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433章 招兵买马(下)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433章 招兵买马(下)

《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433章 招兵买马(下)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打开辕门!”见都伯没有发现叫门的是自己,关羽又提高嗓门喊了一声。

    都伯听到声音似曾相识,不禁本能地扭头朝回看,当他看清楚说话的人是关羽后,“啊”了一声,随后态度恭谨地说:“小的参见关先锋!”

    关羽也没和他废话,而是用握住青龙偃月刀的手朝辕门一指,冷冷地命令道:“把辕门打开!”

    “关先锋,”都伯见关羽打算要出营寨,连忙劝说道:“外面来的兵马众多,而且不清楚是敌是友,先锋千万不要去冒险啊。”

    “无妨。”关羽手捻长须,仔细地说:“待某去看看,来的究竟是何处的兵马。”

    都伯见关羽固执己见,也不敢再说什么,连忙转身冲着自己的那帮手下喊道:“打开辕门,让先锋出营!”

    兵士们听到都伯的喊声,连忙七手八脚地打开了辕门。门还没有完全推开,关羽便策马冲出了营寨,朝着远处的兵马而去。

    望着关羽远去的背影,一名兵士偷偷地问都伯:“关先锋出去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谁知道来的是什么人啊!”都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后,冲着自己的部下说道:“都把眼睛给我放亮一点,一旦关先锋逃回来,就立即给他打开辕门。”

    兵士们轰然答应一声,将辕门关闭后,个个手持兵器,盯着远去的关羽,准备一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就立即打开辕门放关羽入营,然后再关门和攻打营寨的敌人作战。

    关羽朝着来历不明的兵马而去,等走到百步之遥时,他看清楚对方的兵士穿的都是军服,而是普通百姓的衣服,头上没有裹黄巾,应该不是黄巾贼来犯。他用双腿一夹马腹,快速地冲了上去,距离还有二十几步时,他勒住了战马,冲着对面吼道:“你们的主将是谁,出来讲话!”

    关羽的话音刚落,就从队列中奔出一骑,对方手持钉耙,冲着他大声地说道:“俺乃是冀州牧手下校尉青牛角,来者何人,速速报名!”

    听到对方说是韩湛的手下,关羽立即猜到面前的这支兵马,可能是来自那八万黄巾贼,连忙客气地说:“原来青牛角校尉,在下乃是左先锋关羽。不知校尉率兵至此,有什么事情吗?”

    “原来你就是关先锋啊!”青牛角知道自己面前的这员武将就是关羽时,慌忙满脸堆笑地说:“俺是奉了赵将军之命,率兵前来听从关先锋和张先锋的调遣。”

    “听某和三弟的调遣?”关羽有些纳闷地反问道:“某不明白你的意思,你一个人怎么能同时听从我们的调遣呢?”

    青牛角干笑两声,接着说道:“关先锋,是俺没有说清楚,冀州牧听说你们在攻城之后,兵马折损了不少,因此命俺领一万兵马前来交给二位先锋调遣。”

    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后,关羽不禁喜出望外,自己和张飞近期在攻城中,都折损了不少的人马,韩湛一下给自己兄弟二人补充了一万兵马,就算都是战斗力不强的黄巾贼,但也聊胜于无了。

    关羽抱拳对青牛角说:“青牛角校尉,某的三弟张飞正在某的营地,若蒙不弃,请随某一起返回营地。”

    守在辕门后面的都伯,见到关羽和一人并辔而行,后面还跟着十几名骑兵,先是一愣,随后明白来的肯定是自己人,否则关羽怎么会和对方一起回营地呢。因此,他不等关羽回到营寨前,便吩咐自己部下:“打开辕门!”

    听到要开辕门,马上就有兵士出来阻止说:“都伯,万一来的是敌人,我们打开寨子,他们不是就趁机杀进来了吗?”

    都伯抬手在对方的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没好气地说:“你没有看到关先锋和对方是并辔而行?如果来的是敌人,你觉得关先锋会和对方一起回来么?”

