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剑迷离、破千军、寂灭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剑迷离、破千军、寂灭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剑迷离、破千军、寂灭

 好书推荐:
    方逸手中长剑越来越顺畅,越来越舒展,如果现在有人看去,也会觉得方逸的剑法看着越来越舒服了。

    也不知道在山路上演练了多少遍,方逸突然停下,满意的点点头道:“差不多了,继续看看前面的。”

    继续沿着石阶向上,从第十一块石壁开始一直到第二十块石壁,又是一套剑法,和前面一样,方逸从头开始看起,全部深深记在识海中后,再次在山路上演练起剑法来。

    也许是有了第一套剑法作为基础,这套剑法学习起来并没有耗费那么长的时间,终于在学全了这套剑法的神韵之后继续向前。

    就这样,每十块石壁都刻印着一套剑法,不出所料,全都是世俗之中的剑法招式,其中没有任何御剑的法门。

    一直到第十套剑法学完,方逸已经观看了足足一百块的石壁。

    而第一百零一块石壁上刻画的图像,让方逸看的有些傻眼,就见那石壁上的小人正一剑横劈,下一个动作,又是一个直刺,然后一直到第一百零九块石壁,所刻画的小人全都在做着一些最基础的劈、刺、撩、砍等动作,只不过看似相同的动作分化了很多角度。

    方逸摇摇头,想要继续向上走,去看第一百一十块石壁,然而却发现,从一百零九到一百一十块石壁,被一道看不见的膜壁给隔离了开来。

    “难不成……”方逸脸色有些难看;“我还要跟着练习这些基础动作?”

    方逸手中加力,想要破开这膜壁,但是就跟囚笼世界的膜壁一样,任方逸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破开分毫。

    “好吧,算你狠。”

    方逸又回到了第一百零一块石壁前,开始看着那小人的一个个动作,手中本命飞剑化作的古朴长剑跟着劈刺,很快就来到了第一百零九块石壁前,跟着练习完了第一百零九块石壁上的动作,然后就要继续向上走,但是没想到的是,那个膜壁又把他给挡了下来。

    方逸就觉得识海之中,好像有人在说:认真,认真。

    这种感觉很奇妙,方逸就好像突然知道了突破这膜壁的方法,只需要认真练好这区间的招式就行了,但是方逸却无法追溯这方法到底是从何而来。

    不过有了识海深处那个意念的前车之鉴,方逸倒也没在乎什么,以为又是‘他’安排的,于是嘴里嘀咕道:“好,好,认真。”

    无奈之下,方逸又回到了第一百零一块石壁前,这一次,开始和前面一样,认认真真的将这些小人的一劈一刺都刻印到识海之中。

    神识再次沉入识海,方逸看着小人演练这最基础的剑法动作。

    “这……”看着小人的劈刺动作,方逸心中为之震撼,这哪里是什么基础,这才是真正的暗含天道意蕴。

    虽然简单,劈、刺、撩、砍,都是这些最基本的动作,但是每每出剑的角度不同,给人的感觉也都不相同,简简单单的动作,却好像直指剑道精髓,每一次挥剑,仿佛都能引起天地共鸣。

    方逸终于意识到这九块石板的意义所在,开始拿着长剑跟着小人的动作学习起来。

    这九块石壁,是方逸所见所有石壁所记录的剑法中最简单的,也是最难的。

    一套剑法,由无数剑招组成,也许这一招并不完善,但是下一招一个变化,就将这种不完善遮掩过去。但是这九片石壁之中所有剑招都是单独存在,没有转圜,每一下挥剑都要做到尽善尽美,稍有差池便是天差地别,当真是差之毫厘缪之千里。

    从日出到日落,又从日落到日出,足足过去了十个日夜,方逸才最终停下,要知道,前面十套剑法中,耗时最长的一套剑法也不过用了一天的时间,而就这些劈刺撩砍的基础动作,就硬生生耗去了十天十夜。

    手中长剑随手挥舞,方逸觉得空气中的阻力都轻了许多,更隐隐有天道意蕴蕴含其中,虽然耗去了不少时间,但是与所得到的收获相比却是不值一提。

    这次再继续向前,那膜壁已经自动消失,第一百一十块石壁映入眼帘。

    “嗯?不是剑法。”

