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铁树银花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铁树银花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铁树银花

 好书推荐:
    “刚才……那是什么?”方逸和龙旺达对视,均掩饰不住震惊神色。

    刚才铁背熊那条胳膊的速度,力量,在这么近的距离太难闪躲了,但是袁金刚不仅躲开了,而且还巧妙的一肘顶到了铁背熊的胸口。

    后面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铁背熊明明将两条胳膊在身前舞的密不透风,但是在袁金刚的攻击中却是破绽百出,每一次都准确无误的出现在空档之中,还准确无误的击中的铁背熊无敌金刚体的破绽之处,只用了两下就让铁背熊彻底丧失了战斗力,然后一顿爆捶至死。

    袁金刚从那个大坑里拖着铁背熊的尸体出来,方逸和龙旺达纷纷冲着它竖起了大拇指,此时袁金刚身上也到处都是瘀伤,看上去有点惨不忍睹。

    小魔王飞到袁金刚的身边,伸出小爪子拍拍它的肩膀说道:“行啊小金刚,没想到你这么生猛啊,妖丹中期的妖兽也是活活捶死。”

    “没事吧。”方逸看着袁金刚一身的瘀伤也是皱眉,看袁金刚最后的表现,应该一开始就能够轻松干掉铁背熊,结果一通硬拼,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

    “没事,过瘾。”袁金刚咧嘴笑道:“好久没这么痛快了。”

    “喂,我说小金刚。”小魔王这是有些不满说道:“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袁金刚一愣,笑呵呵道:“怎么会。”

    “怎么会?”小魔王道:“我好几次找你切磋,你说的什么来着?说打不过我,你是真心觉得打不过我吗?”

    “嗯,真打不过。”袁金刚不以为然的点点头道:“而且,我一打架特容易兴奋,爱玩命。”

    “看出来了。”龙旺达深深点头。

    “我也觉得这个理由更靠谱。”方逸觉得之前袁金刚说的那套理论虽然也通,不过没有这个有说服力,实在是这两天下来被袁金刚的表现给镇住了。

    “方逸,取妖丹。”这个时候,钧天鼎的声音突然在方逸的识海中响起。

    “嗯,还真是。”刚刚沉迷于袁金刚的表现,差点把这事给忘了,手中飞剑吞吐,顺利切开了铁背熊的尸体,取出来妖丹,可是这妖丹才刚一离开铁背熊的的身躯,立刻化作烟雾消散在了空中。

    “这是怎么回事?”方逸皱眉,神识沟通钧天鼎。

    “不知道,没见过这种情况。”钧天鼎也纳闷的说道。

    “妖丹不就是这样吗?”袁金刚看着方逸等人不对劲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出声说道。

    “就是这样是什么意思?”龙旺达问道。

    “妖兽死了,妖丹就会消散,就是这样啊。”袁金刚理所当然的说道。

    “妖兽死了,妖丹就会消散?”方逸指着铁背熊的尸体问道:“可是刚刚,妖丹在它体内还好好的,怎么取出来就消散了?”

    “它刚死。”袁金刚解释道:“体内灵力气血还没消失,还在供养着妖丹,一旦灵力气血消散,妖丹也就消散了。”

    “你是说,在囚笼世界,所有妖丹期妖兽死后,妖丹都会消散?”方逸还是觉得有些可惜,追问道。

    “是啊,就是这样。”袁金刚点头肯定说道。

    “我好像想起了些什么。”钧天鼎说道:“可是,太模糊了,想不起来,有些重要的东西想不起来。”

    “算了,也不急于一时,记忆慢慢恢复就好。”方逸听着钧天鼎的声音有些焦急,安慰了钧天鼎一句。

    “话说,金刚,你最后那几下是怎么回事?”方逸又问袁金刚道。

    “那个,我的本命神通,秘密。”袁金刚神秘一笑,并没有过多解释。

    “切,还秘密,没劲。”

    小魔王虽然也很想知道袁金刚那本命神通是怎么回事,不过人家说了是秘密也就不再多问,就像它自己也有秘密一样,比如雷灵珠碎片,它就没打算告诉除了方逸之外的任何人。

    方逸龙旺达作为修者,当然知道底牌的重要性,人家不愿意吐露,也就不再多问。

    “来,咱们尝尝妖丹中期的妖兽肉味道如何。”

