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第五百三十一章 但爱鲈鱼美_玄幻奇幻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 第五百三十一章 但爱鲈鱼美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第五百三十一章 但爱鲈鱼美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一旁的书生听了终于忍不住开始反驳了,“你只看到他们收获的时候,当然会这么觉得,可是他们也常常一无所获。甚至天气不好的时候,鱼网不到,却还有生命危险。”

    朱庞一听,就想忿回去,刚才这人就在嘲笑他,这会儿又来,难道当他是泥捏得不成?

    顾诚玉拉了他一把,这人说的是事实。

    “这位兄台倒是言之有理,渔夫的日子确实清苦。若是碰上狂风暴雨,这样小的船只的确很危险。而鱼也不是这么好捕的,空手而归的时候常有。”

    顾诚玉感慨渔民的不易,喃喃自语道:“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

    那书生诧异地看了一眼顾诚玉,他刚才见这两人穿着富贵,又气质雍然,就猜想他们是高门大户的子弟。

    后来朱庞的话也印证了这一切,一看就是没出过远门的公子哥儿。

    不知道这些也正常,他刚才只是想给他们说说江上渔民的苦日子罢了!

    不过,旁边这个年纪不大的倒是有些老成,竟然也知道这些。

    “渔家!过来,我们要买鱼。”

    顾诚玉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打算买些新鲜的鱼。

    大船上的厨房也会有鱼卖,价钱不便宜,且还不一定新鲜。

    那鲈鱼刚网上来,还活蹦乱跳的呢!

    虾头刚将鱼都拉了上来,正在查看渔网里的收获。

    当看到里头有两条肥硕的鲈鱼时,他的嘴角咧得更大了些。

    对面的渔夫见那大船上有人招手,连忙招呼虾头,“虾头,快!贵人要买你的鱼。”

    大叔羡慕极了,大船上常有富贵人向他们这些渔夫买新鲜的鱼。

    若是碰上大方的,根本就不计较鱼的价钱,赏银都不少。

    但也有那抠门的,买一条鱼还要斤斤计较,比那坊市上出的价钱还便宜。

    虾头看了眼右前方的大船,那里站着好几个人,其中一名穿着华贵的公子正在朝他招手。

    虾头没有犹豫,这样的公子不差银钱,只要能追上大船,将鱼都给了那些公子,银钱必不会少的。

    将手上拿着的鱼网放下,虾头连忙摇着桨往大船划去。

    朱庞看着向这里驶来的小渔船,有些疑惑道:“瑾瑜可是想买他的鱼?可是这大船上不也有鱼卖吗?”

    顾诚玉笑了笑,“他刚才网到的鱼里面应该有鲈鱼,鲈鱼的味道十分鲜美,等你尝过之后就知道了。大船上也不一定有卖的,这都要靠运气。”

    虾头的小渔船其实离大船并不远,没一会儿就追上了大船。

    当然,这也与虾头划得快有关系。

    等小船靠近了,顾诚玉打量了一眼虾头,发现对方虽然瘦弱,可是臂膀上的肌肉倒是结实。

    这应该因为常年划船,拉网导致的。干这样的重活使得臂膀练出了肌肉,难怪船划得快。

    虾头并没有停下划桨,因为大船还在往前开,他必须和大船保持着最短的距离。

    顾诚玉看了一眼这样的小渔船,是真的小,渔船上放着一个木桶,顾诚玉猜测应该是放鱼的。

    另外渔网上的鱼也没有清理干净,虾头着急过来,还没时间清理。

    “几位少爷可是要买鱼?”

    虾头仰面向上望去,发现最前头站着的是一位长相和穿戴都不凡的年轻公子。

    他腼腆地朝着顾诚玉和朱庞笑了笑,明白这是刚才招手的主顾。

    “小哥!你这鲈鱼怎么卖?”顾诚玉一眼就看见对方木桶内的两条大鲈鱼。

    “少爷是要买鲈鱼?想必您也知道鲈鱼的肉嫩刺少,银钱您看着给就成。”

    顾诚玉对于虾头如此直接倒是有些讶异,不过他随即就想明白了。

    像虾头这样常年来往江面的渔家小子,见到的形形色色的客人多了。

    虽然面对穿着富贵的人难免有些不自在,但也练就了一张嘴皮子。

    朱庞一听倒是乐了,这小子倒是实在,顿时玩心大起。

    “看着给?我若是给你一文,你也卖了?”朱庞咧着嘴问道。

    虾头不由得嘿嘿一笑,“您是富贵人家的少爷,怎可能给一文呢?您随便赏个下人,都不止一文呢!”

    顾诚玉也被朱庞给逗笑了,可转眼就看见虾头吃力地摇着桨,随即拉了旁边的朱庞一把。

    对方还要打渔,他们还是别耽误对方的时间了。

    “你将两条鲈鱼都拿过来吧!”

    顾诚玉正打算翻荷包,谁想朱庞已经丢了个银锭子下去,掉在了虾头的脚边。

    这可把虾头高兴坏了,一个劲地喊谢谢少爷。

    顾诚玉摇头失笑,十两银子买两条鲈鱼自然是绰绰有余的,有二两都是多了。

    不过他也没阻止,打渔不易,人家也是风里来雨里去,他们难得买一回,没必要斤斤计较。

    他本来也没打算少给,也是十两差不多。

    虾头兴高采烈地将两条鲈鱼抛到了甲板上,朱庞已经叫团子去捡了。

    顾诚玉见船上还有些鲫鱼和一些小杂鱼,其实小杂鱼也是难得地美味。

    本打算再买些,谁想虾头已经开始往船上抛了。

    “少爷们大方,这里的杂鱼和鲫鱼味道也美着呢!这是小子奉送的。”

    顾诚玉笑了笑,此子倒是会做生意。

    看了看甲板上的鲫鱼,有两条非常大,其他的小杂鱼多些。

    又扔下了二两银子,这不是买鱼钱,这是欣赏少年朴实的品质。

    虾头见顾诚玉又给了二两,连忙想将银子还回去,可他见顾诚玉摆了摆手,已经开始往里走了。

    知道人家不差这点,他一边划船,一边还在向船上扔鱼。

    团子一见这么多的鱼,连忙喊够了够了,这些小鱼要捡到什么时候?

    出了房间的茗砚见状,也连忙上前帮忙。

    两日的时间转瞬即逝,顾诚玉终于踩在了靖原府的码头上,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朱庞倒是十分新鲜,“瑾瑜!这地方和京城的码头也没什么区别啊!京城比这的还大些呢!”

    顾诚玉没回答朱庞的话,而是朝着团子他们说道:“行李可要看好了,这里的小贼可不少。”

    这次来因为有朱庞跟着,东西就比前两次多了些。

    大多都是特产,打算送给交好的人家。

    朱庞的东西却比顾诚玉的还多,这都是田氏收拾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