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茅草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茅草屋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茅草屋

 好书推荐:
    陆海山那语气,那神情,都是满满的真诚,方逸觉得世俗界的影帝也不过如此了,要不是暴露筑基初期修为那一瞬间捕捉到陆海川眼神中的一抹寒光,说不定方逸就信了。

    表面上自然要流露出一丝惊喜,“陆老所说是真?上古仙人洞府,就是留下个星星点点,也够我家族兴旺百年了。”

    言谈话语中,方逸称自己是某个修者家族的小辈,此次出来行走,是要经过这片水域去往硫焱岛。陆海山虽说一直在转圈,但主要精力都在寻找那座无人岛上,直到方逸的船只离的近了才有所感知,也没注意到船只来的方向,对于方逸的说法倒是不疑有他。在他看来,方逸这种人,年纪轻轻修为不低,出自大宗门或者是大家族的概率非常高。但是大宗门之中,弟子历练的机会很多。反观方逸,上来就自暴修为,气息又不能作假,如此行径显得涉世未深,很符合大家族中资源堆起来的天才弟子。

    两人在甲板上畅谈,偶尔留意身边海域的变化,却是始终都没有察觉到什么。

    “轰!”天空中一声惊雷,没多久开始下起了大雨。

    “刚才还碧空万里,这才一个时辰就阴云密布,大雨瓢泼,这海域上的天气还真是变化无常。相比之下,虽然诸多海岛也在连云海域之中,这天气变化就稳定多了。”躲在船舱之中,方逸故意摇头叹息,依旧是大家族子弟的做派,既然对方信了,自然要继续演下去。

    “哈哈,看来方兄弟的家族底蕴也不容小觑啊,中大型的岛屿相对来说的确稳定一些,不过那是因为人数众多,建筑、植被、山峦都和无边海域有所不同。你看那些无人的小岛,和这无人海域也并没有什么区别。”陆海山侃侃而谈,像是个长者谆谆教导晚辈弟子。

    “晚辈受教了。”方逸表面恭谨,心中却是冷笑,老子好歹也算是个风水师了,还用你给我讲这些?

    “方逸,我发现那座岛了。”正这时,方逸脑海中响起了小魔王的声音,“雨中彩虹,那小岛碰到彩虹显露了出来,就是我之前看到的无人岛。”

    “真有?”方逸站起身,向陆海山道,“陆老,这雨好像小点了,我到甲板上透透气。”

    “也好,我和方兄弟一起。”陆海山也站起身,两人并排出了船舱,“咦?想不到雨还没停,这彩虹就出来了,那……那是什么……”

    雨后彩虹,天空与海面架起一座光影桥梁,就在那彩虹桥下,海面之上,有个小岛的影子若隐若现。

    “岛,原来如此,在彩虹光影下才会显现,真乃神迹。”陆海山也激动起来,“方兄弟果然时运不凡,大海之上虽说风雨不断,可这彩虹却不多见,更何况刚好映照在这小岛之上。”他边说着,边取出了青玉小剑,只见那青玉小剑被陆海山托在手上,像指南针似的摇摆起来,最后剑尖刚好指向了彩虹桥下那个若隐若现的小岛。

    他刚要驱使船只过去,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冲方逸笑道,“刚才激动了,说好了,这处仙人洞府算是方兄弟的机缘,咱们这就过去。”

    “真的……是我的吗?”方逸惊喜问道,“陆老果然大方,若是有所收获,定要上禀族长,少不得陆老的好处。”

    “方兄弟有心了,我们这就过去看看。”陆海山驱使着船只靠向那彩虹桥下,距离近了,才看清那小岛的全貌,说是小岛,倒不如说是块大石,这小岛比之方逸在京城的四合院也大不了多少。小岛中心搭建了一间简易茅屋,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了。

    “陆老,你确定这岛上是什么上古仙人洞府吗?”方逸咽了咽唾沫,伸手指着那座小岛,“这也太寒酸了吧。”同时神识传音问小魔王,“你确定就是这儿?”

