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重生:盛宠太子爷 第一百五十二章 白粽子_玄幻奇幻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毒妃重生:盛宠太子爷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白粽子

《毒妃重生:盛宠太子爷》 第一百五十二章 白粽子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娘!我受够了!我不想再看见许锦言了!你帮我杀了她!杀了她!”许茗玉焦黑的脸颊不听的抽动着,看起来极为的可怕。

    李知书安慰着许茗玉坐下道:“娘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那贱人花样太多,她刚封了翁主,现在不是动手的好时机。你再多忍耐几日!”

    “忍?忍到什么时候!她现在都是翁主了,难道要忍到她做了皇后才动手么!”许茗玉近乎癫狂的大叫。

    “你说什么呢!”李知书瞪了眼许茗玉。

    许茗玉这才自知失言,讪讪的住了口。

    李知书平复了一下心情道:“那江南来的神医这两日就到了,你现在最紧要的就是治好脸上的伤,许锦言再得意也就这一段时间了,等你的伤治好,你那一张容貌放在那里,还有她许锦言什么事!”

    “可是脸上的伤真的能治好么?”许茗玉听了李知书这番话,稍微冷静了一些。

    “当然能治好了,那神医是你表哥介绍的,你表哥在信里说这神医在江南那一片极为有名,听说有一个病人病重到棺材都买好了,这神医一出手,立马就能下地走路了,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李知书安慰着许茗玉。

    “你表哥这次也会一同前来,顺便会在府里小住一段日子,过了年就等着参加春闱。你表哥小时候就是江南有名的神童,参加春闱势必得中,到时候就算是许恪封了官,你也有你表哥做靠山,不比许锦言差。”

    许茗玉心里暗暗起了些希冀,“表哥也要来?”

    “我同你爹已经说好了,你表哥参加春闱之前会一直住在府里,到时候得中,你爹面上也有光。”

    李知书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是在滴血的,本来李知书根本就没有把这个江南的侄子放在眼里,从小的神童又怎么样,还不是穷乡僻壤出来的货色,哪里比得上她的儿子。

    但可惜,她的儿子已经被庆裕帝下令永不得参加科举,现在还得仰仗这个侄子带来的神医搭救那断掉的一条腿。

    若不是许宗出了这档子事,李知书才不会把这个侄子接进府里。但现在情况实在不同,即使李知书多么不想承认,她也不得不承认,许恪春闱必定会一举封官,这不止有许恪自己本事,还有护国大将军外孙这个名头的重量。

    李知书虽然只是个深宅妇人,但她也能明白这个身份的含金量,即使许恪不是人才,庆裕帝也免不得看在护国将军的面子上给许恪几分薄面,况且许恪的确是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玄瑛会上虽然输给了努尔布,但是当时确确实实是压了努尔布一头。

    当时庆裕帝看许恪的眼神都着亮。

    事已至此,李知书不想在春闱之事上再输给许恪和许锦言那对兄妹,此时便不得不将李家的那个所谓神童拉进府里,死马当活马医吧,无论这个神童是真是假,都先弄到自己手下再说。

    冬日里的太阳总是暖洋洋的撩人心痒,街面上的冰雪在阳光的照射下慢慢的消融,但等不及这些雪消掉,下一场雪就会接踵而至,覆盖掉现在的这一层雪。

    适逢年关,百姓们都想多挣些钱过个好年,街道上四处都是人,熙熙攘攘的游来走去。

    每年年关的时候,西羊市都是最热闹的地方,众多的贩夫走卒汇在一起,兜售着自己手里的货物,而南来北往的百姓也都聚集此地,挑挑选选心仪的物品。

    一时间,到处都是嘈杂的声音。

    但隐藏在西羊市一条偏僻街头的遇奇斋就显得无人问津,门口的雪都无人清扫,厚厚的积了一层,一踏上就踩出一个与鞋底一模一样的印记。

    许锦言小心的提起裙摆,踏着干净的雪地,走近遇奇斋,轻轻叩了叩破败不堪的大门,但却无人应答。

    琉璃眼眸微微露出一些失望。遇奇斋此时的确是没有人,人都在看起来距离遇奇斋很远,但其实距离极近的张府内院里。

    张府内院的一间普通客房里上演着难得一见的奇观。

    他年威风凛凛的一代凶神恶煞努尔布被裹成了个白粽子扔在床上,他不引以为耻,反而像是极习惯这一身粽子装束一般,躺在床上扭来扭去,嘴虽然堵着白布,但却依然呜呜呜个不停,依稀能听出来是这么一句话。

    “许小姐,我要见许小姐!”

    窗外看景的飞寒对白粽子努尔布摇了摇头,“想的倒挺美,还想见许小姐。”

    主子都见不着。

    玉箫摇着折扇,远远望了眼书房,冲努尔布叹气道:“你就别嚎了,你再嚎下去,别说许小姐,明天的太阳你都见不到。”

    这人怎么就不长记性,齐齐整整的一个人送了进来,虽说受了点伤中了些毒,但是遇奇斋尽是能人异士,一出手就全给他解决了。

    但他可倒好,伤一处理完,就开始嚷嚷着要见许小姐。

    张正那么个小心眼又爱嫉妒的人能放过他,直接就给捆成了个粽子扔进了客房,现在还不长记性的瞎呜呜,你一会儿把那个小心眼呜呜出来,可有你的好果子吃。

    英伯跑了进来打破了现在的僵局,英伯站在院中上气不接下气的道了句:“许小姐,许小姐来了遇奇斋。”

    下一刻,玉箫觉得自己瞎了。

    被闪瞎的。

    书房里沉默多时的张正在英伯话音刚落的第一刻就“唰”的一声飞了出去,玉箫正想感叹张正这耳朵真好使,英伯站在院里说的话,他在屋里都能听见。

    话还没说出口,旁边的飞寒跟着就飞了出去。

    玉箫啥也没看见,就看见两团模糊的身影向前奔去,那跑的已经不是比兔子快了,那是比光还快啊!

    光一般快的两道身影齐齐向遇奇斋跑去,躺在床上的努尔布还呜呜直叫,言语之间似乎是“张正你个小白脸你要点脸吧,捆着老子老子也要见许小姐!”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