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430章 丹阳兵(下)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430章 丹阳兵(下)

《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430章 丹阳兵(下)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小的回来报讯时,他们都快走出林子了。”小喽啰连忙回答说:“林子外面就是吴家庄,依小的看,他们十之八九会夜宿在吴家庄里,到时我们就可以连夜去偷袭他们。”

    吴家庄是一个只有三十多户人家的小庄子,前两天孙铁牛带兵路过时,把庄子里的男女老幼杀得干干净净。若不是庄子就在官道旁,他甚至将自己的大本营就安置在那里。

    此刻听说太史慈等人今晚有可能夜宿吴家庄,便连忙吩咐手下,准备家伙,准备半夜去偷袭太史慈,将他们的马匹和金玉珠宝都抢过来。

    太史慈等人出了森林后,看到前方的路边有一座小庄子。队率连忙策马来到了太史慈的身边,对他说道:“先锋,天色将晚,前面有一个庄子,我们不妨到那里去借宿吧。”

    对于队率的这个请求,太史慈本来想拒绝的,但转念一想,这两日众人都人不下马、马不卸鞍,早就累得筋疲力尽了,如今有一个地方歇息,也不是什么坏事。于是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队率所请。

    见太史慈同意了自己的提议,队率不禁喜出望外,他连忙叫过一名伍长,让对方带着部下到庄子里去查看。等伍长带人离开后,他的心里还在暗想:这两日在路上都是吃干粮喝凉水,好不容易有个庄子,想必晚上能吃点好东西。

    谁知派出的伍长,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从庄子里跑了出来。看到自己的部下一脸慌张的样子,队率不悦地问道:“出了什么事,让尔等如此慌张?”

    “启禀先锋!”伍长策马冲到了太史慈的面前,惊魂未定的说:“小的到庄子里查看,发现里面的人都死了,尸首就乱丢在路边。想必死了已有两三日,尸首都开始腐烂了,臭味让人难以忍受。”

    太史慈听后,立即意识到这又是黄巾贼干的好事,他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说道:“庄子里的人被杀,肯定与黄巾贼脱不了干系。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加快行程,尽快地离开这里。”

    原本想到庄子里去休息的队率,听完自己部下的禀报之后,觉得进庄子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连忙对太史慈说:“先锋,那我们就继续赶路吧,否则一旦有黄巾贼杀出,就凭我们这几十号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行人快马加鞭地离开后不久,孙铁牛就带着自己的手下匆匆地赶来。看到太史慈等人远处的背影,孙铁牛不禁愣住了,他扭头问自己的那帮手下:“这是怎么回事?那些官兵为何不在庄子里停留,就匆匆离去了呢?”

    众人听到孙铁牛的这个问题,都整齐地摇了摇头,毕竟他们刚从老巢过来,怎么可能知道官兵为何不在吴家庄停留的原因。过了片刻,有一名小头领试探地说:“大头领,莫非是他们发现了庄子里的尸体,因此才不进庄子的?”

    “庄子里的尸体?”孙铁牛听到小头领这么说,不禁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某让你们把尸体找个地方掩埋,难道你们没有照做吗?”

    小头领连忙摇摇头,有些慌乱地回答说:“大头领,当时你说不准备把大本营设在庄子里,因此小的们抢完庄子里的东西,就跟着大队离开了,谁还顾得上掩埋尸首啊。”

    “你这个混蛋,敢坏某的好事。看剑!”孙铁牛等小头领一说完,立即拔出宝剑,一剑将对方刺死,随后恼羞成怒地说:“官军不在庄子里停留,都是因为你没有收敛尸首,让他们绝对那里不安全,因此才没有留在庄子里过夜。”

    众人看到孙铁牛一剑刺死了小头领,原本还有些慌乱,可是听到孙铁牛所说出的罪证,慌忙附和道:“大头领杀得好,对于这种办事不利之辈,有多少杀多少!”

    “前两日,他的部下光顾着抢东西,却没有遵从大头领的命令,把那些尸首都掩埋掉。这是目中无大头领,该杀,杀得好!”

