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北元初水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北元初水

《神藏》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北元初水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这次小魔王并没有跟随,方逸自己漫步前行,逐渐适应着温度的变化,来到黑水寒潭的岸边。

    “还真是冷。”方逸站在岸边,体内真火燃烧,抵御着寒气,抬腿迈入黑水寒潭之中,同时神识一动,整个人被黑色的光罩包裹起来。

    “果然。”方逸看着脚下,黑水寒潭的水被黑色光罩排开了,只有丝丝寒气渗透进了黑色光罩内,但是只有这点寒气的话,体内灵力燃烧真火倒是可以坚持足够长的时间。

    “不知道其他小剑有没有这种效果。”方逸心中一动,黑色光罩消失,换成了青色光罩,但是黑水寒潭的寒气刹那间侵入进来,虽然还是没有水流进来,但是侵入的寒气却是大量增加。

    赶紧换回黑色光罩,方逸继续向黑水寒潭深处走去,随着入水越来越深,黑色光罩内的寒气也越来越重,不过这种程度的寒气,体内的灵力还是足够真火燃烧的消耗。

    方逸一步步深入,不一会儿整个人就进入了黑水寒潭之中。

    “还真是漆黑一片。”

    方逸看看四周,以他筑基初期的眼力也只能看到黑漆漆一片,似乎是陷入了黑暗混沌,周围什么都不存在一般。好在体内黑玉小剑给他指引着方向,同时识海深处的那个意念似乎也在催促着他。

    也不知道走了多少米,方逸就觉得眼前突然亮起一丝微弱的光芒,顺着那光芒走过去,方逸就觉得侵入黑色光罩的寒气越来越多,体内的灵力消耗也加快了不少。

    “就是这东西吗?”方逸走到哪亮光前,看着眼前一滴水滴模样的东西,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肉眼可见一圈圈寒气向四周不停的扩散。

    “北元初水,这是北元初水。”钧天鼎的声音带着兴奋传进方逸的识海之中。

    “难怪那条蛟蛇可以修炼到这个地步,方逸,你知不知道,那条蛟蛇本就是修炼的阴寒气息的功法,恰好这里有一座黑水寒潭,这黑水寒潭中的水,对它而言就是灵液一般,它只要浸泡在这里,就算睡觉都可以随着时间提升修为,一切都是以为内这滴北元初水;即便这潭中水干了,再去其他地方取些水来,灌注到黑水寒潭之中,就又成了灵液,这一滴北元初水都足够它修炼到妖王了。”

    “北元初水是什么东西?”听着钧天鼎说了那么多,方逸仍是不解,他现在只知道眼前这滴水应该就是钧天鼎所说的至寒之物,甚至用肉眼都能看得出那股寒意。

    “东方青木、南明离火、西极庚金、北元初水、中央戊土。”

    钧天鼎的声音说道:“这五种东西,是天地间最纯净的五行元气形成,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够见到北元初水,难怪,难怪这黑水寒潭这么冷,我还以为是有什么至寒之物,想不到竟然有一滴北元初水。”

    “哦?”方逸心中一动,最纯净的宝物?自己经脉中还有两道黑水玄石中提取的灵力没有消耗完,还有拍卖会上那一粒离火金晶,当时自己识海中的那个意念也想要,现在看来,这意念本来就是在寻找纯净的五行元气。

    当初从黑水玄石中提取出了三道灵力,也是黑玉小剑自动帮自己提取出来的,现在又指引自己找到这滴北元初水,现在看来,如果这些小剑也有属性,那么黑玉小剑就是水属性了,对应的青玉小剑和白玉小剑就是木和金,如果这是完整一套的话,应该还有火和土。

    一瞬间,方逸脑海中想了很多,体内黑玉小剑此时不停震颤着,识海之中,那个意念也在催促着方逸赶紧把那滴北元初水收起来。

    方逸一笑,就要去取那滴北元初水,结果钧天鼎的声音猛然响起:“方逸,住手,你想干什么?”

    “啊?”方逸一愣,随机传音道:“当然是把这滴北元初水收起来了。”

    “收起来?你收哪去?”