    方逸拿出本命飞剑开始分割铁背熊的尸体,一边分割一边说道:“这熊掌、熊胆可都是好东西,说来也巧,正好四只熊掌,不用抢,可惜条件有限,蒸熊掌就算了,烤着吃。”

    一头数千斤重的铁背熊,就这样被分解成一块块,架在了篝火上烧烤,九尾狐在旁边看着瑟瑟发抖,想跑又不敢跑,小魔王的速度比它快太多了,根本就没机会跑掉。现在只能希望自己还能对他们有点用处,这样才能有活下去的机会。

    “这铁背熊比金背狼王的肉多多了,可以吃顿饱的了。”袁金刚傻笑着拿起烤好的熊肉塞进嘴里,只嚼了两口就咽下肚子。

    “嗯,不错。”袁金刚点点头:“虽然没有金背狼王的肉嫩,但是肉中蕴含的灵力多多了。”

    “还是要感谢金刚给我们带来的这顿大餐。”龙旺达吃着一只烤熊掌笑道。

    “哼,被它给抢了,我的桃子呢。”小魔王伸出爪子冲着袁金刚道。

    “呵呵,给。”袁金刚手中多了三个桃子扔给小魔王,小魔王张口一吞,收进了自己的储物空间。

    没一会儿,一头铁背熊被两人两兽给吃的七七八八,方逸一把抓住九尾狐的几只尾巴拽过来扔在中间,九尾狐也不敢反抗,趴在地上唯唯诺诺,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你叫什么?”方逸开口问道。

    “我叫九尾。”九尾狐脸冲着方逸,低头说道。

    “嗯,你和铁背熊一伙的?”方逸点点头继续问道。

    九尾狐眼睛打转,心理盘算着怎么说。小魔王伸出爪子在九尾狐眼前一晃:“想活命就老实点。”

    “是是是。”九尾狐心中恐惧,连连点头称是,说道:“其实也不算一伙,是被它打怕了,当了它的仆从。”

    “仆从?之前那些灵兽也是?”小魔王问道,眼睛滴溜溜乱转,不知道小脑袋里在想什么。

    “嗯,是的,不过那些是比较低级的仆从。”九尾狐老老实实回答:“平时我帮它管理灵兽仆从,让这些灵兽去周围寻找天材地宝,甚至去抓别的灵兽来吃。”

    “既然你是铁背熊的仆从,那么对这一带应该也很熟悉了,给我们讲讲吧。”方逸手中把玩着本命飞剑,淡淡的道。

    “你们想知道什么?”九尾狐小心翼翼的问道。

    “铁背熊在这里扎根,这里有什么东西?”一只妖丹中期的妖兽在此扎根,还有那么多的仆从,应该少不了天材地宝。

    “也没见有什么好东西。”九尾狐说道:“铁背熊还要我们出去给它找各种修炼资源,不过这片地方有一棵铁树,这棵铁树不定期的会开出银色花朵,每当有银花成熟时,铁背熊就要采摘下来去进贡。”

    “进贡?给谁进贡?”小魔王似乎是听到了有趣的东西,饶有兴趣的问道。

    “给龙王。”九尾狐说道:“这棵铁树也好,银花也好,对我们都没什么用处,但是龙王需要,每当有银花成熟了就要上贡,龙王也不白占便宜,会拿一些资源来交换。”

    “龙王是谁?”方逸问道。

    “龙王是一只蛟蛇,它自称是蛟龙,让别的妖兽称呼它龙王。”九尾狐说道:“龙王是这方圆千里的统治者,是一只妖丹后期的妖兽,它的居住地,以黑水寒潭为中心,方圆千里之内的妖丹期妖兽都要向它进贡。”

    “而且,龙王好像很看重银花。”九尾狐看看方逸,小心谨慎的说道:“我听铁背熊说,龙王交代它要守好铁树,有成熟的银花立刻送过去,而且给铁背熊的修炼资源也最多。”

    “走,带我们去看看那个铁树银花。”方逸站起身说道。

    “好。”九尾狐不敢忤逆,领着方逸他们往山丘深处走去。

    走了大约五六里路,前方是个山坳,拐进去,方逸等人就看见山脚的地方长着一棵黑漆漆的树木,这棵铁树不大,也就三米多高;说是树木,只是看起来是树木的形状,树干漆黑光滑,树枝上没有一片树叶,倒是长着一朵朵银光闪闪的小花。

