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今非昔比的宋天宇_言情小说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神藏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今非昔比的宋天宇

《神藏》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今非昔比的宋天宇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方逸,修道之人的因果和凡人可不一样,这恩情你还是让我记住吧。”

    站直了身体之后,宋天宇不由苦笑了一声,修道修心,就像是修道之人很少有敢违背自己曾经发过的誓言,因为那样做了就会念头不通达,轻则影响修为进境,重则在进行突破的时候,甚至会产生心魔。

    所以甭管宋天宇是否会还方逸的这些恩惠和帮助,但他必须记在心里,否则恐怕宋天宇的修为也就只能止步练气初期了,那样他的寿命最起码会减少几十年,宋天宇如果有机会的话,自然会想办法还了方逸的这个情份。

    “行了,老宋,咱们不谈这事儿了。”方逸懂得宋天宇的意思,当下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老宋,这修为境界提升了,你在宗门的地位怕是也完全不一样了吧?”

    上次宋天宇是只身一人来见方逸的,而这次虽然也是宋天宇一个人进的院子,但以方逸的神识,自然能感应到在四合院的外面,还有两个先天级别的修者,方逸要是没猜错的话,这两人应该是宋天宇的跟班了。

    在世俗界中难得一见的先天修者,到了修者界也就只不过是个跟班的身份,方逸暗自庆幸自个儿没有和宋天宇一起前往修者界,否则以他那时候的修为,估计也和外面那两人差不多。

    “那是,那是自然。”

    听到方逸的话,宋天宇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在昊天宗门之内,不同修为的弟子,所穿的衣服都是不一样的,杂役的衣服是灰色的,先天修者的衣服是白色的,而练气期的弟子服饰则是青色的。

    修者界的宗门阶级森严,在日常生活之中,低级弟子是要向高阶弟子行礼的,宋天宇换上那青色衣服已经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了,每日里在宗门走动,看到那些先天修者向自个儿行礼问好,心情不是一般的舒畅。

    “说起来还真是有点悬,我差一点就晋级失败了。”想到之前突破至练气期的事情,宋天宇仍然是心有余悸。

    为了这次突破,宋天宇可谓是准备充分,在回到修者界之后的第三天,他就进入到了宗门内的一处秘境修炼了起来,那处秘境中的灵气十分的充裕,每日里用灵气滋养身体,宋天宇的修为也渐渐提升到了先天圆满的境界。

    但即使如此,宋天宇也没急着突破,他出了秘境向老祖宋清寒又求了一颗破障丹,破障丹是练气期修者使用的丹药,所谓的破障,其实只是能在一定程度上突破练气期的小境界,但即使如此,破障丹的药力也不是先天修者可以承受的。

    不得不说,宋天宇骨子里就有一种对自己的狠劲,在进行突破的时候,宋天宇发现没有灵根的自己还是力有未逮,一咬牙就服下了破障丹,借助破障丹的药力,强行突破到了练气期。

    但这种突破,对宋天宇身体的伤害却是比较大,体内经脉被破障丹中的灵气冲击得七零八落,要不是宋清寒出手,恐怕宋天宇那强行打通的一条经脉也保不住,最终修为还是会跌落到先天境界。

    或许是比较看好宋天宇办事的能力,宋清寒亲自出手帮宋天宇调理了体内的经脉,但即使如此,宋天宇也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才修复了体内的伤势,所以耽误了他和方逸约定的时间。

    “方逸,这次是我失信了。”

    给方逸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宋天宇有些抱歉的说道:“不过我事先都安排了,如果我突破未成并因此丧命的话,那些丹药我也会让人给你送出来的。”

    “老宋,我发现了。”

    听到宋天宇的话,方逸不由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人,不但气运好,胆子也大,最关键的是对自己也能下得去手,要我说,你要是日后再有什么机缘,说不定还能突破到筑基期呢。”

    方逸说的这番话,并非是无的放矢,因为他从上古传承中得知,在上古时期,虽然没有灵根也无法成为炼气士,但却是有一些惊艳之才另辟蹊径,最终也能走上修炼的道路,而且成就并不比那些灵根天赋绝佳的天才差。

    就像是上古时期的巫族,他们只能打熬身体修炼巫术,无法产生神识,在炼气士眼中他们都是不能修炼之人,但巫法在那个时期却是曾经盛行一时,可见大道万千,最后还是速途同归。

    “不可能,哪有这样的事情。”

    宋天宇连连摆手,说道;“我能晋级到练气期,已然是侥天之幸了,筑基期那是做梦都不敢想,方逸,这事儿还是别提了,不然以后我睡觉可是要不踏实了。”

    宋天宇嘴上说不可能,但接连生出这么多的际遇,他心里难免还是偶尔会憧憬一下的,宋天宇还记得他曾经看过一部港岛拍摄的片子,里面就有一句话,就是做人要是没有梦想,那岂不是和咸鱼一样了。

    不过宋天宇很明白,自己能从一个普通人变成练气期修者,那方逸绝对是功不可没,所以现在宋天宇最紧要的任务,就是要维护好和方逸的关系与联系。

    “这事儿你自己琢磨去吧。”方逸笑道:“看你春风满面的样子,肯定在宗门混的不错吧。”

