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0069章 意外的收获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0069章 意外的收获

《三国之北境之王》 第0069章 意外的收获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翌日一早,花虎前来县衙正堂,向正在与荀彧议事的韩湛禀报:“启禀使君,天亮时分,赵县尉、荀少府以及夏侯兄妹,便领着一千兵马出了西面,沿着漳水河北上,准备清剿离县城最近的一股山贼。”

    韩湛听完后,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知道了!”

    花虎禀报完毕后,却依旧站在原地没动窝。韩湛看了他一眼,好奇地问:“花主簿,还有什么事情吗?”

    “回使君的话,”花虎小心地提醒韩湛说:“您的后院里还有那么多山贼,难道就不怕他们再兴风作浪吗?”

    韩湛当初将那些被俘的山贼,都安排在自己的后院当下人,是考虑到这些人,都是本分的山民,不过受人蒙蔽和裹挟,才不得不落草为寇的。既然在他们中间的内贼已经被清理掉了,那剩下的人就不会对自己再构成什么威胁,因此他不以为然地说:“他们都是本使君治下的百姓,有什么可担心的。”

    荀彧等韩湛说完,插嘴道:“使君,既然今日要将那两名山贼明正典刑,不如派人在城内张贴榜文,让城中百姓都去观刑,使他们知晓勾结山贼黄巾的下场。”

    对于荀彧的提议,韩湛点头表示同意,他立即吩咐花虎:“花主簿,立即安排人手,在城内张贴榜文,让百姓去观刑。”

    等花虎离开,荀彧见堂上没有外人,有些底气不足地问韩湛:“湛儿,你觉得赵县尉与公达此次的出征,会顺利吗?”

    “放心吧,舅父。”韩湛对于赵云和荀攸的组合,是充满信心的,再加上还有武艺高的夏侯兄妹协助,不能取胜才怪了,“子龙武艺高,胆识过人;公达表兄机智过人,又精通谋略。再加上夏侯兄妹的协助,一定可以旗开得胜。”

    其实荀彧心里也明白,赵云和荀攸的组合,就算是和别的人数相等的官军较量,也不会落于下风,更何况是一群乌合之众的山贼了。但他还是亲耳听到韩湛所说的话,心里才感到踏实。他岔开话题问道:“湛儿,舅父想知道,你的实力足够后,打算什么时候取冀州?”

    “如果我的手里有五千兵马,”韩湛字斟句酌地说:“那么最迟在今年冬天,就可以兵冀州。”

    “什么,冬天就兵冀州?”荀彧被韩湛的话吓了一跳,他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袁氏手下兵多将广,就算你手里有五千兵马,也无法与他们抗衡啊?”

    韩湛示意荀彧坐下后,忽然石破天惊地说:“舅父有所不知,根据我这段时间的分析,家父让出冀州,乃是上了袁氏的圈套。”

    荀彧刚刚在几案后坐下,听到韩湛这么说,吃惊地差点从座位上蹦起来,他一脸惊诧地问道:“湛儿何出此言?”

    “舅父难道就从来不曾怀疑过此事?”韩湛反问道:“屯兵河内的袁绍,刚刚因为缺粮而率兵东进,直逼冀州;而公孙瓒就从北平大举南下,在打败了安定守军后,夺取了城池,从而对冀州形成威慑?”

    韩湛所说的话,让荀彧皱着眉头思索起来。别看他在内政方面是一把好手,但在谋略方面却要相对欠缺,他思索了好一阵,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只能继续向韩湛求教:“湛儿,舅父不明白,袁氏是如何说服公孙瓒挥兵南下的?”

    “很简单,”看过《三国演义》和《三国志》的韩湛,对袁绍所耍的阴谋自然是了如指掌,“袁氏必然派人联络公孙瓒,让他出兵南下夹攻,事成之后,双方平分冀州。而冀州文武颇多袁氏故吏,公孙瓒一兴兵,为求自保,他们必然劝说家父请袁氏入冀州……”

    听完韩湛的一番分析后,荀彧连连点头,觉得很有道理。不过他在略作思考后,还是问出了自己的心中疑问:“湛儿,如果公孙瓒得知袁氏已取了冀州,势必会派遣亲信之人去见袁氏,讨论平分冀州之事,到时袁氏又会如何应付呢?”

