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医治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医治

《神藏》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医治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有用又如何?”方逸没好气的回答道:“别说那寒冰星髓现在已经丢了,就算没丢,你打算让我去把它抢过来吗?”

    “是真有用。”

    钧天鼎说道:“我知道一种丹药,是可以提升修者神识的,这丹药成分中最重要的就是寒冰星髓,要知道你所修炼的传承剑法,最重要的就是神识强度,只有神识强大了,剑法的威力才能更强。”

    “你的意思是,有了这寒冰星髓,你可以炼制出能提升金丹期修者神识的丹药?”

    方逸闻言心动了,神识强大远比修为强大更重要,就像方逸,一直以来神识的境界一直都是高于自身修为,修行路上所谓的那些等级瓶颈根本就没遇到过。

    “没错,有了寒冰星髓,我就可以帮你炼制出这种丹药。”钧天鼎信誓旦旦的说道。

    “再好也没用。”方逸叹口气说道:“如果太古宗的寒冰星髓没有丢的话,以小魔王的本事倒是可以把这东西给偷来,但寒冰星髓已经没有了,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啊?”

    “反正我就告诉你这东西对你有好处。”钧天鼎说道:“具体怎么做你自己拿主意。”

    可以提升金丹期修者的神识,这个诱惑不可谓不大,方逸现在隐隐期待着太古宗能查个水落石出,等到公冶晓的儿子三百岁寿限到了之后,自己再来想办法把这寒冰星髓给买回去。

    “昨天夜里,我们兄弟也是着急了一些。”方逸和钧天鼎神识沟通的时候,沈百川继续说道:“所以才做出了强行探查一些道友储物袋的事情,还请各位道友多多见谅。”

    “事非得已,各位道友前来堵门,我沈某也能理解。”沈百川道:“在这里我可以向大家保证,这些道友储物袋中的任何物品,我们太古宗都没有谋取半分,更不会泄露半句,还请大家放心。”

    “而且,每一位被我们探查过储物袋的道友,我们都赠送了一块上品灵石以表示歉意,现在那些被我们强行探查的道友也还滞留在城中,你们可以亲自去询问查证。”

    沈百川又审视了一遍众人说道:“我们太古宗能做的,就是拿出最大的诚意,但是寒冰星髓对我们来说也是至关重要,今天劳烦大家齐聚我太古宗,也是为了解决此事,从昨天夜里到现在,我们兄弟一直在商讨办法,但是也只想到了两个办法来解决此事。”

    “第一,请诸位道友逐一和我进入密室之中,由我亲自探查诸位道友的储物袋,我沈百川可以发出心誓,绝不泄露或抢夺诸位财物。”

    “第二,不知道诸位道友中,有没有擅长医道炼丹者,能为小侄祛病除灾,那么那枚寒冰玉髓的下落,我们也就不再追究,当然我也提醒一句,这些年我们也带着小侄四处求医过,并没有什么效果。”

    沈百川接着说道:“只要同意由我探查储物袋的道友,都会获得一块上品灵石,权当是我太古宗向各位赔罪了。”

    “我们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些。”沈百川再次拱手抱拳,说道:“事关小侄性命,还望大家海涵。”

    “一块上品灵石,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有的筑基初期修者,整个身家财富也不到一块上品灵石,被探查一下储物袋就可以白得到一块上品灵石,那简直和白捡差不多,场内大部分筑基初期的修者已然是有些动心了。

    “是啊,其实我的储物袋中本来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倒是不用沈宗主发什么誓言,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多换几块上品灵石。”又一个声音在底下说道。

    “要是能够发下心誓,还有一块上品灵石的话,我们配合一下倒也没有什么问题。”有的筑基中期修者也开始心动,毕竟普通的筑基中期修者可没有方逸他们那么富有。

    “不行,总之我是不愿意被人探查储物袋。”

    “我也不愿意。”

    方逸和龙旺达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不太愿意被人探查储物袋,虽然方逸体内还有钧天鼎,也能把一些重要的东西交给小魔王保管,但是谁知道金丹期修者有什么手段,真的被人探查出来所有秘密,就算太古宗承诺不泄露出去,也会让方逸心里极不舒服。

    “要是我们不愿意呢?”这时候突然有个修者问了一句,是个筑基后期修者,问道:“难道你还能将我们一直困在岛上?”

