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天国 第一百四十九章 家有喜事(2)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布衣天国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家有喜事(2)

《布衣天国》 第一百四十九章 家有喜事(2)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第一百四十九章·家有喜事(2)

    绛云楼

    被查封许久的这座绛云楼,在安逸的一再要求之下,按察使司也终于重新启封,让这座成都男人的温柔乡重见天日,

    不过,这楼前的张灯结彩,可不是为了迎接成都的风流倜傥的文人墨客,而是为了等候绛云楼柳掌柜的真命天子,

    这位人尽皆知的妖娆美人,今天也终于是收敛起了花茎上的利刺,缩成了一团美艳的花骨朵儿,然后披上了属于自己的红盖头,

    只是不知道又有多少才子要为此肝肠寸断、醉卧楼前了。

    绛云阁中

    紫韵带着几个侍女正在为柳思意忙着整理各种流程所需,倒不是她们提前没有准备好,只是包括柳思意在内都是觉得安逸按照妾礼娶她进门儿,她们这边没必要预备什么,

    谁知道安逸却传话来说要以妻礼迎之,

    这柳思意和紫韵惊讶之余,可就只剩下忙乱了,紫韵挑上几个手脚麻利的侍女,连夜就把这绛云阁给装点了起来。

    作为待嫁之身的柳思意,倒是比紫韵清闲多了,照着紫韵的话说,她只要负责把自己收拾明白就可以了,

    柳思意端坐在床前,浓如墨深的乌发全部梳到了头顶,乌云堆雪一般盘成了扬凤发髻,两边插着蜀王府送来的的凤凰琉璃六珠长步摇,耳坠上红色宝石细密的镶嵌在金丝之上,轻轻地摇摆,碰到白皙娇嫩的脸颊,似不忍碰触般又快速的移开,

    好一个不可方物的人间绝色!

    黛眉轻染,朱唇微点,两颊胭脂淡淡扫开,白里透红的肤色多了一层妩媚的嫣红,

    她特地在眼角贴了两片金色的花钿,平日的妖娆变成了让人失魂的娇媚,安逸着人做的这件大红的喜袍上,繁复的款式层层叠叠,却不见任何累赘之感,仿若盛开的牡丹花瓣,落在她主人的脚边,捧得柳思意像是站在花蕊中的仙子。

    看着这满阁里充满喜气的大红装饰,柳思意眼眸中在已经被满足感填满,没想到自己也会有披霞戴凤的一天。

    正是如金德举所说的那样,在大夏朝,娶妾其实和买东西没什么两样,尤其是这风尘中的女子,多说烟花柳巷的红倌人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在红颜老却之前,被官宦人家的一顶四方小轿抬进大宅门,侥幸碰到个宽厚的正室便足以慰藉余生了,似柳思意这般一身大红、堂而皇之的明媒正娶嫁为人妇,是她们想都不敢想的。

    今天走到这一步的柳思意已经是心满意足了,这一身的凤披霞冠让她永远都不会后悔之前为他做出的每一个决定,真就如宁儿所说的一样,天下的女子哪都有你这般命好!

    她越想眼眶之中就越是充盈,却又不想肆意的让湿润侵染了脸颊上粉黛,只能抿着嘴角,扬起脸蛋儿裹挟着就要溢出的泪水,

    紫韵走过来看到柳思意这一副似哭非笑的表情,抄过床边的娟秀,在她的眼角轻轻的沾了沾,嘴里还不停的嗔她:“姑奶奶,用不着这么激动吧,一早上光给你擦眼泪擦了两三回了,这脸上的妆可都是费了不少时辰,哭花了可没人儿帮你补。”

    柳思意看着紫韵忙了一夜连水都没来及喝上一口,眼睛熬得红肿,不由的伸出纤手十分心疼的捧起她的脸,“辛苦你了韵儿,等你出嫁的时候,我也一定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紫韵朝她翻了翻眼儿,道:“那我还真谢谢你了,在此之前,你还是先替我相一门亲事靠谱些。”

    柳思意听她说这话笑的花枝乱颤,宽慰道:“放心放心,姐姐一定替你寻一户好人家。”

    紫韵也懒得搭理她,朝着窗外的天色看了一眼,催促道:“好了,时辰不早了,接亲的人就要来了,我把你的红盖头给你披上,从现在开始,一句话都不要说了,记得么?”

