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暖婚:晚安,纪先生 第389章纪先生,是不是生理上有病?!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指尖暖婚:晚安,纪先生 > 第389章纪先生,是不是生理上有病?!

第389章纪先生,是不是生理上有病?!

 好书推荐:
    第389章纪先生,是不是生理上有病?!

    顾漓洗过碗筷出来纪桥笙正在卫生间冲澡,听着哗啦啦的水声,顾漓心口泛起阵阵涟漪,却又不自觉的羞涩。

    她一个人无所事事,从客厅走到卧室,又从卧室回到客厅,最后坐在客厅沙发上,打开电视。

    顾漓没看电视的习惯,还是顾思上次走时调的频道,正在播放当下热播偶像剧,女主不知道怎么了,一屋子人都在哭泣。

    顾漓看着并无太大感觉,视线在电视荧屏上,心却不在。

    刚才纪桥笙说给她看样东西,顾漓在想,会是什么?

    戒指?鲜花?包包?口红?还是什么小礼物?

    窗外的大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但是屋内的温度比起前几日来,却上升了不只是一星半点。

    这温度,是纪桥笙带回来的。

    以前她在程铭的别墅里一个人一住就是三年,也不曾觉得寂寞,现在的纪桥笙回来,她才发现前几天有多无聊,不过现在……整个人都活了一般

    咯吱--

    卫生间的房门被推开,顾漓赶紧扭头。

    纪桥笙穿着家居服出来,拿着毛巾随意的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就像是刚打完篮球回来冲澡的大男孩儿。

    纪桥笙长的帅,若是除去他那一身沉稳老练,倒是也看不出他今年都三十有余了。

    顾漓眨眨眼睛,本以为会看到一副美男出浴图……咽了一口唾液,在心里把自己小鄙视一番,自己是越来越污了。

    “看什么呢?”纪桥笙问。

    顾漓赶紧收回视线,因为自己污污的想法羞红了脸,“随便看看,思思在家时爱看的电视剧。”

    伴随着清冽的沐浴香味儿,纪桥笙已经靠近,“你先去冲澡。”

    顾漓愣怔了一下,他以为纪桥笙会就势坐下和她说话。

    “奥!”快速点点头,像个孩子似的傻乎乎的起身去卧室拿了换洗衣物,转身走进卫生间。

    纪桥笙看着顾漓纤瘦的背影,眸子里五分心疼五分爱慕。

    看顾漓已经进了卫生间,纪桥笙把手中的毛巾搭在沙发背上抬步去了卧室,几分钟后出来,坐在刚才顾漓坐过的位置上看电视。

    其实他的视线一直在手机屏幕上,上面有李文发过来的文件,关于平桥区拆迁的事儿已经告一段落,不出一个月程氏就会着实动工。

    看到关于王副市长的消息,纪桥笙眯了眯眼睛,王副市长约他见面,目的……可想而知。

    现在南城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很是动荡不安,面临选举,不可能平平静静。

    “暂时不用回复消息。”纪桥笙简简单单回了几个字,继续浏览其他资料,李文整理的信息中,最新的当属关于温暖心的了……

    毕竟厉家和程家站在对立面,程家有点风吹草动李文就纪录在案,这也是正常。

    只是看着这新闻,纪桥笙眸子微微眯起,不知想到了什么,眉头微蹙……

    顾漓从卫生间出来,纪桥笙正坐在客厅内看手机,听见动静回过头来,收了手机,看着顾漓笑笑。

    顾漓的头发还没擦干,湿哒哒的往下滴着水滴,上身棉质睡衣上都浸湿了一块儿。

    可能是被纪桥笙盯的不好意思了,脸颊处泛着阵阵桃红。

    纪桥笙起身走过去,笑着从卫生间拿了吹风机吹来,拉着顾漓去了沙发旁。

    他坐下,指了指自己脚边的羊绒毯子,示意顾漓坐在地上。

    顾漓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愣怔片刻,看懂了纪桥笙的意思,但是却并没好意思直接蹲坐在地上,虽然羊绒毯子经常被她打扫,很干净。

    纪桥笙抓着顾漓的手腕,一只收扶着她的腰身强迫她坐下,把顾漓的小脑袋瓜子放在自己大腿上,拿起吹飞机开始吹头发。

    男人给女人吹头发的桥段顾漓不是没在电视上看过,只是没想到看到别人这般没感觉,当自己心爱的男人给自己吹头发时,自己竟然这么幸福。

    然,毕竟是在纪桥笙腿上趴着,两人距离很近,顾漓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很快。

    “头发长长了。”纪桥笙帮顾漓吹着头发说。

    顾漓‘嗯’了一声,她是好久没去剪头发了,想想上次自己的发型还是纪桥笙帮选的,本以为他喜欢短发,就说了一句,“是该剪了。”

    “不用,留着吧,你长发也好看。”

    顾漓漂亮的黑色瞳仁动了动,虽然没有直起身来,但是依然惊讶,惊讶于纪桥笙会喜欢长头发。

    纪桥笙的动作很轻柔,生怕弄疼了顾漓似的,轻轻抚摸着。

    顾漓很舒服,适应过来闭上眼睛,享受这岁月静好的美好。

    一直到把顾漓的头发吹至半干纪桥笙才起身,把吹风机放回卫生间。

    顾漓回到卧室,本想简单整理下床铺,只是刚掀起被子就发现了床单上的小盒子,顾漓一阵惊讶。

    纪桥笙已经回来,微眯着眸子看着顾漓,满满爱意。

    顾漓好奇,“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

    顾漓拿着小盒子打量一番,心脏扑通扑通跳着……她想到了纪桥笙说的给她看样东西。

    只看这小木盒子就很养眼,虽然不是什么十分名贵的木材制成,但只看上面的工艺就知用了心。

    小心翼翼的打开,本以为是什么稀奇古玩,盒子里面却装着一块青石。

    石头不大,材质应该很普通,但却是十分完整的心形。

    小不点,甚是可爱。

    顾漓眼角闪过一抹惊喜,竟有几分小孩子看到糖果时的喜悦,拿起,通体冰凉……小心翼翼的捏在指尖观赏,竟看不出任何被雕磨过的痕迹。

    “这是?”顾漓看着纪桥笙一脸惊讶。

    纪桥笙没回答,先问,“喜欢吗?”

