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五百零六章 西印度洋(九)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五百零六章 西印度洋(九)

第五百零六章 西印度洋(九)

 好书推荐:
    已经晋升为第二舰队司令的莫烈鳗海军少校下了旗舰“伏波万里”号的甲板,然后双脚踏在了科摩罗岛坚实的大地上。┡E小Δ说*.

    作为一个曾经有着不少土著居民居住着的大岛,科摩罗(也包括马约特等其余三岛)现在基本已经见不到信仰者伊斯兰的斯瓦西里人的踪迹了。在新华夏岛早期剑麻、可可、棉花种植业大展的时候,缺乏劳动力来源曾经是一个很重要的障碍,由此也催生了民间捕奴业的迅猛展,其中在近在咫尺的科摩罗岛捕奴就成了很自然而然的事情。所以,我们便看到了,一个又一个斯瓦西里村庄被全副武装的东岸捕奴者包围,然后被贩卖到岛上的种植园干活,五到七年(其实一般都是顶格用满七年)后才能重获自由,得到一张前往北美自由邦的船票,而这个时候往往也剩不下几个了,即便或者身体健康状况也很堪忧。

    可以说,科摩罗四岛数万居民基本就是在新华夏岛的热带种植园上被“消耗殆尽”了,他们的血和汗,换成了新华夏岛闻名遐迩的棉花、可可、剑麻、香草等各类特产商品,供更加“高贵”的东岸本国百姓消费。

    莫烈鳗少校在印度洋一带服役多年,对这项产业的形成、展知之甚详,甚至他们海军到现在还在遮遮掩掩地庇护民间捕奴船——比如马万鹏家族就有数量多达八艘的金枪鱼钓船,钓大眼金枪鱼的同时也顺带捕奴——以便新华夏岛的国营棉花种植园有充足的劳动力可以挥霍,注意,是挥霍而不是使用!

    “真是罪恶的产业啊!”莫烈鳗这个家伙不知道怎么搞的,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丝道德洁癖的,虽然他时常做的便是用舰炮轰开某个东非海岸港口、摧毁当地政权或秩序,给蝗虫般的捕奴团队创造机会——甚至很多时候还会有官方的捕奴队,即所谓在东非沿海登6,讨伐不从的部队,他们往往是连人带财物一起抓——的活计,但依然对自己的行为不是很认可。但没办法,大势如此,东岸国民现在也心安理得地享受着非国民劳务工们的民脂民膏,他也没法改变什么,只能继续做着自己不那么喜欢的事情。

    科摩罗岛现在几乎已经成了海军第二舰队的训练基地。在这个潮湿闷热的岛屿上,目前除了两三千名以种植香草、可可、咖啡、剑麻等经济作物为主的东岸农民外,就全是一些海军官兵家属、修船厂工人及家属了。此外,第二舰队的培训学校(以士官培养为主,军官主要还是出自都的航海学校及兵团堡)也开设于此,大概有着两百余名师生的模样,规模亦是相当不小。

    之所以海军看中了科摩罗这个鸟不拉屎的群岛,大概还是因为此岛地处要冲的缘故吧。这里扼守莫桑比克海峡的北大门,任何想要顺着近海暖流南下的船只大抵都要经过此处,因此海军在这里设点威慑意味比较大。而且,听说现在海关也打算在这里设个分基地,他们有第二舰队淘汰下来的两艘快巡航舰,在这里查扣下走私应当也极为方便。

    另外一点,科摩罗群岛恰好处于东非海岸葡萄牙势力区和阿曼人势力区的分界线上,即著名的德尔加多角。在之前葡萄牙人与阿曼人隐隐达成的协议中,德尔加多角以北归属阿曼人控制,以南则完全是葡萄牙人的殖民地。可以说这对葡萄牙人来说不是很满意,可谁让他们的海军主力在多年前惨遭东岸人重创了呢,因此也只能咽下这枚苦果了。

