倒是没什么可隐瞒的,反正修者界加上连云海域,恐怕除了师父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前往雷海深处。

    “也只有正林真人那等人物,才能安然出入雷海吧。”徐元闻言一惊,摇头叹道:“想不到正林真人只是用了一具分身,便能够破开空间通道,这种修为当真是洞彻宇宙天地。”

    “不知前辈是否有我师门消息?”方逸苦笑道:“师父在雷海闭关,让我回来执掌宗门,可,可我连道门在哪也不知道啊!”

    “道门的消息,估计整个修者界知道的人也极少。”徐元摇了摇头,说道:“道门在什么地方,怕还是需要方道友自己探寻了,老夫是帮不上什么忙。”

    “师父办事,真是让人头疼。”上一次在修者界,昊天宗赵宗主便说修者界无人知晓道门的消息,这位天元宗金丹修者也如此说,看来的确是要方逸自己去查寻了。

    “那前辈是否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修者界现在的情况?”方逸退而求其次的问道。

    “你我道友相称吧,我可称不上是你的前辈,要是真论起辈分,咱们俩还不知道谁高呢。”对于方逸的称呼,徐元自然不敢大咧咧的接受下来,道门在修者界地位极高,哪怕方逸只是个筑基期弟子,辈分未必就比徐元低。

    “以前的修者界,自然是以道门为尊,不过正林真人久未露面,现在修者界有些不同了。”

    按照徐元所说,现在修者界之中有三大宗门,统领修者界诸多门派抗衡十万大山中的妖兽,这三大宗门分别是紫霄宫、飘渺阁和归元宗,三大宗门的长老均是金丹后期的修者。

    而像天元宗这种级别的宗门,在修者界有七八个的样子,算是比较大的宗门了,再往下则是昊天宗那种规模的宗门,实力不是很强,多如过江之鲫。

    “这些都是表面上的东西。”徐元道:“天元宗有一本拾遗录,专门记载修者界各种事情,回头给四位道友安排好住处,我让门下弟子誊抄几本给几位送去。”

    “有劳前辈了。”方逸拱手谢过。

    “唉。”

    徐元忽然轻叹口气,说道:“最近修者界也不太平,突然之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许多修为不低的修者,这些修者的功法路数和诸多宗门中传承的功法都大相径庭,而且这些修者身上魔气深重,我们称之为魔道修者。”

    “这些人在修者界搅风搅雨,许多门派都被这些人屠戮干净,占据了山门。”

    徐元说道:“本不想与几位道友说这些,不过老夫转念一想,四位道友日后在修者界之中行走,也是要多加小心才行,现在四位道友可知老夫为何如此小心谨慎了,老夫也是怕天元宗步了那些门派的后尘啊。”

    “哦?”方逸听闻后道:“十年兽潮时,我来修者界好像还未曾听闻过此事。”

    “这事情也是兽潮之后才发生的。”徐元道:“那些魔道修者,好像无根之萍,又如雨后春笋般源源不断冒出来,而且战力强横,同级修者难有与他们匹敌的。”

    听到徐元所说,彭斌突然皱眉,心中略有所思,魔气深重,同级修者难有匹敌者,让彭斌瞬间想到了自己和龙旺达原先修炼的那魔功。

    方逸看到了彭斌的表情,已是猜到了彭斌心中所想,沉默了片刻问道:“这些魔道修者,都是什么修为?”

