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太后宠不得! 第723章 ,需着手处理后事_灵异悬疑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王爷!太后宠不得! > 第723章 ,需着手处理后事

《王爷!太后宠不得!》 第723章 ,需着手处理后事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威胁本宫?”少女眯起明亮的眼眸里尽是哂笑,她站在台阶上,睥睨着他们,“若是本宫不拿出来,你们想怎么对付本宫?”

    “臣不敢。”众人低下了头,一并跪在了雨里。

    “不敢?”筎果轻呵了一声,道,“你们未免也太小看了自己,本宫倒是觉着你们胆子是豹子生的,没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

    她一甩袖子,也没有让他们起身,径自离开了。

    这几位臣子在雨中跪了一会,早起了想离开的心思,可没得国后之令,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有人跪的身子有些发僵了,便是动了动,没成想,他这一动,就把数个影卫引了过来,问天沉声道,“这位大人,国后没有让你们起身,就请继续跪着。”

    便是在黑夜里,那大人的脸色也能瞧得出十分的难看。

    待影卫们走后,这几位大臣面面相觑,这心里头起的心思愈发坚定了。

    齐湮臣子原本是十分欣喜筎果为元辟国后的,这样一来,他们归顺元辟后,这筎果定会看在同为齐湮人的份上,扶持他们,可这几日的所见所闻,让他们意识到筎果对齐湮是没有归属感的,更别提是要扶持他们一事。

    而萧芜暝重伤昏迷一事,其实一直在宫内流传着,人人都听过,只是没有人敢在明面上说出来。

    自萧芜暝大婚后就不见人影,齐湮的不少臣子对此传闻也是信了几分。

    因着如此,他们想到了在后宫中安插一个自己人,他们正商量着此事时,那叶苒竟是主动找来,他们几人合计了一番,便是想出了叶苒怀了子嗣的法子,强行住进了宫里,探查萧芜暝是否昏迷。

    倘若此谣言是假的,也不过是弃了叶苒这个废棋罢了,可若是真的,齐湮臣子可以借筎果无子嗣一事,让叶苒入住东宫,架空筎果的权利,从而让他们齐湮臣子在朝中得以占主权。

    而今夜那被灭了口的黑衣人死前口口声声说着萧芜暝在沙场上受了重伤,要拿筎果一命换一命,其实谁都想到了其身后的主子就是洛易平。

    这天下,除了萧芜暝外,也只有洛易平对这个棺材子念念不忘,势在必得了。

    其实,所有人的心里都清楚明白的很,这洛易平与萧芜暝是死敌,碰上了必要争个你死我活,洛易平会往死里下手,这并不需要怀疑。

    况且,筎果的态度摆在了那里,她说家书,可偏偏就不肯拿出来,这无疑是有问题的。

    几番思量后,这些臣子一并觉着那萧芜暝重伤的传闻多少是参了几分真的。

    大雨滂沱直至天方亮时才停歇。

    雨停时,破浪走来传达了筎果的话,让这些大臣各回各家,不要碍着她的眼。

    说罢,破浪又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摊开在他们的面前,“国后说了,家书是十分亲密的私人物件,不过她唯恐谣言一事动摇国本,所以才愿意拿出来给你们看,只准认字迹,不准记内容,若是其中内容被传了出去,她定是要拿你们问罪的。”

    这几个大臣一并凑上前去看,齐湮臣子是最为起劲的,冲在了最前头。

    可真让他们看家书,他们却是犯了难。

    他们谁都没有见过萧芜暝的墨宝,如何辨认这字迹?

    “你们可曾见过殿下的墨宝?”有一齐湮臣子问着北戎大臣。

    北戎大臣们脸色颇有些不自然,他们虽未北戎臣子,可却也没有见过萧芜暝的墨宝的,要真论起来,他们中间也就只有一两个人有幸见过萧芜暝年幼时的墨宝。

    “自……自然是见过的。”其中一个齐湮臣子如是说道,“我来辨认辨认。”

    半响后,他将那家书毕恭毕敬地还到了破浪的手里,对着大家说道,“落纸云烟,这般飘逸疏朗的字迹的的确确是出自殿下之手,错不了的。”

    “既然认了字迹,那就请各位大臣回去吧,淋了一夜的雨,各位也不是年轻小伙,喝点姜茶,去去寒。”破浪说罢,抬手招来几个影卫,送这些大臣们回去。

    因着下雨的缘故,屋内有些闷热,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挥之不去。

    这血一杯一杯的给萧芜暝喂了下去,却也不见他有好转的迹象,那慌乱的情绪再度笼罩在筎果的心头,让她十分的无措,坐立不安地拉着夏老头,“一杯的分量太少了,你给他喂一碗。”

    说罢,她便命夏竹拿来干净的碗。

    “这不行,一日一杯,足以了,老夫不是跟你说过么,再多的话,你也会因失血过多出事的。”夏老头连连摆手,双手背在身后,极力地安抚着筎果,“你这丫头就不能再多些耐心么?殿下的脉搏已经稳定了不少,假以时日,他一定会醒来的。”

    “可我瞒得过一事,难道我能瞒过外头的人一世么?”她的声音是慌乱到极致后勉强让自己保持着一丝的理智,“其实你也不确定他究竟是要几日才能醒来是不是?”

    “你这丫头,这个时候不应当想这件事情,越想你就会怕,会怕你就乱。”

    “眼下于你而言最重要的,是如何让那些老泥鳅老麻雀对你臣服,是你如何保住自己的位子和权力。”夏老头叹了口气,又道,“到了这个时候,不管你愿不愿意,有些现实的问题,你要着手开始处理了,不能再想着身后有人靠着,许是往后,你是整个元辟的靠山。”

    着手处理什么?后事?

    夏老头说的已然十分的婉约,筎果自是听出了他的暗示。

    她死死地咬着下唇,脸色有些苍白,她低低的开了口,一字一顿地道,“若是他当真出了什么岔子,我就以他的名义拟一道旨意,为他殉葬得了。”

    少女的声音哽咽,说罢,脑袋便是瞥向了一边,望着那软榻之上的人,似是孩子般赌着气,道,“连个人都救不回来,夏老头你算是什么大夫!”

    她甩袖,又命丹霜把巫马祁找来,说是让他点续命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