    这些小花,有的还是花骨朵,有的则是展开了一点花瓣,还有两朵已经快要完全绽放。

    走到铁树下,九尾狐指着那两朵快要完全绽放的银花道:“这两朵银花,再有两三天就完全成熟了,按照以往的惯例,铁背熊就要采摘下来送到黑水寒潭。”

    “黑水寒潭在哪?”方逸看着眼前这铁树银花问道,也不去看九尾狐。

    “从这里往西南方,大约七百多里。”九尾狐老老实实回答道。

    “从这里去黑水寒潭,还要经过几只妖丹期妖兽的地盘?”龙旺达脑子里开始画起了地图,出声问道。

    “没有了。”九尾狐摇摇头道:“因为每隔一段时间,铁背熊都要去给龙王送银花,这一路上的妖丹期妖兽,基本都被铁背熊清理光了。”

    “呵呵,没想到这铁背熊还有点本事。”小魔王呵呵笑道。

    “金刚,你觉得这狐狸怎么处置?”方逸看看九尾狐,又看看袁金刚问道。

    方逸的话可把九尾狐吓了一跳,它可是亲眼看见铁背熊被这袁金刚一拳一拳给捶死的,铁背熊都扛不住的拳头,自己可能连几拳都扛不下来就挂了。

    “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九尾狐连忙趴在地上求饶。

    “这种妖兽不是我的菜,交给小魔王处理吧。”袁金刚笑道。

    “哼,我才不要,杀来吃肉也没几口。”小魔王嫌弃的说道。

    “不要杀我,我可以帮你们抓些灵兽当仆从,也可以帮你们控制管理它们,你们要去哪我也可以当向导。”九尾狐趴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方逸,这样吧。”袁金刚说道:“我废了它的妖丹,把它打回灵兽,放它一条生路。”

    “这样最好。”方逸点点头,他也不想杀这九尾狐,不管怎么说,这九尾狐被抓来到现在一直很配合,问什么答什么,就这样杀了方逸也觉得不太合适。

    “谢谢,谢谢。”九尾狐如蒙大赦,虽然妖丹废了要退化回灵兽,但是它灵智还在,只要不死,还有机会晋级妖丹期。

    袁金刚抓过九尾狐,一拳砸在九尾狐的妖丹处,就见一圈雾气从九尾狐的身躯中逸散开来,消失在空气中,和铁背熊的妖丹消失的时候完全一样。

    妖丹消散,九尾狐立马缩小了一圈,眼神有些涣散,毛发的颜色也暗淡了不少。

    “走吧。”袁金刚把九尾狐扔在地上,虽然妖丹被废,身体虚弱不堪,但是九尾狐也不敢多留,一瘸一拐的远去。

    “铁树银花。”等九尾狐走远,龙旺达伸手摸了摸铁树的树干,触手冰凉,也不知道这铁树的材质是什么。

    “吱……”小魔王的爪子在铁树的树干上划动,传来阵阵刺耳的声音,但是树干上连一点痕迹都没有,小魔王讪讪道:“这铁树还挺结实的。”

    “我去看看那银花。”方逸说着驾驭飞剑飞到空中,近距离看着那一朵朵银花,

    银花不大,已经快要绽放开的也就只有巴掌大小,绽放着银色光华。这银花的花瓣和普通的花瓣没什么区别,看上去柔软细腻,可是触手却又感觉坚韧无比。花朵和树枝相连的地方只有一根小小的银丝,方逸找了一朵半开的银花试着拔下来。

    出乎方逸的意料,这小小的银丝一点儿都不结实,轻轻一拽就下来了。神识探查了一下,只感觉这银花仍然是某种金属,在具体的就感觉不出来了。

    “钧天,看看这银花有什么用?”自己探查不出来,直接扔给了钧天鼎,看看钧天鼎知不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铁树银花。”钧天鼎的声音响起:“刚才我一直都在查探这铁树银花,我听说过,只知道在上古时代,有一种奇物就叫做铁树银花,虽然听说过,但也从来没见到过。”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