    关羽带着青牛角来到自己的帐篷之中,只见张飞还坐在帐中喝酒,便冲着他说:“翼德,我给你引见一下青牛角校尉。”张飞听说对方只是一个校尉,而且从打扮看,明显是归顺的黄巾贼,便连身都没起,只是坐在座位上朝对方抱了抱拳。

    好在青牛角没有计较张飞对自己的态度,也是抱了抱拳,权当是还礼了。关羽见张飞对青牛角的态度冷淡,便板着脸对张飞说:“翼德,冀州牧知道你我的兵马,在近期的攻城中折损不少,便命令青牛角领了一万兵马前来,说是要补充给我们。”

    听到关羽后面的话,张飞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快步走到了青牛角的面前,躬身向他施礼,笑呵呵地说:“原来是青牛角校尉啊,真是失敬失敬了。你远道而来,想必是又困又乏了吧,来,坐下陪俺老张喝两碗。”

    青牛角也是个好酒之徒,听到张飞这么说,立即便忘记了张飞方才对自己的轻慢,连连点头说:“好啊好啊,据说冀州出了一种好酒,可惜只是耳闻,却从来没有见过,俺今日一定要好好地尝尝。”

    张飞用勺子从酒坛里舀出了一碗酒,端到了青牛角的面前,对他说道:“来,尝尝冀州的好酒,俺保证你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

    青牛角以为冀州的好酒,充其量和别的酒就是口味不同,便咕咚咕咚地一饮而尽。酒刚喝完,他就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脸也一直红到脖子根。他有些结巴地说:“这真…真是好…好东西啊!”说完,噗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酒中有毒!”跟着青牛角入帐的一名小头目,见青牛角一头栽倒在地,还以为自己的渠帅遭了关羽张飞的道,立即拔出了腰间的佩刀,准备与关羽张飞拼命。

    关羽笑着冲他摆摆手,说道:“莫要担心,不是酒中有毒,而是酒劲太烈,你家校尉不胜酒力,等他休息一阵就好了。”

    虽说关羽是带着笑容说这番话的,但小头目还是担心中了关张二人的道,他连忙蹲下身子,伸手去探青牛角的鼻息,发现果然还有气息,便试探地问:“我家校尉真的是喝醉了?”

    “没错,他不胜酒力,已经喝醉了。”张飞又从酒坛里舀出一碗酒,问小头目:“你要不要尝尝这个好酒?”

    小头目刚刚看到青牛角喝酒时,就忍不住在流口水,此刻听到张飞的问话,差点直接就答应了。好在他看到躺在面前的青牛角,便摇摇头,说道:“我家校尉还不曾醒来,我要在这里守着他,不能喝酒。”

    见小头目不喝酒,张飞也不勉强,把酒碗凑到嘴巴,几口就把里面的酒喝得干干净净。喝完以后,他有伸手去拿木勺,准备再舀一碗酒,却被关羽拉住了。关羽冲他摆摆头,随后说道:“三弟,青牛角校尉带来的兵马,还等在我们的营外。你就是要喝酒,也要等把补充给你的兵马带回自己的营地后,再喝也不迟。”

    …………

    韩湛和赵云指挥兵马在青州攻城掠地时,太史慈已经完成了在丹阳县的征募工作。他在三天的时间内,共招募了四千二百一十七名新兵。在离开丹阳县前往下一个目标之前,他把招募到的新兵留在了丹阳县,交给一名什长负责训练。

    在太史慈率人离开之前,留下训练新兵的什长有些底气不足地问:“先锋,小的听说今日会有新的县令要来上任,假如他要派人阻止我等练兵,该如何处置?”

    太史慈听到这个问题,冷笑一声后,面如寒霜地说道:“很简单,胆敢擅闯军营者,一律杀不赦!”