    “袁氏心胸狭隘,工于心计,他肯定会虚与委蛇,答应与公孙家平分土地,然后在使者返回途中,派人冒出董卓手下截杀使者。”韩湛努力地回忆着当年在书中所看的内容,一边对荀彧说:“袁氏的这种手段,连三岁小孩都骗不了,更何况公孙瓒。只要识破了袁氏的阴谋,公孙瓒势必与袁氏兵戎相见。到时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我们可以坐山观虎斗,”荀彧听到这里,便猜到韩湛下一步的计划,他满脸笑容地接着说:“等他们拼得两败俱伤时,我们再出兵,定可可以事半功倍。”

    “没错没错,舅父猜得不错,湛儿就是这么考虑的。”韩湛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心里暗想最好在界桥大战时,韩馥已经在陈留自杀,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打着替父报仇的名义兴兵,没准不少的冀州旧部还会响应自己。

    两人正说着话,胡茶气喘吁吁地赶到了县衙。他来到大堂之上,朝两人拱拱手,激动地说:“草民参见两位大人!”

    虽说胡茶是不请自到,但韩湛对这位资助自己的大金主,还是表现得非常客气:“原来是胡先生!不知道先生今日到此,有何见解吗?”

    胡茶抬手拭去额头的汗水,笑着说道:“草民听说午时要将两名勾结黄巾的山贼明正典刑,想跟着使君去看热闹。不知可否?”

    对于他这个简单的请求,韩湛自然不会拒绝,便满口答应。

    就在这时,罗布从外面走进来向韩湛请示:“启禀使君,今日要行刑的一名犯人要见您,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韩湛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将征询的目光望着坐在一旁的荀彧,见他点头表示认可后,对罗布说:“罗队率,把他带上来吧。”

    功夫不大,罗布便带着一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带着脚镣的囚犯来到了大堂。看到坐在桌案后面的韩湛,囚犯连忙扑到在地上,大声地喊道:“使君饶命,使君饶命啊!”

    韩湛看了一眼跪在下面的囚犯,慢条斯理地问:“你有什么事情要见我啊?”

    “回使君的话,”囚犯一边磕头一边激动地说:“小人知道黑衣藏宝之处,愿意充当向导,带使君去将宝藏取出来。”

    听到犯人的话,韩湛不禁怦然心动,上次他去过黑衣的山寨,那里只能用寒酸来形容,家眷都只能依靠养鸡养鸭,甚至种地来养活自己。由于知道黑衣另外一处山寨的山贼,都在战斗中,被赵云所杀,因此黑衣的财宝就成为了一个谜。为了找到这些宝藏,他甚至还留下了一队骑兵,借保护眷属为名,暗中搜索宝藏的下落。

    “你叫什么名字?”韩湛淡淡地问道。

    “小的叫陈叉,”囚犯也许是求生心切,还特意补充了一句:“小的和林三是生死兄弟,小的以前曾经救过他的性命。”

    如果陈叉没有画蛇添足地说后面一句话,也许韩湛会立即宣布将他释放。但听他这么一说,却有了新的想法:自己收容这帮山贼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名囚犯还和林三是生死兄弟,但却从来没主动向自己汇报此事,如果不是今天要被砍头,估计他还会把这个秘密继续隐瞒下去。想到这里,他决定应该再让这个囚犯迟迟苦头。于是他吩咐罗布:“罗队率,将他带下去,和另外一名囚徒一起押往刑场。”

    听韩湛这么一说,荀彧不禁愣住了,他知道韩湛正是创业阶段,黑衣的宝藏有多么重要是可想而知,假如现在把这个陈叉杀掉,那么宝藏的下落就无人知晓了。他连忙站起身,想劝说韩湛:“使君……”

    谁知他刚开口,韩湛便抬手打断了他后面的话:“县丞不必多言,本使君自有计较。”随即又吩咐罗布,“将他带上囚车,与另外一名囚犯一同押往刑场!”

    等罗布带着哭天喊地的囚犯离开后,荀彧不解地问:“使君,既然此人知道黑衣宝藏的下来,为何不赦他死罪,让他戴罪立功,引我们去寻找宝藏呢?”

    “此人既然知道黑衣宝藏的效劳,在县衙里待了这么长的时间,却从来不曾向我禀报过。如果不是要处斩他,这个秘密他还不知要隐瞒多久。”韩湛咬牙切齿的说:“今日我非给他一个教训,让知道知情不报的后果是什么。否则,将来再遇到这种事情,他还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韩湛这么一说,荀彧立即明白了意思,感情把陈叉押上刑场,并不是要他的命,只是为了吓吓他,希望他能老实一点。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试探的问:“使君的意思,是让他到刑场去陪斩?”

    “没错,希望这次让他到鬼门关前走一遭,他就能老实了。”韩湛爽快地承认以后,对站在一旁的胡茶说道:“胡先生,想看热闹的话,就跟我们一起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