    “就是,你们太古城的法阵,就这么封锁着,想来也要消耗不少灵石吧,你们有那么多灵石消耗吗?”另一个修者也跟着质问道。

    “一直困着你们?哼。”沈百川冷哼了一声,说道:“灵石我们倒是消耗的起,但是我们的侄子可等不起。”

    沈百川说着,目露精光扫视众人:“我想你们大家是有什么事情误会了,我们兄弟在这儿对你们以礼相待,和你们好好商量,是我们不愿仗势欺人,不过有句话你们是不是忘记了,筑基期修者,在金丹修者眼中,不过蝼蚁。”

    “三天,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愿意来接受探查的,都是按我说的条件,三天过后,我们会强行探查所有修者的储物袋,到时候就没有任何条件。”沈百川淡淡道:“到时候拒不配合的,杀无赦!”

    杀无赦三个字一出,一股寒气以沈百川为中心瞬间扩散,扫过在场每一位修者的心神,包括方逸龙旺达和小魔王,都不由得升起一阵寒意,他们此时才意识到,面对的是三位金丹期的强者。

    沈百川半转身,眼中闪过一丝寒光,说道:“不要以为你们商量好拒不配合就可以让太古宗法不责众,我不介意将你们屠戮殆尽。”这句话说完,沈百川和沈百天、公冶晓凌空飞渡,回到了楼宇之中。

    沈百川最后一句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如重锤般砸在了所有人的胸口,让人憋闷的喘不过气来,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这一刻才又回归到现实,这里还是那个弱肉强食的连云海域,筑基期修者还是金丹修者们眼中的蝼蚁,一切都没有变化过。

    偌大的广场之上鸦雀无声,沈百川的这番话说出来,所有不愿意接受探查的修者都有些傻眼,太古宗三位金丹老祖,门下筑基期修士还不知道有多少,想要把他们屠戮一空,似乎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就像沈百川说的,人家在这里摆事实讲道理,放低了姿态,拿出了能想到的最大的诚意寻求配合,并不是怕了一群筑基期的修者,反而是在表示一种态度,那就是给了你面子,要不要可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近百修者皆是沉默不语,都在心中细细思量着得失,最容易接受沈百川条件的,自然是那些筑基初期的修者,本身也没有值得太古宗眼红的东西,还能发一笔横财,这个选择题并不难,稍稍沉默过后,纷纷找到了太古宗弟子表示愿意配合探查。

    方逸和龙旺达也是面面相觑,之前这沈百川还显得谦和有礼,转眼就变得霸道蛮横,前后的变化差距之大,让方逸和龙旺达都有些适应不过来。

    “方逸。”龙旺达神识传音道:“你说刚才沈百川的话中有几分真几分假?他真的敢动手杀人吗?”

    “不知道。”方逸摇头道:“这种人,至情至性,说到做到的可能性非常大,而且,人家根本没必要杀太多人,你没看已经有不少人接受了沈百川的条件了么。”

    看着纷纷寻找太古宗弟子表示愿意接受配合的修者们,龙旺达苦笑道:“对于普通的筑基初期修者,五十块上品灵石算得上暴富了,就算是对于筑基中期修者来说,也算是不小的财富了,况且他们身上大概率也没什么值得金丹修者觊觎的宝物,自然也就无所谓了。”

    “筑基后期的修者还是太少了。”方逸说道:“大猫小猫两三只,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

    “我就不信了,还把我们全部屠戮殆尽,我就想看看,小爷我想逃,他拿什么追。”小魔王神识传音道。

    听到小魔王开口,龙旺达突然问道:“小魔王,你都晋级到妖丹后期了,瞬间移动还不能带人吗?”

