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245章西望长安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245章西望长安

《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245章西望长安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黄安、黄石二人,都听说过逢纪的名字,而且也知道自己骑的骏马,就是逢纪所赠。因此听说对面的中年人,就是逢纪时,连忙翻身下马,上前跪下施礼:“侄儿黄安、黄石,参见伯父。”

    “两位贤侄免礼!”坐在马背上的逢纪,连忙伸手虚扶了一把,笑着说:“在下想去庄中拜访故人,不知令尊可在庄中?”

    “家父正在庄中,请伯父随小侄来,”黄安连忙回答说:“小侄为伯父引路。”

    黄家兄弟重新上马后,黄安与逢纪并辔而行,而黄石则快马加鞭赶回庄子,向父亲黄湖报告逢纪来访之事。

    距离庄子还有一箭之地,逢纪就看到庄门口站着一群人,为首的是一名五短身材的胖子。他一眼就认出,对方是自己的好友黄湖。

    黄湖见逢纪来了,连忙迎上去,拱手施礼,笑着说:“不知元图兄前来,小弟不曾远迎,还请兄长恕罪。”

    “子雍贤弟说哪里话,”逢纪上前握住黄湖的手,叫着对方的字,笑容可掬地说:“是为兄来得唐突,给贤弟添麻烦了。”

    “元图兄,庄外不是说话之所在,还请进庄歇歇脚。”黄湖客气的说:“小弟已经吩咐下人准备了酒菜,为元图兄接风。”

    早已饥肠辘辘的逢纪,听到黄湖说有酒菜招呼自己,顿时喜出望外,但他还是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表情如常的说:“既然是贤弟的一份盛情,为兄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两人手挽手来到了客厅,分宾主坐下,黄家兄弟在下首相陪。

    黄湖端起酒樽,对逢纪说:“元图兄,请!”

    逢纪也连忙端起了面前的酒樽,说:“子雍贤弟,请!”

    两人将樽中美酒一饮而尽之后,黄湖好奇地问:“元图兄,你乃是邟乡侯的长史,不在冀州城帮邟乡侯操持政务,到小弟的穷乡僻壤来做什么?”

    逢纪刚拿起筷子,正想大快朵颐,听到黄湖的这个问题,只能将筷子放下,长叹一声说道:“一言难尽啊!”

    “元图兄,出了什么事情?”黄湖关切地问:“但说无妨,小弟洗耳恭听。”

    “你们乃是好友,此事我就不瞒你了。如今冀州早已落入了韩馥之子韩湛的手中,我与我家主公退到了邺城,原以为此子能有所收敛,没想到他得寸进尺,又率大军来围攻邺城。”逢纪可怜巴巴的说:“可怜我邺城孤立无援,围城时间不长,城池就被冀州兵马所破,我与主公在城破之时,侥幸逃得性命。”

    黄湖听到这里,不禁大吃一惊,连忙问道:“元图兄,不知邟乡侯如今人在何处?”

    逢纪拿起筷子,朝南边一指,说道:“朝南而去。”

    黄安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问道:“逢伯父,小侄有一事不明,还请伯父明示。”

    “何事?”逢纪问道。

    黄安朝自己的弟弟黄石看了一眼后,有些迟疑地说道:“我和二弟出庄子去骑马时,看到有一队骑兵从庄前经过,不知当时伯父可在其中?”

    对于黄安的这个问题,逢纪倒没有隐瞒,而是如实地回答说:“贤侄说得没错,我的确在其中。”

    逢纪的话,让黄湖有些疑惑不解了:“元图兄,既然经过小弟的庄子,为何过庄而不入啊?莫非担心小弟会慢待了邟乡侯不成?”

    “非也,非也。”逢纪连忙摆着手说:“我家主公如今是惊弓之鸟,深怕冀州兵马随时会追上来,因此拼命地朝南逃去。”

    “向南而去?”黄湖皱着眉头想了想,试探地问逢纪:“元图兄,某非邟乡侯想去投奔袁公路不成?”

