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186章 蔡邕遇险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186章 蔡邕遇险

《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186章 蔡邕遇险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门子望着吕布翻身上了赤兔马,又俯下身子将貂蝉抱上了马背,随后哈哈大笑着策马离开。望着远去的吕布背影,门子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他的心里在想,吕布让自己立即逃命,究竟是什么意思?

    门子想了半天,依旧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就在他准备关闭府门时,忽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平时不时从府门前经过的巡逻队,今日竟然无影无踪。门子能在董府混得风生水起,自然也不是个笨人,他联系到吕布居然刚大摇大摆地破门而入,并公然将太师的女人掳走,证明将有大事发生,如果自己再不逃走的话,势必性命难保。

    门子慌忙回到了自己的房里,收拾了一批细软,用包袱包好背在身上,又到马厩里牵了一匹马,快马加鞭地逃离了董府。

    吕布带着貂蝉来到了自己在郿坞内的府邸,敲开了府门后,将赤兔马的缰绳扔给了来开门的管家,自己抱着貂蝉就朝后院走去。

    早在王允家见到貂蝉时,吕布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脑子里都是她的倩影。后来她被董卓纳入府中后,虽然在凤仪亭见过一次,但没聊上几句话,却被董卓撞破,甚至还差点搭上自己的性命。如今董卓已死,吕布哪里还按耐得住,连夜策马狂奔七十里,赶到郿坞将貂蝉抢了出来。

    等吕布将貂蝉抱进自己的房里,不待对方**,便将她放在床榻之上,开始做那春宵苦短之事。两人在屋里缠绵了一宿,直到天明时才陆续睡去。

    吕布睡得正香时,忽然被外面人喊马嘶的声音吵醒。他正欲起身,却惊醒了一旁睡着的貂蝉。貂蝉听到外面的动静,一脸慌乱地问:“温侯,外面为何如此嘈杂,莫非是董贼派人来捉拿我等?”

    貂蝉的话把吕布吓得一哆嗦,在一刹那,他还真的以为是董卓派人来捉拿自己。正当他想找方天画戟时,猛地想起董卓昨日已经被自己所杀,尸首如今正在长安街头示众,怎么还可能派人来抓自己呢。外面的声音,肯定是皇甫嵩带着大军赶到了郿坞,正在查抄董卓的府邸。也不知昨晚的那个门子,是否听从了自己的忠告,早已逃之夭夭,否则等待他的只有身首异处的下场。

    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后,吕布连忙将貂蝉揽在怀里,安慰她说:“蝉儿莫怕,董贼昨日已经在京师授首,外面人喊马嘶,可能是皇甫嵩将军带着人马,正在查抄董府。”说完,他松开了貂蝉,翻身下榻开始穿衣。

    吕布来到屋外,发现已经是日上三竿,他连忙命人牵来了赤兔马,提着方天画戟就朝董府而去。董府此刻已经被皇甫嵩带来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个水泄不通。见到吕布的到来,兵士们连忙为他让开了一条通道。

    皇甫嵩骑着马站在府门外,望着不断被兵士从府中押出的董家人,或抬出的一箱箱财物。看到吕布过来,他知道微微点了点头,随口问道:“温侯将军昨晚就离开了军营,为何此刻方到啊?”

    听到皇甫嵩的这个问题,吕布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几声,岔开话题问道:“董贼的家眷都拿下了吗?”

    皇甫嵩点了点头,回答说:“卓弟董旻、侄董璜已就擒,董母和女眷也一个没跑掉。”吕布和貂蝉的事情,他略有耳闻,今日带人进入郿坞后,首先就是在府中查找貂蝉,结果府中下人谁也没见到她。后来还是皇甫嵩看到了门口断裂的门栓,才分析出可能是吕布连夜将貂蝉带走了。

    抄董卓的家,一直忙到申时才告一段落。负责统计的李肃前来向皇甫嵩和吕布禀告:“启禀两位将军,董贼的家产已大致统计出来了。有黄金数十万,白金数百万,绮罗、珠宝、器皿、粮食等不计其数。”

    皇甫嵩等李肃一说完,接着问道:“董贼的家眷,是否俱已落网?”

    李肃的心里很明白,貂蝉也算是董家的女眷,但既然已经被吕布弄走了,他对此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说:“回皇甫将军,董贼的家眷不曾走脱一人。卓母、卓弟董旻、侄董璜等俱已束手就擒。”

    皇甫嵩吩咐李肃说道:“李肃,你去问问,董府的女眷之中,有谁是被董贼强掳入府的良家女子,把她们统统放掉。”

    李肃听到皇甫嵩这么说,连忙又问道:“那董家的女眷,又该如何处置?”

    皇甫嵩皱了皱眉头,随后说道:“但系董贼亲属,不分老幼,悉皆诛戮。李肃,你立即带人将他们押往城外斩首。”

    正当皇甫嵩、吕布在郿坞查抄董卓家产时,王允在京师设宴于都堂,召集众官,酌酒称庆。而一直为他出谋划策的沮授,也在被邀请的范围之内。

    饮至半酣,沮授对王允说道:“王司徒,如今皇甫将军正在郿坞查抄董贼家产,不如就让他领董贼的旧部,留驻在郿坞。如果有必要,还可以让他招降李傕、郭汜等董卓旧部。”

    没想到王允听后,居然摇着头说:“李傕、郭汜等四将乃是董卓的心腹之人,朝中大臣恨不得生啖其肉,待京师平静之后,老夫还打算派吕布统兵去清剿董贼残部,哪里能够进行招降。”

    看到沮授还想说什么,王允连忙冲他摆了摆手,“公与,今日饮宴乃是为了庆祝董贼伏诛,不要说扫兴的话。来,我们共饮此杯!”

    沮授无奈,只能举起酒杯朝王允示意了一下,随后将酒一饮而尽。

    就在这时,忽然有小吏来报:“启禀王司徒,我等奉命将董贼的尸首放在市集示众,卓尸肥胖,看尸军士以火置其脐中为灯,膏流满地。百姓过者,莫不手掷其头,足践其尸。忽有一人伏其尸而大哭。”

    王允听到这里顿时勃然大怒:“董贼伏诛,士民莫不称贺;此何人,独敢哭耶!”随后吩咐殿前武士,“与吾擒来!”

    过了一炷香的工夫,武士将伏在董卓尸首上的人带了过来。众官看清楚来人后,无不惊骇:原来那人不是别人,乃侍中蔡邕。

    正在喝闷酒的沮授,看到蔡琰被武士押上来,更加是大惊失色,他此刻再次想起自己此来长安的目地,一是向王允献连环计,二是劝说蔡邕离开长安,免遭杀身之祸。但自从王允向自己保证,定会让蔡邕安然无恙之后,他对营救蔡邕离开长安一事,就没有再放在心上。特别昨日董卓丧命后,他更是将此事抛之脑后。此刻看到蔡邕被武士押上来,他立即意识到大事不妙。

    王允用手指着蔡邕,怒气冲冲地呵斥道:“董卓逆贼,今日伏诛,国之大幸。汝为汉臣,乃不为国庆,反为贼哭,何也?”

    蔡邕等王允说完后,伏地请罪说:“邕虽不才,亦知大义,岂肯背国而向卓?只因一时知遇之感,不觉为之一哭,自知罪大。愿公见原:倘得黥首刖足,使续成汉史,以赎其辜,邕之幸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