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216章函谷关内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216章函谷关内

《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216章函谷关内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韩湛朝张辽拱手还礼,笑容满面地说:“文远专程来访,本侯不曾出府相迎,还请不要怪罪哦。”

    张辽来这里之前,本来是抱着忐忑的心情,见韩湛对自己如此热情,悬在心头的巨石总算放下了。

    来到议事厅内坐下,韩湛命人摆设酒宴,招待张辽。虽然他急于招纳张辽,但他心里更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等酒菜上桌之后,不停地向张辽劝酒。

    酒至半酣,韩湛忽然对张辽说道:“文远,函谷关的设施简陋,待回到冀州之后,我再重新设宴款待你们。到时一定要请成廉、宋宪等人同来哦,此次能救出圣驾,他们也功劳不小。”

    听到韩湛夸奖成廉、宋宪等人,张辽连忙谦虚地说:“韩冀州过奖了,此乃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文远此言差矣。”一旁的沮授插嘴说:“若不是成廉、宋宪、魏续三位骑督,领着兵马在东门内和李郭叛军厮杀,确保城门不失,否则我等哪里能将圣驾救出京师。”

    三人相谈正欢之时,董承从外面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看到几人在饮酒作乐,先是一愣,随后朝韩湛躬身施礼,说道:“亭侯,在下刚收到京师传来的圣旨,让我等关闭城门,不得放任何人过关。待李郭二位将军的人马到了以后,再做处置。”

    “奇怪?”沮授听董承这么说,一脸疑惑地说道:“圣驾如今就在函谷关,他怎么可能从京师传来圣旨?莫非是李郭二人假借圣上之名所发的矫诏?”

    韩湛不是神仙,自然不清楚王允发现汉献帝失踪之后,曾经命一名内侍假冒皇帝一事。但对于沮授的猜测,他却表示了赞同:“公与所言极是,圣驾离宫匆忙,不曾随身携带玉玺。李郭等人伪造圣旨,真是再容易不过了。”

    韩湛接过董承手里的圣旨,快速地浏览一遍后,起身说道:“诸位,随本侯到后堂去见驾,让陛下也看看这道假圣旨。”

    …………

    且说李郭等人取了长安,按照计划,原打算寻找董卓的尸首,并风光大葬。但忽然出了假皇帝一事,两人就无心再在长安待下去,留下张济、樊稠两人负责安葬董卓之事,自己领两万骑兵,昼夜兼程赶往函谷关。

    行军途中,郭汜问李傕:“稚然,你觉得函谷关接到了我们的消息之后,能将劫持圣驾之人拦在关内吗?”

    李傕皱着眉头说:“据内侍所言,劫走圣驾之人,是让天子乘坐马车离开宫城的。只要有马车的拖累,那么他们的行军速度就一定不会太快,我们都是骑兵,想必能在到达函谷关前,追赶上他们。”

    郭汜左右张望了一番,将所有的兵将都在数步之外,不用担心他们会听到自己和李傕之间的谈话,便压低嗓门问道:“我们追上圣驾之后,若是他不肯回转京师,我们又该如何处置呢?”

    李傕冷笑一声说道:“若是他不识好歹,不肯随我等返回京师,到时……”说着他用手在脖子上抹了一下,“就别怪我等不给他面子了。”

    “你要弑君?”李傕的话将郭汜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小心翼翼的问:“稚然,你有没有考虑过,一旦杀掉了当今皇帝,我们该如何面对天下人?若是各路诸侯联合来讨伐我等,我们可有应对的实力?”

    郭汜的话给李傕提了个醒,让他想起当初十八路诸侯讨董卓之时,若不是有吕布、华雄之流给联军已重创,如今皇帝在哪家诸侯的手里,还真说不定。同时,他也想起如今还踪影全无的吕布,便喃喃地说:“不知吕布逃出京师之后,可否遇上了劫持圣驾的人,双方见面后,是否会打起来。”

    “我觉得不可能。”对于李傕的这个猜测,郭汜立即摇着头表示否认,他甚至还强调说:“不光不会打起来,没准吕布还是同谋。否则皇宫大院,岂能如此容易就将皇帝劫持出来?”

