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暖婚:晚安,纪先生 第266章顾漓,我能追上你!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指尖暖婚:晚安,纪先生 > 第266章顾漓,我能追上你!

第266章顾漓,我能追上你!

 好书推荐:
    第266章顾漓,我能追上你!

    漂亮的女服务员冲纪桥笙笑笑,“您好,先生。”

    纪桥笙礼貌点头,“两位。”

    付了钱,拉着顾漓上台。

    顾漓迷迷糊糊,反应过来人就已经到了台上,下面还有女服务员提示注意安全的声音。

    今天游乐场人不少,来玩旋转木马的人也不少。

    顾漓尴尬,在众人的注视下,在纪桥笙的搀扶下她坐在一只漂亮的木马上,小脸微微泛红。

    纪桥笙就在她身后,她很想扭头对纪桥笙说不玩行不行?

    可人都已经上来了,再扭捏就显着太过矫情!

    她只能局促不安的坐在那里,明明现在是冬季,可顾漓手心里却出了一层密汗。

    这种场合本不适合现在的顾漓,她喜欢低调,喜欢在人群中化作尘埃被忽视,不喜欢这么高调的成为焦点……

    伴随着轻音乐,木马开始旋转。

    小孩子‘咯咯’的笑声从身旁传来,还有台下的大人提示台上小孩子注意安全的声音,欢声笑语一片。

    木马旋转速度不是很快,顾漓还是抓紧了铁杆……触景伤情,她想到了多年前和程铭的唯一一次游玩。

    当然程铭能陪她出来完全是被迫,程德才用温暖心威胁,程铭才舍得抽出两个小时陪着顾漓来了一次公园,就像是完成任务一样,除了怨恨,内心没有一丝喜悦。

    顾漓自然不知情,当时还因为能和程铭一起约会而兴奋不已。

    后来知道真相后……徒增伤悲,还不如不知,所以说真相往往都是残酷的!

    顾漓两条好看的秀眉微微拧起,她记得清楚,那时她还能坐在木马上张开双臂大声欢笑,现在她只能不安的坐在这里,聆听着音乐,随着木马旋转,表情木然。

    顾漓知道纪桥笙就在身后,脑子里又浮现出那句话来:彼此追逐,却隔着永恒的距离。

    她曾经和程铭一起坐过木马,追逐……却也算不上彼此追逐,只能说是她追逐了程铭很多年,可是结果不尽人意,就如这旋转木马的寓意……周而复始,一个却永远追不上另外一个。

    现在纪桥笙就在自己身后,顾漓不知道这悲剧会不会重新上演,她和纪桥笙的感情,会不会就像这旋转木马一样……不得善终。

    顾漓正在伤感,腰间突然一紧。

    “啊!”

    本能的尖叫出声……

    伴随着顾漓的尖叫声,人群也跟着沸腾起来,就连闲着发呆的卖票服务员都惊讶的起身,画了黑色眼线的眸子睁的很大。

    纪桥笙就像是空中飞人,脚踏踏板,一个飞跃跳到了顾漓身后,双手很自然的搂住顾漓的腰肢,稳稳的坐在那里。

    熟悉的男性气息从身后传来,顾漓的小脸顿时滚烫起来。

    忽视掉周围惊讶的目光,扭头,刚好对上纪桥笙的眸子……两人身子紧贴,眸子近在咫尺。

    扑通!扑通!扑通!

    顾漓心跳迅速加快,长长的睫毛疯狂跳动了一番。

    她不知道纪桥笙是怎么过来的,但是从刚才的动静和周围人的惊讶的目光中应该能猜到,他肯定不是走过来的。

    安静片刻,周围口哨声尖叫声一片。

    漂亮的女服务员回过神,“大家安静,注意安全哈!”

    话落重新坐下,目光在纪桥笙和顾漓身上游荡。

    周围热闹的人群也安静了下来,三五成群,各自讨论着各自的话题。

    轻音乐还在播放,旋转木马还在旋转,一切照旧,变了的似乎只有顾漓的心绪。

    木马很小,感受着纪桥笙的拥抱,顾漓的小心脏砰砰直跳,心乱如麻。

    “追上你了。”纪桥笙温柔的说了一句,口气像个孩子。

    顾漓低着头不说话,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淡定,呼吸却已经乱了。

    纪桥笙搂着顾漓的手用力了些,仿若想把顾漓揉进骨子里,他眯着眼睛盯着顾漓红红的耳垂,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一番,开口说道,

    “顾漓,我和你没有永恒的距离,只有越走越近的两颗心。”

    顾漓闻言心跳又快了几分,心中泛起一抹不一样的涟漪。

    从认识纪桥笙的那刻起,顾漓就不认为纪桥笙是一个多会浪漫的人,毕竟他第一次表白,都表白的很直接坦白,一个说话直白的人,往往都不懂得浪漫,就像自己……

    可是从接触来看,顾漓发现自己好像错了,纪桥笙……貌似很会浪漫,甜言蜜语也说的流畅,总是能隔三差五的让自己感动兴奋一番。

    五分钟过的很快,旋转木马停下,纪桥笙先下来,又扶着顾漓下来。

    “头晕吗?”纪桥笙温柔的问。

    顾漓摇摇头,脸颊处还泛着桃红,她不敢去看纪桥笙的眼睛,生怕是一看着了魔,心绪再次凌乱。

    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淡淡的回答,“还好。”

    “叔叔,你为什么要从你的木马上跳到阿姨的木马上去啊?”一个长相水灵的小姑娘看着纪桥笙好奇的问,眼睛一眨一眨,甚是可爱。

    纪桥笙闻言看了顾漓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你阿姨说旋转木马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游戏,彼此追逐却不得永恒,我想证明给她看,我能追的上她。不过这动作很危险,不要模仿。”

    纪桥笙平日里话不多,今天心情好,话也就多了起来。

    他说的平静,可是周围议论声已经响起……

    有人感慨纪桥笙的英俊潇洒,感慨他的浪漫暖心,感慨他是中帼好老公!

