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太后宠不得! 第464章 ,不如掳筎果_灵异悬疑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王爷!太后宠不得! > 第464章 ,不如掳筎果

《王爷!太后宠不得!》 第464章 ,不如掳筎果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萧芜暝了然地闭目点了点头。

    齐湮国主被马管家送出府后,筎果这才从王府后门溜达了回来。

    无良国主原本是想着,待西闽出兵收了郸江,他北戎便即可出兵,借着为萧芜暝报复的由头,吞并西闽,收回郸江,却不想一切都成了空。

    他在宫中左等右等,没成想等来的却是齐湮国主与萧芜暝联盟一事,当场就把自己气晕在了案桌前。

    齐湮国主在回国后,就下令趁夜撤走大部队,只留下了一小队人马驻守在卞东境外。

    五日期限将近,洛易平在军营中正与牧老将军商讨着出兵一事,忽然察觉到军帐之外的士兵们骚动了起来。

    洛易平与牧老将军心感疑惑,便出了军帐,见到的却是打扮得甚是隆重的牧遥正命人犒赏着众将士。

    她带来了烤乳猪和酒,将士们正围着她欢呼不已。

    洛易平脸色微沉,瞥了一眼身旁的牧老将军,碍于他在,说话的语调尚且温和,“军营重地,刀剑无眼,你来这里做什么?”

    “太子爷你久住军营,母妃不放心你,这才让我带着酒肉来。”

    牧遥一见洛易平,就跑了过去,伸手抱住了他的一只手臂,说罢,这才像是看见了洛易平身旁的牧老将军,她的笑意僵了些许,勉勉强强地对着他点了点头。

    “眼下尚未赢战,你可知你这么做会扰乱军心?”洛易平不着痕迹地从她手里抽走了手臂,“你若真想为我解忧,就回去好生陪着母妃。”

    牧遥脸色一滞,语调有些委屈,“好不容易见到爷,爷就让我走……”

    她语音方落,就听见一个小兵快马加鞭来报,“爷,北戎来的信函。”

    “呈上来。”

    洛易平接过小兵递上来的信函,略略地看了几眼,就将那信函递给了身旁的牧老将军,“老将军以为如何?”

    牧老将军看着信中内容,睁大了眼睛震惊不已。

    牧遥亦是看见了那信上的内容,她甚是不屑地道,“这北戎国主未免太看得起萧芜暝了。”

    洛易平负手背过身,牧老将军看了他一眼,问着牧遥,“此话怎讲?”

    若是说这里有谁最为了解郸江的,就只有牧遥了。

    她轻视一笑,“区区郸江,不过弹丸之地,就算现在萧芜暝自立为王了,又有何惧?他出兵助齐湮?齐湮没有被他拖后腿算是不错了。”

    “此言差矣,老夫曾与萧芜暝切磋过下棋,此人心思缜密,行事诡异,并不能以常人所想来度他所行。”

    下棋,高手过招,落子之间便能窥探对手一二。

    就如牧老将军也与洛易平下过几回棋,洛易平步步都为自己留了后招,他的每一步,对手的每一步,都在他的算计之内,城府极深,让人防不胜防。

    若是寻常人对上洛易平,那自是无赢的可能,可偏偏,他的对手是萧芜暝。

    无论对手会走如何一步,都在洛易平的计算之内,可偏偏这萧芜暝是个行事不安章法走的主,要猜出他如何行事,着实很难。

    不过这样的人,却也不是没有弱点的,他真是将弱点公之于众。

    筎果,就是萧芜暝的命门所在,要赢萧芜暝,就需要抓住筎果来制衡他。

    牧老将军如是想着,便是如是与洛易平打着商量。

    “那宸王是什么人,北戎国主怀疑的心思如此之重,他也能在这人的眼皮子底下养了影卫而不被北戎国主察觉,十四年的潜伏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要赢他,咱们需要给自己弄个万无一失的保障。”

    “哦?”洛易平挑眉侧目,“看来牧老将军已经有了法子,说来听听。”

    牧老将军看了一眼牧遥,这才说道,“所谓打蛇要七寸,那筎果不仅是萧芜暝的命门所在,也是齐湮的。”

    他言中所指之事,洛易平自是明白。

    “巫马氏人的批命,我从不相信。”洛易平不是不信,而是他亲眼见过萧芜暝将筎果困在他的身边,却并没有被那所谓的煞气所侵害。

    他顿了顿,又说道,“两国交战,若是以一女子的命定成王败寇,那我养这些士兵做什么?”

    言下之意便是,他不会去动筎果。

    牧遥的脸色已经沉了下去,不见方才初见洛易平时的欢喜。

    “殿下……”她才开了口,就被洛易平摆手喝止。

    “此事不要再议。”

    牧遥不甘心地咬着下唇,眸中一闪而过阴毒之色,那手藏在袖中,紧紧地握成了拳。

    洛易平先前为了筎果,是如何牺牲卞东,甚至不惜与他父王闹翻,迟迟待在齐湮不肯归来,不就是因为筎果么。

    还真当她不知!

    洛易平却忽而又了话,“巫马氏人说的话,虽是尚待确认,不过将她掳来,必定会让萧芜暝方寸大乱。”

    他这是又默许了。

    郸江,宸王府。

    这日午后的日光温暖,筎果枕在萧芜暝的腿上,正打着盹,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纤细的手指在鼻下蹭了蹭,解了些许鼻子的酸意,她直感不妙,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心突然砰砰砰地跳得十分厉害。

    萧芜暝收了手中的军书,抱着她起身,转身回了房里,“阳光虽是不错,但也不能贪凉。”

    北戎以北,气温并不如齐湮炎热,立秋之后,气温更是愈的凉了。

    筎果躺在了床上,见他要走,连忙伸手拉住了他,脑袋枕在柔软的枕头上,抬眸对着他笑得甚是灿烂。

    萧芜暝眉心跳了跳,警惕地看着这个八成心里又再起什么让人招架不住念头的小丫头。

    他垂眸,俯下身,竟是伸手遮住了她弯弯的眉眼,“别这么看着本王笑,有些瘆的慌。”

    筎果哼了一声,不欲与他多做计较,颇为大度地轻笑出声,“殿下,我跟你打个商量呗?”

    “商量说不上,你先说来听听是什么事情。”

    若是过分的要求,就免谈了罢。

    萧芜暝这腹诽的一句并未说出来。

    可懂她如斯,这丫头绯色的红唇微微勾笑,他这心中已然是猜到了几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