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出个综艺男神 第三百六十二章 会呼吸的痛_都市异能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蹭出个综艺男神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会呼吸的痛

《蹭出个综艺男神》 第三百六十二章 会呼吸的痛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不是什么事只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才能懂的。

    很多时候外人不懂发生在你身上的事,你自己也不懂。

    比如此刻,半夜头痛痛醒了。韩勠自己调侃自己是脑子里的瘤破了。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只是印象中,好像,貌似……有点即视感来着?

    不一定是头痛,而是这种身体奇怪的反应。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韩勠看着担心的黎若白,扯起嘴角安抚:“睡觉前还好好的。睡到刚刚突然就疼醒了。直到我叫小卢,小卢又找王智,王智又找玲玲,玲玲又找你……”

    “可以了。”

    黎若白打断他,碰碰他额头,又碰碰自己的。确实和发烧无关。

    “休息一下。眼睛闭上。”

    黎若白开口:“最好是还能睡着就没事了应该。”

    韩勠恩了一声,听话的闭上眼睛,只是皱着的眉头还是没有舒展。

    黎若白探身手轻轻揉着他的额头,然后是太阳穴位置。

    不懂什么医学基础常识的也清楚,头痛的时候按摩太阳穴总会有所缓解。

    只是一只手也不方便,黎若白俯下身,双手给他按摩。

    闭眼也能感光,韩勠虽然头痛,此刻还是觉得突然光线就变暗,视角被挡住之前先闻到幽香……

    咋不疼死他呢,这时候还能……但鼻子本身也是本能工作的。

    “好点了吗?”

    黎若白询问韩勠。

    韩勠恩了一声:“好多了。”

    微微睁眼,韩勠开口:“主要是女神的香气好像缓解了头痛。”

    “恩。”

    黎若白开口:“咋不疼死你呢,这时候还能想这些?”

    果然,多默契。

    韩勠当时想的,人家直接说出来了。

    有点虚弱笑了一声,韩勠觉得好像放松很多:“麻烦你了。”

    黎若白“且”了一声没多说,手继续给他揉着。

    “不然还是去医院吧。”

    黎若白轻声开口。

    韩勠轻叹:“肯定要去的。印象中不止一次了。”

    黎若白皱眉:“你经常头疼吗?”

    韩勠想了想,开口道:“也不是头疼,是……”

    不太好说,他自己也没弄懂。

    “反正先确诊不是瘤那么狗血就好了。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黎若白试探询问:“会不会是你拍摄剑虎2撞到头之后还继续工作,没好好治疗复诊,所以有了什么后遗症你自己都不知道?”

    韩勠睁眼看看黎若白,半响开口:“你别说,有可能。”

    至少记忆缺失好像还没恢复呢。只是一直忙,加上事业和……那什么都双丰收,一帆风顺,所以就没在意了。

    况且和黎若白不承认而已,但他自己知道前女友的存在是真的。

    肯定不是什么梁宓孔甄包千语布拉布拉的,至少他觉得不是。但总会有一个人存在。

    然后你是有多傻,这些告诉黎若白?她本来就纠结自己前女友的事。何况韩勠觉得有前女友也和他无关。他喜欢的人和“他”喜欢的根本不是一个,干吗非得弄得那么乱。

    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他反而有点抗拒记起什么。

    结果刚想着这些……

    手就下意识的搭在黎若白的腰间。

    黎若白身子一颤,手也停住不动看着他:“你手放哪呢?”

    韩勠平静开口:“你伏在我身上帮我按摩太阳穴的姿势太自然了,我忍不住就把手搭在上面……”

    虽然没睁眼,韩勠还是对着黎若白询问:“这是标配姿势吧?”

    黎若白停顿半响,继续给他按摩太阳穴。

    韩勠弯起嘴角,得寸进尺:“听说……亲一下就不疼了。”

    黎若白恩了一声:“听说……听谁说?”

