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寒冰星髓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寒冰星髓

《神藏》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寒冰星髓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翌日清晨,方逸才刚刚睁开双眼,就听到楼下一众修者们在吵吵闹闹,有人嚷嚷着要去太古宗讲道理,有人吵嚷着要出城,还有人质问店铺老板太古宗凭什么这么蛮横不讲理。

    “我看这太古宗也是过于蛮横了,方逸,要不要我也去偷他们点东西,看他们这副做派就来气。”小魔王气鼓鼓的传音说道。屋子里已经被方逸布下了一个简单的阵法,隔绝声音传出,小魔王憋了一天,总算可以说话了。

    “你消停消停吧,咱们静观其变,迟个一两天没什么,别再惹出是非了。”方逸苦笑道,在这儿停留几天没什么,要真的再惹出点事情,不知道又会跟着生出多少麻烦来。

    “老龙也过来了。”方逸神识外放,看到龙旺达在自己的房间门口正要敲门,直接说道:“老龙,进来吧。”

    龙旺达推门进屋,然后关上房门对方逸道:“方逸,刚才楼下听人说,所有筑基期修者都要轮流被传唤进入太古宗,说是要检查储物袋。”

    “检查储物袋?”方逸一皱眉,“每个修者都有自己的秘密,检查储物袋这事,他们不怕引起众怒么。”

    储物袋,差不多少是一个修者最大的秘密了,一般来说,修者最重要的东西都会随身带在储物袋中,连自己栖身的岛屿都不会放心,只有身死道消,储物袋才有可能落到别人手上。

    像方逸,御剑术和记载了剑宗剑法的玉佩现在都在储物袋中,又怎么可能随意把储物袋交给别人查看,方逸虽然可以把重要的东西全都放到钧天鼎之中,可又说不准金丹期修士就有能窥伺到钧天鼎的手段。

    “怕是现在已经引起众怒了。”

    龙旺达说道:“昨天夜里开始,就分批次带了部分修者去太古宗,要求检查储物袋,面对三位金丹老祖,这些修者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拿出储物袋任由对方查探,今天一早消息就已经传开了,现在城中滞留的筑基期修者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到了太古宗门口抗议,而且聚集的人数还在持续增加。”

    “那还挺热闹。”小魔王两眼冒光说道:“老龙,方逸,咱们也去看看吧。”

    “再等等吧。”方逸说道:“看看太古宗怎么处理,或者聚集的人再多些我们再去。”

    太古岛占据一个中型岛屿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为了赚取更多的资源,太古城中的商贩走卒,有许多都是来自周围的小岛,在太古城中经营,自然就要缴纳租租金税收,甚至看到有谁得到了某些有用的天材地宝,太古宗自己也会买下。

    这么多年的经营下来,太古城为太古宗积累的巨量的财富,不可能因为一件事搞的声名狼藉,一个处理不好,那些周围小岛上的商贩就可能另寻出路,给太古宗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失。

    现在许多修者聚集到了太古宗门口抗议,太古宗也要考量其中的影响,最终想出个折中的办法。

    没有等太久,夜间来的几个太古宗弟子又来了,还是昨天敲门的那两位,敲开门后先是向方逸和龙旺达拱手道歉:“两位前辈,昨天多有惊扰,且态度粗鲁,今日特来赔罪。”

    “丢了东西,情有可原。”方逸笑道:“太古城中的封锁可是解开了?”

    “抱歉,事情未查明之前,两位前辈还不能离开太古城。”这两位的态度比夜间来的时候好了很多,言行之间都以晚辈自居,倒是让人舒服了很多。

    “你们前来,就只是为了道歉?”龙旺达问道。

    “道歉只是其一。”其中一个弟子说道:“宗主以及两位长老命我们前来道歉,同时希望请两位到太古宗一聚。”

    “哦?”方逸皱了皱眉问道:“这是打算搜我们的储物袋了?”

    “宗主并未提及。”那弟子说道:“而且,宗主交代,是请所有筑基期前辈到宗门一聚,具体要怎样,我们也不清楚。”

    “全部筑基期修者?”方逸和龙旺达对视一眼,有些捉摸不定,于是道:“我们要是不去呢?”

