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重生:盛宠太子爷 第九十九章 京郊之旅_玄幻奇幻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毒妃重生:盛宠太子爷 > 第九十九章 京郊之旅

《毒妃重生:盛宠太子爷》 第九十九章 京郊之旅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好了,又欠了这人一笔债。

    这下离偿还清所有债务又远了一步。

    真是要感谢自家兄长的鼎力相助。

    “应该是友非敌,无须放在心上。但是哥,你以后绝对不可以像今天这样,为了我却一点也不顾自己的安危。”

    许恪却摇摇头道:“锦言,你是我妹妹,我照顾你是应该的,我不仅今天要照顾你,这一辈子我都要一直照顾你。”

    许锦言看着许恪微微叹息,在许恪心里,她大概还是那个需要人保护的妹妹。可是她早已是从地狱而来的恶鬼,怎么可能还需要别人的保护?

    许锦言给许恪把被子掖了掖,喃喃道:“哥,如果你这样一直待我好下去,以后我会害死你的。”许恪一怔,皱着眉道:“那我也要待你好,你是我妹妹,我不待你好待谁好。”

    许锦言无奈:“哥。”

    “再说了,什么害死不害死的,你这丫头肯定是话本看多了。你哥我身强体壮,还能说死就死。”

    许锦言眯眼,伸手朝许恪胳膊上的一个细小伤痕的边缘轻轻一压,许恪立刻吃痛的喊了一声。

    许锦言瞧着他冷笑道:“身强体壮?”

    “就你这脾气,以后怎么嫁的出去哟。”许恪捂着胳膊看着许锦言,真情实感的为她感到担忧。

    许锦言翻了个白眼,道:“你不是说要一辈子照顾我么,我嫁不出去有什么要紧,以后等你娶了嫂子,还不吃穷你们家。”

    “那怕什么,若是妹妹,吃穷便吃穷。”

    “吃的话,我也能来么?”许凝颤颤巍巍的开口,虽然她不是人家的真妹妹,但她……是真的想吃。

    许锦言和许恪齐齐失笑,许锦言摸了摸许凝的脑袋道:“行啊,我们姐妹俩到时候直接住进哥哥家,一日三餐,从早吃到晚,未来的嫂子想赶都赶不走。”

    “那也不太好吧,嫂子如果长的像姐姐一样好看,我不一定能腆得了这个脸。”许凝皱眉道。

    许锦言看着许凝真的在思索吃穷许恪的样子,笑意又绷不住了,她背过身去,笑的肩膀都在乱抖。

    —

    这个时候的许锦言还不知道,此时口口声声嫁不出去的她未来即将陷入一场多人争抢的婚事漩涡,到时候,她何止是嫁的出去。

    虽然这些想娶她的人,多数都没安好心。但总不会生兄长所担忧的嫁不出去的问题。

    最后她在想和她结亲的众多人之中挑了一个最小心眼的嫁,不为什么,就图了人家的绝世容貌。

    —

    时节已经进入初冬了,万物凋零,天气也逐渐冷了起来。早起的时候吐口热气,那口气都能在空中直接上了冻。

    上个月大理寺卿张正张大人升了官,以十八岁之龄直入内阁,领了内阁学士之衔,但因大理寺事务繁杂,一时也找不出代替张正的人。于是便由新任内阁学士的张大人继续兼任大理寺卿一职。

    这样的恩宠优渥,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古往今来得入内阁的人,无不都是白了半边头才能换来这么一个机会,而张正却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就入了内阁。朝中人人都在传,张正估计就是下一任内定的宰相了。

    许锦言听闻张正升官的事之后却在心里冷笑,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

    当时跟她说不帮忙的时候,不是一副很冷漠的样子。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庆裕帝有意收复北五城的事情本就是秘密,所以她并不知道张正在到底庆裕帝面前使了什么手段,让庆裕帝放弃了这个念头还给他升官加职。

    想来也不是什么好手段,以张正那个秉性,谁知道他出了什么阴招。说不定那庆裕帝被他算计了还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稀世英才,乐呵呵的给人升官。

    不过结果总归是好的,张正升了官,而今生的那场暴雪终于没有再埋了外祖手下得意的虎威军和她年轻的小舅舅。

    前些日子外祖曾从益州给许恪传来消息,说是小舅舅周衍马上要娶亲,等回京述职的时候,再让许恪和许锦言见见这位小舅妈。

    许锦言倒是知道这位小舅妈,这小舅妈是益州白家的女儿,名唤白意容。

    白家世代从商,本来这种人家和周家是绝结不了亲的,但因白意容的母亲和周衍的母亲感情极好,周家也不是多在乎门楣的人家,于是给白意容和周衍在小时候就定了娃娃亲。

    前世因周衍松山一战殒命,白意容当时还没过门,于是这桩婚事便就此作罢。

    但白意容因周衍殒命伤心欲绝,曾几度寻死,但都被救了下来,后来白家给白意容另寻了一门亲事,白意容拼死拒绝,但还是无果,最后被硬塞上了花轿。

    洞房花烛夜当晚,白意容就吞金自尽了。

    前世周衍和白意容的悲剧因松山之战开始,今生许锦言得张正相助,将这场战争压下。终于是给周衍和白意容求了个圆满。

    —

    许锦言在桂花树下站在出神,半夏给许锦言披上了一件披风,颇有些忧虑的轻声道:“小姐,明日就要去京郊的庄子了。但奴婢这心里老是七上八下的。”

    许锦言扯了扯嘴角,笑道:“怕什么?去庄子是全府去郊游,那可是好事情。”

    “可是这下又要去山里,上回去点翠山的慈恩寺上香,我们不救吃了一亏么?多亏小姐聪慧,要不然我们得遭多大罪啊。”半夏愁道。

    半夏的忧虑不是没有道理的,许家的那处庄子在京郊北的翠云山下,除了许府仆从,平日绝少有外人来往,的确是个作怪的好地方。

    前些日子李知书依照许朗的意思追查许锦言被冤枉私奔一事,李知书轰轰烈烈的彻查了全府,但意料之中的什么也没查出来,加之李知书又给许朗吹了枕头风,这件事便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束了。

    不过许锦言倒没太在意,让李知书查,能查出什么才叫怪。因了此事,再加上许宗的伤势一直反反复复,虽然死不了,但是也一直无法完全康复,只能瘫在床上,成日的乱脾气。

    李知书便说府中近日坏事太多,疑有妖邪作祟,提议阖家去京郊的庄子散散心,再顺便去庄子旁的小檀寺上香去去邪气,也给许家祈祈福。

    许锦言听了李知书这话倒是有些想笑,府中妖邪是谁?要驱的邪气又是谁?

    李知书这指桑骂槐的技术可不太高明。

    不过就算她是妖邪又怎样,这许府里的人她没祸害干净,就永远也别想驱除了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