    “废话,能带人早带你们出去了。”小魔王没好气的说道:“你们还是想想怎么对付那位沈百川吧,不会真打算给他探查储物袋吧。”

    “这种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方逸摇头道:“实在不行,也只能让他们探查一番了。”

    “可能也只有如此了。”龙旺达也是颇为无奈。

    “方逸。”钧天鼎的声音又在方逸识海中响起:“我觉得,你可以去看看公冶晓儿子的病情。”

    “哦?”方逸心中一动,问道:“钧天,你记忆里是不是有公冶晓儿子的这种病症?”

    “没有。”

    钧天鼎回答道:“不过我知道寒冰星髓,说起来不过是一种极寒之物,只是材质有些特殊罢了,别忘了你体内的那滴北元初水,那可是天地至寒之物,比寒冰星髓可强多了,你现在丹田处有初水剑元镇守,已经可以调用一些北元初水的灵力,说不定对那小子有用。”

    方逸却是眉头微皱,说道:“一滴北元初水就只剩下一半多一点,就算对公冶晓的儿子有用,我也不愿意给他啊。”

    “方逸,账不是这么算的。”

    钧天鼎说着开始给方逸算起了账:“首先给公冶晓的儿子治病,不需要耗费多少北元初水,损耗的那一点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但如果能治好他的病,相信太古宗一定会拿出相应的报酬,如此一来,你就不用害怕自己储物袋中的物件被他们窥视了。”

    “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虽然钧天鼎的分析让人感觉有些拗口,但却是让方逸眼前一亮,损失一点北元初水,得到一个宗门三位金丹期修者的情分,怎么算方逸都不吃亏。

    “嘿嘿,你要是觉的我说的有道理,不如再赏我几块上品灵石。”钧天鼎又变成了一副奸商嘴脸。

    “你想的美,上品灵石我自己都不够用。”方逸随口说道,虽然眼下不是很缺上品灵石,但是自己这消耗速度与日俱增,可能用不到筑基后期就要一天消耗一块上品灵石了。

    方逸把和钧天鼎商量的方案向龙旺达和小魔王说了一遍,龙旺达和小魔王也都表示赞同,于是方逸找到了带他们来此的其中一位太古宗弟子。

    “这位道友,我们想要拜见一下贵宗宗主。”方逸开口道。

    “两位前辈,你们可是有了决定?”那太古宗弟子还以为方逸和龙旺达已经决定了让沈百川探查储物袋。

    “我们是想瞧瞧公冶公子的病情。”方逸道:“实不相瞒,我也曾学习过医道,看看能否为公子祛病除灾。”

    “好,还请前辈稍等,我去禀报一声。”

    今天一上午,除了沈百川霸道了一下,整个太古宗上上下下,都对这些修者客客气气,毕竟大多修者背后都是有宗门存在的,这其中也有太古宗所招惹不起的。

    没一会儿,那弟子回来对方逸道:“两位前辈,宗主有请,请随我来。”

    这弟子脚下悬浮一根黑色长棍,御器飞到空中,方逸驾驭飞剑带着龙旺达和小魔王跟在后面,径直飞进了楼宇之中。跟着太古宗弟子三转两转,来到了一间静室门前,太古宗弟子说道:“两位前辈,宗主已在里边恭候。”

    “有劳道友。”方逸客套一句,轻轻敲了敲门,里边沈百川的声音传来:“请进。”

    方逸推开房门,和龙旺达小魔王走了进去,见到沈百川,方逸和龙旺达同时躬身抱拳道:“晚辈拜见沈宗主。”

    沈百川眼神在方逸和龙旺达身上扫过,冷声道:“两位道友似乎不是筑基初期的修为吧,隐藏了部分修为,意欲何为啊?”

    现在的沈百川,心情极为不好,看谁都像是偷取寒冰星髓的人,方逸等人隐匿修为,自然让他联想颇多。

    “我们在外行走,不愿多惹事端,所以尽量低调一些。”方逸说道,眼神撇了撇小魔王,倒是好奇这小家伙居然没被沈百川看出来。

    沈百川点点头:“算是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说完又看看方逸,仔细打量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叫方逸,是你说要给我侄子看病的?”

    “正是。”方逸说道:“不知道公冶长老的公子何在?”