    “嘿嘿,承蒙老祖新任,我现在是宗门丹堂的管事,专门负责打杂跑腿的。”不知道是不是人变得年轻了的缘故,宋天宇身上少了一分在隐组时的稳重,谈吐之间给人一种八面玲珑的感觉。

    其实宋天宇所说的打杂跑腿,那可是昊天宗人人羡慕的职务,因为宋清寒基本上不过问琐事,炼制出来的丹药都由宋天宇交给宗门各堂口,这中间自然就有空子可钻了。

    所以宋天宇上任的这段时间,他那居所的门槛可是都差点被人踏烂掉了,各堂口都有人拜访宋天宇,原本看不上宋天宇的那些练气期弟子更是想法设法去结交宋天宇,无非是想从他手中搞到几枚修炼所用的丹药。

    “方逸,是我想的简单了。”

    宋天宇苦笑了一声,说道:“现在盯着我的人实在是太多,我要是拿出你那丹药,肯定会被人误以为从老祖那里克扣的,要是被告到宗门,那就会将你给牵扯出来的。”

    宋天宇知道得意莫猖狂的道理,是以刚晋级的那段时间在宗门一直都很低调,而且往来的丹药账目也是清清楚楚,没有留给人任何的把柄,他深知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自己呢。

    所以宋天宇在宗门之中,根本就没有拿出从方逸那里得来的丹药,而且连带在身上都不敢,晋级之后就选了一处隐秘的地点将丹药给埋了起来。

    “搞了半天,那些丹药你一颗都没卖啊?”

    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他那几十颗练气丹包括宋天宇给的三颗聚元丹可是全都吃完了,没有丹药也没有灵气,让习惯了嗑药修炼的方逸很是不习惯。

    “那些丹药我没卖,但你要的东西我却是买来了。”

    一直到上个月的时候,宋天宇才找了个晋级之后要回族中祭拜先人的借口,向宋清寒请了一个月的假期,然后下山去到了一处坊市之中,用自己的灵石,给方逸购买了几份药材,这才返回到了世俗界。

    “东西呢?在外面那些人的手上?”方逸开口问道。

    “在我的芥子袋里面。”

    宋天宇哈哈一笑,从腰间取下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青色袋子,这袋子可是要比方逸的芥子袋精致许多,在边口的地方还有刺绣,看上去倒有点像是个钱包一样。

    “行啊,老宋,芥子袋也混上了。”方逸看的有些眼热,相比他抢来的那个芥子袋,宋天宇这个宗门炼制出来的无疑要好得多,这也是有宗门所带来的好处了。

    “这是老祖方便我携带丹药专门给我的,日后我要是不在老祖身边,这东西可是还要交还回去的。”宋天宇的芥子袋,可是藏在腰后衣服下摆里面的,平日里根本就秘不宣人,也只是在方逸面前他才显露了出来。

    “方逸,你看看这几味药材合用吗?”

    从芥子袋中拿出了几个玉盒,宋天宇说道:“你所要的这几味药我们宗门其实都有,不过我现在还得小心点做人,等日后我推说学习炼丹术,就可以用灵石直接在宗门里买了。”

    宋天宇做事十分的稳妥,他知道自己要时时呆在老祖身边,丹药等以后可以在坊市中寄卖成灵石,但他却是很难有时间去帮方逸收集药材,所以还是将主意打到了自家宗门上。

    由于灵药不便宜再加上新手炼丹时成丹率很低,所以炼丹是一件很耗费钱财的事情,如果宋天宇打出名号要学习炼丹术,那么他用灵石购买药材也就不会引人注目了。

    “老宋,不错,这几味主药正是我急需的。”

    方逸打开那几个玉盒,眼睛不由一亮,相比他之前找到了那几味灵药,尤其是那三枚天元果看上去就像是被采摘下来不久,由于保存的好,药性要比上次炼丹的那几枚干果不知道强出多少。

    另外还有几株药材是炼制洗髓丹的,虽然方逸已经用不到了,但柏初夏却是可以使用,经过这几年的修炼,柏初夏也已经是先天后期的修者了,只等到堪至圆满,就可以尝试突破练气期了。

    “老宋,丹药既然没卖掉,这些灵药值多少灵石,我拿给你。”

    看着面前的灵药,方逸心情大好,他估算了一下,有了这几味主药,器灵应该可以炼制出药效更强的上品练气丹,自己往后一年之内都不虞没有丹药修炼了。

    “方逸,就几枚灵石罢了,这一次当是我送你的,勿要再提。”

    宋天宇摆了摆手,坊市中有许多冒险进入十万大山中去采集灵药的采药人,而且这些人里面还有许多是普通人,所以一块灵石在他们眼中都是极为贵重的了,宋天宇购买这些灵药确实没有花费几块灵石。

    “好,那我就收下了。”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将玉盒的盖子一一合上防止药效散发之后,这才开口说道:“老宋,那些丹药我也不管你怎么去卖,以一年为期,你帮我送一次灵药,你看可好?”

    最近这大半年,方逸的日子过的很是惬意,每日里修炼很短一段时间,然后就是看看书逗逗女儿,他真的不想打破这种生活,如果有可能的话,方逸愿意就这样陪着女儿长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