    “我家主公与袁公路虽是兄弟,但一向不和。”逢纪回答说:“如今末路去投,定会遭到袁公路的冷落。因此,我家主公打算去徐州投奔陶恭祖。”

    “陶恭祖为人正直,待人友善,想必定可善待邟乡侯。”黄湖说完这句话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既然邟乡侯往徐州而去,元图兄为何去出现在此处?”

    逢纪自然不可能告诉黄湖,说自己打算弃袁绍而去,如果真的实话实说,没准对方会与自己割袍断义。连忙敷衍说:“我家主公虽然冀州的基业已失,不过在渤海郡,尚有小公子袁尚和数万兵马。我就是奉主公之命,前往渤海报平安的。”

    黄湖没有想到逢纪是在欺骗他,反而信以为真,有点好奇地问:“元图兄,此等小事,派一名信使即可,何必非要元图兄亲自跑一趟啊?”

    “子雍贤弟有所不知。”逢纪决定继续忽悠黄湖:“此去渤海千里迢迢,若是普通信使,恐路上出事。而且就算尚公子见了信使,也会对书信的真假产生怀疑,因此,主公才专门安排我前往渤海的。”

    酒席散了以后,黄湖就安排逢纪歇息。逢纪躺在榻上,脑子里开始考虑:此地不宜久留,但离开此地后,自己又该往何处去?北上渤海,显然是不可能的。且不说能否顺利地到达渤海,就算能到渤海,自己跟着势单力薄的袁尚,也不是一个事儿。幽州的公孙瓒、冀州的韩湛,两人对自己都是恨之入骨,恨不得生啖自己。去了渤海,就等于是去送死。

    如果不去渤海,自己又该去哪里呢?或者说,自己该去投奔哪位诸侯呢?张邈、张扬,这种唯袁绍马首是瞻的人能力平庸,早晚会被他人吞并;曹操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惜他如今和韩家小儿交好,没准会将自己的首级送给韩家小儿,以换取更多的好处。

    思来想去,逢纪最后做出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决定:向西,去京师,投奔李傕、郭汜等人。据说他们不久前,曾因韩家小儿派人挟持了天子,而在黄河边大战一场,双方如今是势不两立,如果去投奔他们,没准是当前最佳的选择。如果有可能,自己再挑唆李郭二人一下,让他们兴兵和韩家小儿打个你死我活。

    主意打定,逢纪的心中总算不再纠结,他便两眼一闭,躺在榻上酣然入睡。

    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在黄湖派来的侍女侍候下,逢纪起了个热水澡,又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才穿上黄湖为他准备的新衣,晃晃悠悠地去找黄湖叙话。

    黄湖正坐在客厅里,和庄里的管家,说春耕之时,见逢纪从外面进来,连忙三言两语将管家打发走,随后起身向逢纪问好:“元图兄,昨晚睡得可好?”

    “尚好,尚好!”逢纪打着哈哈说道:“多谢子雍贤弟的一番美意,让为兄在这里睡了一个踏实觉。”

    “元图兄,”黄湖客气地问:“不知你何时启程前往渤海?”

    听到黄湖这么说,逢纪立即把脸一板,不悦地说道:“怎么,子雍贤弟,难道嫌为兄在这里给你添麻烦了?”

    “元图兄误会了。”黄湖本来是随口一问,见逢纪却板着脸,像谁借了他的谷子还了他的糠一样,连忙解释说:“小弟和兄长久不相见,想留兄长在庄上多盘桓几日。”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是为兄误会了。”逢纪干笑了几声,对黄湖说道:“既然子雍贤弟一番盛情,那为兄就在庄上多住几日。”

    逢纪拿起筷子,朝南边一指,说道:“朝南而去。”

    黄安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问道:“逢伯父,小侄有一事不明,还请伯父明示。”

    “何事?”逢纪问道。

    黄安朝自己的弟弟黄石看了一眼后,有些迟疑地说道:“我和二弟出庄子去骑马时,看到有一队骑兵从庄前经过,不知当时伯父可在其中?”

    对于黄安的这个问题,逢纪倒没有隐瞒,而是如实地回答说:“贤侄说得没错,我的确在其中。”

    逢纪的话,让黄湖有些疑惑不解了:“元图兄,既然经过小弟的庄子,为何过庄而不入啊?莫非担心小弟会慢待了邟乡侯不成?”

