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101次极致深宠 第279章 谎言终会被拆穿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婚情:101次极致深宠 > 第279章 谎言终会被拆穿

第279章 谎言终会被拆穿

 好书推荐:
    欢迎你!</br>?    声音清晰地传入秦正煌的耳朵里,他身子一僵,死定定地停在原地,好半天没有回头。

    何曼却丝毫也没有在意,转过身去的时候,脸上有一抹得意稍纵即逝,温和浅淡的口气说道,“杨叶,你也来游乐场玩儿?”

    杨叶是陪着奶奶来这里散心的,不巧遇到了两个人。

    她并没有理会何曼,甚至连看也没有看她一眼。

    “你推着奶奶去那边等我。”杨叶不想让奶奶看到这一幕,嘱咐保姆带她离开这里。

    等奶奶的身影走远,杨叶才挪动了脚步,走到秦正煌的跟前,上下打量着两个人,目光中尽是失落和嘲讽。

    何曼还紧贴在秦正煌的怀里,情急之下,秦正煌都忘记了推开她,这时,反应过来,才使劲将她带离自己身边,离开一些距离。

    “杨叶,你别生气,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刚才的姿势太过暧昧,秦正煌也自觉百口莫辩,一副讪讪的面色。

    杨叶有些好笑地弯唇,“我想的什么样子?没想到秦总这么招摇,你俩好像还是穿的情侣装呀……”戏谑的话语里,却隐藏着难言的苦涩。

    她的面色变得苍白如雪,两只手轻轻颤抖着,看得出,她在极力控制着喷涌而出的眼泪。

    “杨叶,我这件衣服是秦哥哥刚刚给买的,跟他是不是很搭?”何曼装作没心没肺的样子,在遇到杨叶的那一刻,陡然间恢复到“精神病”的模式。

    “住嘴!”秦正煌轻嗤何曼。

    他意识到不妥,杨叶生气的样子让他心疼不已,他箭步奔到她跟前,伸出双手,想要将她报到自己的怀里。

    杨叶下意识地想要推开她,身子刚要闪避,目光所及的却是何曼嫉妒地要冒火的眸光。

    她怔了怔,刚才的那份气恼和惶惑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危险的笑意。

    她晃了晃头,漂亮的眸子里溢出点点星光,云淡风轻的眼神看了看何曼,疏冷的口气说道,“何总,你想多了,大街上跟秦正煌颜色搭调的衣服多了去了,你这个谈不上。不过,他的眼光,我还是很看好的。”

    说着话,身子温顺地依着秦正煌,任由他一双长臂抱着自己,神情变得轻松自在,而看向何曼的目光,多了几分挑衅。

    何曼被怼了回来,心中不忿,面上却还是装着一副柔弱可怜的样子,一双大眼可怜巴巴地看着秦正煌,就像一只流浪在外的小狗,祈求主人一般,“哦,对不起。”

    两个女人这个样子在自己的面前,秦正煌不免有些崩溃,所幸杨叶这次没有当场发怒,不然,自己真不知道如何招架。

    “杨叶,你怎么来这里了?”秦正煌这时候才轻松一些,忍不住低头问道。

    杨叶好像没有听到他的问话,抬眸,灿笑着,声调娇柔,“正煌,咱们回家好吗?我有点儿累了。”

    相对于何曼的柔弱,杨叶今天大度的出奇,她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绪,她就向让秦正煌看到何曼的野心。

    “秦哥哥,我也要回家,你带我走,去找我哥哥……”没等秦正煌说话,何曼的反应更为迅速,她立刻泪眼朦胧地张口,脸上显出恐惧担心的神色,就如又一次犯病一般。

    她好像非常害怕的样子,身子微微颤抖着,脸色变得煞白,惊恐地大睁着双眼。

    秦正煌眸色温冷,脸色也变得沉重,他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将她拥在怀里,伸手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嘴里不断地呢喃,“不怕,何曼,我在这里,我不会丢下你……”

    好像,杨叶不复存在,一颗心全在何曼的身上。

    杨叶张了张嘴,停顿片刻,又无声地立在原地,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何曼哇地哭出声来,两手紧紧地搂住了秦正煌的腰身,整个身子就紧埋进他的怀里。

    秦正煌没有推开她,就那样任由她抱着,声音难得的温润,“何曼,没事,不哭。”

    “你不要丢下我,不要……”何曼哭的更加凄惨。

    秦正煌墨眸深敛,看着她黑黑的头顶,无奈地叹息一声,心疼地接着劝说,“行,不丢,怎么会丢下你呢。”

    此情此景,就发生在杨叶的眼前,她好像身处世外,心麻木了一般,但是,漂亮的眸子里,却有着星星点点的亮光,逐渐聚集,化成颗颗滚烫的泪珠,在脸上流淌。

    “还是走吧。”她在心里告诫自己,脸上充满了苦涩与嘲弄。

    转身,擦干眼泪,杨叶迈着沉重的步伐,循着奶奶的方向,慢慢走去。

    秦正煌全然忘记了杨叶的存在,揽着何曼的身子,头也没回,也朝着游乐场的门口走去。

    何曼回头,看到杨叶落寞的背影,唇角不由地扬起一抹得意。

    “咱们回医院吧?”走到奶奶的面前,杨叶早已恢复正常的神情,脸上愉悦地笑着,说道。

    老太太这会儿的心智非常清楚,认真地看了看她,不着痕迹地说道,“杨叶,有些事不必要较真,也不用急躁,谎言终究会被拆穿。”

    她的话说的云淡风轻,精明的眼神却仿佛看透了一切。

    杨叶浑身一怔,感觉整个人*裸地站在了奶奶面前,羞愧之余,又感觉温暖,她盈盈地笑了,重重地点头,“嗯,奶奶,我知道了。”

    说完,一行人朝着停在外面的车子走去。

    本来因为监护权的事情,对秦正煌的一丝感激,已经被刚才的一幕,冲击殆尽,杨叶的心里,只有苦笑和落寞。

    和家里的人在一起,她的脸上不敢再有显露,奶奶的身体刚刚有所好转,如果再因为自己的事情上火,那自己的罪孽可就大了。

    回到医院,杨叶陪奶奶说了会子话,她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杨叶离开病床,在外间的沙发上坐下,蜷缩着身子,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心潮起伏。

    而秦正煌把何曼带回去之后,安顿她回到楼上的客房,才身心疲惫地来到杨叶的卧室。

    杨叶?

    看到黑漆漆的空空如也的屋子,他才倏地想起,杨叶还没有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