    柳思意听话的点点头,把眼睛一闭,就感觉到一块柔软的帷幕从天而降,再睁开眼睛时,周围的一切已经眼前的漫天红色遮挡的只剩下了模糊的人影。

    “好了,大家都出去吧!”

    紫韵朝着已经收拾妥当的侍女们拍了拍手,示意所有人走出了房间,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安府的大轿来接新娘了。

    很快

    刚才还一片嘈杂的阁中瞬时便静了下来。

    柳思意头上顶着个盖头坐在绣床边,也看不太清外面的情况,

    没过多久就听到一阵的脚步声,她感觉到有个黑影从远处走了过来,一开始还以为是紫韵,便随口问道:“韵儿,外面都准备好了吗?”

    可是,那黑影也不答话,只是缓缓的躬下身子,用手拈起了柳思意红盖头的一角,慢慢的往上掀着,

    柳思意见那人影也不吭声就开始掀自己的盖头,便知道不是紫韵,她哪还能不心生戒备,

    饶是宽大的喜袍也挡不住她凌厉的身手,瞬间探手而出,反向一扣,便准确地抓住了那人影修长却冰凉的手腕,刚要发力,就听到那人影一声娇呼,

    “啊!疼!”

    柳思意一定是个女声,手里力道不由的松了几分,然后另外一只手把头上的红绸一掀,待看清来人,不由惊讶道:

    “高殿下?!怎么是你?”

    高影疏这细皮嫩肉的被柳思意怎么一扣,手腕都红了一圈,抿着娇唇,用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搓揉着,

    “妹妹这身手,差点把我这胳膊拧折了去。”

    柳思意忙站起身来走上前,轻握着高影疏的手腕,反向的揉摁了一下,高影疏就顿时感到手腕上火辣辣的疼痛减轻了不少。

    门口儿的紫韵只顾送侍女出去,也没注意到高影疏从身后进到阁中去,她是听到阁里有动静,方才转身走了进来,恰巧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哑然失笑,走上前打趣道:“哎呀我的柳姐姐,这还没进门儿就把正妻给打了,以后啊,可有你的好果子吃咯。”

    高影疏握着柳思意的柔夷笑道:“妹妹莫要听她胡说,姐姐只是来看看你这儿还有没有什么没有办妥的,帮你置办。”

    柳思意朝着紫韵轻嗔了一眼,然后笑着应声道:“姐姐放心,妹妹这儿一切都妥当了。”

    说到这儿,她忽然倒确实想起了一件事,便忙拉着高影疏坐到了绣床上,

    “姐姐且坐,妹妹当真还有一事未办。”

    这绣床是新娘才能坐的,所以高影疏也不知道柳思意拉她坐下是要干什么,忙问道:“妹妹这是何意?”

    柳思意也不答话,而是转头朝着紫韵使了个眼色,

    紫韵从小跟柳思意坐一起,自然知道她的意思,朝着她点点头,便转入内室,没过一会儿,便捧出来一个青花喜字红茶盏,里面盛着热腾腾的茶水递到了柳思意的手上,

    柳思意双手接过茶盏,将其捧过头顶,然后缓步走到绣床上高影疏的面前,双腿一弯就跪在了地上,

    “夫人请喝茶。”

    高影疏那还能不知道这柳思意奉的这杯是妾室茶,赶忙起身将她扶起,

    所为妾室茶,就是刚刚纳进来的妾室进门儿的时候给正妻端的这杯茶水,正妻若是接过这盏妾室茶并饮下,意思就是同意了妾室的进门。

    柳思意虽然知道安逸不想把家里妻啊妾啊的搞得这么分明,但是她还是很聪明的给高影疏端了这么一杯,这一来呢是给高影疏端正了身份,二来也是为自己这有些越礼的婚嫁小小的赔个不是。

    “妹妹快快请起!妹妹今天是新娘,一身的嫁衣可跪不得。”

    高影疏本就是个和善的人,再加上安逸又不喜这一套规矩,哪儿有一见面就让柳思意跪在这儿的道理,忙扶着柳思意坐回到了绣床上,然后双手端起她手中捧着的茶盏,一饮而尽。

    柳思意看到高影疏喝下了她的茶,甜甜一笑说道:“那妹妹可就先进门儿等着姐姐了?”

