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闯荡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闯荡

《神藏》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闯荡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打打杀杀有什么意思,真想不通。”趴在方方旁边的暗夜豹嘀咕道。

    听到暗夜豹的话,小魔王第一个不高兴了,蹿到暗夜豹身上用爪子敲着它的脑袋,“就你没出息,真是丢我们妖兽的脸。”

    又看了看卫铭城和司元杰,难得夸赞道,“这两个小子,不错。”然后又是猛敲暗夜豹的脑袋,“你小子学着点,学着点……”

    方方忽闪着大眼睛,看着卫铭城问道,“舅舅你是要走吗?你要去哪?”

    卫铭城走过来伸手抱过方方,“没事,舅舅就是出去走走,转转,等我想咱们家小方方了,我就回来看你。”

    “好,咱们拉钩。”小丫头认真的把手指伸到了卫铭城的眼前。

    “好,拉钩。”卫铭城也伸出一根手指和方方拉钩保证,又低头看看暗夜豹,笑道,“小黑,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闯荡闯荡?你说我俩要带个妖丹期的妖兽出行,也是不是也显得威风些啊。”

    “我才不去,我要陪着方方。”暗夜豹的回答惊掉了一桌人的下巴。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小弟,真丢脸。”小魔王两只爪子胡乱挥舞着,有些抓狂。

    柏初夏不满的踢了一脚小魔王,“哎,怎么说话呢?怎么陪着我家方方就没出息了?”

    面对柏初夏,小魔王真的是没脾气,泄了气叨叨着,“当我没说好了。”

    “你们先吃着,我去趟布衣岛。”

    方逸这时候站起身说道,距离原本预计出发的时间就还剩两天了,卫铭城和司元杰这事太突然,也怪自己不够细心,柏初夏早就提醒过他了。现在就只能寄希望于晚上两天不会耽误十年大拍的行程,他已经做好了打算,除了炼制丹药之外,还要给两人的法器重新祭炼一下,不说达到上品法器的级别,起码也得是中品法器才行。

    这个倒是不需要多少时间,以方逸的炼器手法,估计有半个时辰就能搞定了。主要是丹药,两人外出闯荡,疗伤的丹药不能少,恢复灵力的丹药不能少,还有平时修炼的丹药,待会儿还要和钧天鼎器灵好好沟通下。

    两座岛上传送阵互通,方逸的出现让苏子君有点小意外,“方老弟,这个时候没陪着弟妹,怎么跑到我这儿来了。”

    “没什么。”方逸琢磨了一下,“苏宗主,据我所知,蓬莱仙岛上的十年大拍大概还有半个月才开始吧,咱们要这么早过去吗?”

    “哈哈。”苏子君听了哈哈一笑,“方老弟有所不知啊,其实现在很多散修和宗派都已经登岛了吧,你忘了之前跟你说过,十年大拍可不止有拍卖会,还有集市,很多散修和小宗小派根本没有参加拍卖会的资格,但是到了集市就可以挑选些自己买的起的东西。早去些日子,说不定可以淘到什么好东西,虽然概率低,但架不住便宜,这些人多少都有赌徒的心思,想着以小博大。”

    “至于可以参加拍卖会的宗门,也有很多早去的,可以看到一些拍品的目录,提前做好准备。我们布衣宗也基本是每次都提前半个月前往,有时候可以买到些喜欢又不贵的玩意儿,也会去找找拍品目录,提前做个准备嘛。”

    “原来如此。”

    方逸心里踏实了些,就算晚上两三天也无大碍,继续说道,“不瞒宗主,我家那边两个兄弟有些不太适应这边平静的生活,还是想要出去闯一闯,我打算帮他们炼制些丹药带在身上,所以可能要耽搁两天。”

    “这样啊。”

    苏子君低头沉默了一下,片刻之后说道,“我要是阻挠就显得不近人情了,方老弟把家人都接到了布衣宗,也能看出方老弟对我兄弟二人的信任,既然如此,我也不能辜负方老弟的信任,我们兄弟二人还是按原定时间去往蓬莱仙岛,你安心处理家事,只要在大拍之日前赶到就行。”

