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295章 两位神医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295章 两位神医

《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295章 两位神医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张仲景查看完小周萍的病情后,向鲁周氏告辞,匆匆地赶去寻找韩湛。

    韩湛在安顿好那些留在朝歌的百姓后,本来想继续赶路的,结果因为出了鲁周氏的事情,耽误了不少的时间,于是他便临时改变了主意,准备在这里再停留一天。

    他正在大帐中与黄忠商议明日的行程时,陈到从帐外走了进来,向他禀报说:“启禀主公,外面有神医张机先生求见。”

    听说张仲景在外面求见,韩湛连忙吩咐:“叔至,快将神医请进来!”

    片刻之后,张仲景跟在陈到的身后走了进来,他朝韩湛深施一礼后说道:“南阳张机,见过亭侯!”

    “原来是张神医来了!”韩湛伸手虚扶了一把,随后客气地问:“不知神医此来,有何见教?”

    “不敢不敢。”听到韩湛这么说,张仲景连忙谦虚地说道:“不敢说见教,张机前来是特意向亭侯求教的。”

    听张仲景说出了求教二字,韩湛便知道对方是为了那三个治疗伤寒和中风的药方而来,便笑着抢先问道:“神医此来,可是为了那几个药方之事?”

    张仲景听韩湛这么说,脸上不禁露出了惊诧的神情,他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对方便已猜到了自己的来意,连忙点头回答道:“亭侯所料不错,张机正是为了那几个药方而来。”

    韩湛的脑子高速地运转着,他在心里嘀咕,该如何将几个药方的事情敷衍过去。因此张仲景已经看出自己对医术一窍不通,但却很轻松地写出了三个重要的药方,这个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

    张仲景见韩湛迟迟不说话,以为韩湛不愿意说出提供药方的高人,连忙说道:“亭侯,张机查看过孩子的病情,服用了麻黄汤之后,已大有好转,最多两三日就能痊愈。张机此来见亭侯,不是想将这几个方子据为己有,而是希望亭侯能允许张机用药方去救治天下百姓。”

    韩湛正在为如何向张仲景解释药方一事,而左右为难。此刻听到他这么说,慌忙顺水推舟的说:“既然这几个药方,能救治天下的百姓,张神医尽管用就是了。”

    见韩湛如此慷慨地同意自己可以随意使用这些药方,张仲景顿时喜出望外,他连忙起身向韩湛行礼,嘴里说道:“既然如此,张机代天下的百姓谢过亭侯。”

    看到张仲景向自己表示谢意,韩湛的心里不禁暗暗想:自己不久之后,要开始征战天下,到时受伤的兵士人数肯定不少,仅仅靠华佗一人,肯定是不行的,一定要想办法将更多的名医揽入麾下。想到这里,他笑着问:“张神医,本侯想请神医到冀州悬壶济世,不知先生愿意否?”

    按照张仲景的想法,他对做官一点兴趣都没有。等到了邺城之后,他就辞官,然后云游天下,为广大的百姓治疗疾病。此刻听到韩湛的邀请,让他变得有些迟疑起来。

    韩湛见张仲景一副举棋不定的样子,便趁热打铁的说:“张神医,神医华佗就在邺城之内,你到了邺城,可以和他好好地切磋一番。”

    “什么,华佗在邺城?”听说华佗就在邺城,张仲景的眼睛不禁一亮:“亭侯,您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旁边的黄忠帮腔说道:“我军攻取邺城时,有不少将士身负重伤,经过华神医的救治,已经6续康复了。”

    和华佗切磋医术,的确是张仲景心中求之不得的事情,但要因此放弃自己的梦想,留在冀州为韩湛效力,张仲景的心里又有一些抵触清楚。

    见张仲景始终无法下定最后的决心,韩湛决定用一剂猛药:“神医有所不知,我刚刚给你的三个药方,乃是一位高人所赠。他说天下兵祸连连,民不聊生,用这个药方可以救治那些受难的百姓。”

    张仲景原本就像旁敲侧击地向韩湛打听药方的来历,此刻听到对方主动说明,觉得和自己的判断没有什么出入,心里自然就信了个十足十。他急于知道这位高人的下落,连忙问道:“亭侯,不知哪位高人姓甚名谁,如今在何处?”

