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皇后:本宫要改嫁 第29章怀孕了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爆笑皇后:本宫要改嫁》 第29章怀孕了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这么早就要睡?不如……陪朕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吧?”

    “不要!我要睡觉!”

    “好!那我们就来吧!”

    “诶?我没说……唔……唔唔……”

    半个时辰后。

    “现在该让我睡了吧?”

    “要不……我们再来一次?”

    “啊?不要!唔……我说……不……唔……”

    又半个时辰。

    “好……好了吧……皇上……我真的很想睡觉啊!我要睡觉!”

    “好吧,你睡吧。”

    “可你这么亲我怎么睡得着啊!”

    “睡不着?那就不要睡了。咱们继续!”

    “……”

    回想结束。

    肖雨儿扒着脑袋,心里在恨恨的骂上官聿。

    死男人!臭流氓!急色鬼!每天不滚下床单好像就不能活一样。他自己逞色欲还要连累她没得睡觉!她最近老觉得困,老想睡觉,这死男人还不让她睡。害得她都有黑眼圈了!

    跑到梳妆镜前看着自己那两个大大的熊猫眼,肖雨儿决定今天不让上官聿进房门了。她要好好睡觉啊!

    “紫宛,今天给我把好门,别让皇上进来!”转过脑袋,对紫宛吩咐道。

    被肖雨儿这个有点大逆不道的想法给吓了一跳,紫宛为难道:“娘娘,这……恐怕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只要拦住他别让他进我寝殿就行了。”她可不想又没得睡觉。

    “奴婢哪有那个胆去拦皇上啊!奴婢可不想脑袋不保。”努努嘴,紫宛站在肖雨儿面前道。

    “那你就……”

    “娘娘,容妃求见。”一句话未讲完,被进来通报的宫女给打断了。

    疑惑的眨眨眼:“容妃?她来干什么?”

    “奴婢不知。”

    “知道了,让她在前殿等等,本宫待会就去。”

    “是。”宫女应声退下。

    “紫宛,你说这个容妃……她来干嘛啊?”

    “奴婢怎么知道。娘娘您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重新趴回桌子上,肖雨儿半死不活的哀叹道:“真是讨厌!我本来还想睡觉的说。紫宛啊,我可不可以不去啊?”

    看着趴在桌子上明显赖着不想动的肖雨儿,紫宛失笑,伸手拉着她的手臂,把她拽起来:“娘娘,人家容妃特地来求见,您要是不见,人家会说您这个皇后在摆架子,不把人家放在眼里的。这样的话……会坏形象的。”成天听肖雨儿说要保持形象什么的,紫宛也学会说了。跟了娘娘几个月,确实有点被娘娘感染了。

    哀怨的看了紫宛一眼,肖雨儿不情不愿的回了一声:“好吧。”然后让紫宛替她理了理衣裳和头发,就去前殿“保持形象”去了。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对着“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皇后行礼,容妃心里却在骂肖雨儿:皇后在对她摆什么架子!她来这么久了才出来,明显是不把她放在眼里。仗着皇上宠她,就这么恃宠而骄。哼,等她重新获得皇上的宠爱,看她还怎么得意!

    这边容妃在骂肖雨儿,那边肖雨儿也在肚子里叽里咕噜:这容妃的表情怎么看都不怎么和善。她们俩之间说起来还有点小恩怨,除去恩怨不说,她俩还是情敌呢。

    一想到情敌这两个字,肖雨儿脸一下子就拉长了。她差点忘记上官聿可是有一大堆小老婆的。而这个容妃则是一堆小老婆中最得宠的。当然这是以前。现在,哼哼,上官聿要是还去找别的女人,就别想进她房门!

    “呃,容妃来本宫这里有何事?”和古人讲话就是拗口。

    容妃堆起一脸的假笑,道:“多日不见,怪想念姐姐的,姐姐你是皇后,我又哪能让你屈尊来我的容荷宫。所以,妹妹我就来这儿看看你,咱姐妹聊聊天,话话家常。”

    容妃的一番“姐妹情深”的话语,让肖雨儿听得鸡皮疙瘩齐刷刷的立正稍息集体唱国歌。姐姐?妹妹?聊天话家常?谁?她和她?

    狠狠打了个寒颤,肖雨儿悄悄搓了搓手臂,干笑两声,说道:“本宫今年才十九,容妃你貌似二十一了吧?这姐姐……应该是你吧?”

    听了肖雨儿的话,又看见她搓手臂的小动作,容妃几乎咬碎一口银牙。

    每个女人最忌讳的就是自己的年龄,皇后这么直接的说她比她大,其实是在暗示她老吧!

    尴尬的笑笑,容妃道:“呵呵,是吗?我还以为皇后比我大呢!”

