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切磋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切磋

《神藏》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切磋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日落时分,天水交接的地方被映照出一片赤红晚霞,天空中的晚霞和海面上倒映的赤红相互回应,不远处还有刚刚升起的月连倒影,形成了一绝美的画面。

    当饭菜都准备好时,方逸亲自去金丹岛请了沈百川和公冶晓过来。

    苏子君给两位金丹老祖准备的小岛,被他自己命名成金丹岛,这意味着有金丹修者曾经入住过,在苏子君看来,两位金丹修者居住几天,也算是布衣宗莫大的荣幸了。

    会客厅里,龙旺达小魔王以及柏初夏和方方暗夜豹都等候着,龙旺达和小魔王倒还好,算是和沈百川、公冶晓打过了交道,倒是柏初夏自从听方逸说有两位金丹修者要来岛上吃饭,就开始紧张起来。

    现在的柏初夏,怎么说也是一位炼气期修者,对于连云海域上的强者划分也有了清晰的概念,也知道金丹境界究竟意味着什么,那是连云海域除却元婴老怪之外,最顶尖的战力了。

    连云海域虽然有元婴级别的存在,但是那些元婴老怪们几乎全都隐居不出,金丹修者就已经是连云大陆上的顶尖战力,一念之间就能决定很多修者的生死。

    柏初夏并没有见过沈百川和公冶晓,不知道两位金丹强者是个什么脾气秉性,一颗心始终悬着,对于这种翻手就能毁灭金鳌岛的存在,柏初夏怎么都无法放下心来,甚至私下叮嘱女儿不要乱说话,真的因为一两句话惹恼了人家,那可真有可能招惹来灭门之祸。

    出了传送阵,方逸带着沈百川和公冶晓来到会客厅,指了指龙旺达和小魔王,笑道:“两位,龙旺达和小魔王,你们都是见过的。”

    “沈宗主,公冶前辈。”龙旺达和小魔王同时开口道。

    虽然嘴上说着并不在乎金丹期修者,但是见了面,小魔王还是保持了尊敬,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小魔王也是会隐忍的。

    “龙道友不必客气,是我们叨扰了。”沈百川和公冶晓向着龙旺达客套一声,然后看着小魔王,眼神之中透着一丝善意,沈百川开口道:“小家伙,说起来我们也要感谢你。”

    当日在太古宗,要不是小魔王的瞬间移动,他们还真就拿林末没办法,真要被一个企图弑师夺权的贼子要挟着发下心誓,传出去就真的丢尽了脸面,能够顺利诛杀林末,小魔王可谓是首功,所以沈百川这句感谢也是真心实意。

    “小事小事。”小魔王见沈百川没什么金丹修者的架子,当下也放松下来,随意的挥着爪子说道。

    沈百川又看到了暗夜豹,笑道:“想不到除了小魔王,方道友这里还有一只妖丹中期妖宠。”

    “见过两位前辈。”化作小猫大小的暗夜豹,冲着沈百川和公冶晓低头说道。

    方逸一手拉着柏初夏,一手抱起表现的很乖的女儿方方,对沈百川和公冶晓道:“这是我妻子柏初夏,我女儿方方。”

    “柏初夏见过两位前辈。”柏初夏微微躬了下身体。

    成了修者,自然就该有修者的样子,柏初夏虽然没有真正的在修者的世界走动过,但是一些基本的礼仪还是懂的,她发现连云海域的一些礼节和华夏的古礼有几分相似。

    “呵呵,方道友好福气。”沈百川和公冶晓看着一身灵罗羽衣的柏初夏,真如仙子下凡一般。

    不过两位金丹修者还是一眼看出了柏初夏神色中的紧张,两人也是有些无奈,境界上的差距的确会让人产生这种不安的心理,这种事两人在太古宗之中也是经历的多了。

    沈百川拿出一个储物袋,递向柏初夏道:“我们兄弟和方道友平辈论交,要是不嫌弃,我们就称呼你一声弟妹,初次见面也没刻意准备什么,一点小小礼物还望弟妹不要嫌弃。”

    柏初夏看着沈百川递过来的储物袋,也不知道该不该接,心中忐忑的同时眼神不由得瞥向方逸。

    “收着吧。”方逸笑道,然后拉着柏初夏的手将储物袋接了过来,却是没有去探查储物袋中的东西。

    柏初夏谢过沈百川,拍拍被方逸抱在怀里的女儿说道:“叫伯伯。”