    韩湛见张仲景已经入瓮,心里不禁狂喜,但表面却装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张神医啊,本侯曾经问过高人,可惜他不愿意吐露自己的姓名,如今也不知去向。”看到张仲景一脸的失望,他又补充说,“不过高人离开之际,曾经对本侯说过,只要本侯忠君爱民,他早晚会再回来的。若是张神医想见这位高人,不妨随本侯一同回邺城,如何?”

    听到韩湛这么说,经过了激烈思想斗争的张仲景,终于割舍不下那能医治万民的药方,于是猛地一咬牙,一跺脚说道:“既然如此,那张机就随亭侯一同返回亭侯,唯亭侯马首是瞻。”

    韩湛见自己成功地说服了张仲景,心里不禁一阵狂喜,连忙走到了张仲景的面前,握着他的手,激动地说:“张神医肯到邺城,对冀州百姓来说,乃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听到韩湛不断地称呼自己神医,张仲景有些汗颜地说道:“亭侯,你可以称呼在下张机或仲景,千万不要再用名医相称,在下实在是受之不起。”

    “假如先生不愿意本侯称呼你神医,那么从今日开始,本侯就称呼你为先生,行否?”见张仲景点头表示同意,韩湛连忙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说道:“既然如此,请先生入座,本侯命人整治酒菜,宴请先生。”

    对于韩湛的好意,张仲景予以了拒绝:“张机一向是粗茶淡饭,不喜酒宴,亭侯的一番美意,张机心领了。”

    既然张仲景不愿饮宴,韩湛也不勉强,反正对方已经答应留在冀州为自己效力。有闲聊几句后,韩湛吩咐陈到,引着张仲景去了为他安排的帐篷。

    等大帐中只剩下韩湛和黄忠两人时,黄忠开口说道:“主公,张先生肯定主公效力,那么我们东征青州时,就可以让他随军前往。”

    “本侯也是这样考虑的。”韩湛点着头说:“如果要东征青州,我军的伤亡绝对不会太小,仅仅靠华佗先生一人,是远远不够的。因此我打算回到邺城之后,让华佗与张先生二人培养一批郎中,以解燃眉之急。”

    “主公,”黄忠听到韩湛这么说的时候,连忙小心翼翼地提醒他说:“培养一个郎中,并非是一朝一夕之事。最多再过两月,我军便要东征青州,末将担心来不及。”

    韩湛所说的郎中,类似于后世战场上救护伤员的卫生员,他见黄忠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连忙向他解释说:“汉升,你误会了。本侯所说的军中郎中,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悬壶济世的郎中,而是在战场上救治伤员的郎中。”

    黄忠虽然依旧是一头雾水,但他还是点了点头,装出听懂的样子。韩湛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心里暗暗盘算着,等张仲景和华佗见面之后,自己一定要将孙思邈的《千金方》和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里的药方,整理出来几个交给两人,让他们二人在这个时代能发挥更大的功用。

    想到这里,韩湛的心里又泛开了嘀咕,心想: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看过《千金方》和《本草纲目》,为何这两本书的内容会反复在自己的脑子里出现呢?难道是因为自己穿越时,老天爷给自己的一个福利吗?

    不过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就听到黄忠在问:“主公,不知我们明日几时启程?”

    “辰时。”韩湛想到辰时是上午七点到九点,所以就毫不迟疑地选择了这个时间段:“等百姓们吃完早餐,我们就出发。等到了下一个城池,再安置一批百姓,这样等我们回到邺城时,身边最多只能剩下几千人。”

    又在路上走了几日,随着越来越多的百姓被安置在人烟稀少的城池内,大军中的百姓人数越来越少。扶老携幼的百姓少了,行军的速度自然就快了。不一日,进入了魏郡,离邺城不过一日的路程。

    想到马上就要回家了,韩湛的心里顿时变得轻松起来。他心里在想:这次回了邺城,就可以让赵云陪同自己到甄府去提亲,不知到时候甄夫人是否还会回绝自己。如果自己求亲再次被拒绝了,自己又该怎么办?