    “另外,宗门宝库里还有些灵药,如果有什么需求,也可以让子茂明天出去采买一些,花销你就不用管了。”

    本来,方逸推脱时间的确让苏子君心中难免有些盘算,他怕方逸也一走了之,不过仔细一想,方逸要真不想留在布衣宗,凭他们兄弟俩也留不下,所以最后决定做个顺水人情,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他们真的走了,起码还有一粒复元丹以布衣宗的名义寄存在蓬莱仙岛,怎么算也不会亏。

    “苏宗主如此信任,方逸必不会让宗主失望。”方逸拱手谢过,“至于炼丹的灵药,我不会让宗门吃亏的。”

    苏子君目光闪烁,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说道,“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方老弟别忘了御剑术的事,若能靠这个机会靠上剑宗,我们布衣宗就算是真的站稳脚跟了。”

    “这件事我自然记得,我现在家人都在布衣宗,其实相比起宗主你们,可能我对于剑宗这个靠山的需求比你们更强烈。”要是有了剑宗当靠山,相信再没有哪些宗派敢来布衣岛闹事,甚至是那些大宗门,也不至于为了这点黑金和剑宗对立,自己这个后方基地才算是高枕无忧。

    返回了金鳌岛,方逸把卫铭城和司元杰带到了炼器室,“卫哥,元杰,我先帮你们祭炼下法器,我现在材料有限,估摸着也就能帮你们提升到中品法器。”

    “对我们目前的修为来说足够了。”卫铭城笑着说道,“再说了,我们又不是不回来了,等觉得法器不够用再回来找你祭炼一下不就得了。”

    “嗯,你这么不客气,我才感觉到你还是原来的卫哥啊。”方逸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

    “逸哥,我想再多打造三把飞刀。”司元杰开口说道,“总感觉我这飞刀里少了变化,最近琢磨了点东西,再有三把飞刀在手,会更丰富我的手段,这飞刀就普通的法器就行。”

    “成,我看看啊。”

    方逸把翻了翻储物袋,取出一块陨铁,“这陨铁打造成飞刀,再镌刻上法阵,就是最普通的法器了,甚至连下品都算不上,不过好在锋利,也别三把了,这块陨铁我估摸着能打出九把,都送你了。”

    “谢谢逸哥。”最近司元杰一直在脑子里推演属于自己的攻杀手段,多出三把飞刀也是经过了多日的推演,这下整整多出了两套做备用,简直完美。

    “行了,把你们的法器留下就出去吧,加上炼制丹药,大概需要三五天吧。”方逸盘算了一下说道。

    对于如今的方逸来说,只要有足够的材料,祭炼两件下品法器差不多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了,连半个时辰都没到,司元杰的本命飞刀和卫铭城的长剑已经祭炼完成,全部都晋升到中品法器的品质。

    对于炼气期的修者而言,中品法器已经算是难得了,要知道就在几个月前,苏子君苏子茂两兄弟作为筑基中期的修者手中也就是中品法器。至于司元杰的九把飞刀更是简单,分分钟搞定。

    法器的问题解决,然后就是稍稍令人头疼的丹药。

    “器灵,你觉得卫铭城和司元杰,给他们炼制些什么丹药比较合适?”方逸神识沟通钧天鼎器灵,这种事还是器灵干起来更顺手。

    “器灵这名字真难听,我已经和钧天鼎融为一体,以后你就叫我钧天吧。”

    器灵先是给自己改了称呼,继而又说道,“我这儿有一种草还丹的丹方,和你以前炼制过的还阳丹用处差不多,不过草还丹更适合炼气期的修者。而且,我炼制出来的草还丹品质比较高,我估计他们俩即使到了炼气后期,一颗草还丹就够他们从濒临死亡恢复到最佳状态了。”