    “伯伯好,这位伯伯也好。”方方奶声奶气的喊道,这一声伯伯,叫的公冶晓开怀大笑,大笑过后,又有一些伤感,看着方逸的女儿,又想起自己儿子小时候的模样,一时间也是颇为感触。

    手腕一翻,公冶晓的手心已然多出了一块玉佩,伸手将玉佩挂在了方方的脖子上之后,公冶晓对方逸说道:“方道友,这枚玉佩也算是件防御法器,可以挡住金丹初期修者一击,寻常筑基后期修者想要破开就需要耗费一番功夫了。”

    “多谢公冶道友,咱们也不要站着了,落座吧。”方逸道。

    酒菜上桌,沈百川和公冶晓一口酒下肚,顿时眼睛一亮,沈百川道:“你们这酒很不错啊,虽然不是一个口味,但是品质和我们太古宗的藏酒相比也毫不逊色了。”

    沈百川三兄弟也是好酒之人,只喝下一口就知道,这可不是普通灵酒,看得出方逸等人也是花了一番心思准备的。

    “沈宗主过奖了。”方逸闻言笑了起来,“我可还记得当初在太古宗喝的酒,那醇香的味道我现在都记得。”

    “可惜我们这次出来没带些在身上,不过也无妨,龙道友什么时候有时间,尽管来太古宗做客,酒管够。”公冶晓又一口酒下肚,对龙旺达说道。

    坐到了酒桌上,公冶晓似乎也忘记了自己的金丹境修为,他和沈百川此次前来布衣岛,原本就是想交好方逸的,自然不会摆出什么前辈的架子来。

    “那就多谢公冶前辈了,有时间一定上门叨扰。”方逸哈哈一笑,对于公冶晓的承诺已然是放在了心上,这两人都是有诺必现的人,随口说出来的话也值得重视。。

    酒过三巡,公冶晓突然开口道:“方道友,其实有件事情我很好奇,你要是全力以赴的话,到底是个什么实力。”

    那天在太古宗,公冶晓亲眼看着方逸一道剑气就伤了林末,心中也是颇为震惊,虽然估算着方逸应该有超过普通半步金丹的实力,但是毕竟没有亲眼见到,心中也是好奇。

    “普通的半步金丹,应该不是我的对手。”方逸想了想说道:“没有和金丹期的前辈交过手,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具体如何。”

    方逸目前见过的筑基后期修者,包括罗飞那样的半步金丹,都不是方逸的对手,只是对付起半步金丹,稍稍感觉有些吃力罢了,所以没有和金丹期修者交手之前,方逸也没法给自己的实力一个准确的定位。

    “那还不容易?我们比划两下不就知道了?”公冶晓说道。

    公冶晓也是见猎心喜,虽然方逸还只是筑基中期修为,但是所展现的实力已经足矣让公冶晓都觉得惊艳了,有意结交的同时,也想看看这个年轻人究竟有几斤几两,现在酒过三巡,聊起这个话题,正好提出来切磋一下。

    “哦?”方逸眼睛一亮:“公冶道友要是肯赐教,那就再好不过了。”

    方逸也早就想知道自己的实力和金丹修者差了多少,但是苦于没人练手,又不可能随便找个金丹修者就去上门挑衅,真那样做估计就是找死了,现在公冶晓提出来和方逸交手,正合方逸的心思。

    “呵呵,那感情好,我也很想看看方道友的本事。”沈百川也说道:“不过三弟,你压制一下实力,不要误伤了方道友。”

    “二哥,这个还用你交代吗?我自有分寸。”公冶晓对方逸说道:“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夜色不错,咱们就来比试一下吧,方道友,我先把实力压制到一成。”

    金丹修者的一成实力,也要超过半步金丹境界,这就是筑基期境界和金丹期境界的巨大差距,从筑基后期晋级到金丹初期,与其说是实力的提升,倒不如说是生命层次的跃迁。

    修者从炼体吸收第一缕天地灵气开始,一直到半步金丹境界,都不会有雷劫考验,也只有突破到金丹境界,天地规则才会降下金丹大劫,渡过后就真正完成了生命层次的跨越,这也是为什么金丹境界与筑基期修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如此巨大的原因。