    看容妃一张便秘一样的脸,肖雨儿在心里笑死,表面上却还装的一副清纯无辜样:“哪能啊!你比本宫进宫早,服侍皇上的时间长,在宫里,你算老人了。”故意将“老人”两个字说的很重,肖雨儿就是要打击这个虚伪的女人。哼!装嫩?你已经没有资格了。

    “你……”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容妃憋红了一张脸,语气生硬的说道,“臣妾身体稍有不适,就此告退。”

    努力忍住笑,肖雨儿假惺惺的关心:“哎呀!姐姐你身体不舒服啊,那赶紧的,回去躺着吧,就别到处乱跑了。”

    “臣妾告退。”气的身体微微发抖,容妃在秋儿的搀扶下出了紫宸殿。

    确定容妃已经走远听不见了,肖雨儿终于放声大笑:“哈哈哈!紫宛,你看见没?那个容妃一脸气疯了却不敢撒气的样子,哈哈哈,别提有多好笑!她竟然还气到发抖诶!”

    看到自家娘娘笑得如此欢畅,紫宛真替容妃感到同情。

    容妃今天来的目的,连她都看出来了,娘娘又怎么会不知道。她明显是想来责怪娘娘独占皇上,导致皇上冷落了她。可结果却被娘娘反将一军,在她们俩的年龄上做文章,打击了她。

    她也没想到娘娘的嘴巴这么厉害,三言两语就把容妃气得够呛。呵呵,在这宫里,恐怕只有一个人是娘娘对付不了的。那就是皇上。每次皇上来紫宸殿,娘娘都要有意无意的找茬,和皇上吵上几句。可每次都被皇上说的哑口无言,最后自己在那生闷气,要皇上哄上好半天才消气。只不过……皇上哄人的办法……她就不得而知了。

    “好了娘娘,别忘了保持形象,这样笑有损形象的。”上前扶住肖雨儿笑得差点摔倒的身子,紫宛开口道。

    摆摆手,肖雨儿无所谓道:“有什么关系,反正现在又没外人。形象什么的,是给外人看的,自己人在乎那个干吗!”

    闻言,紫宛动容。

    自己人?娘娘拿她当自己人吗?

    看着肖雨儿笑开花的绝美脸蛋,紫宛心下感动不已,脸上绽放出一抹舒心的笑容,道:“娘娘说得对。自己人不必在乎。”

    “嗯。孺子可教也。哈哈。”拍拍紫宛的肩膀,肖雨儿抬脚准备回房间。

    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然后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皇后她怎么样了?”上官聿坐在肖雨儿床前,紧张的问边上替她诊脉的太医。

    两个手指搭在肖雨儿纤细的手腕上,一把灰白胡须的老太医微闭着眼,静静把脉。听到上官聿的问话,睁开眼,一脸喜色地跪在地上,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后娘娘有喜了!”

    一脸呆愣的看着太医,上官聿木然的问道:“你说……什么?”

    “回禀皇上,根据皇后娘娘的脉象显示,确是喜脉。至于娘娘晕倒,只是因为睡眠不足,休息不好所造成的。老臣开副有助睡眠的药给娘娘服下便可。”

    还在震惊当中未回过神,上官聿呆呆道:“你……确定是喜脉?”

    “老臣用性命担保。确确实实是喜脉。”

    得到确定的答案,上官聿慢慢回神,转头看向床上躺着的肖雨儿,嘴角慢慢勾起,勾起,最后咧成一个大大的弧度。

    伸手抚上肖雨儿的脸颊,上官聿眼里心里都是满满的甜蜜和宠溺。

    雨儿,你听见了吗?你怀孕了,你有了我们的孩子。

    “多久了?”掩不住一脸的喜悦,上官聿神色飞扬地问太医。

    “回皇上,娘娘的身子已经有三个多月了。”

    “三个多月了?”闻言,微微皱眉,上官聿转向一边,问一旁站着的紫宛,“紫宛,你家娘娘有身孕都已经三个多月了,你怎么一点都没察觉?要是她有个什么闪失,你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朕砍的。”

    一旁的紫宛一开始也被太医的话给弄懵了。娘娘竟然有喜了!还没高兴多久呢,就被皇上一句话给刺激了。

    “皇上,奴婢……知罪。望皇上开恩。”嘴里在认错请罪,心里却在宽面条泪流不止。皇上啊,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比娘娘年纪还小上一岁,她怎么知道能吃能喝能蹦能跳能睡的娘娘有了身孕啊?她又没怀过。更何况娘娘她自己都不知道,能怪她吗?真是冤呐!

    “算了。朕不追究了。”神色一凛,又道,“但是,从今天开始,你要一步不离的跟随皇后左右,照顾好她。知道了吗?要是皇后和朕的孩子有什么闪失,朕唯你是问!”

    “是。奴婢遵命。”

    “唔……紫……妈呀!色狼啊!”刚刚醒来的肖雨儿张嘴刚叫出紫宛的紫,就感觉肚子上有什么东西压着,一低头,就看见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搁在她肚皮上,当下就惊叫出声,条件反射般一个巴掌就呼仑上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