    “培元丹是不是也炼制一些,起码可以缩短他们的晋级时间,不用辛辛苦苦的去吸收灵石中的灵力。”培元丹,把灵力炼入丹药,靠吞服的方式增加体内灵力。

    “不好,培元丹那种东西见效虽快,但是丹毒太重,得不偿失。我这里有一种药膏的炼制方法,叫做养元膏,修炼的时候找一只香炉,点燃养元膏会生出淡淡的雾气可以供修者吸收炼化,炼化雾气虽然缓慢,但是丹毒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

    “好,那就炼制些养元膏。”方逸点点头,“让我想想还缺什么。”

    “清心丸。”钧天提醒道,“可以让他们的心境保持清明,应该用的到。”

    商定了丹药的品种,方逸将炼丹室内存放的灵药全都一股脑收进了钧天鼎之中,“钧天,你看看还差什么?”

    “还差百叶根、香竹草、红柳芽……”钧天一口气报上来近十种药材,“这些东西应该很常见,也不会很贵,每样买个十份就行。”

    果然如钧天所说,缺的灵草灵药都很常见,苏子茂只用了一个多时辰就凑齐了,所花费也不过十三块中品灵石。

    第四天,方逸是拎着两个储物袋从炼丹室内走出来的,将两只储物袋分别递给卫铭城和司元杰,叮嘱道,“卫哥,元杰,草还丹每人十二粒,药效嘛,只要不死就能满血复活。”

    “这么厉害?”卫铭城和司元杰分别接过来查看,又发现另外两种丹药,“咦?那不是清心丸?”

    “是的。”方逸点头,“不只是能增强你们的神识,必要时候,还能守护你们的心境,使其保持清明。”

    没等两人发问,方逸据说说道,“那些膏状物叫做养元膏,你们修炼的时候就用放在香炉里,点燃炙烤,可以加快你们的修行速度。”

    说完之后方逸看着他们,“打算什么时候走?”

    卫铭城和司元杰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了周围没人之后,司元杰小声对方逸说道,“逸哥,我跟卫哥商量好了,等拿到丹药,夜里就走,等你们都休息的时候吧。”

    “夜里走清净。”卫铭城补充了一句,“反正跟大家都说过了,我们就悄悄走了,省的又是告别又是再见的,麻烦。这是方逸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千万别再告诉别人了,也千万不要送我们。”

    “也好。”方逸道,“卫哥,元杰,记得我说过的话,真有困难,想着回来。”

    “行了,婆婆妈妈的。”卫铭城貌似轻松的笑起来打趣道,“警告你啊,对我表妹还有小魔女好点,否则饶不了你。”

    “切,用你说,那是我老婆孩子。”

    方方和暗夜豹玩的开心畅快,小魔王适量的吃着伴妖丹,不断炼化体内的雷灵珠碎片,龙旺达在静室里盘坐修炼,卫铭城和司元杰在金鳌岛上闲逛,一切如常。

    夜幕降临,一轮半月挂在空中。柏初夏静静躺在方逸的怀里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半月。

    “表哥和元杰,是不是走了?”柏初夏突然开口问道。

    方逸明显愣了一下,却也没打算隐瞒,“嗯,他们只告诉了我,没想到也没瞒过你。”

    “方逸,你说,我是不是拖累你了?”柏初夏突然仰起头看着方逸问道。

    “瞎说什么,好歹你现在也是修者了,要是嫌你拖累,想当初你跟我差距更大,干脆不娶多好。”方逸轻拍着柏初夏的后背,“别老胡思乱想了,好好休息,要不要我给你唱首摇篮曲?”

    柏初夏又把头埋到了方逸的怀中,“方逸,其实我不喜欢修行,也不想要什么修为。”

    “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我觉得自己会几手功夫很厉害的。和你在一起之后我开始感到害怕了,怕你出事,怕你离开我,怕跟不上你的脚步。所以我开始修炼,我是想帮你,想在你有困难的时候我能跟你一起面对,一起对抗。”

    说到这柏初夏笑了,笑声中带着甜蜜,“现在我才发现,其实我根本不用修炼,因为你会保护我的,你说过,你的梦想就是要保护身边重要的人。”

    “你得一直保护着我,直到我死。”

    “所以,在我死之前,我不许你有事。”

    浏览阅读地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