    “小的回来报讯时,他们都快走出林子了。”小喽啰连忙回答说:“林子外面就是吴家庄,依小的看,他们十之八九会夜宿在吴家庄里,到时我们就可以连夜去偷袭他们。”

    吴家庄是一个只有三十多户人家的小庄子,前两天孙铁牛带兵路过时,把庄子里的男女老幼杀得干干净净。若不是庄子就在官道旁,他甚至将自己的大本营就安置在那里。

    此刻听说太史慈等人今晚有可能夜宿吴家庄,便连忙吩咐手下,准备家伙,准备半夜去偷袭太史慈,将他们的马匹和金玉珠宝都抢过来。

    太史慈等人出了森林后,看到前方的路边有一座小庄子。队率连忙策马来到了太史慈的身边,对他说道:“先锋,天色将晚,前面有一个庄子,我们不妨到那里去借宿吧。”

    对于队率的这个请求,太史慈本来想拒绝的,但转念一想,这两日众人都人不下马、马不卸鞍,早就累得筋疲力尽了,如今有一个地方歇息,也不是什么坏事。于是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队率所请。

    见太史慈同意了自己的提议,队率不禁喜出望外,他连忙叫过一名伍长,让对方带着部下到庄子里去查看。等伍长带人离开后,他的心里还在暗想:这两日在路上都是吃干粮喝凉水,好不容易有个庄子,想必晚上能吃点好东西。

    谁知派出的伍长,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从庄子里跑了出来。看到自己的部下一脸慌张的样子,队率不悦地问道:“出了什么事,让尔等如此慌张?”

    “启禀先锋!”伍长策马冲到了太史慈的面前,惊魂未定的说:“小的到庄子里查看,发现里面的人都死了,尸首就乱丢在路边。想必死了已有两三日,尸首都开始腐烂了,臭味让人难以忍受。”

    太史慈听后,立即意识到这又是黄巾贼干的好事,他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说道:“庄子里的人被杀,肯定与黄巾贼脱不了干系。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加快行程,尽快地离开这里。”

    原本想到庄子里去休息的队率,听完自己部下的禀报之后,觉得进庄子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连忙对太史慈说:“先锋,那我们就继续赶路吧,否则一旦有黄巾贼杀出,就凭我们这几十号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行人快马加鞭地离开后不久,孙铁牛就带着自己的手下匆匆地赶来。看到太史慈等人远处的背影,孙铁牛不禁愣住了,他扭头问自己的那帮手下:“这是怎么回事?那些官兵为何不在庄子里停留,就匆匆离去了呢?”

    众人听到孙铁牛的这个问题,都整齐地摇了摇头,毕竟他们刚从老巢过来,怎么可能知道官兵为何不在吴家庄停留的原因。过了片刻,有一名小头领试探地说:“大头领,莫非是他们发现了庄子里的尸体,因此才不进庄子的?”

    “庄子里的尸体?”孙铁牛听到小头领这么说,不禁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某让你们把尸体找个地方掩埋,难道你们没有照做吗?”

    小头领连忙摇摇头,有些慌乱地回答说:“大头领,当时你说不准备把大本营设在庄子里,因此小的们抢完庄子里的东西,就跟着大队离开了,谁还顾得上掩埋尸首啊。”

    “你这个混蛋,敢坏某的好事。看剑!”孙铁牛等小头领一说完,立即拔出宝剑,一剑将对方刺死,随后恼羞成怒地说:“官军不在庄子里停留,都是因为你没有收敛尸首,让他们绝对那里不安全,因此才没有留在庄子里过夜。”

    众人看到孙铁牛一剑刺死了小头领,原本还有些慌乱,可是听到孙铁牛所说出的罪证,慌忙附和道:“大头领杀得好,对于这种办事不利之辈,有多少杀多少!”

    “前两日,他的部下光顾着抢东西,却没有遵从大头领的命令,把那些尸首都掩埋掉。这是目中无大头领,该杀,杀得好!”

