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我还要 三十八.领证_玄幻奇幻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老公,我还要 > 三十八.领证

《老公,我还要》 三十八.领证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宋韵清早起来,穿件褛空睡裙,从卫生间出来后就一直站在床头,用自己长长的头发伸进梅笑的耳朵中痒他。仍在睡梦中的梅笑,以为是苍蝇,用手赶了几次,却是赶不走,这苍蝇一直在耳朵中作痒。慢慢地,就醒了过来,看到宋韵正用她它那乌黑的长发在骚痒自己,便一把将她抱住,亲了起来。

    清晨,男人是极易支起帐篷的,这一点,宋韵相当清楚,任他亲了几下后,就轻轻推开他:“梅笑,你昨晚可是答应了我,今天去领取结婚证的。快点起来吧,懒鬼!你再不起床,我可是对你嘘嘘了哦,嘘......嘘......”

    梅笑自小听到这嘘声,就忍不住想要小便,到了现在这个习惯仍是没有改变,现在听到她的嘘嘘声,再也憋不住了,立马翻身下床,奔向了卫生间。

    去民政局的路上,梅笑有种害怕与她结婚的感觉,可事已至此,又怎能往后缩?想了想对宋韵说:“韵儿,我以前听到过一个哲理故事,现在想说给你听,你愿意听吗?”

    “哲理故事?好啊好啊,你说吧!”尽管宋韵根本就不希望他在此时说什么哲理故事。

    梅笑清了清嗓子道:“说以前有个年轻人很穷,好不容易娶了一房媳妇。新婚一个月后对他媳妇说,家中太穷,我得出外打工挣钱养家才行。他妻子同意了。谁知这一走就是十四年,他没回来过一趟。到了第十五年,这男人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对老板说自己不再干了,得回家。这男人的老板待人很好,也知道他这十四年中没有回过一次家,便对他说我有三个人生经验,你是想要这人生经验还要想工钱。这男人想了想,觉得人生经验会比什么都要值钱,就对老板说我要三个人生经验。老板说第一不要在人多的地方看热闹,第二不要走捷径,第三不要在自己冲动的时候做决定。然后拿了三个饮饼给他,说是他这十四年以来的工钱,要他好好的收藏。

    与这男人一起回家的还有几个男人,他们都是好些年都没有回过家的男人。这些汉子都知道这个男人为人十分的本分,想骗他的钱,于是要他跟他走捷径回家,这男人想到老板告诉他的三条人生经验中,就有不要走捷径这一条,于是便坚决的不跟他们同行。后来,走捷径的汉子当中,因为山体滑坡而死了几个。

    这男人到了一家旅店住宿,晚上听到楼下有不少的人在争吵,他朝下看了看,见下边已经围聚了不少人在看热闹。本来看热闹是人的共性,但此时他又想到了老板的人生经验:不要在人多的地方看热闹。他控制住了自己没有下楼。不久,就听到警笛声响起,看热闹的人被带走了不少。到第二天他才知道,原来是两个男人因为争女人而大打出手,伤了人命。

    待他日赶夜赶,在能看到家的地方,他停了下来,心想我这一走就是十几年,也不知老婆是否耐得住寂寞?他就找了个能在不远处看得清家的地方的躲了起来,心想待晚上如果没有什么事发生,再去见妻子。

    夜深了,他清楚地看到家中有一个男人,这男人比较高。不断地在与妻子说着什么。到了晚上九点多,家中的灯灭了。此刻他怒火心中烧,很想冲进屋子将这个男人杀了,以泄心中之恨。但转念一想:妻子这么些年一个人在家中,就算是她找了个男人,也在情理之中,是能被自己原谅的。何况,老板还说过第三条人生哲理:不要在冲动的时候做决定。他忍住了,决定到天亮后向妻子摊牌,然后自己再去那遥远的农场打工一辈子算了。

    天亮后,他敲响了家门,开门的妻子看到他后先是一愣,紧接着认出了他,忙转过头对里边喊道:儿子,快起床,你爸爸回来了。这男人听了,庆幸自己没有干出傻事,否则被杀的可能就是自己的儿子了。这男人流泪了,将老板给的三个饮饼拿了出来,分给他们吃,他儿子刚咬一口,就看到了饮饼里有一张存折。打开存折一看,见上边一次性存了十四万元。这钱,是这男人这十四年的辛苦所得,也是那个老板对这个老实、诚恳、能干男人的馈赠。”

