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太后宠不得! 第724章 ,麻烦事来了_灵异悬疑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王爷!太后宠不得! > 第724章 ,麻烦事来了

《王爷!太后宠不得!》 第724章 ,麻烦事来了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可谁知那巫马祁似是早就猜到了筎果的念头,此时不知跑到了哪里去,只留下了一张纸。

    纸上字迹潦草,上头写着:家父忌日,上山插茱萸去了,不用寻,时辰一到,自会归来。

    茱萸?筎果随手就将那纸扔在了地上,怒道,“九月未至,哪有什么茱萸让他插,简直是混蛋!”

    “来人,守住宫门,巫马祁一回来,就抓他来见我。”娇俏的小脸上神情愤愤。

    夏老头在一旁劝着筎果连着几日放血,不要动怒,要保重身子,筎果连听都不想听,坐在椅子上,背过身去,明显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

    躺在软榻上的人手指似乎微微动了动,可屋内的人好似都没有看到。

    与此同时的城中一家客栈的厢房内,站满了不少的人,小二端着茶水想要上楼,却被守在楼梯前的两个带刀侍卫给拦了下来,挥手让他走远一些。

    “皇甫大人,经昨夜下官在宫中的所见所闻,实在是觉得殿下凶多吉少,为了元辟国,我们不得不另做打算啊。”

    皇甫佑德坐在主位上,手边的茶早已凉了,他却是端起来照喝不误。

    “不过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传闻,不能当真的。眼下元辟根基未稳,我们作为朝中大臣,若是自乱阵脚,这才是中了敌人的阴谋。”

    他搁下了茶杯,如是说道。

    “不光是皇甫大人你对殿下忠心耿耿,我们这里哪一个不是先国主的旧臣,可有些事情,总要做好两手准备才是。”

    “是啊,齐湮的那些臣子都开始着手为自己的后路做准备了,我们也必须做些事情啊。”

    “我看那些齐湮的臣子就是想用子嗣来架空那丫头的权利,若真如此,到时候这朝堂之上,我们哪里还有立足之地?”

    “不如我们将那叶苒拉过来做自己人?”

    皇甫佑德眉头一皱,“不管那叶苒究竟是不是真怀了殿下的子嗣,她可是地地道道的齐湮人,不像当今的国后,她身上一半留着我们北戎人的血,况且她生在北戎,长在北戎,相比之下,她更向我们一些。”

    “话是这么说,可她却是没子嗣的。”

    “下官猜测,那些齐湮人下一步,恐怕就是要逼筎果登上太后之位,立东西两宫太后,让那叶苒也占一席之地,再立她腹中胎儿为储君,从而彻底架空筎果的实权。”

    筎果一旦没了实权,朝中就是这些齐湮人说了算。

    “我们断不能让齐湮人得逞,皇甫大人,不如明日上奏提议您做摄政王,这样一来,无论是协助筎果管治元辟,还是辅佐将来的储君,我们也不至于太过被动。”

    此言一出,不少的大臣跟着附议。

    皇甫佑德眉头蹙得十分紧,他思量了许久,沉沉地开了口,“此事再让本宫考虑考虑,今日也不早了,诸位都请回去休息吧。”

    北戎大臣们三三两两地从这厢房里走了出来。

    片刻过后,有一个带刀侍卫拿着一封信从里头走了出来,骑上马,快马加鞭地跑出了都城。

    自北戎大臣来到齐湮后,筎果每日一早都是战战兢兢地拉着破浪询问,“今日可有大臣闹事要上朝?”

    “今日没有,小主子大可放心。”

    破浪如是回答的第三日,筎果松了一口气,眉眼弯弯地道,“看来他们都识相了。”

    “这么看来,管理朝堂之事也不是很难嘛,我随便两三下摆平了这些老泥鳅,在处理朝政上,我也是颇有天赋的嘛。”

    她如是感叹着,心中庆幸着前世没少围观萧芜暝治理这些大臣。

    “你说我是不是很厉害?”筎果拍了拍破浪的肩膀,如是问道。

    破浪看着她,正要回话,目光不经意地瞥见桥上有人匆匆跑来,便是有些同情地与筎果说道,“小主子,你的麻烦事来了。”

    说罢,他抬起手,朝着桥上指了指,筎果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桥上那人一路跑着,不消一会,就跑到了筎果的面前,跪在地上通报道,“国后,齐湮和北戎两国臣子一同递了折子,请您去宣政殿处理要事。”

    筎果不耐地啧了一声,“这些老泥鳅是怎么回事?前几日的教训忘了?”

    淋了一夜的雨也没听他们有谁病了,都是一把老骨头,身子骨竟是都一个个的这么硬朗的么?

    筎果梳洗打扮了一番后,才起身走出寝宫,就撞见了叶家母女,她们二人对着筎果行了礼后,就往旁避了避,让出了路。

    少女狐疑地瞥了一眼她们,抬步没走几步,突然顿下脚步,转头看着跟在她身后的叶家母女。

    “你们跟着我做什么?”她的视线落在了叶苒微微隆起的肚子,道,“既然有了身孕,就安分守己一些,便不是殿下的种,你人在我这里,万一出了什么岔子,外头的人还不定要怎么编排本宫蛇蝎心肠。”

    叶苒低着头没有说话,倒是那叶嬷嬷开了口,“请国后恕罪,我们母女收到了帖子,请我们去宣政殿。”

    “你们也去?”筎果挑起眉梢,眸中惊讶,不过也只不过是一瞬。

    她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这齐湮臣子今日玩的是什么把戏。

    罢了,不过都是一些余孽罢了,她本念着同为齐湮人,想从中挑出几个可用的人才来,毕竟偌大的强国,总不会一个可用之才都没有吧。

    可无奈他们连续作死,眼中只有自己的前途,全然没有大局观,这就怪不得筎果容不下他们了。

    北戎臣子是要给萧芜暝的,她做不了主,这些齐湮臣子,难道她还能处理了么!

    “那就好好跟在本宫的身后,别在宫里头迷路了。”她红唇微微上扬,转身抬步就走,走得极满,就像是故意迁就怀了孩子的叶苒一般。

    她如此好说话, 倒是叫叶家母女有些不敢置信了,愣在原地,一步都没有挪动。

    直到那丹霜上前,冷冷地道,“你们是什么身份的人,敢让国后在前面等你们?”

    这才惊得她们反应了过来,快步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