    正当韩湛在胡思乱想之际,忽听得身旁的陈到在说:“主公,你快看,前方来了一彪人马,不知是谁人。”

    “汉升!”韩湛顺着陈到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一队骑兵迎面而来,连忙吩咐黄忠:“派人前去查看,来的是何人?”想到这里已经是冀州地界,他的心里一点都不担心来的是敌人。就算来的是敌人又如何?自己身边有五千骑兵、八千强弩兵以及一千步卒,要灭掉这一队人马,简直易如反掌。

    黄忠听到韩湛的吩咐后,连忙回答说:“启禀主公,末将在看到远处有尘烟升起时,就已派人去查探,想必很快就会得到回复。”

    过了没多久,黄忠派出的探马就飞奔而回。他来到了韩湛和黄忠的面前,禀报说:“启禀主公,是从邺城来的骑兵。”

    “从邺城来的骑兵?”韩湛听到探马这么说,不禁蹙起了眉头:“他们是做什么的?”他心里想,如果是送信,貌似用不了近百人的骑兵部队吧。

    探马听韩湛这么问,有些慌乱地回答说:“主公,小的已经问过了。那些骑兵由一名都伯率领,护送华神医前来迎接主公!”

    听说前面来的是华佗,韩湛没有再问下去,而是吩咐探马:“你快点过去把华神医请过来,本侯有话问他。”

    探马答应一声,转身奔向了那支骑兵。骑兵原本已经停在远处没动,看到探马从大军中飞驰而出,带队的都伯猜到肯定是通知他们过去的,便带着人马迎上前去。

    韩湛见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华佗,连忙冲他一拱手,客客气气地问:“华先生,不知是何人派你前来迎接本侯的?”

    “回亭侯的话,”华佗不卑不亢地说:“前几日,有武将护送百姓来到了邺城,听他说主公会率数万百姓随后而至。佗担心百姓们在经过长途跋涉之后,难免会出现一些疾病,便专门请沮监军派人护送我前来迎接亭侯。”

    得知华佗是担心从长安迁移过来的百姓在路上发病,而特意赶过来,连忙拱拱手说:“医者父母心,华神医所作所为真是令人佩服,请受本侯一拜!”

    随后他对华佗说:“不瞒先生,随行的百姓有五万余人,沿途的确有不少犯病的,不过好在有一位神医,每日都在军中坐诊,为百姓治病。”

    “神医?!”听到韩湛这么说,华佗的眉毛不禁往上一扬,好奇的问道:“不知亭侯说的是何许人也?”

    韩湛淡淡一笑,嘴里吐出个名字:“南阳张机。”

    华佗等韩湛说出了那个名字后,脸上原本紧绷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他捻着胡须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张机张仲景啊,早知道他在军中,老夫就不用专门跑这一趟了。亭侯,不知张机现在何处?”

    “叔至,”韩湛见华佗急于见到张机,连忙转身吩咐陈到:“速速前去将张先生请到这里来。”陈到答应一声,拨转马头奔向了后方,去寻找张机。

    再说张仲景同意留在冀州之后,韩湛为了方便他看病,便专门拨了一辆牛车给他。张仲景利用牛车慢的特点,在行军途中,就坐在牛车上看病。要看病的人,都跟在牛车的后面缓缓行进,那场面看起来颇为壮观。

    陈到策马来到了牛车旁,隔着车窗冲里面喊:“张先生,张先生!”

    听到陈到的喊声,正在为病人诊治的张仲景停了下来,他抬手撩开车厢上的布帘,探出头问道:“叔至将军,何事?”

    陈到冲张仲景一拱手,说道:“张先生,前面有人要见你,亭侯命我前来寻你,请你随我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