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太后宠不得! 第413章 ,亏她做得出来_灵异悬疑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王爷!太后宠不得! > 第413章 ,亏她做得出来

《王爷!太后宠不得!》 第413章 ,亏她做得出来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这丫头又有睡懒觉的习惯,便是今日,她也是赖在床上不起。

    她这行宫今日一早就特别的热闹,来贺喜的人从她这行宫一路排至了那桥上,夏竹从开着的窗户望去,乌泱泱的一片人头。

    “小主子,礼数上,你也得见一见他们吧。”

    筎果躺在床上,翻了个身,“礼数?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有礼数了?”

    她摆摆手,继而又说,“萧芜暝不是在外头了,还用得着我做什么?”

    反正,他们本也想要真与她接触。

    这些前来恭贺的人当众,齐湮人数最多,他们也是面上最喜庆的,不过不是真心为她庆贺,只是心里头想着,可算是把她这个煞星给嫁出去了。

    筎果不用动脑子,也猜到了一二。

    至于其余四国的人,那都是来萧芜暝面前混个脸熟的,这更与她没关系了。

    夏竹无奈地与丹霜对视了一眼,忍不住说道:“若是到了成婚那日,真不知小主子你是不是还会赖床不起。”

    “这又有什么关系嘛?”

    繁文缛节是筎果最头疼的事情,这事情做起来,受苦受累的是自己,为的也只是面子上的功夫,她前世从不曾在礼节上出过偏漏,这滋味尝过一世,便不想在下一世继续尝。

    她坐起身子,难得有了做主子的顿悟,对着夏竹教导了一番,“宸王府一向有原则,一切从简就好,这样大家都舒服,整那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

    说话间,外头嘈杂的声音不曾听过。

    筎果挑了挑眉,摆着一副你听的模样,“吵得我脑壳疼。”

    约莫是她愈的与萧芜暝么心灵相通了,她这才小小的抱怨了一句,外头的吵杂的声音戛然而止。

    只听萧芜暝一贯温淡低醇的嗓音响起,“面子上的功夫,大家都免了吧,庆贺的话又没有什么新意,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本王听得耳朵都起茧了,都请回吧。”

    因着这话,众人面上的笑意一滞。

    哪有这样的?

    长公主与寇元祺到的时候,正巧赶上了萧芜暝赶客。

    有人望了望自己手里拎来了的大礼,“那这……”

    “这就放下吧。”寇元祺自人群中挤了进去,自觉地坐在了案桌前,“在此处登记即可。”

    长公主轻易脚步,望了望厅内,看向萧芜暝,轻笑问道:“皇妹呢?是不是还在梳妆打扮?”

    听到长公主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筎果这还算不错的心情沉了些许。

    “昨夜折腾到了很晚,她还在睡着,长公主不要进去打扰她。”萧芜暝说着话时,从头到尾都在盯着寇元祺登记,一眼都未抬。

    在场的这些人听到萧芜暝说着话,也是习惯了,不见怪了。

    长公主面色如常,笑意不减,反而又深了一些,“我寻得了一对同心玉,想亲手送给皇妹,既然她还没有起,那我就在这等她好了。”

    “长公主待小公主还真是好。”

    “你也不瞧瞧这长公主是什么人,从头到脚都挑不出让人不喜的地方来,心善不说,还温柔体贴。”

    有人起哄,“不知我们可有眼缘,瞧一瞧长公主这寻来的同心玉佩?”

    长公主并不忸怩,眼神示意身旁的侍女,侍女随即将手中的锦盒打开,展露给大家看。

    这同心玉是一对,雕刻的是龙凤之样,若是合起来,就成了龙凤戏珠,白玉的质地又十分的通透无暇,是属上等品,世间稀有的宝贝。

    不过这只是对于这些没开过眼界的人来说,是个无价之宝,其实这样的石头,郸江山上随地可捡。

    众人见了那玉佩连连夸赞不已,这场子一下子从前来祝贺齐湮与北戎联姻,变成了长公主如何如何的有心思。

    有些人天生就爱做众人眼里瞩目的那个,无论何时何地。

    “长公主出手如此的阔绰,这让我们的礼物可怎么拿出手啊?”

    闻言,她捂嘴轻笑,“礼物只是一份心意,况且我就这一个皇妹,我不待她好,待谁好去?”

    她这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筎果若是还不出现,众人心中一经比较,当下高低立判。

    连夏竹都听出了其中的不对,“小主子,要不,你还是梳洗打扮一番,快快到前厅去吧?”

    踩着筎果来显摆自己高尚,也亏得这长公主做得出来。

    “不去。”筎果哼了一声,伸了个懒腰,自床上下来,“若是我现在出现,这才是落了下风。”

    “可这样未免也太憋屈了!”夏竹上前为筎果洗漱,愤愤不平道。

    “稍安勿躁。”少女安抚着她,“就让她风光一会,过了今夜,有她好果子吃。”

    所谓爬得越高,跌得越痛。

    长公主今日有众人信服的地位,全靠平日里踩着那些皇族贵胄的千金爬上去的,这样的手段她玩的最是溜。

    将近午时的时候,才将这些前来祝贺送礼的人一一打走。

    寇元祺坐在案前,头也不抬地问道,“你是什么人,你送的是什么?”

    “卞东公主,不过我没有备礼。”

    寇元祺执笔的手微微一顿,这才抬起头,看向面前的这女子,“这倒是稀奇了,卞东太子娶不得那丫头,连礼都吝啬了?”

    秋歌儿被他奚落地脸红了好一阵,半天都说不上话来。

    长公主还坐着一旁的案桌前品着茶,很是有耐心地等着筎果。

    她朝着萧芜暝的方向看了过去,适才她送出去的那对同心玉被随意的放在案桌前,“方才忘了问,宸王可喜欢这对玉?”

    她浅笑的面容上呈着几分的羞涩,又有些期待,仿佛是献宝一般。

    “本王对玉石这玩意并无研究,谈不上喜不喜欢。”

    这话已经是萧芜暝说的最为委婉的一句,可伤人的分量却是丝毫不减。

    他分明就是在说,这玩意他看都懒得看上一眼,又何来的喜欢。

    秋歌儿看了一眼长公主,眉头微微蹙起,这面前的寇元祺还在追问着她,“你既没送礼,那过来是做什么?”

    “我与筎果也算是认识,就想来见见她,不成吗?”秋歌儿回了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