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0106章 逢纪的毒计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0106章 逢纪的毒计

《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0106章 逢纪的毒计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据我所知,韩家小儿是个谨慎之人。”逢纪听完颜良的解释,冷冷地说道:“他岂会将一份草稿错寄到你处?分明是你和他私下有勾结,深怕被主公觉察,因此才会涂抹信件之中的紧要之处。”

    多疑的袁绍听逢纪这么一说,用力将手中的书信掼在颜良的脚下,怒气冲天地喝道:“颜良,你还有何话可说?”

    满腹委屈的颜良将袁绍发火了,连忙单膝跪地,向袁绍解释说:“主公息怒,颜某对主公一直忠心耿耿,岂能干出这种与外人勾结之事?”

    就在这时,大堂门口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主公,你错怪颜良将军了。”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监军沮授正从外面大步走进来。他来到袁绍的桌案前拱手施礼:“授见过主公!”

    袁绍重重地哼了一声,反问道:“公与,你说袁某错怪了颜良,可有什么凭证么?”

    沮授弯腰捡起地上的信件,快速地浏览完上面的内容后,将信件放在了袁绍的桌案上,胸有成竹地说:“主公,假如授没有猜错的话,这乃是韩家小儿手下谋士所想出来的离间计。他们故意将书信中的紧要部分涂抹,并在送信时大肆张扬,就是为了引起主公的注意。等主公看到书信上有如此多涂抹之处,势必对颜良将军生疑,盛怒之下就会罢免他的官职,剥夺他的军权,从而让韩家小儿有机可乘。”

    袁绍原本就是个没主见的人,听完沮授的一番慷慨陈词,又仔细地想了想,觉得颜良对自己的确是忠心耿耿,便责备逢纪:“元图,误听汝言,差点错怪了好人。”说完,他起身绕过桌案,上前将颜良搀扶起来,好言安慰了一番。

    等袁绍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后,他望着沮授问道:“公与,如今东面有公孙瓒,南面有韩家小儿,西面还有张燕的五万大军,我们该如何退敌?”

    “回主公的话,”沮授胸有成竹地回答说:“界桥有麹义的三千兵马,虽然人数远远少于公孙瓒,但要将其挡住,却没有什么问题。西面的张燕大军,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大公子和文丑将军的一万大军足以破之。”

    “那南面的韩家小儿呢?”袁绍一想到自己的二儿子和几名将领被韩湛所擒,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听完沮授的分析后,立即追问道:“犬子和淳于将军他们还被关在广平城的大牢之中,又该如何将他们解救出来呢?”

    “要救二公子和淳于将军,其实很简单。”袁绍所担心的事情,沮授显然早就考虑到了:“我们可以用关在大牢里的耿武闵纯二人去交换。”

    “什么,用耿武闵纯去交换?”对于沮授的这个建议,袁绍的头摇得拨浪鼓似的,“我恨不得将这两个反贼碎尸万段,怎么能用他们和韩家小儿去进行交换呢?”

    “主公,”一向对沮授不满,处处和他作对的逢纪,却出人意料地说道:“我赞同沮监军的建议,用耿武闵纯二人去交换二公子和淳于将军。”

    袁绍望着逢纪,皱着眉头说:“元图,真没想到,你居然也有这样的想法。”

    逢纪连忙凑到桌案前,小声地对袁绍说:“主公,属下只所以同意交换,是因为……”说到这里,他忽然压低了嗓子,用只有他和袁绍能听到的声音接着讲述下去。几步之外的沮授竖起耳朵,努力想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却什么都没听到。

    袁绍在听完逢纪的建议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连说:“妙,妙,果然是绝妙好计!元图,那这事就交给你去办理了。”

    逢纪答应一声,转身便走了出去。等逢纪一离开,袁绍又继续问逢纪:“公与,你有什么办法对付韩家小儿吗?”

    沮授沉思了片刻,回答说:“主公可差人前往馆陶招校尉张郃,前去攻打广平城,使韩家小儿在短时间内无法派兵进攻冀州。等大公子打败了黑山军、麹义将军击退了公孙瓒,然后我们在合兵一处,南下夺回广平城。”

    耐心地听完沮授的计策后,袁绍有点担心地问:“张郃曾是韩氏旧部,让他去攻打广平城,不会临阵倒戈吧?”

    “请主公放心,”沮授向袁绍保证说:“张郃乃是孝子,他的家眷都在冀州城内,他不敢轻易背叛主公的。”

    得知张郃的家眷都在冀州城内,袁绍顿时心安了,他的心里明白,张郃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随便背叛自己。因此他吩咐沮授:“既然如此,那公与就快快给张儁乂修书,明明他速速领兵去攻打广平城。”

    …………

    天黑时分,袁绍派出的信使来到了广平城,将一封书信交给了韩湛。

    韩湛展开书信一看,信里说愿意说用耿武闵纯二人,换回被俘的袁熙、淳于琼等人。看完信以后,韩湛对信使说:“信使,你连夜赶回去告诉袁绍,说本侯同意交换一事。”

    等信使离开后,韩湛将信件交给了郭嘉、荀攸等人传阅,感慨地说:“本侯正在为如何营救耿武闵纯二位大人的事情犯愁,没想到袁贼就派人来送信打,打算用他们二人换回被我军俘获的袁熙、淳于琼等人。”

    郭嘉看完信以后,皱着眉头说:“小侯爷,嘉觉得此事有点蹊跷,为何袁绍早不换人晚换人,偏偏在我们使用了离间计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提出换人呢?”