    当然了,葡萄牙人在德尔加多角以北仍然保留了一些据点,比如蒙巴萨岛,以及附近仍受他们影响与控制的一些斯瓦西里人土邦,但整体上以德尔加多角来划分,却也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葡萄牙人现在极力避免与任何人生冲突。

    而说起葡萄牙人小心翼翼地避免与阿曼人生冲突,就不得不着重提一下这个奇葩的国家。作为一个很早就与东岸人生联系,并做了多年牲畜和奴隶贸易(波斯和俾路支女奴)的马斯喀特苏丹国,其原本和东岸的关系是相当好的,这从他们在新华造船厂订造了多艘笛型运输船、采购了大量军械就能看得出来。

    不过,在东岸人的野心日渐膨胀,有一种很强烈的在西印度洋扩张的冲动的时候,他们与阿曼人之间的冲突就不可避免地产生并被放大了。前新华夏开拓队队长马万鹏在任期间生的马任加清真寺事件(东岸人不顾劝阻执意收走了这家历史比较悠久的清真寺并改做道教宗教场所,甚至还曾经在这里大摆筵席,犒赏有功之士,喝酒、吃猪肉无所不用其极,引起了阿曼人的极大反感)只不过是个引子罢了,他们真正引起阿曼人愤怒的,其实还是对德尔加多角以北的东非海岸次数频繁的贸易和劫掠,这极大影响了阿曼人的利益,因此引起了他们极大的反扑。

    不用怀疑阿曼人在东非海岸的利益,事实上他们不是傻子,多年以来不断在摩加迪沙、蒙巴萨一带怒怼葡萄牙人,除了是出于宗教信仰之外,经济利益的影响也不可小视。尤其是当地盛产的砂金、象牙、毛皮等商品,在各地的售价都非常高,是一笔极大的财富,不然你以为只有二十多万人口的马斯喀特苏丹国吃饱了撑的要这么多年来一直持续在东非海岸扩张啊?仅仅是为了传教么?

    所以,当东岸人悍然占据了层拔岛——他们同样分批搬空了岛上的斯瓦西里人,然后弄了不少来自广东的移民过去定居,可谓是“换种狂人”——并驱赶了到附近来做生意的外来商人时,双方之间的关系终于彻底破裂了。

    现在,马斯喀特苏丹国虽然没有正式派兵派船攻打东岸人的据点,但躲在背后怂恿当地的土邦王公、军阀、土匪劫杀来自东岸的商人,却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东岸人对这些恶**件自然也是要一一报复回去了,因此海军第二舰队这些年来是经常前往东非海岸登6,袭杀一些斯瓦西里城镇、村庄、集市,有时候也会拦截、查扣乃至袭击一些前来贸易的马斯喀特苏丹国的船只,两国之间关系的恶化程度那是相当之深了。

    此番莫烈鳗的“伏波万里”号战列舰带着两艘“星”级轻巡洋舰、一艘弹药补给船和一艘食水补给船,在差不多年中的时候顺着西南风北上斯瓦西里海岸,在拉穆和摩加迪沙两个著名商港外炮击了十余艘来自印度、波斯和阿曼的商船,然后在如今已经建设得有些模样的吉布提港下锚驻泊。

    由于国内对钾盐日益强烈的需求——不光是火柴、炸药等商品需要,就连农业上对其也极为渴求,特别是那些以种植经济作物为主的种植园们——现在吉布提这块以数万元从奥斯曼人手里买来的海外飞地,建设得似乎也有模有样了。

    这里有数百个来自山东的移民,一边种菜一边放牧,以给来往的东岸商船、军舰提供补给。当然我们也不能忘了这里的军事功能,一座小型要塞和一个海防炮台(有炮12位)的修建就是花费了无数代价的,前后耗费了资金达十多万元,主要是为了从奥斯曼那里采买材料和雇佣人员。

    小型要塞驻兵二百人,由新华夏岛方面组织民兵轮流戍守,海防炮台的民兵同样做此处理。它们共同拱卫着一个可同时停泊四艘大船的码头及一家小型船舶修理所。总而言之,吉布提港的规模虽然很小,但该有的东西基本都有(且未来有机会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扩大),作用还是相当不小的。