    “方兄弟,这青玉小剑的确是我从上古仙人洞府所得,之所以称之为仙人,是我相信我看到的只言片语所描绘的仙家手段,就算是元婴老怪也绝对不如。”陆海山言之凿凿,“就比如这法阵,没有这道彩虹映照,世人根本发现不了,就这等手段,就算是三大仙岛也无法做到。它指引我来这寻找,并指向了这小岛,定会有不凡的收获。”

    “方逸,里边的确有好东西,我自己取不出来,咱们先上去。”小魔王的声音响起。

    方逸倒是知道,小魔王对于有助自身修为的东西有异常灵敏的感应,它这么一说,那肯定是这里没错了。

    “等等”方逸传音给小魔王,“这是以奇门遁甲八门吉凶布的法阵,但是感觉又不一样。”

    “方兄弟,咱们上去?”陆海山催促道。

    “陆老,实不相瞒,小时候我也曾学过些粗浅的法阵道理,虽说资质有限没什么成就,不过多少涨了些眼界。我看着这个小岛总感觉有些别扭,陆老也说了,上古仙人手段不凡,我们也别贸然硬闯,还麻烦陆老围着这小岛绕一圈。”方逸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随口诌了个理由应付。

    “方兄弟说的是,倒是我冒失了。”陆海山嘴角一抽,恨不得把方逸丢到岛上去,好吃好喝好话哄着,不就是为了当试验品的嘛。

    在方逸眼中,围绕这座岛的确有微弱的灵气波动,想不到在这连云海域也有奇门遁甲布置的法阵,不过和世俗中遇到的法阵不同,绕岛一周,方逸并没有感觉到八门的气息,就似乎没有法阵一样,想要尝试,就只能慢慢来。想到此,他随手抓了一条从海面上跳起来的金鳞鲤鱼扔进了岛上,只是空气中一阵波动后,那鱼就失去了踪影。

    “杜门,不对,这个位置不应该是杜门,这是变换了位置,再来。”雨已经小了,不少鱼儿都纷纷跳出海面,倒是少不了试验品,随手抓起一条又扔向另一处,同样是空气波动后就失去了踪影,不过在失去踪影之前,方逸明显感觉到了一丝丝血气。

    “这里是伤门?”方逸惊愕,“这不可能,不科学,奇门遁甲怎么可以这样布置?这岂不是乱套了?”

    心中惊愕,却是没有表现出来,手中却是不停,随手抓到的鱼儿一条条扔进去,但是始终没有找到生门。

    “奇门遁甲没有生门?可我又明明感觉到其中有一线生机。”方逸陷入沉思,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魔王回到了方逸的肩膀上歪着头盯着那座小岛。

    “再试试。”足足一个时辰,陆海山倒也没打扰他,此时站起身,船上还有不少刚刚抓来活蹦乱跳的鱼儿,又抓起一只扔向了死门的位置,随着空气的波动,方逸明显感觉到那条鱼已经被法阵绞杀,仅仅是微弱的一瞬,方逸敏锐的捕捉到了死门之中传来的一线生机。

    “我懂了,这法阵原来混入了五行,五行相生相克,循环不息,生即是死,死即是生,生死之间才有大际遇,这是向死而生啊。”方逸心生感慨,也不知道老道士怎么样了,如今能堪破这小岛阵法,也多亏了老道士当年的传授,逼着他背诵那些晦涩难懂的古文经义。现在想来,师傅这是给自己打下了最扎实的基础。

    “陆老,我大概知道入岛的方法了,既然陆老愿意把这机缘让给晚辈,那晚辈就当仁不让了。陆老若是想要上岛一观上古仙人洞府,千万跟好我的脚步。”方逸嘴角翘起,也不知道这陆海山敢不敢跟着自己上岛。

    陆海山见方逸说已经知道了上岛的方法,顿时竖起大拇指,嘴里不吝赞美之词,“方兄弟果然少年英雄,这等法阵都难不倒,假以时日必成风云人物。”

    “陆老过奖了,我这就上岛。”方逸说着,一只脚先是踏入了生门,然后又退了出来,随后再一步跨入死门之中,身形顿时消失不见,在消失前瞬间,小魔王的身影却是先他一步消失,再下一瞬,一人一兽已经是站在了岛中。方逸经由生门死位的交替上岛,小魔王却是直接瞬移过去,反正这种法阵也挡不住它的瞬移。

