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妻喜种田:痴傻相公,宠上天! 第594章 日后找他,去“名雅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农妻喜种田:痴傻相公,宠上天! > 第594章 日后找他,去“名雅斋”

第594章 日后找他,去“名雅斋”

 好书推荐:
    扬眉笑了笑,邓玉娴开口道:“您可是德高望重的顾家大长老,哪里能是这等毫无信用之人呐?”

    顾郎中斜睨了邓玉娴两眼,哼哼道:“行了,记得将二百两银钱拿来,其余也无甚事需要你了,你该干嘛便干嘛去吧!我老头子也要收拾收拾东西,过几日也该走了!”

    “二外公呐……”邓玉娴眨眨眼,嘴角微扬,眼神直勾勾的望着顾郎中,直将顾郎中瞧得遍体发寒。

    “咋了?”顾郎中的鸡皮疙瘩掉一地,万分嫌弃的说:“你有啥事就赶紧说,别一脸算计的瞧着我,瞧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嘿嘿,其实我也没啥大事啊!”邓玉娴虚心一笑:“就是有一点小事儿想跟您商量一下!”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顾郎中一瞧邓玉娴笑得一脸鸡贼的模样,就知晓邓玉娴肯定没安好心。

    他说话自然也少了几分耐心。

    邓玉娴舔舔唇瓣,笑得一脸灿烂,眸光熠熠的挑眉道:“二外公呀,您瞧您都要离开大岩村了,您这些年也存下了不少药材,您也带不走不是?不若……”

    “不若什么?”一听邓玉娴觊觎他的药材,还没等邓玉娴将话说完,顾郎中瞬间翻脸,气得牙齿紧咬,冷哼道:“玉娴丫头,做人要知足常乐你知不知道?不该是你的东西你少惦记!”

    “怎么能说是惦记呢!”邓玉娴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两声,眯眼道:“二外公,您应当清楚,你要走了,你留下的这些药材你是带不走的。即便不给我,也是这般摆放着,时日一长,药材再好也会失了药效的。”

    说着,邓玉娴又笑了起来,勾唇道:“更何况您这次离开,应当再也不会回来了吧?那您这些药材放着发霉岂不浪费?还不如给了我,我还记着您的好不是?”

    “强盗!”邓玉娴话音刚落,顾郎中便冷哼了一声,气得指着邓玉娴,恼怒道:“你瞧你那市侩的样儿,想要别人的东西还说得这般理直气壮,借口都找得这般冠冕堂皇!”

    “二外公,此言差矣。”

    邓玉娴眉头微挑,轻抿了一口温茶,低笑着说:“我找二外公要些总归要扔的药材都被说成强盗,那二外公开口便给我索要白花花的银子,岂不是更强盗?”

    “这能一样吗?”顾郎中气得直哼哼,但是略微思索,他也知晓他以前从山上挖来的很多药材,确实带不走。若要制成随身携带的药丸,也是要花费一些时日的。

    想了想,顾郎中眨眨眼,别扭道:“你要那些药材也行,你明早让人来拿吧!我趁着今晚炼些药丸,日后路上得用!”

    “玉娴谢过二外公!”得偿所愿之后,邓玉娴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

    顾郎中采药是很挑剔的,不是长得极好的不好,不是药效极强的不要,不是有些价值的不要。

    这些年下来,顾郎中还不知晓存了多少宝贝呢!

    若是能从顾郎中手中将那些药材拿到手,日后铁定是有用处的。

    “得了,时辰不早了,将你二嫂唤醒,便也离去吧!”顾郎中摆摆手,轻叹了一口气,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

    随后,他抬眼眉头微蹙的望着邓玉娴,语重心长的出声道:“玉娴丫头,你既然选择了追随你相公而去,日后定当披荆斩棘,经历磨难,你可要珍重!”

    “我会珍重的,二外公也要珍重!”邓玉娴点点头,她望向顾郎中的眸子里也带上了些许真切,她出声道:“二外公放心便是,这些事我心里有数的。”

    嘴角一抿,邓玉娴又轻声道:“况且,这些事总要我亲自去面对的!”

    既然选择跟段梓霄站在一起,她就绝不会退缩,不论是谁都不能成为她的阻碍。

    顾郎中眼眸微动,半晌之后才幽幽的开口道:“若有朝一日,你需要用到我老头之时,便去皇都城一家名叫“名雅斋”的书斋寻一个名叫花富贵的人,他会帮助你的!”

    说完,顾郎中转身便抬脚向着里间走去了。

    “……”

    邓玉娴望着一步步走远的顾郎中,心底刺刺的,有些感动,又有些内疚。

    但似乎又掺杂着一些庆幸……

    复杂得很!

    眼中流光微转,邓玉娴扭头望着睡得一脸香甜的苏洛云,轻呼了一口气,从衣襟中掏出了一张五百两的银票,放置在桌上,并用一个茶杯压住。

    轻叹了一口气,邓玉娴这才摇了摇苏洛云的胳膊,轻声唤道:“二嫂,且醒醒,我们该回家了!”

    “……”

    “二嫂?”邓玉娴瞧苏洛云毫无反应,声音又提高了一些,叫道:“二嫂,快醒醒,时辰不早,我们该回去带孩子了!”

    “……”

    依旧没反应。

    邓玉娴刚要继续叫,顾郎中不耐烦的声音便从里屋响起:“你去端些凉水给她拍拍后勃颈,不到半刻钟她便能醒了,别一直吵吵,一会儿出去之后叫姓王那小子进来!”

    “……”

    邓玉娴无语的翻了个大白眼。

    说得像是她愿意吵吵一般。

    不过……

    她竟不知晓顾郎中竟叫王大夫为姓王那小子。

    想想王大夫已年过四十,却被人叫做那小子!

    啧啧啧……

    不忍直视。

    轻笑了一声,邓玉娴轻车熟路的去了顾郎中家的厨房,没多大会儿便端着一碗水回来了。

    她按照顾郎中的说法用手沾了水,轻轻的拍了拍苏洛云的后颈,半晌之后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将碗放回了厨房。

    不多时,苏洛云悠悠转醒,她扭头便见邓玉娴坐在一边,像是等了许久一般。

    她眨眨眼,一脸疑惑的说:“我这是怎么了,竟睡着了?”

    说着,苏洛云揉了揉自己的手肘,脸皱成一团。

    半晌之后,苏洛云的手突然一顿,她扭头望向了邓玉娴,眨眨眼轻声问道:“可是方才顾老头可在茶水里动手脚了?”

    “……”

    邓玉娴没说话,只是挑眉望了苏洛云一眼。

    苏洛云连忙闭上嘴巴,瘪瘪嘴,也知晓方才顾郎中一定是给邓玉娴说了些什么她不知晓之事了。

    但这毕竟是邓玉娴与顾郎中之间的事儿。

    她也不是非得问得一清二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