    什长听完太史慈的吩咐后,顿时有了底气,他连忙回答说:“请先锋放心,在您回到丹阳县之前,要是谁敢擅闯军营,小的一律格杀勿论。”

    离开了丹阳,太史慈带着剩下的人前往溧阳县。

    在半路上,队率有些感慨地说:“先锋,当初我们从青州到扬州来,为了不惹人注意,就带了五十骑。如今看来,我们的人数实在太少了。”

    “你说的没错。”太史慈想到当初韩湛是准备给五百人马,是自己过于自信,只要要了五十骑。早知道招兵如此容易,就该多带点人,分散到各县去同时征兵,没准几天下来,就能招募上万的兵马。“我们该多带点人手,这样就可以同时在几个县征兵。都怪某考虑不周,结果如今只能一个个县城去征兵了。”

    太史慈等人来到了溧阳县时,却发现城门紧闭。原来溧阳令得知太史慈等人在丹阳县大肆招兵,深怕他到自己的城内也来这么一出,因此便采用了闭门不纳的办法。

    队率带着两个人,在城外叫了半天的门,才有一个衙役模样的人从城墙上探出头说:“诸位请回,溧阳城不欢迎你们。”

    队率听到衙役的答复之后,连忙回来向太史慈禀报:“先锋,城里的衙役说,城里不欢迎我们。小的猜想,可能是溧阳令听说了我们在丹阳县征兵一事,为了防止我们将青壮年都招走,因此才出此下策。”

    太史慈抬头朝城墙上望去,见垛口之间隐约有人影闪动,看来县令为了防止进城,还专门抽调人手上城防守。他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几十名兵士,不禁暗叹了一口气,就算城里的兵马再少,自己手下的这些人个个都能以一当十,但几十个人能攻下县城吗?于是他冲众人一摆手,说道:“我们走!到於潜县去。”

    县令一直躲在城墙上,见到太史慈等人调头离开后,浑身的力气仿佛一下被抽干似的,背靠着城墙坐在地上,嘴里喃喃的说:“谢天谢地,这些瘟神终于离开了。”

    在溧阳县吃了一个闭门羹,对兵士们的士气多少有些影响。队率扭头看了一眼身后垂头丧气的部下,小心翼翼地对太史慈说:“先锋,假如我们在於潜县再吃了闭门羹,该怎么办?是继续寻找新的地方招兵买马,还是打道回府?”

    对于队率的问题,太史慈想了想,随后回答说:“不管怎么说,我们这三日已经招募了四千多人,就算现在回去向主公复命,主公也不会说什么。”

    队率听到这里,心里不禁暗喜,心说难道太史先锋打算就此调头回青州了?然后太史慈接下来的话,让他的心凉了半截:“不过某绝对我们还是应该多走几个县,再碰碰运气。你想想,假如我们带着上万的兵马返回青州,主公又会怎么看待我们?”

    太史慈的话让队率看到了希望,他在心里暗暗地想道,假如自己和太史先锋真的从扬州带了上万的兵马回去,主公肯定会对自己另眼相看的。就算自己当不了军侯,升上一级当个都伯也是不错的。

    众人在路上走了半日,终于在天黑前赶到了於潜县。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城门已经关了,就算去叫门,城内也不会开门。好在太史慈看得开,他笑着对众人说:“虽说我们进不了城,但城外有客栈,大家不用露宿在荒郊野外。另外,我们赶了一天的路,想必大家都饿了吧,待会儿某做东,请大家去吃一顿好的。”太史慈的话刚说完,就立即引起了兵士们的齐声欢呼。

    城外的镇子上,只有一家客栈,看着天色将晚,老板正准备关门,忽然看到一群骑马的兵士过来,心里不禁咯噔一声,暗说不好,这么多当兵的到我的店里,看来我又要破财了。

    虽然心里在不停地骂着这群不速之客,但老板还是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他走到太史慈的面前,点头哈腰地说:“诸位军爷,不知小的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太史慈朝身后的骑兵一指,说道:“我们打算今晚住在你的店里,不知可能住得下?”

    “住得下,住得下。”老板都快哭出来了,心说别说住得下,就算住不下,也得把自己的房子腾出来,让这些军爷们住得舒坦,否则惹怒了他,砸店放火还是小事,说不清还会灭自己满门呢,因此老板只能硬着头皮说:“让小的给各位军爷带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