    向袁绍施离间计,韩湛根本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因为沮授、田丰这样的谋士,可以轻易地识破这种计谋。不过他对郭嘉所说的话,心里倒是比较认同的,袁绍在识破了自己的离间计后,居然主动提出要用耿武闵纯二人进行交换,这事怎么看都想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阴谋。

    但想了半天,他也没想出其中会有什么破绽,因为袁绍选定的交换地点,距离广平城不过十里,城里骑兵最多一炷香的时间就能赶到,袁绍根本没搞阴谋诡计的可能。

    百思不得其解,他用力地甩了甩头,随后吩咐道:“典韦、夏侯兰,明天率五十骑兵,随我前去交换。子龙留在城中,让骑兵人不下马马不卸鞍,一旦看到我们发出的讯号,就立即出击。”

    韩湛的话一说完,赵云、夏侯兰、典韦三人便出列,同时拱手答道:“末将遵命!”

    …………

    次日午时,韩湛带着典韦、夏侯兰以及五十名骑兵,押着袁熙、淳于琼、吕威璜等人前往交换地点。等了没多久,便看到对面来了一彪人马,带着一面“袁”字大旗。

    双方在距离两百步的地方停下后,对面的一名骑兵,冲到离韩湛约二十步的地方停下,高声喊道:“韩侯爷,我家颜良将军想派人验明真身,不知可否?”

    在交换前,搞清楚对方带来的人,是否是自己所要交换的人,这是基本的规矩。因此韩湛在听完骑兵的喊声后,便点头表示同意了。

    骑兵回到队列后不久,韩湛便见一名顶盔掼甲的武将,空着手策马而来。等对方靠近以后,他才看清楚,来的真是颜良。他连忙朝对方拱了拱手,客气地说:“颜良将军,久违了!不知最近可好?”

    颜良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小侯爷昨日一封书信,差点害死颜某。颜某哪里还好得起来?!”他停顿片刻后,对韩湛说,“颜某留在此处为质,请小侯爷亲自过去查看对面可有你要换之人?”

    韩湛刚刚就仔细查看过,自己带来的这帮人里,居然没有一个人认识耿武闵纯二人,因此过去查看一事,就算颜良不亲自叮嘱,他也会亲自前往的。他策马奔过开阔地,来到距离对方十几步的地方停下,仔细地查看马队中那两位身着囚服、骑在马背上蓬头垢面的囚徒。在看清楚果然是耿武闵纯二人后,他连忙朝对方拱了拱手:“两位大人受苦了,请再次稍候,湛立即和颜良进行交换。”

    韩湛和颜良各自回到自己的阵中后,便看到对面的旗帜挥舞了几下,意味着交换仪式正式开始。要交换的人员都骑着马,从队列中出来,然后快速地奔向对面的阵营。

    看到耿武闵纯二人所骑的马匹冲到了自己的面前,韩湛悬着的心才算放下,他深怕颜良会在交换过程中搞什么小动作,比如说放暗箭射杀耿闵二人之类的。但此刻见两人已安全地到达自己的身边,韩湛觉得自己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错怪颜良了。

    交换仪式结束后,颜良那彪骑兵立即拨转马头,沿着官道快速地朝冀州方向而去。

    “两位大人,你们受苦了。请随湛回广平城吧!”韩湛和耿闵二人寒暄几句后,便吩咐点头回广平,他心中开始盘算,如果耿武不反对的话,就任命他为广平太守。

    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耿闵二人为自己逃出生天而感到庆幸不已,连连向韩湛表示谢意。而韩湛手里又多了两位擅长内政的官员,心里也感到极为高兴。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试探地问耿武:“耿长史,如今广平郡缺一太守,不知您可愿意出任此职啊?”

    耿武听后,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既然公子如此信任老夫,老夫自然是当仁不让了。”

    眼看离广平城门不过百余步之时,忽然异变突发。正在和韩湛说话的耿武忽然身子一顿,随后张口吐出了一口黑血。

    看到耿武的身子朝自己这一侧软软地到下,韩湛连忙伸手扶住了对方,紧张地问:“耿长史,您怎么了,您这是怎么了?”

    “好恨的逢纪,”耿武抬头望着韩湛,有气无力地说:“清晨他说送我俩上路,为我们准备了酒菜,没想到酒菜里有…有毒…”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头一歪,便没有了气息。

    韩湛连忙朝一旁的闵纯望去,见对方也伏在马背上一动不动,显然已气绝身亡。

    “逢纪狗贼,”韩湛抱着耿武的尸首,仰头怒吼:“我早晚要将你碎尸万段,以报今日之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