    “绝大多数都是筑基期修者,金丹期修者也有一些,但数量不多。”徐元说道。

    “三大宗门作为修者界领袖,就没有对这些魔道修者围剿过吗?”方逸有些奇怪的问道,在连云海域的时候,彭斌可是被金丹修者追杀过的。

    “怎么没有,但是这些魔道修者飘忽不定,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根基在哪。”

    徐元苦笑了一声,说道:“三大门派曾经组织过数次针对这些修者的绞杀行动,甚至有一次是由一位元婴境界的前辈率领,倒是击杀了他们不少金丹境界的魔道修者,可是事后仍然会有修者源源不断的冒出来。”

    “要是正林真人在就好了,相比以他老人家超越元婴境界的修为,定能一举铲除这些魔道修者。”徐元恨声说道。魔道修者的出现对于他们这些宗门影响很大,天元宗已经有不少弟子遇害了。

    “听家师的意思,他暂时应该不会从雷海出来。”方逸摇了摇头,说道:“想不到这次来修者界,还能碰到这种事情。”

    “以你们几人的修为,也无需担心,几位初来,可以品尝下我们宗门的一些特产。”看到天色渐晚,徐元安排了一桌灵食灵酒招待几人,酒菜过后,便有门下弟子带了方逸四人前往安排好的住处下榻,并送来了四本拾遗录。

    “大哥,你刚才是不是怀疑徐元所说的那些魔道修者,是和你们原本所修功法相同?”没有了外人,方逸说起了那些魔道修者的事情。

    “的确是有此怀疑。”

    彭斌说道:“方逸,你没修炼过那功法,我可以告诉你,修炼那魔功所产生的灵力,异常狂猛,这也是为什么同级修者难有匹敌的原因,但是也正因为狂猛暴躁,戾气又重,所以才容易走火入魔。”

    “彭老大说的没错,不光是彭老大,我都有此怀疑。”龙旺达道:“不过那徐元并没有说那些魔道修者可以吸收炼化别人的修为,或许是我们猜错了也说不定。”

    “希望是我们猜错了。”方逸道:“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修者界怕是真要掀起一片腥风血雨了。”

    虽然方逸没有修炼过那魔功,不过从彭斌身上便能看出一二,若真是有大量的修者修炼那邪门功法,在修者界搅风搅雨,等他们成了气候,整个修者界,怕是会成为修罗地狱。

    “同级修者,我还没碰到过对手。”小魔王闻言撇了撇嘴,道:“有机会我倒是想见识一番,要不老龙咱们来比划比划?”

    “谁要和你比划。”龙旺达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小魔王,说道:“这个地方那么乱,要我说,咱们还不如直接回连云海域算了。”

    龙旺达虽然是降头师出身,但本人并不邪恶,他只想安安稳稳的找个地方修炼,可眼下的修者界似乎并不合适。

    “师父告诉现在可以继承道门传承了。”

    方逸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师父那具分身破碎前,专门叮嘱我的一句话,其中定有深意,师父是应该想让我找到宗门所在,真正继承道门功法,我还需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

    从小到大,老道士除了给方逸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之外,就再也没教过方逸什么东西,包括后来方逸借以踏上修行路的功法,也是从柬埔寨秘境之中获得的上古传承。

    再后来,方逸的经脉得以拓宽,灵力提纯,学得白帝庚金剑等等,更是种种机缘巧合所致,正林真人从来都没有丝毫的干预。

    可是在太虚宗秘境之中,师父的分身出现,给他们开启空间通道后,特意叮嘱了方逸,方逸相信,师父这话肯定不会无的放矢,道门传承,于自己肯定有重大意义。

    ---

    天元宗除了七脉之外,还有一座天元峰,此时天元峰顶的宫殿之中,天元宗宗主正居中而作,徐元正向宗主禀报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天元宗宗主周正德,一身修为已经到达金丹后期,看上去比徐元还要年轻些,蓄着黑白相间的短须,端坐在宗主的座位上,整个人威势尽显。

    “道门传人?”听完了徐元的讲述,周正德若有所思的说道:“能确认他的身份吗?”

    “据我所看,十有八九不会错。”徐元说道:“我已经派了人前往昊天宗求证,至于那方逸本人,已经被我留在了正清脉,在他的身份被确认之前,我是不会放他们几人走的。”

    “难道说那个传闻是真的?”周正德突然想起修者界有关于道门的一个传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