    方逸一皱眉,却见到石壁上刻印着一段文字,这些文字,方逸确定自己根本不认识,但是每一个字表达的意思他又都能明白,方逸也不疑有他,权当是识海深处那个意念所为。

    “吾三岁学剑,拜七位剑法大家为师,八岁时,败七位师傅联手之剑阵,十一岁拜入剑神门下学剑,剑神终身所学一千三百九十七套剑法,吾用七年尽皆学会,十九岁自创十套剑法,天下间再没有一合之敌,遂整日以酒为伴,呜呼哀哉!”

    “天下剑法再无所学,为寻前路,忘却过去诸般种种,从头练剑,将每一招每一式尽皆融入天地,终以四十七之龄破碎虚空。”

    简单的一段文字,让方逸也觉得唏嘘感慨:“这位前辈的故事还真是传奇,三岁学剑,八岁打败七位师傅联手组成的剑阵,十九岁天下无敌,真当得起是惊才绝艳。”

    “原来,这些石壁也是这位前辈的历程,自创的十套剑法,天下无敌之后又自寻前路,每一招每一式都融合天道,最终破碎虚空,原来这些最简单的招式才是最珍贵的。”方逸感叹,自己开始时还想将这一部分忽略过去。

    “这就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好处。”方逸又叹道:“这位前辈如此天资,练习这些剑招也至少用了十几年,而我在前辈指点下,却只用了十天十夜,前辈大恩,方逸没齿难忘。”

    方逸说着,深鞠一躬,对着记录文字的石壁叩拜了三次。

    继续向上看去,右边的石壁仍是一块连一块,第一百一十一块石壁,当方逸看到石壁上刻画的剑招时脸色不由得露出古怪,沿着山路向上,一直到第一百二十块石壁的地方停下,方逸终于确定,这一部分记录的刚好是御剑术。

    又从头看了一遍,确认了和自己所得御剑术没有半分差别之后,方逸再向上走,终于在第一百二十一块石壁上看到了真正修者的剑法。

    依旧是十块石壁一套剑法,这些剑法开始简单,以方逸御剑术的造诣施展起来轻松自如,再然后就越来越难,不过好在,这些石壁上所有记录的剑法都是以御剑术为根基,方逸学起来倒也不用太吃力。

    日夜轮转,方逸都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突然眼前的石壁上除了刻画的小人之外,还多了三个字:剑迷离。

    “剑迷离?是这剑法的名字吗?”

    方逸自问,却没有答案,还是先看,这剑迷离足足记录了二十三块石壁,不过对于方逸的识海来说,二十三块石壁的内容也算不了什么,来回上下了三遍,方逸确定了二十三块石壁内容全部刻印在识海之中,再无遗漏。

    方逸盘膝坐下,识海之中观看着小人施展这套剑法,暗自道:“剑迷离第一层,凝聚一百零八道剑光环绕周身形成防御屏障,本命飞剑可以隐匿于任意一道剑光之中,随时给予致命一击。”

    夜幕降临,方逸睁开眼睛,忽然周身升腾起一百零八道剑光围笼周身闪耀飞舞,但是仅仅片刻,所有剑光全都消散一空。

    “只是凝练一百零八道剑光就如此耗费神识。”

    方逸暗暗咋舌,这剑迷离,明显和之前所学的那些剑法不在同一层次,自己只是尝试凝练一百零八道剑光就耗费了近两成的神识,根本无法保持这种状态。

    “再来。”方逸一咬牙,周身剑光再起,维持大约有五分钟的时间,又再次消散。

    “继续!”稍作休息,方逸再次尝试,这一次,大约维持了七分钟的时间。

    神识耗尽,方逸就停下来休息,然后继续修炼,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识海之中就只还剩下剑迷离这套剑法。

    方逸甚至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日夜,终于,身边一百零八道剑光环绕周身,本命飞剑也隐匿在其中,无论眼睛还是神识都无法分辨出来。