    “非也,非也。”逢纪连忙摆着手说:“我家主公如今是惊弓之鸟,深怕冀州兵马随时会追上来,因此拼命地朝南逃去。”

    “向南而去?”黄湖皱着眉头想了想,试探地问逢纪:“元图兄,某非邟乡侯想去投奔袁公路不成?”

    “我家主公与袁公路虽是兄弟,但一向不和。”逢纪回答说:“如今末路去投,定会遭到袁公路的冷落。因此,我家主公打算去徐州投奔陶恭祖。”

    “陶恭祖为人正直,待人友善,想必定可善待邟乡侯。”黄湖说完这句话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既然邟乡侯往徐州而去,元图兄为何去出现在此处?”

    逢纪自然不可能告诉黄湖,说自己打算弃袁绍而去,如果真的实话实说,没准对方会与自己割袍断义。连忙敷衍说:“我家主公虽然冀州的基业已失,不过在渤海郡,尚有小公子袁尚和数万兵马。我就是奉主公之命,前往渤海报平安的。”

    黄湖没有想到逢纪是在欺骗他,反而信以为真,有点好奇地问:“元图兄,此等小事,派一名信使即可,何必非要元图兄亲自跑一趟啊?”

    “子雍贤弟有所不知。”逢纪决定继续忽悠黄湖:“此去渤海千里迢迢,若是普通信使,恐路上出事。而且就算尚公子见了信使,也会对书信的真假产生怀疑,因此,主公才专门安排我前往渤海的。”

    酒席散了以后,黄湖就安排逢纪歇息。逢纪躺在榻上,脑子里开始考虑:此地不宜久留,但离开此地后,自己又该往何处去?北上渤海,显然是不可能的。且不说能否顺利地到达渤海,就算能到渤海,自己跟着势单力薄的袁尚,也不是一个事儿。幽州的公孙瓒、冀州的韩湛,两人对自己都是恨之入骨,恨不得生啖自己。去了渤海,就等于是去送死。

    如果不去渤海,自己又该去哪里呢?或者说,自己该去投奔哪位诸侯呢?张邈、张扬,这种唯袁绍马首是瞻的人能力平庸,早晚会被他人吞并;曹操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惜他如今和韩家小儿交好,没准会将自己的首级送给韩家小儿,以换取更多的好处。

    思来想去,逢纪最后做出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决定:向西,去京师,投奔李傕、郭汜等人。据说他们不久前,曾因韩家小儿派人挟持了天子,而在黄河边大战一场,双方如今是势不两立,如果去投奔他们,没准是当前最佳的选择。如果有可能,自己再挑唆李郭二人一下,让他们兴兵和韩家小儿打个你死我活。

    主意打定,逢纪的心中总算不再纠结,他便两眼一闭,躺在榻上酣然入睡。

    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在黄湖派来的侍女侍候下,逢纪起了个热水澡,又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才穿上黄湖为他准备的新衣,晃晃悠悠地去找黄湖叙话。

    黄湖正坐在客厅里,和庄里的管家,说春耕之时,见逢纪从外面进来,连忙三言两语将管家打发走,随后起身向逢纪问好:“元图兄,昨晚睡得可好?”

    “尚好,尚好!”逢纪打着哈哈说道:“多谢子雍贤弟的一番美意,让为兄在这里睡了一个踏实觉。”

    “元图兄,”黄湖客气地问:“不知你何时启程前往渤海?”

    听到黄湖这么说,逢纪立即把脸一板,不悦地说道:“怎么,子雍贤弟,难道嫌为兄在这里给你添麻烦了?”

    “元图兄误会了。”黄湖本来是随口一问,见逢纪却板着脸,像谁借了他的谷子还了他的糠一样,连忙解释说:“小弟和兄长久不相见,想留兄长在庄上多盘桓几日。”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是为兄误会了。”逢纪干笑了几声,对黄湖说道:“既然子雍贤弟一番盛情,那为兄就在庄上多住几日。”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是为兄误会了。”逢纪干笑了几声,对黄湖说道:“既然子雍贤弟一番盛情,那为兄就在庄上多住几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