    “宗主和长老们让大家放心,前去一聚也是为了解决问题,只要与此事无关者,太古宗绝不敢有加害之心,当然,宗主也说了,前辈们若要拒绝也不强求,只是事后若仍查不出个水落石出,太古宗也会强制探查诸位的储物袋。”

    “哼。”

    龙旺达冷哼一声道:“还不是欺软怕硬,你们太古宗三位金丹老祖坐镇,丢了东西理应先查探金丹修者,反而查我们筑基期修者,我们有能力去太古宗偷东西?我看你们太古宗就是惹不起其他的金丹老祖。”

    “宗主说,那件东西,只有筑基期修者才能拿走。”那弟子顿了顿说道:“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清楚,还是希望两位前辈跟我们到太古宗一聚。”

    “方逸,怎么办?”龙旺达看了看方逸,神识传音问道。

    “那就去看看太古宗要怎么解决这件事。”方逸回答道:“现在太古城启动了防御阵法,出不来进不去,真要想对咱们不利,关在城里逐个击破要比把所有修者聚在一起屠杀容易多了。况且,我还真不信太古宗能不顾后果干出大肆屠杀筑基期修者的事。”

    “说的也是,不过还是小心一点的好。”龙旺达传音说道。

    “目前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方逸说道:“与其在这里等着,倒不如去看看,真要是乱起来,我们只要比其他修者跑的快就行了。”

    “这倒也是。”龙旺达暗自点头,小魔王那个变态不说,方逸现在御剑飞行的速度比普通筑基后期修者不知道快了多少,真有了危险,起码能跑的过其他修者。

    方逸和龙旺达说完,对那两个弟子说道:“好,我们就跟你们走一趟,还请两位道友在前面带路。”

    “多谢两位前辈体谅。”两位太古宗弟子又是拱手抱拳。

    夜间来这间客栈巡查的太古宗弟子总共七位,今天又全都回到了这间客栈,对昨天打扰到的修者挨个去亲自道歉并提出邀请,这间客栈住的总计十三位筑基期修者倒是有九位都跟着太古宗弟子离开了。

    穿街过巷,太古城的最中央宛矗立着一座城中城,宽有七千米,长有八千米,其中楼宇高低错落,从天空中看,似一阶阶台阶排列,楼宇的高低,也代表了居住在其中的弟子地位高低。

    此时太古宗门处已经没了修者聚集,方逸他们跟随几名太古宗弟子沿着城中城中央主路一直向前,在城中城的最北侧,有一座巨大的广场,广场再前面,就是整个太古宗最高大的楼宇。

    此时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几十位筑基期修者,正吵吵闹闹着,叫嚷着让太古宗宗主和长老出来给个说法,然而太古宗宗主和长老从早晨到现在始终没有露面,反倒是派出门下弟子去邀请散布在城中的其他筑基期修者。

    太古宗弟子三三两两的带着一批批的筑基期修者不断聚集,没过一会儿的功夫,广场上就聚集了近百位筑基期修者。

    “这场面还真是壮观。”小魔王神识扫过四周,不屑的撇撇嘴对方逸和龙旺达传音道:“不过筑基后期修者少的可怜,半步金丹应该一个都没有。”

    “你当筑基后期修者是大白菜啊。”龙旺达回道:“我和方逸可还都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呢。”

    “方逸那也叫筑基中期?”小魔王撇撇嘴道:“筑基后期都不是他的对手。”

    小魔王虽然没有看到方逸出手,不过后来也缠着方逸释放了一道庚金剑气试试其威力。

    小魔王知道自己未必是方逸的对手,更何况还有那个什么寂灭,听龙旺达说,一招就把一个半步金丹的修者给轰成了碎渣,小魔王虽然想要见识,但也不敢亲自去试,小魔王环顾一圈,估摸着在场的这些修者,能挡住方逸三十六道庚金剑气的都没有。

    就在这时,那座楼宇之中有三个中年汉子飘飞而出,站立在广场之上,为首的的中年汉子朗声说道:“诸位道友,还请安静一下。”

    他这一声喊,蕴含了灵力在其中,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功法,反正这声音一出来,就带给人丝丝的威压之势,筑基期境界和金丹期境界的巨大差距立刻显现出来,在这股威压之势下,场面逐渐安静了下来。

    见在场的修者全都安静了下来,这中年汉子冲着所有人一抱拳道:“在下沈百川,太古宗宗主。可能有的道友听说过,我们太古宗这一代一门三杰,我们三兄弟侥幸都修炼到了金丹境界。”