    “这剑迷离,单论防御,已经不亚于三色光罩了。”方逸暗自咂舌:“而且还蕴含着本命飞剑,随时可用于攻击。”

    感受着周身剑光的威力,方逸摇摇头,神识一动,周围剑光消散,本命飞剑也重回体内。

    “可惜,虽然我的神识也在这种近乎极限的修炼下增长了不少,但是使用剑迷离的话,也仅仅能维持半个多小时。不过不管怎么说,剑迷离第一层,也总算是练成了,至于后面两层……”

    想起后面两层,方逸苦笑,这剑迷离第二层功法,凝练三百六十道剑光,至于第三层,要凝练九百九十九道剑光。

    凝练并维持九百九十九道剑光所需要的神识,方逸现在连想都不敢想。

    学会了剑迷离第一层,方逸站起身,又再次审视了一遍二十三块石壁,继续向上。

    再上面一块石壁,同样刻着字迹:破千军。沿着石阶往上走,一路观看记录破千军的剑法招式,最后闭目盘膝坐下,在识海中推演起来。

    “嗯?这套剑法倒是和剑气风暴有点相似,不过破千军的剑气虽然少,但是更加凝练,有了足够的威力,不再是单纯的好看。”

    方逸看着小人施展破千军剑法,心中琢磨了起来,“第一层,平时孕养剑气于三十六处死穴之中,不仅能在攻击时杀敌,平时也可以护住周身死穴。”

    “第二层,孕养剑气于一百零八要穴之中;第三层,孕养七百二十道剑气于全身各处穴位之中。”

    方逸苦笑,剑气本就凌厉锋锐,要在穴位之中孕养剑气凶险万分,更何况还要在死穴中孕养剑气,那更是要小心翼翼,可能一个不留神就把自己玩死了。

    “这破千军,要不就不学了。”方逸心中思索着,反正已经刻印到了识海之中,就算以后想学也没问题。于是站起身,方逸就想继续向上。

    可是,无形的膜壁又将方逸的去路当上。

    “不学不行?”

    方逸不满的反问了一句,虽然也知道没人会回答自己,这一路走来,方逸也明白了,并不是所有的剑法都是必须学的,一旦有必须学的剑法就会有膜壁阻隔,不学会就不可能继续向上。

    “算了,学!”方逸盘膝而坐,开始往三十六大死穴之中孕养剑气。

    这种滋味可不好受,剑气可比一般人的攻击强多了,方逸几乎是咬着牙才慢慢在每个穴道中孕养了一点点剑气,然后想着破千军之中的攻击手段,三十六道剑气破空而出。

    “别说,就这么一点剑气,也比剑气风暴强多了。”方逸忍着各处死穴的疼痛,感受着这破千军剑气的威力。

    “看来就是要让三十六处死穴逐渐承载适应我的剑气。”方逸心中暗道,于是又开始了漫长的修炼,在穴道之中孕养剑气,然后释放,下次再增加一点,再释放,让这些死穴慢慢承受自己孕养的锋锐剑气。

    也不知过去多久,方逸神识一动,三十六道锋锐剑气破空而去。

    方逸满意的点点头道:“功夫不负苦心人,我这三十六处死穴,终于可以用来孕养剑气了,以后不说用这招杀敌,单单有这些剑气孕养其中,一般的筑基中期修者都别想伤到。”

    要是等到自己第三层修炼成,全身七百二十道穴位全部孕养着剑气,再碰到袁金刚的攻击,任由他打都伤不到自己。

    不过可惜,全身七百二十道穴位之中有大多数都是脆弱不堪,以穴道承载剑气,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破千军第一层也算是小成,现在应该能上去了吧。”方逸说着,继续向上,轻松突破了刚才的膜壁,就看见右面石壁上同样刻着剑法的名字:寂灭。

    “寂灭!”方逸看着这个名字,心中莫名升腾起一丝寒意。这套剑法只记录了三块石壁,方逸轻松就将这三块石板的内容刻印到了识海之中。

    神识在识海中推演,就见那小人只是简单的一剑刺出,方逸就感觉到自己识海深处的虚空都在塌陷。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