    梅笑慢条斯理地将这个故事说完,转过头去看宋韵。

    宋韵慢腾腾地走着,心里想着他刚才所说的这个故事,觉得他的这故事里,应该有在劝自己不要在冲动的时候做决定的意思。自己想与他结婚,只不过是因为自己一不小心就怀上了,她实在是不想打掉这个胎儿。她以前虽然与乐君有过那么一段,但却没有怀上过,而自己与梅笑在一起这么久了,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个孩子,她又怎么舍得将孩子打掉呢?说自己是奉子成婚好了,反正得给孩子一个名分、一个爸爸的。梅笑啊梅笑,你以为我真是爱上你了吗?与你在一起,只不过是拚房而已,只不过是在自己有生理需要时,有一个没有性病的男人来满足自己罢了,你不要以为自己真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个世界三只脚的青蛙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是满大街都是?

    她心里就有了些不悦,不过转念又想:他虽然不会有什么大的出息,但总算是一个还靠得住的男人,何况他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在如今这个社会,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好男人了。唉......女人再怎么要强,总是得找一个男人嫁了的。

    就这么想着想着,不久便到了民政局。

    从民政局出来,宋韵不知为什么就改变了心态,笑容满面地冲梅笑喊了声:“老公——”

    梅笑听到这称呼,心中一喜又一麻,喜的是自己终于又结婚了,麻的是她的这声音实在是太甜、太柔、太娇嗔了。他满脸微笑地看着她,也极其肉麻地叫了她一声:“老婆——”

    宋韵脸上立刻浮现出了红晕,一脸的媚笑对他说:“老公,我想去火宫殿吃火锅。”

    “得——令。老婆大人,这边请!”

    火锅快吃完的时候,梅笑的手机响了,是短信。他打开短信时拿眼看了下宋韵,见她吃得正欢,便低下头来看短信:梅笑,你今天请假,就是为了和宋韵去领取结婚证?

    他看着这短信,觉得莫名其妙:自己这样的一个付部长请假,应该只有公司老总们才知道,可这发短信人又会是谁呢?他在第一时间猜到这发短信的人,可能是姚慧,但他却不敢确定,因为姚慧也再另嫁成了他人妇,她怎么会关心自己的这件事呢?思索片刻,回复了一条短信:请问——您是谁?

    对方立刻就回了过来:姚慧。

    见到姚慧这两个字,梅笑心中吓得嘭嘭直跳,立即警觉地看了看宋韵,生怕她知道姚慧给自己发了信息,可得仍在若无其事地吃着火锅,一颗狂跳的心这才慢慢平静下来。心想:怀孕的女人,可真是能吃啊!

    他不敢再回信息了,急忙将刚才的两条短信删除了,脸上装出笑容:“老婆,你吃好了吗?”

    “还没呢!我还想带一份回家慢慢吃呢!”

    “哦,那我再去叫一份来,让他们打包。”梅笑忙不迭地应道。

    “唔,老公真好!”宋韵咽下一口食物后接着道:“刚才是谁的信息呀?将你吓成那样了?”

    “不知道是谁。可能是朋友用新号码在跟我玩笑吧?!”梅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她的面前撒谎,觉得自己要是坦白地对她说出来,她可能会受不了。

    宋韵白了他一眼:“呵呵......是吗?”

    梅笑刚想回答,不料手机短信铃声又再次响起,他紧张地看着宋韵,不知自己是不是应该将手机拿出来看。

    宋韵一边吃一边道:“你看吧,老公,我估计是姚董来的信息。姚董,呵呵......姚慧......”

    梅笑一脸的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宋韵淡淡地说:“这个呀,是女人直觉!”

    梅笑这才再次看起了短信:祝你们新婚愉快!祝你们白头到老、举案齐眉、恩爱一生!

    宋韵看到他放松的神色,就笑盈盈道:“姚董她在祝福我们吧!”

    梅笑看着她点点头,算是回答,然后将手机递了过去。心想:面前这个现在是自己老婆的女人,难道是九天狐狸下凡,居然什么事儿都猜得到?唉......她真是太聪明了!真是太聪明了!

    手机访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