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二百二十四章 台地(二十八)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台地(二十八)

第二百二十四章 台地(二十八)

 好书推荐:
    “上好的四川锦缎,顺国进口,非常难得哟。”定难县城内的一座茶楼上,美洲铁路公司副总经理陈嘉一边品着清香的茗茶,一边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

    那里有几家商铺,或许是因为巴塔哥尼亚地区土地不值钱的缘故,这些商铺的门面都不小。所出售的商品价值都不低,其中既有锦缎绢绸,也有金银首饰,甚至就连宝石翡翠都有不少,令人着实惊叹。

    毫无疑问,有这样专业高端的商铺存在,那么就一定有着强大的客户群体维系,这是很简单的商业常识。锦缎绢绸本土生产的不说了,那不值钱,但从远东地区的顺国进口而来的四川货,那成本可就海了去了,价格绝对是令一般人望而却步的。也就是一些豪富的商人,才有可能穿戴得起这种布料做的衣服,他们不介意为了排场或者情怀多花一些钱,因为这能够很有效地显示他们的实力,暴发户商人们需要这些来证明自己。

    当然这种只是小小地发了一笔的商人,真正的有钱人并不需要这些东西来装点门面。比如南铁公司的自然人投资者、乡村金融家、著名医学家邵元义先生,他就穿着更有本土特色的呢布衣服,并不显眼,但他银行账户里的钱能亮瞎很多人的狗眼。

    今天邵先生也来到了定难县。作为医学界元老,南铁医学研究院和首都医科专门学校的特聘研究员,邵元义前来定难县,是为了参加为了纪念建国者登陆六十周年而破土动工的定难纪念医院的。这家医院今年(1687年)年初开工,目前已筹集到奖金二十万元的资金,其中一半是国家投资,其余是建国者议会议员及东岸公司的捐款,预计在1690年完工并开始试营业。

    作为巴塔哥尼亚地区第一家现代化的大型医院,定难纪念医院能够抢在诸多发达县份之前建设这么一座堪称豪华的医院,除了这里人口不少、经济发达(虽然是农牧业,但特点突出)之外,同时也和这里是地区中心有关,毕竟巴塔哥尼亚台地区这么大的面积,一家大医院都没有像什么话?国家还要不要考虑地区间发展的平衡问题了?

    除此之外,在国家高层内部,还流传着一个隐秘的原因,那就是定难县在未来会发展成为一个工业城市,这从目前地质部已经派人在定难盆地(即内乌肯盆地及其周边)寻找石油这种液体燃料就可以看得出来,未来一旦这种化石物质被大规模应用的话,那么少不得定难县要成为石油工业的中心,至少是早期的中心。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议会凭啥觉得定难县一带会有石油啊?而且还三番两次派出各种探险队、探矿队,甚至还打算在这里成立一家专门学校,招收研究人员和学生,对石油这种燃料进行研究,这就更令人感到困惑了。要知道,如今东岸人唯一弄到的石油样品,大概就是从特立尼达岛上取得的了吧?这些东西不多,以至于没研究多长时间就消耗干净了,以至于那些隶属于工程技术研究院的研究人员们不断催促海军,让他们再从加勒比海捎一批回来。

    好吧,不管怎样,执委会是铁了心要在这里寻找石油,并设立石油研究院及其他专门机构,决心是相当大的。而这,似乎也进一步推高了定难县的地位,使其在巴塔哥尼亚地区一哥的地位更加稳固不可动摇,成了东岸版图上不可忽视的重要城市。

    所以,你这就可以理解了,在东岸大草原及鸭子湖流域很多经济发达的城市尚未建起现代化大医院(一县一家医院基本普及,但医院之间的差距也非常之大),这深处巴塔哥尼亚台地深处绿洲上的定难县倒有了,实在是人家有独特之处啊。

    邵元义参加完定难纪念医院的奠基仪式后,便受美铁公司副总陈嘉的邀请,到本地最著名的茶楼怡然阁赴会。也没什么特别的大事,就是大家一起闲坐一下,谈谈天、说说地,聊一聊国内经济形势,侃一侃旧大陆政治局势。

    话题是由陈嘉挑起的。他先谈了谈目前盐布铁路的修建进度,以及资金方面的状况,让大家对这条铁路的现状有了更直观的认识。随后,在大家的谈兴都渐渐被勾起来的时候,陈副总便自然而然地转进到了羊毛运输专线铁路的上面。

    陈嘉大谈特谈这条铁路的前景,表示以他多年的专业眼光看来,这条铁路一旦建成,盈利能力当非常之强。而且,这一次国家十分慷慨,打算拿出铁路49%的股份公开出售,这是让利于民、回馈于民的重大举措,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是近期到定难县城内的美洲铁路公司办事处进行登记预约,非常方便。

    听到这里,邵元义便明白了今天这茶会是干嘛的,不就是筹款大会嘛!看看周围坐的都是哪些人,县里、地区里的有钱商人,当然像他之类的外地有钱人也不少,估摸着如果大家配合的话,当可筹到不少钱。