    高影疏将空茶盏放回到桌子上,走上前来攥着柳思意的这双手,笑着冲她点头道:“入府之后,有什么难言之处,尽管来王府跟姐姐开口,从今往后,咱们可就是一家人了。”

    身后的紫韵看着这俩人不紧不慢的还聊上了,忙催促道:“两位姐姐可快些,迎亲的人就要到了。”

    “是了是了,光顾着说,险些耽搁了正事。”

    高影疏一边应声着,一边将柳思意的衣冠又细致的整了整,然后把那顶红绸盖头,再次轻轻的盖在了柳思意的霞冠之上。

    “轰!”

    她们这里话音刚落,就听到楼外的一声炮响,但是好像没有响彻底一样,感觉到声音有些发闷,

    “我说你这到底行不行啊,鼓捣一会儿了就放了这么一响,逸哥队伍马上就到了。”

    楼下的孟崎看着金铭尹一大早就摆弄着从中军营里拉来的铁家伙,半天才放了这一声闷响,不由的催促着。

    “就好了就好了!你别催啊!”

    金铭尹一边手脚并用的摆弄着,一边用舌头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也不知道是那火.药

    渣滓还是早上刚刚吃完没有擦干净的豆花,反正嘴边那一股脑的东西全被他填进嘴里去了。

    安欣也是穿着一身喜庆的大红色短袄,指挥着从团练营借来的军士把门前的两挂鞭炮拖的老长,铺在绛云楼门口的地上,然后叮嘱他们在花轿起轿的时候点响,

    今天作为喜娘,可是忙活的不清,把一众火盆、红地毯、怀里的这开面的五彩丝都检查了一遍之后,才发现放铳迎亲的人还没到,忙拉住身旁的一名军士问道:“你们中军营的人到了吗?”

    那军士被她问的一愣,应道:“我.......是团练营的,不知道中军营在哪。”

    这可把安欣给急坏了,迎亲的队伍马上就要到了,铳手一个个不知道哪去了,她正急的四处寻找着中军营的人,碰巧一搭眼,就看到金铭尹蹲在一旁鼓捣这什么,忙提着裙角快步跑了过去,

    “铭尹!你们的人呢?”

    金铭尹手里这铁家伙还没响呢,被没来由的一问,心里急躁,随手一指身旁的孟崎,

    “我不知道,你问他!”

    安欣焦急的一双大眼睛皱着眉头就转向了孟崎,

    孟崎也是一阵无语,心说你这中军营的铳手在哪我上哪知道去啊,但是眼前这小姑奶奶又人不齐,只得硬着头皮道:“走走走,我带你骑马去找!”

    他话音刚落,这边江云骑着马带着一队手持火铳的人就过来了,

    安欣见之大喜,立刻将孟崎甩在一旁,朝着江云迎了上去,

    孟崎看到这江云胯下的马倒是眼熟,心道这自从成都那一仗打完了之后,江把总对他们先锋营里的马很是惦记啊!

    他正想着,就听到耳后,

    “咚!”

    一声巨响!

    震得孟崎的耳膜都嗡嗡作响,

    “好了!响了!哈哈哈!”

    金铭尹兴奋的从那铁家伙下面爬了出来,一脸的黑漆漆不知道是不是被火.药熏的,只顾着手舞足蹈的拉着孟崎看他的杰作,

    “迎亲队伍来咯!”

    随着司仪官这朗声一喊,就看着远处一支清一色迎亲喜服着身的队伍,为首的安逸高头大马,挂着一件大红的直襟长袍,衣服的垂感极好,腰束月金色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

    乌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没有束冠也没有插簪,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的朝着绛云楼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