    韩勠睁眼:“影视剧还有小说……”

    眉头皱起,眼睛又闭上。疼得说不出话来。

    黎若白似乎都能感受到,因为他搭在自己腰间的手都放下。

    拳头紧攥。

    头疼是最难受的。别的地方疼至少不会太影响你的思维。唯独头疼,是连带精神一起伤害的。

    韩勠脑子嗡嗡的,好像要炸开的时候。

    但外观来看除了额头冒汗,其余都没法感同身受。

    就在这时感觉一只手将自己额头汗擦掉。

    韩勠勉力想睁眼的时候却突然感受柔软的触感在自己额头。

    很神奇的是,好像真的缓解了头疼。最起码,是分散了头疼的注意力?

    “好点了吗?”

    韩勠费力睁眼,黎若白近在咫尺,轻声询问。

    韩勠不知道自己表情是不是有点扭曲,一边疼得不行,一边还想笑。

    “没好……你再试试别的地方。”

    然后,停顿一下。韩勠也没等多久,鼻子好像还是熟悉的柔软触感,虽然一触即分。

    “现在呢?”

    黎若白再次询问。韩勠可以感受到黎若白的呼吸有些不稳的同时,脸颊也有点红。

    “还是不行。”

    韩勠开口:“再往下一点。”

    黎若白看着韩勠,就看着。不一会点头就要起身:“那可能就是不管用了。还是去医院……啊。”

    直接被韩勠抱住揽着细腰,黎若白嗔怪手肘支撑他胸口:“你到底是疼不疼啊?!”

    “额……抱歉。”

    没等韩勠说话,突然门口传来声音。

    两人下意识看着门口,看到站在那里的身影。黎若白倒也不紧张了,不动声色坐起来而已。不过黎若白坐起来是坐起来了,但莫名的很平静,甚至很坦然。都没有埋怨小卢和王智走得太急门没关。

    “千语姐。”

    黎若白开口。

    没错,是包千语,穿着睡衣,站在卧室门口:“我看到门没关,就走进来了。抱歉……”

    韩勠支撑身子:“肯定小卢王智吵到你了吧?就在你隔壁乱翻。”

    黎若白一顿,看着韩勠:“千语姐住我隔壁?我都不知道。”

    韩勠点头:“我也是无意中……”

    突然停下,咧嘴看着黎若白。

    黎若白撇嘴笑,起身示意包千语进来坐。

    “听他们说着药,还兵兵乓乓的。”

    包千语坐在一边:“你不想让人知道就尽快安稳,刚刚我走过来,好像其他房间也有声音。”

    韩勠无奈,示意黎若白:“你去让王智和小卢休息吧。本来半夜去医院也没什么,只是我头疼不太……想动……”

    说着说着,韩勠就不说话了。

    疑惑敲敲头,表情很是怪异。

    黎若白没多想,探身走出去。正好看到小卢回来,果然,曹小鲲导演已经打开房间门,头发睡得都支棱起来,眼镜也没戴,懵懵的询问王智小卢干什么呢。来来回回在走廊,夜深人静,一点声都会放大。

    两人也都抱歉遮掩过去。

    黎若白这时候就不好出现了,探头悄悄看,然后等着两人走过来。

    ————

    “头痛?没事吧?”

    包千语询问韩勠。

    韩勠恩了一声,揉揉头,干笑看着包千语:“不疼了。”

    包千语惊讶,失笑开口:“这么任性?大晚上的,说疼就疼说不疼就不疼了?”

    随即似笑非笑看着韩勠,漂亮眼睛直视:“找机会腻着人家也不用半夜头痛这招吧?”

    “招?”

    韩勠失笑:“这不是女人对男人用的吗?难道包姐你男朋友……”

    突然反应过来,韩勠尴尬开口:“抱歉,我……”

    捶捶头,韩勠开口:“脑子不好使。半夜不清醒,头还疼……”

    “我男朋友从来不会这样。”

    包千语突然开口,似乎回忆一般看着韩勠,语气轻柔:“他有事只会咬牙自己扛着。”

    韩勠一愣,惊讶看着她:“真有啊?上次向往生活辣姐还说你要快点找……”

    韩勠没说下去,好像明白什么,示意包千语:“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我嘴还算是很严的。”

    包千语轻笑:“你说也没用。又不知道是谁。”

    韩勠一想也是,正好此刻黎若白进来,小卢也跟着。不过还有一个眼熟。

    进来先看包千语,显然是包千语助理。

    “你没事就好,我先回去了。”

    包千语起身示意韩勠,韩勠要相送,被包千语摆手拦住,跟着助理离开房间。

    小卢进来拿药给韩勠,韩勠看了看,放在一边。

    黎若白跟着进来,还拿杯水:“吃药吧。芬必得。”

    韩勠拿过水喝了一口,却没吃药:“不疼了。”

    “哈?!”