    而东岸人的军舰驻泊于此,对周边地区的势力也是一个不小的威胁,同时对商业市场的开拓也是一大助力。这次莫烈鳗少校四艘船北上至吉布提,差不多刚刚是六月份的时候,此时北印度洋的洋流呈顺时针环流,风向也以强劲的西南风为主,因此他们随即便顺风顺水一路东行,进入了波斯湾一带——途径马斯喀特港时很是耀武扬威了一番——最终在阿巴斯港逗留了一个星期,给在此开设商站做生意的东岸人撑场子。

    随后,他们便离开了波斯王国,顺流而下在印度西海岸转了一圈。其中甚至还二度重临了杨亮少校曾在此大放异彩、雨夜白刃突击攻克的第乌港,不出意外地引起了一片惊慌失措,让人很是感慨。

    在印度西海岸刷了一番存在感后,以“伏波万里”号战列舰领衔的舰船编队便横渡印度洋,返回了科摩罗岛。经历了此行的莫烈鳗少校坚持认为,以后可以将此模式形成定例,不说一年一次,两年或三年搞一次这种巡回“旅行”,费用不见得会增加太多,但影响力却切切实实地加强了。而在这个年代,很多时候影响力是真的可以转为了实实在在的商业利润的,这就不得不引起人们的重视了。

    莫烈鳗少校下船之后,“伏波万里”号将立刻进行一次深度保养和全面大修,而他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怕不是要在这个岛上渡过了。而也就在他刚刚下船的时候,留守岛上的一些人员也立刻找他汇报起了工作,其中有关对面葡萄牙人殖民地的事情引起了他的兴趣。

    情报中指出,已经正式在贝拉港安营扎寨的英国东印度公司,近年来持续加大对这个港口及附属地的投入,似乎有打造重要据点的意图,一如他们打算在安哥拉也取得这么一个据点。英国人的此种行径,东岸方也派人以非正式途径询问过他们的主事人蒙塔古爵士,得知他们并没有打算殖民莫桑比克,更没有介入南非东海岸的企图,稍稍有些安心。

    但以上都是英国人这么说而已,未来会怎么样还很难讲。尤其是他们又是驻军、又是修炮台、又是收税的,完全是正规化殖民的步骤,未来一旦改变主意,大举殖民莫桑比克(葡萄牙人未必敢有多么强烈的反对意见),那么保不齐就会得陇望蜀,对近在咫尺的义成地区乃至南非东部海岸产生觊觎之心,那样对东岸人来说又是个麻烦。

    “危言耸听!”莫烈鳗看了看清白后,直接给出了评价。作为海军第二舰队的司令,他不相信在西印度洋还有能够挑战东岸人的势力或存在,英格兰人、葡萄牙人、阿曼人,都不行!因为他们一没充足的殖民人口、二没雄厚的经济实力、三又不是政府主导的殖民,凭什么跟已经有十多万殖民人口的新华夏岛比?

    不过,情报里有一点倒也没说错,那就是英格兰、荷兰方面对南非东海岸确实是有点野心或想法的。毕竟,在西海岸和南部沿海地区已经被东岸人牢牢控制的情况下,东南海岸、东海岸已经是外来殖民者最后的机会了,如果不能抓住的话,那么东岸人所谓的“全取南非”的战略当真是可以确定无疑地完成了。

    东岸人当然也清楚其中的弯弯绕绕,因此,这些年来,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新华夏开拓队方面,都开始渐渐加大对义成地区的补贴和援助,加快当地的人口和经济的展度,并鼓励他们从这里南下,继而全占一些关键的沿海地区,造成既成事实,让欧洲人无从下手。

    莫烈鳗曾经多次见过义成地区的两位最高领导人,即地区行署专员邱海洋和警备司令毛君上尉(据说因为征讨斯威士人得力即将晋升少校),对这两人的干劲还是很认可的。而恰好下个月第二舰队又要护送几艘商船往那边运输物资,他琢磨着还是亲自走一趟好了,将这些情况跟他们说说,让他们心里有个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