    “小的回来报讯时,他们都快走出林子了。”小喽啰连忙回答说:“林子外面就是吴家庄,依小的看,他们十之八九会夜宿在吴家庄里,到时我们就可以连夜去偷袭他们。”

    吴家庄是一个只有三十多户人家的小庄子,前两天孙铁牛带兵路过时,把庄子里的男女老幼杀得干干净净。若不是庄子就在官道旁,他甚至将自己的大本营就安置在那里。

    此刻听说太史慈等人今晚有可能夜宿吴家庄,便连忙吩咐手下,准备家伙,准备半夜去偷袭太史慈,将他们的马匹和金玉珠宝都抢过来。

    太史慈等人出了森林后,看到前方的路边有一座小庄子。队率连忙策马来到了太史慈的身边,对他说道:“先锋,天色将晚,前面有一个庄子,我们不妨到那里去借宿吧。”

    对于队率的这个请求,太史慈本来想拒绝的,但转念一想,这两日众人都人不下马、马不卸鞍,早就累得筋疲力尽了,如今有一个地方歇息,也不是什么坏事。于是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队率所请。

    见太史慈同意了自己的提议,队率不禁喜出望外,他连忙叫过一名伍长,让对方带着部下到庄子里去查看。等伍长带人离开后,他的心里还在暗想:这两日在路上都是吃干粮喝凉水,好不容易有个庄子,想必晚上能吃点好东西。

    谁知派出的伍长,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从庄子里跑了出来。看到自己的部下一脸慌张的样子,队率不悦地问道:“出了什么事,让尔等如此慌张?”

    “启禀先锋!”伍长策马冲到了太史慈的面前,惊魂未定的说:“小的到庄子里查看,发现里面的人都死了,尸首就乱丢在路边。想必死了已有两三日,尸首都开始腐烂了,臭味让人难以忍受。”

    太史慈听后,立即意识到这又是黄巾贼干的好事,他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说道:“庄子里的人被杀,肯定与黄巾贼脱不了干系。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加快行程,尽快地离开这里。”

    原本想到庄子里去休息的队率,听完自己部下的禀报之后,觉得进庄子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连忙对太史慈说:“先锋,那我们就继续赶路吧,否则一旦有黄巾贼杀出,就凭我们这几十号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行人快马加鞭地离开后不久,孙铁牛就带着自己的手下匆匆地赶来。看到太史慈等人远处的背影,孙铁牛不禁愣住了,他扭头问自己的那帮手下:“这是怎么回事?那些官兵为何不在庄子里停留,就匆匆离去了呢?”

    众人听到孙铁牛的这个问题,都整齐地摇了摇头,毕竟他们刚从老巢过来,怎么可能知道官兵为何不在吴家庄停留的原因。过了片刻,有一名小头领试探地说:“大头领,莫非是他们发现了庄子里的尸体,因此才不进庄子的?”

    “庄子里的尸体?”孙铁牛听到小头领这么说,不禁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某让你们把尸体找个地方掩埋,难道你们没有照做吗?”

    小头领连忙摇摇头,有些慌乱地回答说:“大头领,当时你说不准备把大本营设在庄子里,因此小的们抢完庄子里的东西,就跟着大队离开了,谁还顾得上掩埋尸首啊。”

    “你这个混蛋,敢坏某的好事。看剑!”孙铁牛等小头领一说完,立即拔出宝剑,一剑将对方刺死,随后恼羞成怒地说:“官军不在庄子里停留,都是因为你没有收敛尸首,让他们绝对那里不安全,因此才没有留在庄子里过夜。”

    众人看到孙铁牛一剑刺死了小头领,原本还有些慌乱,可是听到孙铁牛所说出的罪证,慌忙附和道:“大头领杀得好,对于这种办事不利之辈,有多少杀多少!”

    “前两日,他的部下光顾着抢东西,却没有遵从大头领的命令,把那些尸首都掩埋掉。这是目中无大头领,该杀,杀得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