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重生:盛宠太子爷 第一百五十四章 撒娇_玄幻奇幻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毒妃重生:盛宠太子爷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撒娇

《毒妃重生:盛宠太子爷》 第一百五十四章 撒娇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张正扯了扯许锦言的衣袖吸引她的注意力,然后又把胳膊伸到她面前,有些委屈的道:“伤口……”

    嫣红的唇微微嘟起,凤眸里流转着醉人的春色却还微微露出几分幼兽般的懵懂和委屈,怎么瞧怎么令人心疼。

    玉箫跟后面冷笑,大伙瞧一瞧看一看啊,传说中刀枪不入,百毒不侵,没有痛觉的张正这是在干什么?

    张正你还要不要你那张国色天香的脸,你那伤口都快结痂了你跟人许小姐这儿卖什么惨!你收拾努尔布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那家伙手脚利落的,就差给努尔布打飞起来。

    可是玉箫不吃张正这一套,他自有人上张正的当。那不,许锦言眉头皱起,素白的手抚上张正的胳膊,眨巴着那双琉璃眼眸道:“真是为了绑努尔布又受了伤?”

    “可不,伤口都裂了,英伯给我重换了好几回的药呢!”张正一听有戏,更是煞有其是的道。

    许锦言将张正的衣袖卷起,胳膊上果然缠着厚厚的一层纱布,她轻叹一声,琉璃眼眸露出担忧道:“你这伤我上回见着便觉得重,但想着这么些天也该有所好转,没成想却出了努尔布这一茬,又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凤眸一转,琢磨着她刚才说的这句话,“想着这么些天也该有所好转”,那言外之意也就是这么些天她都在想着他。他笑了笑,流露出满意之色。

    玉箫看着那纱布抽动了一下眼角,怪不得今天早上张正忽然把英伯抓过去给他缠纱布,玉箫还一度没想明白,张正的伤早就好了,怎么今天突然又缠起了纱布,直到现在才看出来,弄了半天张正是算准了许锦言今儿要来,提前准备好在这儿等着许锦言呢。

    张正你这个人你戏太多了你,为了跟许小姐撒娇你不要脸!

    他算是知道飞寒为什么戏那么多了,感情仆随主子,源头是张正。

    玉箫瞧着张正和许锦言那对郎才女貌,呸!豺狼虎豹的狗男女实在是心中甚堵,行行行,他走他走,他不跟这儿给自己添堵了还不成么!

    玉箫甩袖离去,准备坐到水仙花阴影里继续看大门。

    但是他忘了,遇奇斋大厅里还有飞寒和忍冬……

    玉箫:爹,我错了,我想回家!放我回家!

    张正笑弯了那双春意盎然的凤眸,看着对他的伤口流露出心疼之色的许锦言笑道:“麻烦倒说不上,就是稍微有些疼,若是你能给吹一吹,这疼也就能好一大半了。”

    许锦言一听此话,琉璃眼眸里的心疼瞬间冻结,立刻甩掉张正的胳膊,斜瞪他一眼道:“带路,我要见努尔布!”

    说完就怒气冲冲的往后门的方向跑去。

    “你又过河拆桥!”他皱了眉,但眼眸里却全然都是笑意,他勾唇,追了上去。

    ——

    许锦言瞠目结舌的看着被捆成了个白粽子,在床上不停扭动的努尔布。

    “嘶,你能解释一下,这一团白花花的东西是什么吗?”许锦言皱眉望向张正。

    努尔布:“呜呜呜呜呜呜”

    许小姐我是努尔布啊!

    张正脸色不改:“他想攻击我,我才把他捆成这样。”

    努尔布神色瞬间激动道:“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谁攻击你了!你个小白脸你不要脸!我就提了两句许小姐你就给我捆成这样扔这儿了,我倒是想攻击你,你给我机会了吗!你想骗许小姐?没门!许小姐那么聪明才不会相信你这种小白脸的鬼话。

    许锦言点了点头:“想攻击你?那是该捆。”

    努尔布:“……”

    “但是你现在把他解开吧,我有话要问他。”

    张正一挥手,解除了努尔布嘴上的封条,可是方才一直“呜呜呜呜”的努尔布此刻能正常说话了却一言不,望着天,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许锦言坐到了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关切的问道:“毒既解了,此刻身上可还痛么?”

    努尔布本想拿捏一下架子,但这个架子没绷住,犹豫了片刻还是小声道:“不痛了,许小姐的解药很管用。”

    说完之后,努尔布抬起头仔细的看了眼面前那个不足十五岁的小小女子,那一双琉璃眼眸清透明亮,怎么看都不像是受过这种苦难的人。

    那蚀骨散的滋味他尝过,即使如今解了,那份疼痛也势必终生难忘。他一个九尺汉子,回纥有名的凶神恶煞,面对那样的痛楚都不由得肝胆俱裂。而许小姐,一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怎么会受过这样的苦难,又是怎么忍得住那样的痛苦。

    努尔布有些迟疑的问道:“许小姐,您真的也中过蚀骨散么?”

    努尔布话一说完,那双漂亮至极的凤眸就立刻看了过来。

    许锦言知道张正在看她,但她还是没有丝毫犹豫的点了点头,对努尔布道:“当然,所以我了解你所有的痛楚,也和你一样痛恨给我们下毒的那些人,那些人手段恨毒,毫无善念。无论我们怎么报复,都是应该的。”

    张正每听她多说一个字,手就多攥紧一分,那双漂亮至极的眸子在一瞬间聚集了天下间最难消融的冰雪,冷意刺透肺腑。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