    邵元义对羊毛运输专线铁路没太大兴趣。他现在手头的铁路股票够多了,且都不怎么挣钱,唯一挣钱的南铁两洋铁路的股票还黄了——在两洋铁路移交给国家后,邵某人接受了政府的处置方案,将铁路股票置换成了全新的南铁集团的股票——不过这会陈嘉都这么卖力地吆喝了,他自然不能不给面子,于是捏着鼻子表示会认购不低于三千元的羊毛运输铁路(北线)股票,以支持铁路事业的发展。

    其他人也和邵元义差不多,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多多少少会买一些股票,因此一顿茶的工夫陈嘉便筹集到了接近五万元的现金。心情大好之下,他便放下了包袱,与众人一起聊起了经济的发展和局势。

    “定难县的繁荣,主要建立在两个事物上,一个是水果,第二个便是羊毛。”陈嘉举出两根手指头,笑眯眯地说道:“水果嘛,自然靠的是天气资源,嗯,昼夜温差大,光照时间长,这些是其他地方所无法比拟的。但我要说,这种优势并不是绝对的,在其他很多地方,比如热带地区,水果的产量和质量同样令人瞩目,这无疑会在市场上与这边形成激烈的竞争。在座诸位里面其实有不少人是从事这方面生意的,对此应该深有体会。所以,芦荡河、丘布特河的水果生意自然是经济支柱,但却不是唯一的支柱,更准确地说,不是最大的支柱,这个荣誉应该颁发给羊毛。”

    “比起水果来,羊毛才是定难县最保险的经济支柱。这个东西别的地方没法和你们竞争,因为你们这里干燥寒冷(适宜绵羊生长,也不会有腐蹄病等潮湿地区常见的疾病),面积也足够辽阔,可以几十万、上百万头羊地放养,这样每年产生的羊毛数量是惊人的,而这也正是咱们国家呢绒产业这些年愈发强劲,渐渐已经赶上棉纺织业的最主要原因。无他,原材料丰富而已!”陈嘉抿了一口茶,继续说道:“今后毛纺织业若想获得进一步的发展,定难县的经济要想更上一层楼,那么扩大牧场,养更多的绵羊是应有之意。”

    陈嘉说这话其实意图就有些明显了,那不就是为了向北越境吹风,让更多的牧场被东岸人控制嘛。按照国家开拓总局和情报总局联合制定的计划,向北越境主要由定难、芦阳二县发起,越过宝兴河,打击当地残存的克兰迪人土著势力,控制更多的草场。尤其重点指出的是,扩张应着重向安第斯山一带靠拢,尽可能抢占一些可通往智利地区的隘口,以便为将来可能有的行动预先打下基础——这一代隘口特别密集,而且很多海拔都非常低,非常适合骡马队的进出,当然也适合修建铁路线过去了。

    其中,西线(定难县方向)可拓展到迪亚曼特河以南地区,那里有一个西班牙人设置没几年的小型村镇,但应该不会成为什么大的阻碍。东线(芦阳县方向)的话,则向北拓展到湿润草原与半干旱草原的交界处,不出意外的话,这里是重点了,因为从这儿往北,降水会稍多一些,可发展旱作农业,种植小麦、高粱、玉米、花生等农作物,价值很高,当然也可以拿来放牧,这一点不成问题。

    从这个计划就可以看出,这次越境垦殖当真可以说是狂飙突进了。究其原因,主要还是从宝兴河往北,真的没有太多人的缘故。西班牙人来新大陆不是为了吃苦的,而是为了占据最好的土地、牛羊和矿场的,因此这种没什么油水的半干旱草原在他们看来价值就不大了,特别是其还不在几条主要的交通线上的时候。

    因此,东岸人向北,除了外交方面的纠纷外,基本是遇不到其他方面的麻烦的。当政府安排着大量携带全副家当,骑着马儿,赶着大篷车的移民向北进发时,唯一会为这片土地归属而战的估计就是当地的克兰迪印第安人了。

    而说到西班牙人的外交纠纷,若放在平时可能还会有一番掰扯,外交部门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可在欧陆局势风云变幻的当下,却不是什么大问题了!因为东岸政府基本上已经决定,与西班牙王国结成更紧密的合作关系,以共同应对来自比利牛斯山脉对面的法兰西王国的威胁。东岸外交部长甚至向西班牙人保证,不会允许法国吞并西班牙王国——让西班牙垮掉是东岸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因为这会促成一个人口接近3300万,面积辽阔,海外殖民地众多,财富惊人的海陆两栖强国——如果法国人胆敢越过比利牛斯山脉,那么东岸人将毫不犹豫地出手,帮助他们抵御敌人的入侵。

    当然了,东岸人做出了这种程度的保证,那么自然也需要西班牙王国拿出一些“诚意”来了。至于诚意的具体内容,目前两国政府还在秘密商谈着,但无外乎土地及其他一些特权方面的利益让渡罢了。试问,当东、西两国处于如今这么一种外交状态下时,些许地方上的民众“私人”组织的越境放牧活动,又算得了什么事?那些干旱的草原,难道还能比南尼德兰重要?能比巴塞罗那重要?能比米兰重要?能比西西里重要?开什么玩笑!

    所以,这个时候收拢更多的牧场到手里,可谓正当其时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