    黎若白看着韩勠:“不疼?真的假的?”

    小卢也疑惑:“哥,别硬撑。反正曹小鲲导演刚刚也看到了,你现在去也没什么。”

    韩勠摆手:“我也不是怕谁看到,刚刚是难受不想动。现在是真不疼了。”

    小卢点点头:“那,哥你现在……”

    韩勠示意他:“你去让玲玲过来接她走,她自己从我这回去不方便。”

    说完看着黎若白:“对了你就这么自己跑过来了刚刚?”

    黎若白没说话,大眼睛看着他。

    小卢习惯了,关好门离开。

    “看我干嘛?”

    韩勠见她不回话,疑惑开口。

    黎若白轻笑:“你不用这么迂回吧?”

    韩勠不解:“此话怎讲?”

    黎若白坐在那里翘着腿,韩勠指指她:“小心走光。”

    被黎若白拿着沙发抱枕要砸过来,但想想他的头,就算了。

    “砰!”

    韩勠头挨了一抱枕,无奈看着她:“你越来越暴力了真的。”

    他又不知道黎若白的心理活动,自然也不清楚明明她都想着算了怎么抱枕还是砸过来。

    他反而想着的是自己卧室居然还有沙发这么好的待遇。外面还一个客厅呢。

    “她来你就不疼了?”

    黎若白轻笑:“才进来多大一会?”

    韩勠一愣,明白过来,叹息招手:“你确定我不是套路你?”

    黎若白不理会,韩勠招手:“过来。告诉你件事。”

    黎若白起身过来,被韩勠拽着啊的一声就倒在床上,然后侧躺着。

    韩勠笑着和她面对面:“她有男朋友。”

    黎若白惊讶:“你又知道?”

    韩勠把她手放在自己太阳穴位置:“她亲口说的。”

    黎若白拿开手:“干吗和你说这个?”

    韩勠失笑:“她和你一样,以为我半夜装病折腾你过来腻人。”

    黎若白弯起嘴角,轻哼一声,手重新放在他太阳穴给他揉着。

    韩勠慢慢闭上眼睛,语气也变轻:“然后我就笑,我说你男朋友用过这招吗?她说她男朋友从来不会这样,大多数有事都自己扛。”

    黎若白一听,感觉的确很真实。却是突然开口:“可是,外界传过她为数不多的绯闻,却没有任何确定她有过男朋友经历的事。”

    韩勠恩了一声:“显然不想影响事业,隐瞒媒体和公众谈恋爱这不是很正常?圈内多少男女朋友关系,外界其实根本不知道的。以前还有很多离婚了才知道两人居然恋爱还结过婚。”

    黎若白想了想:“那倒也是。”

    韩勠睁开眼看着她:“这回放心了?”

    黎若白大眼睛瞟他,没理会。只是揉着他太阳穴的力度柔了很多。

    韩勠不解:“你干嘛偏偏针对她?我如今合作见过的女艺人也不少了,就因为只有她没有男朋友,你就觉得我俩可能有事?都没想过我都比不上你人气,人家咖位更高。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黎若白沉默一会,随意开口:“我有什么放不放心的?又和我无关。”

    韩勠无奈:“又来了。我也不知道是女人都这样还是只有你这样。”

    黎若白平静开口:“等你以后接触经历的女人多了,你自己就会判断了。”

    正好玲玲也过来了,黎若白起身拿着枕头压着他的头,等韩勠拿开之后,黎若白已经跟着玲玲走了。

    只有小卢站在门口等着韩勠吩咐,韩勠笑了笑,挥手让小卢去休息。

    不过此刻真的,头的确一点都不疼了。甚至好像从来没疼过一样那么神奇……

    或者是奇葩。

    搞不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