    钧天鼎的声音道:“你可别告诉我你要把它收入体内,我告诉你,你承受不了,我也承受不了,你会被瞬间冻死,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只要一瞬间,不光是你,我也一样,我在你体内,你把它收进来,我也会瞬间被冻死,灵魂都承受不了,你看那条蛟蛇,本身修炼寒属性功法,可以在泡黑水寒潭里修炼,还有寒冰领域,它盘踞在此这么多年都不敢吸收这滴北元初水。”

    “这么夸张?”

    方逸一愣,感受着体内黑玉小剑的震颤和识海中意念的催促,对钧天鼎说道:“黑玉小剑现在急着呢,还有我识海的那个意念,一直都催着我把它收进来,你说我是听谁的?”

    钧天鼎沉默了,最好妥协道:“算了,既然是那个意念让你收起来的,应该会有办法吧。”钧天鼎的声音之中也透着不确定,实在是这滴北元初水太过凶险,弄不好就直接没命。

    方逸也有些犹豫了,费劲千辛万苦斩了蛟蛇,又知道了离开囚笼世界的关键信息,这时候去冒这个险值得吗?

    “要不……”方逸犹豫道:“回去找老龙他们商量商量?”说着,方逸就想转身走开,可就这个时候,方逸识海深处突然传出一道声音,是声音,不是意念。

    “北元初水,收入体内。”这道声音就只有八个字。

    本来都要转身离开的方逸脚步硬生生止住了,看着眼前的这滴北元初水,识海中那个意念越来越强烈。

    “怎么了方逸?”钧天鼎的声音问道。

    “他让我把北元初水收入体内。”方逸苦笑,那个意念时时刻刻影响着我,很难拒绝。

    “虽然很危险。”钧天鼎的声音沉默了片刻说道:“不过既然是他的意思,我觉得你可以冒这个险。”

    “好。”方逸一咬牙,神识放出,包裹住眼前这滴北元初水瞬间移动到了自己体内,还没来得及感受什么,黑玉小剑在他体内突然冒出一个光罩将那滴北元初水笼罩起来,然后就看那滴北元初水和黑玉小剑环绕在一起,丝丝灵气被黑玉小剑抽离出来,然后一点点反馈到方逸的身体经脉之中。

    远处,龙旺达正和小魔王、袁金刚聊天,突然神色一动。

    “这里的温度开始上升了?”龙旺达惊奇道。

    “好像是的。”袁金刚也感觉到了,眼神不自觉的瞄向了黑水寒潭的地方。

    “方逸那边是不是有什么变化?”小魔王也是第一时间联想到了方逸,说道:“走,咱们看看去。”

    等龙旺达和小魔王、袁金刚顺着山谷来到黑水寒潭的时候,眼前的景色让他们目瞪口呆。

    原本漆黑一片的黑水寒潭现在变得清澈见底,原本温度低到了连神识都可以冻住,可眼下却变成了和其他地方差不多的温度。

    清澈的潭水中央,就见方逸正沉在水中,被包裹在一个黑色光罩之中,似乎正在查看着自身的变化。

    破开水面,方逸回到了岸上,看看原本的黑水寒潭,心中也是惊奇,想不到这一滴北元初水竟然能将一整潭水给染成漆黑色,而最神奇的是,北元初水自身却不是黑色,这天地万物之神奇果然不可以人意揣测。

    “方逸,没事吧。”小魔王围着方逸飞上飞下,总觉得方逸哪里有些变化,可是怎么看也看不出什么。

    “你……真的是方逸?”袁金刚也疑惑道,妖兽对于气息的感觉很敏锐,现在的方逸和之前的方逸的确有了一些变化,但是具体是什么变化却感觉不出来。

    就连龙旺达也是上下打量着方逸,问道:“方逸,你究竟得了什么东西,怎么变化那么大?”