    “若吕布真的与劫持者是同谋,”李傕皱着眉头说:“如果两军相逢,我们还真奈何不了他们。”

    对于李傕的担忧,郭汜想了想,随后说道:“若真的与吕布狭路相逢,我们只能闭门不住,但贾军师所率的大军赶到,再和吕布决一死战。哼哼哼,他就算勇冠三军,面对我们的千军万马,他一个人也是独力难支。”

    两人在路上行了两天,忽然有探马来报:“启禀两位将军,吕布和圣驾已经进入了函谷关。如今关门紧闭,城上戒备森严,似乎早就有了准备。”

    “该死,”李傕听到探马的回报,不禁气愤地说:“关中守将是怎么回事,函谷关易守难攻,也能叫吕布这个有勇无谋的匹夫占去?”

    郭汜考虑问题,要比李傕全面一些。他仔细将探马的话分析了一番,便猜出了端倪:“稚然,非是关中守将主动开城迎吕布,而是他早就遭了毒手。”

    “遭毒手?”听到郭汜这么说,李傕一脸茫然地反问:“谁会对他下毒手?”

    “还能是谁,”郭汜撇了撇嘴说道:“自然是关中副将董承。”

    “董承,他不是牛辅的旧部,怎么会对守将下毒手呢?”李傕刚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抬手在自己的额头猛地拍了一巴掌,懊恼的说:“该死,该死,我怎么忘记董承之女,乃是当今圣上最宠信的董妃呢。看来是董承看到圣驾到了函谷关,就动手杀掉了守将,擅自开关迎吕布入关。”

    想到这里,他连忙将手高高地举过头顶,命令大队停下。等骑兵都停止了前进,李傕连忙叫过一名都伯,命他带人火速赶往贾诩的营中,让他昼夜兼程地赶过来与自己回合,等兵马充足之后,再攻打函谷关也不迟。

    …………

    按照韩湛原来的想法,让汉献帝在函谷关里休息一天,然后第二次便马不停蹄地赶完冀州,尽快离开这危险的地方。但看到李郭等人所发的假圣旨之后,他的想法发生了改变,他知道就算自己此刻弃关而去,李郭等人也可以率兵尾随追杀,到时就是兵败如山倒,就算自己有经天纬地之能,也无法扭转乾坤了。

    因此他第二天一早,就召集冀州文武到议事厅议事。董承、吕布、张辽等人也列席了会议。会议开始后,沮授先出来对众人说道:“据探马回报,李郭所率的两万骑兵,距离城池只有四十里。若我们此刻弃关而去,李郭二贼势必会率兵尾随追杀,到时别说圣驾会被他们劫走,就连你我的性命也难保。”

    “沮监军,”沮授的话刚说完,典韦就站出来说道:“若是李郭二贼来犯,请让典某出战,某一定将他们杀得片甲不留。”

    “李郭二人不足虑,”韩湛开口说道:“他们手下的军师贾诩,是一个难缠的角色,若是有他在,我们要想打败李郭二人,基本是不可能的。”

    一向心高气傲的吕布,听到韩湛这么说,忍不住站出来说道:“韩冀州所言极是,吾曾与李郭等人交过手,交战之处,某还是所向披靡,杀得李郭等人望风而逃。奈何出了个贾诩,他所用的计策煞是歹毒,一免让李郭二人拖住吾,另外一面则让张济、樊稠二人绕路去攻取长安,使某首尾不能相顾,结果大败而归。”

    站在附近旁听的张辽,听到吕布这么说的时候,心中不禁一阵冷笑,心说要不是你当初惦记着长安的美人,一意孤行非要回长安,结果差点害得出征大军全军覆灭。自己如果不是命大的话,早就死在乱军之中。

    自从昨日他私下拜访韩湛,并向对方表明投靠之意。但韩湛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委婉的说:“此乃人生大事,文远千万莫要轻易地做出决定。不妨随本侯前往冀州,且住上一段时间。若到时你还觉得本侯是一个可以投靠的主公,还愿意来投靠的话,本侯一定扫榻相待。”