    “果然神奇。”陆海山看到已经站立于岛上的方逸,心下庆幸,幸好自己没有贸然登岛,说不定就被这阵法困杀于此了。他不懂得什么奇门遁甲,只是按照方逸的步法重新走了一遍。

    眼前一晃,人却是已经站到了岛上。

    外面的法阵倒是没有遮掩岛上的景象,不到两亩的地方,岛中央就是一间简易茅屋,再无其他。

    “方逸,那间茅屋有天雷庇护,你有没有办法?”小魔王的声音吓了方逸一跳,“你怎么不早说……”他俩神识传音,却没料到一旁的陆海山率先动了起来。

    “哈哈,这法阵手段果然高明,倒是想看看这是个什么仙人。”他哈哈大笑,迈步前行,只不过一只脚就要跨入茅屋的时候,突然一道紫色雷光闪烁,把个筑基中期的陆海山劈了个外焦里嫩。

    “我靠!”一直保持着风度的陆海山终于忍不住爆了个粗口,“什么鬼玩意?”

    虽然那道雷霆对他并没有什么实质的伤害,但是雷电劈在身上那瞬间麻痹的感觉也让陆海山好一阵酸爽。

    闪电过后,一个肉眼可见的乳白色光罩罩住了小小的茅草屋,围绕在光罩之上,无数条紫色的电蛇闪烁,另有一道银色匹练在光罩中环绕飞行。

    “这……”方逸傻眼了,一两道雷电他倒是不举,可这雷电也太多了,而且天知道那光罩要怎么才能破开,还有那道不停运转的银色匹练,虽然感受不到其中有什么危险气息,却又冥冥之中对其有些畏惧。

    “方逸,这里边有我想要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很吸引我。”小魔王直勾勾的看着那间茅草屋,似乎神魂都要被吸收进去。

    “那你倒是进去啊。”方逸略带嘲讽的说道。

    “进不去。”小魔王倒是老实,“那些雷电我倒是不怕,还能吸收一些到我的天雷珠里,但是那光罩我进不去,也不敢碰那银色匹练。”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陆海山也缓过劲儿来了,没有什么伤害,但是身上衣服却被那道雷电劈的破破烂烂,皮肤较黑、头发炸起,简直就是京城街头要饭的职业装。

    “方兄弟,宝山可就在眼前。”陆海山也不顾形象,伸手一指那光罩内的茅屋,略带诱惑性的说了一句。

    “那你去拿啊。”方逸很想这样回他一句,不过话到嘴边却是忍住了,说道,“我破不开那光罩,不用试,我能感觉到。”的确,单单是站在附近感受,方逸就已经知道自己绝没破开那光罩的可能,动用本命飞剑或许可以一试,但希望不大,如此一来还要暴露自己的底牌,绝对不值得。

    “没希望?”陆海山开口问道,语气之中略有失望。

    “没有,这上古仙人洞府,也只能放弃了。”方逸也是摇头叹息。

    “那好吧,你可以死了。”死字一出口,一道乌光乍现,直奔方逸丹田。

    “当啷”一声脆响,就在方逸丹田处,璀璨银光绽放光华,挡住了乌光的一击。那道乌光一击不成露出了样貌,是一支乌黑色短刀。

    “不可能!”陆海山身形暴退,一击不中,他心中有些惊慌,实在是两人距离太近了,自己修为又高出一筹,突袭之下还被人挡住,就算事前想过无数过可能,也没有想到这样的结果。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老东西,早就防着你呢。”方逸冷笑,然后银色光华暴涨,化为一柄巨剑,迎头就斩。这岛本来就极小,就算一人站一边也就几十米的距离,方逸的飞剑转瞬及至。

    “哼”陆海山冷哼一声,嘴角狞笑,那道乌光又起,直奔方逸头颅。

    “以命搏命?哪有那么容易。”御剑术,本命飞剑一分为三,其中之一后发先至拦住了那道乌黑短刀,银色巨剑去势不减,同时又一道银光分化开来直取丹田。

    “嗡”一阵震颤,没有金属交击之声,陆海山周身升起一层淡青色光华,硬生生挡住了方逸的本命飞剑,只是荡起一丝涟漪。

    “你以为我在跟你搏命?哈哈,虽然没想到方兄弟你这本命飞剑品质不凡,不过想要杀我却是没那么容易,我不妨告诉你,这就是那青玉小剑形成的防护层,一旦其中法阵激发,会在我周身三十厘米处形成青色光幕,就算是筑基后期的修者也甭想……”

    胡海山话音未落,就觉得喉咙麻痒了一下,然后紧跟着就看到了自己无头的身体,还有方逸的那只灵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浏览阅读地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