    沈百川说着,指向另外两人:“这位是家兄,沈百天,这一位其实是家父义子,叫做公冶晓。”

    沈百川又审视众人说道:“情非得已,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和要务,我们三兄弟先给大家陪个礼。”沈百川说着,微微拱手抱拳,旁边的沈百天和公冶晓也是同样对着众人拱手抱拳,以示歉意。

    太古宗三位金丹修者一出场,立刻就压住了场面,而后相继对着一众筑基期修者拱手抱拳道歉,也让近百位的筑基期修者因滞留太古城而心生的怨念全消,甚至大部分人心中暗暗窃喜起来。

    金丹期修者,在无边无际的连云海域被誉为老祖级别的存在,平时哪个不是眼高于顶,见了筑基期修者,点个头对于筑基期修者都是莫大的荣幸了,现在如此客气的和他们对话,还拱手抱拳道歉,就冲这一下,再多被滞留一个月都满足了,以后说出去都是骄傲。

    “这三位还真拉得下面子。”龙旺达传音道:“金丹期修者对筑基期修者拱手道歉,这种事情以前在连云海域听都没听过。”

    方逸却是暗自点头,他从小生活在世俗之中,虽说对于这种等级之间的尊卑没那么在意,但是这哥儿仨的举动也是让他颇为欣赏。先是以威势压住场面,又拉下脸面道歉,当真是能屈能伸的人物。

    “可能有些道友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沈百川带着两位兄弟道完歉,背着手来回走了两步,说道:“昨天夜里,太古宗丢了件东西,这东西对我们太古宗至关重要,因此才强行把大伙给留了下来。”

    沈百川拉过一旁的公冶晓,向众人说道:“三弟与我和大哥虽非一奶同胞,但是我们三兄弟从小携手长大,和亲兄弟也没什么不同;大家都知道,修者的修为越高,越不容易留下子嗣,不过偏巧,我这三弟倒是在渡金丹大劫前留下了一个子嗣。”

    沈百川似乎在叙述这一个故事,继续说道:“不过可惜,我们这侄子不太走运,先天体弱多病,本来也不太适合修行,不过这么些年来,我们三兄弟仗着太古岛也搜集了一些天材地宝,给侄子续命的同时也勉强帮他修炼到了筑基初期。”

    说到这儿沈百川摇头笑了笑道:“说是筑基初期,其实论起真正的战力,他可能还不如普通的炼气期修者。”

    “不瞒大家说。”

    沈百川继续道:“这孩子能一直活到现在,多亏了一枚叫做寒冰星髓的宝物,我们把这宝物挂在他胸前,倒是也能让他像个常人一样活动。

    只是我这侄儿虽然算是修者,但是神识灵力都虚弱不堪,根本没办法炼化这枚寒冰星髓,也就只能是挂在脖子上携带;我们也担心这寒冰星髓什么时候就被人给抢了去。

    为此我们哥儿仨专门请了一位阵法师,给这寒冰星髓炼制了一个法阵,限制只有筑基期修者才能触碰到,这样我侄儿才能使用;至于炼气期修者根本无力抢夺,金丹期修者碰到也会触发法阵。

    然而就在昨天夜里,我侄儿身上那枚寒冰星髓竟不知道被什么人给抢了去,事关我侄儿性命,这才不得已下令封锁太古城,将大家滞留于此。”

    这一番话,听的广场中近百的筑基期修者都是暗自点头,在连云海域,历来都信奉者弱肉强食的丛林规则,像是公冶晓儿子这种事,绝大多数的宗族中都不会理会一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就

    算耗费比常人多的多的资源也不可能有所成就,任何有理智的宗族长辈都不会把资源向这种后辈倾斜,遇到这种事,多半都是任其自生自灭,能帮他调养身体,以常人之躯活个几十年就已经算是莫大的恩惠了。

    虽说连云海域上大体的规则如此,但是能做到沈百川和沈百天两兄弟这种程度,在修者之中还是极为少见的。

    “原来如此。”

    方逸默默点头和龙旺达小魔王神识传音道:“这三兄弟感情倒是深厚,想来他们那子侄也活不过三百岁大限,公冶晓也就罢了,另外两个兄弟竟然也舍得费尽心思,耗损大量的财力物力保住这子侄的性命,别说在连云海域这种弱肉强食的世界,就算在世俗界也不多见。”

    “方逸,这寒冰星髓有用。”正这时候,钧天鼎的声音在方逸的识海中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