    在了解了韩湛的心事后,张辽返回住处,对成廉、宋宪等人说明了韩湛的意思。虽然韩湛只是让众人跟着到冀州走一趟,但宋宪却从中听到了不同的味道,他连忙朝张辽抱拳施礼,口中说道:“恭喜骑都尉,看来韩冀州是准备接纳你了。”

    张辽和成廉、宋宪等人达成了共识后,对韩湛和冀州文武的态度,也就变得越发恭谨。此刻听到吕布在谈李郭等人如何难对付,他心里不由无名火气,他等吕布说完后,上前一步说道:“亭侯,若是您信得过在下。请拨给我五千人马,我定可取李傕、郭汜二人的人头来见。”

    “文远请起。”韩湛见张辽主动请战,心中暗想,连忙让他起来,同时说道:“虽说关中的兵马,没有李郭二人的多,但是他们要想夺取函谷关,却无异于登天。等他们来到城下后,我们不妨坚守不出,待他们粮尽之后,再出城决战也不迟。”

    张辽听到韩湛这么说,连忙答应一声,又重新退入了队列之中。而一旁的吕布,见到张辽对韩湛如此恭谨,不禁重重地哼了一声。随后他朝韩湛抱拳说道:“韩冀州,吾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叨扰了,告辞!”说完便扬长而去。

    看到吕布的背影,几名冀州武将都气得头冒青烟。典韦怒气冲冲地说:“主公,吕布无礼,请允许某带三千兵马,前去与他决一死战。”

    韩湛听过沮授所说的冀州版“三英战吕布”,知道典韦不是吕布的对手,连忙安慰他说:“典将军莫要气恼,吕布勇冠三军、武艺天下无敌,难免会心高气傲一些。你不必和他计较。”

    说完这番话时,韩湛朝沮授抛去了一个眼神,示意他说:“看到了吧,我说吕布不好收拾吧,说对了吧?”

    沮授自然知晓韩湛眼神所代表的意思,点点头说:“主公所言极是,吕布武艺高超,放眼天下,能与他单挑获胜者还一个都没有,因此难免有点心高气傲,典将军不要和一番见识。”典韦见韩湛和沮授都这么说,只能乖乖地上嘴,气呼呼地退回了自己站立的位置。

    沮授等典韦退入了队列中,又向韩湛建议说:“主公,若授所料不差的话,贾诩此刻一定不在军中。”

    韩湛忌惮的只有贾诩一人,此刻听沮授说他不在军中,便好奇地问:“公与,你是怎么知道贾诩不在军中的?”

    “李郭等人从西凉兴兵进犯长安,无法是为董卓复仇。”沮授望着韩湛,向他解释说:“如今他们已经攻破了长安,肯定要留人在京师搜寻董卓的尸骨,然后风光大葬。这些繁琐的事情,交给张济、樊稠两人来办,肯定是不行的。因此授觉得,贾诩一定还在京中布置董贼的葬礼,无暇顾及到函谷关这里。”

    对于沮授的分析,在场的人都纷纷点头表示赞许。韩湛更是问道:“公与,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李郭二人兵多,但大多新附不久,尚未归心。”沮授信心十足地说:“若是我们派出一支骑兵,前去袭扰的话,定可使李郭二人军中大乱。只要两人心生恐惧,不敢率兵攻打函谷关,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做防御准备。甚至还可以乘机派人先护送圣驾离开,等圣驾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们再离开函谷关也不迟。”

    韩湛原本就有想给李郭二人来个下马威的想法,此刻听到沮授这么说,他点了点头,随后转头望着黄忠说道:“既然如此,待李郭二人率兵前来函谷关之时,汉升便领三千骑兵出城,给他们一点颜色尝尝。”

    站在队列里的黄忠,听到韩湛的吩咐,连忙出列,躬身抱拳施礼,大声地说:“末将领命!待明日李郭二人的兵马到了,末将一定将他们杀个落花流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