    公冶晓口中招呼了方逸一声,身体凌空飘起,飞向了金鳌岛之外的空中。

    方逸脚踏飞剑跟上,速度上却是丝毫不慢,在空中回头观望的公冶晓以及在下面观望的沈百川都是暗自点头,至少从速度上,方逸驾驭飞剑已经不比此时的公冶晓慢。

    “小心点。”柏初夏才刚刚随着气氛平复下来的心情此时又紧张起来,毕竟方逸现在是在和金丹期修者交手,即便只是切磋,也难免有些担心。

    两人来到空中,公冶晓凌空站立双手背后,一只手摆出了‘请’的手势,对方逸说道:“方道友,尽管攻过来试试。”

    “好,公冶道友小心了。”方逸手掐剑诀,体内本命飞剑环绕身前飞舞,猛然喝到:“指点江山。”

    这也是方逸从山路上学来的剑法,使用本命飞剑施展出来,攻击力虽然比不过白帝庚金剑中的寂灭,但是却超过了破千军的剑气很多,是一套不错的攻杀剑法。

    一句指点江山,就见本命飞剑银光大盛,直直射向公冶晓,这剑光,仿佛黑暗之中升腾起的第一缕光明,刺破黑暗给世间带来光明。

    “好剑法。”公冶晓和沈百川都是眼睛一亮,若是对手灵力水准相同的话,单靠这剑法就足矣胜出了。

    公冶晓双手伸出立于胸前,方逸本命飞剑临体的一刻猛然爆发出灵力,在胸前凝聚成一团,方逸的飞剑刺到那团灵气之上立刻停了下来,在也不能前进半分。

    “千江月。”剑招受阻,方逸手势变换,本命飞剑立刻一个旋转,由下而上撩砍,本命飞剑划过一道弧光,似乎一轮弯月。

    “当”一声响,公冶晓浑身光华流转,伸出一根手指弹在了那轮弯月之上,顿时发出一声类似砍在金石之上的声音。

    “啧啧啧,方道友的剑法果然不凡。”公冶晓口中叹道,方逸的剑法实在厉害,在他看来,方逸施展的这两招剑法丝毫不比剑宗之中的剑法差,也不知道方逸从从哪学来的这等精妙剑法。

    “哈哈,看来是我小瞧了公冶道友。”方逸哈哈笑道:“那我就全力以赴了。”

    开始见公冶晓把实力压制到一成,方逸也怕有什么误伤,没敢一上来就使用全力,不过这两招下来,方逸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金丹期的修者。

    “星空。”方逸一挥手,空中立刻弥漫着点点星光,似天上漫天星斗,迷人心神。

    此时正是晚上,刚好夜空中繁星点点,和方逸施展的星空剑法正好一上一下,交相辉映。

    “明月峰。”剑光出,似一轮明月出现在星空之中,为漫天星斗点缀上最亮的灯火,然后一片星空笼罩向公冶晓,本命飞剑在隐没在星空之中吞吐闪烁。

    “嗯?”公冶晓的眼神终于正视起来,他能感受到方逸本命飞剑的威力,但是漫天星斗中,他都分不清方逸本命飞剑的具体位置,而且那轮明月,看起来威力也不小

    “破。”公冶晓伸手一指那片星空,无数道剑气疾射而出,碰到方逸的点点星空后双双溃散,而那轮明月也被公冶晓几十道剑气轰中,消散于海面之上。

    只是这时,公冶晓耳边忽然传来尖锐呼啸声,就见方逸的本命飞剑上覆盖着一层锋锐的剑芒破空而来。

    “给我停。”公冶晓依旧是双手凝聚出一团灵力,不过这一次凝聚的这团灵力更加凝实,夜空中弥散的灵力在这一指之下似乎都停顿了下来。

    但是方逸的本命飞剑上附着了庚金剑气,却是一下次刺入了这团灵力之中,直到剑尖刺入到这团灵力三分之二的位置才堪堪停下,而半空中的公冶晓,则被这一剑的惯性带的向后倒飞了几十米的距离。

    下面观望的沈百川霍然起身,目光闪烁,他没有想到身为金丹期修者的三弟,竟然被方逸给击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