    顾漓在众人的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被纪桥笙牵着小手离开,活脱脱一个被爱情包裹的小女人。

    本该触景伤情,可是因为纪桥笙的言行,顾漓的心情也好了起来,不似之前那般压抑。

    两人沿着湖边继续往前走,手拉手,落在旁人眼里,恩爱的不像话。

    “叮叮叮……”

    顾漓的手机突然响起,她抽出小手,拉开包包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陌生号码。

    犹豫着按下接听键,“喂。”

    “喂,是顾姐吗?”

    女孩子的声音急促,听着有几分熟悉,顾漓微微拧眉问,“你是?”

    “顾姐,我是张萌啊!您已经把我忘记了吗?”

    听见张萌自报家门,顾漓这才记起,她倒不是忘记了,主要是张萌的声音变的沙哑许多,乍一听没听出来。

    “怎么了张萌?”顾漓问了一句,她能听出张萌言语里的急促。

    “顾姐,呜呜~求求你帮帮我……”

    纪桥笙看这通电话的主人顾漓认识,也就没有多想,抬起手拍了拍顾漓的肩膀,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示意顾漓自己要去卫生间。

    顾漓会意的点点头。

    因为张萌的情绪比较激动,顾漓并没有和纪桥笙多说什么,微微拧着秀眉站在湖边,“你先不要着急,慢慢说,到底怎么了?”

    “我……我……我前段时间接手一个项目,本来好好的,可是今天突然出了状况,而且说是我一人造成的损失,公司要我自己负责!呜呜……那么多钱,我怎么能还的起呢?!今天……今天公司下了文件,说是我若是不赶紧把问题解决了,他们就要告我,我肯定是要做大牢了,顾姐你帮帮我,我……”

    张萌说的坑坑巴巴,顾漓实在是没听太明白,但是也能听出是张萌闯了祸。

    她哭的很伤心,隔着电话顾漓都能感受到她那份绝望。

    自己和张萌本来没太大交集,说来说去张萌也不过是之前自己的助理,按说感情不是特别深,但是因为上次杨磊的老婆赵萍去天籁闹事儿时张萌因为自己受伤,顾漓至今还心存内疚。

    若是张萌有难处,自己能帮就帮,也算是还她一个人情了。

    顾漓不会劝人,所以张萌哭了多久,顾漓就听了多久,但是一句话劝慰的话都没说。

    直到张萌自己哭累了不哭了,顾漓这才开口说道,“你先别着急,把这件事儿的相关文件都发给我,我先了解情况。”

    张萌又感谢一番,挂了电话。

    张萌速度很快,不过几秒钟的时间顾漓的邮箱就已经被塞满,她拿着手机站在湖前认真的看资料,小手冻的通红。

    纪桥笙从卫生间出来时顾漓还在看手机,她穿着深灰色中长款大衣站在湖边,衬的她身材笔挺修长,肩膀很窄,看上去太过清瘦。

    她低着头,微风吹拂着她的短发,她会时不时抬起手把头发别再耳后。

    不知是不是太过寒冷,顾漓的脖子微微缩着。

    看她秀眉微拧神情凝重,纪桥笙走近,一脸关心,“有事儿?”

    顾漓点点头,“我以前的助理出了点儿状况,我需要帮帮她。”

    纪桥笙闻言眸子不自觉的眯起,以前的助理?

    也就是天籁的人!换句话说,是程家的人!

    程氏的员工需要顾漓的帮助?纪桥笙想着眸子眯的紧了几分。

    “需要现在回去吗?”纪桥笙试探性的问。

    顾漓没点头也没摇头,主要是现在还没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她也不知道有没有必要回家坐在电脑前想方案。

    “暂时不用,我打一通电话。”顾漓说着找到杨磊的联系方式,直接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立马被接通,“喂,顾漓。”

    杨磊居然知道是自己,顾漓诧异了几分,可是转念一想,他应该是之前存过号码还没有删除。

    “杨经理你好,我刚才接到了张萌的电话,她哭泣着寻求帮助,我想了解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

    杨磊沉默。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杨磊说话,顾漓心想杨磊可能是不想让自己知道他们程氏的项目,毕竟现在他们一个为程氏工作,一个为厉氏,本就是两个相互敌对的公司。

    正要挂电话,就听见杨磊说,“这次不只是张萌,很多人都受到牵连,程氏这两天发生了一些很奇怪的事,不是三言两语能说的清的,不过我怀疑,是有人打击报复程氏。”

    “打击报复?”顾漓忍不住反问。

    杨磊‘嗯’了一声,“不知道程氏又得罪了什么人,来势凶猛。”

    顾漓闻言眉头顿时蹙起。

    都是商场上长期混战的人,顾漓知道,既然杨磊这么说了,问题必然是已经到了很严峻的地步。

    “程氏能得罪什么样的大人物?”

    杨磊沉默片刻,犹豫着说,“也许……你可以问问纪先生。”

    顾漓猛的一怔,扭头看向身旁的纪桥笙……

    四目相对,顾漓的心咯噔一下,迅速移开眼。

    她自知,杨磊提到纪桥笙,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