    这种变化,并不是样貌上的变化,而是气息上的,或者说,是灵魂上的变化,这种气息发生了变化,即使是个普通人看现在的方逸,都会觉得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像是换了个人。

    “在黑水寒潭中得到了一滴北元初水。”方逸也没隐瞒,笑着说道。

    “北元初水?那是什么东西?”龙旺达、小魔王和袁金刚同时一脸疑惑。

    “总之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是大际遇。”方逸说道:“我要先修炼一段时间,就在这黑水寒潭的边上吧,没有重要的事就先别叫我了。”

    “好,我帮你护法。”小魔王说道。

    “那我跟老龙四处看看。”袁金刚说道。

    方逸盘膝而坐,神识内视,就看见丹田之上,黑玉小剑形成的黑色光罩笼罩着北元初水,正从北元初水中抽离一道道灵气,然后经由黑玉小剑流转一圈,便化成了灵力流入自己的体内,这灵力,要比从黑水玄石之中抽离的灵力还要纯净,一到体内,立刻将原先的两道黑水灵石的灵气给吞噬掉,还从中剔除了一部分杂质排出的了体外。

    那些灵力就在自己体内经脉之中游走,所过之处,原本的灵力被裹挟起来,许许多多的杂质被剔除出来,排出体外,原本已经经过黑水玄石剔除的精纯灵力现在经过这北元初水灵力的涤荡过滤,又去掉了将近一半。

    随着这些灵力在体内不断游走,方逸就觉得自己正‘看’着自己的经脉在不断的拓宽、不断的强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蜕变着。

    “方逸,这次真是赚大了。”

    钧天鼎兴奋的说道:“你知道上古时代是怎么界定超级天才的?就是可以以筑基初期的境界战胜普通筑基后期境界的修者,这就需要庞大而精纯的灵力。现在他以这一滴北元初水的灵力为你重塑经脉,剔除灵力杂质,看现在为你重塑经脉的程度,这明显是要将你改造成上古时代那些大门派眼中才算的超级天才,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筑基初期就可以战胜筑基后期的修者。”

    感受着体内的变化,方逸可没那么乐观,按照现在的情况,他就算吸收上品灵石,也只有大约四成的灵力真正留在他的体内。不过好在,方逸能感觉到,这次从北元初水汲取的灵力,并不只是在改造自己的经脉和灵力,还有很小的一部分在缓缓的融入到自己的经脉之中,和自己原本的灵力合二为一,也就是说,北元初水的灵力可以供他吸收和使用。

    有了这滴北元初水,方逸也就放下心来,手中拿出一块上品灵石,开始吸收炼化。

    方逸这一修炼,也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体内灵力虽然还没有充满经脉,但是也可以用澎湃来形容了,相比较之前,自己的灵力已经多出了两倍还多,而且灵力的品质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方逸睁开眼睛,看见小魔王还在自己旁边守护着。

    “小魔王。”方逸叫道。

    “方逸,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小魔王问道。

    “感觉很好。”方逸笑道:“我修炼了多长时间?”

    “已经七天了。”小魔王打了个哈气道:“我守了你七天,可困死我了。”

    “辛苦你了。”方逸摸摸小魔王的脑袋:“要不,你睡会儿?”

    “嗯,好,我要睡了。”小魔王说睡就睡,脑袋一歪,就躺在方逸旁边睡了起来。

    方逸站起身,环顾四周的山谷,手掌立起,轻轻挥出,一道剑气离体而出,划过远方的一座小山。

    “噗。”那座小山像是豆腐一般被方逸的剑气穿透进去,从山的背面出来,中间透过一道缝隙,阳光从其中照射过来。

    “威力有一定的提升,但是没有本质上的变化。”方逸暗暗道,威力的提升是灵力质量提高引起的变化,和灵力的数量并没有多少关系。

    “不过,灵力品质上的提升,倒是可以节省不少灵力。”方逸心中盘算:“已我现在的状态,应该可以和郑达、李梦军那样的筑基后期修者打一场持久战了。”

    论起攻击手段,方逸也有可以威胁到筑基后期修者的‘极光’,以及半吊子‘斩落月’,再加上现在灵力的增加和消耗的降低,这让方逸现在真正有了和筑基后期修者一站的实力。

    至于输赢,方逸倒是不担心,打输了还可以跑,以自己目前的状况驾驭本命飞剑,怕是任何筑基后期修者都无法追上,应该快接近小魔王的速度了。

    “还没完。”方逸观察着体内经脉的变化,暗自道:“我的经脉还在继续拓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浏览阅读地址:http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