    “方道友。”

    沈百川突然冷声道:“有些玩笑可开不得,如果我没看错,你现在也就是三十岁上下的年纪,这个年纪能有筑基中期的修为,也算是不错了,不过你要跟我说你这三十年来还兼修了医道和丹道,沈某却是不信。”

    修者的精力是有限的,在沈百川看来,方逸年纪轻轻有此修为,就算他是个修炼天才,必然也是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修炼之中的,哪里还有工夫去学医炼丹,那纯粹就是不务正业的行为。

    方逸也不恼,笑道:“沈宗主眼光不错,晚辈的确年纪不大,但刚好兼修了炼丹之道,若是晚辈胡言乱语,愿意任凭沈宗主处置。”

    方逸正色道:“反正试试对前辈也没有影响,万一要是治好了,还请前辈放我等离开,如果晚辈力有不逮,那自然会将储物袋交给前辈查看,但希望前辈能发下心誓,不会谋取晚辈储物袋中的物件。”

    “你的意思是,让我发下心誓?”沈百川眉毛一挑,金丹期修者的气势陡然而升,心誓原本只是他随口一说,没成想这个筑基期的修者还真敢提出来。

    面对沈百川的气势,方逸丝毫不惧,说道:“沈宗主能发下心誓,自然是再好不过。”

    沈百川盯着方逸半晌,说道:“好,我沈百川以心魔起誓,若是染指或泄露方逸道友之宝物,当天诛地灭!”

    “多谢沈宗主。”方逸再次躬身抱拳,然后张口一吐,钧天鼎化作一个巴掌大的小鼎被方逸托在手中,对沈百川道:“不知这东西能不能入得了沈宗主的法眼?”

    “嗯?”沈百川神识扫过钧天鼎,顿时倒吸一口气,眼神闪烁不定问道:“这是……灵器丹炉?”

    沈百川这才明白方逸为什么要自己发下心誓才肯拿出证明自己的东西,一座灵器丹炉出世,怕是会引得无数中型岛屿参与争夺厮杀,这也就是自己刚刚发下心誓,否则也定然会生出觊觎之心。

    “沈宗主好眼力。”方逸点头道:“不知这个丹炉能否证明晚辈的身份。”

    “灵器级别的丹炉,整个连云海域都算罕见,难怪方道友如此不放心。”沈百川道:“有这灵器丹炉,自然能证明方道友的身份,我这就带方道友去看看我那侄子。”

    “沈宗主。”方逸道:“我想,我们还是把话一起说清楚了的好。”

    “方道友请说。”沈百川见到了方逸的灵器丹炉,言语之间也客气了许多。

    “我可以尝试看看公冶公子的病情,但并不一定能够治好。”方逸说道。

    “这是当然,我也说过,这些年我们也没少求医问药,并没有效果。”沈百川道:“不过若是方道友没有把握的话,不要胡乱医治。”

    “没有把握,自然不敢胡乱医治。”

    方逸道:“我话还没说完,在我给公冶公子诊治期间,沈宗主和两位长老不能探查我们的储物袋,最多五天,我若是在五天内找不到诊治公冶公子病症的方法,自然会让沈宗主探查储物袋,但是依旧需要沈宗主发下心誓,不知道沈宗主能否答应。”

    “好,我给你五天时间,而且该补偿的灵石也不会少。”沈百川没有犹豫,其实不管是五天还是十天,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关系。

    “灵石就不必了,我没有问题了,还请沈宗主带我去看看公冶公子。”方逸想了想,确认再无遗漏之后说道。

    “方道友请跟我来。”沈百川伸手相请,同时看了看方逸肩膀上的小魔王和龙旺达道:“方道友这灵兽可否和龙道友在此暂时歇息?”

    “好,我和小魔王就在这儿等你。”龙旺达自然明白,沈百川此举是要留下他和小魔王当作人质,免得方逸搞出什么事情来。

    “行,老龙你就和小魔王等我一会儿。”方逸把小魔王交给龙旺达,跟着沈百川来到一个房间,这房间里的温度要比这楼宇其他地方低了很多。

    房间内的床榻上,躺着个病怏怏的公子。

    才一踏进房间内,钧天鼎的声音立刻叫了起来:“方逸,发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