    明知故问,但看顾漓眼中的惊喜就知她喜欢的紧。

    顾漓点点头,“这就是传说中的青石心?”

    青城有一个很美丽的传说,传说当年一位仙女因为喜欢青城的青石,就拿了些到天宫,细心打磨成青石心,后来因为天庭不许出现凡间之物,这位漂亮的仙女就把青石心放回到青城,镶嵌在青石中。

    传说只有有缘人才能得到青石心,若是把这青石心送给自己心爱的女人,便能长长久久在一起。

    网上也曾经有传言曾经有有钱人寻这青石心,却是有市无物。

    “原来传说都是真的!”顾漓一脸震惊。

    看着小女人高兴的模样,纪桥笙的嘴角也跟着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顾漓看了好半天才又问,“你这是怎么找到的?”

    “路边捡的。”

    “嗯?”顾漓一脸惊讶。

    纪桥笙嘴角的笑意浓了几分,宠溺的摸了摸顾漓的脸蛋,“喜欢吗?”

    顾漓连连点头,像这种很有心意的礼物,她当然喜欢。

    只不过说是在路边捡到的,打死她都不相信,这么稀有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是在路边捡到的?!

    但是不管纪桥笙哪儿来的,还是深深打动了顾漓。

    恋恋不舍观摩许久,顾漓从自己化妆盒下面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他们结婚一个月时纪桥笙送她的礼物……一小瓶红豆。

    “以为你早扔了,还放着呢。”

    顾漓点点头,把两个东西小心翼翼的放到一起,对于她来说,这都是无比名贵的东西。

    心里想着,等到有机会了也要给纪桥笙选一份礼物,从结婚到现在,他也只不过给他买了一个领带,几条……内裤。

    “明天去吃酒席,礼物我都已经备好了。”顾漓说着转过身,眼前突然出现一对儿漂亮的红色耳垂。

    长度约三厘米,白金链条,下面带着圆形红玛瑙,乍一看,十分抢眼。

    “这是……”

    “那个是在青城看见的,这个是海城,海城的红玛瑙饰品很出名。”

    顾漓的心突突跳着,就像是初谈恋爱的小女人。

    以前她觉得男人送女人首饰都太庸俗,现在纪桥笙送自己,顾漓的心情却无比欢喜。

    看来只要是女人,对首饰包包就会毫无抵抗力。

    顾漓坐在镜子前,秀发披肩,纪桥笙站在她身后,双手按在她肩膀上。

    镜子里折射出的是一对俊男靓女,模样极其搭配。

    “日后我们拍了婚纱照,这样的姿势就很好。”

    听到婚纱照几个字,顾漓长长的睫毛扑闪了几下。

    纪桥笙会意,温柔的说,“我们结婚时比较随意,日后我会不给你一个让世人都羡慕的婚礼,你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明明纪桥笙只是说说,顾漓一直都坚信男人的话没有几分可信,然,今天她却把纪桥笙这话听在耳里记在心里了。

    都说男人是视觉性动物,女人是听觉型动物,这话一点儿都不假。

    看顾漓羞涩的笑,纪桥笙也扬起了嘴角,弯腰低头,把手中的红玛瑙耳垂帮顾漓戴上。

    红色好看,但是却十分挑人,都说皮肤白皙的人穿戴红色最好看,其实这话很片面,贵在气质。

    皮肤白皙的人穿戴红色最多是走马观花的吸引眼球,但并不是真正的好看。

    若是气质不假,戴上也不会出众。

    顾漓穿着家居服素颜戴这耳垂虽然不太应景,但是落在纪桥笙眼里,却已经是美的不可一世了。

    “亲爱的顾漓小姐,我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纪桥笙太过绅士,顾漓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脸颊处泛起两片桃红,转身,把自己的小手放到纪桥笙手心里。

    纪桥笙还很应景的放了音乐,气氛恰到好处。

    只是两人刚准备好,顾漓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顾漓尴尬的耸耸肩膀,“我先接电话。”

    她走过去拿起手机,纪桥笙凑近从身后抱住她,是南菲的电话。

    “喂。”

    “小漓,你……你在干嘛呢?”南菲嘴角不太利索。

    “怎么了?”

    “我……有点儿事儿想问问你。”

    “你说。”

    电话那端,南菲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她到底要干什么。

    南菲对面,是一张贱贱的脸,嘴角挂着贱贱的笑,说着贱贱的话的蜀风,“快点儿,赶紧,要不然小爷我现在就解皮带!”

    南菲恨的咬牙切齿,被蜀风压在沙发上,硬是没敢动弹。

    好半天才说,“我就是想问问你,纪先生是不是生理上有毛病?”

    南菲的意思顾漓懂,她怎么也没想到南菲会问这种问题,小脸嗖的一下红了。

    纪桥笙的眸子眯起,神情丰富多彩。

    “菲菲,你……你没事儿吧?”

    南菲咬了下嘴唇,做了个深呼吸,一鼓作气,

    “我告诉你,我认识了个老中医,据说治疗阳痿早泄相当出名,你在我面前别害羞,纪先生要是那方面有病我就把地址给你,你带着他去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