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二百十五章 新华夏岛的新主人(四)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二百十五章 新华夏岛的新主人(四)

第二百十五章 新华夏岛的新主人(四)

 好书推荐:
    黄仪最终于11月中旬抵达了新华港,此时一年一度的雨季已经正式开启了。得益于城市下水设施的改善,以及椰树溪水库的扩容,倾盆而下的雨水并未对城市造成过于巨大的威胁,日渐繁盛的新华港依旧挺立在遮天的雨幕中,就如同东岸人在这座大岛上的地位一般,牢不可破!

    在返回新华港之前,黄仪也在塔城港和归化岛(圣玛丽岛)短暂逗留,并听取了当地官员和商界代表的汇报,对两地的经济状况有了一个粗略的了解,为下一步制定工作计划奠定了依据。

    塔城、归化两地东岸人也已经开发了不短的年头了,目前居多较多,种植园也不少。其中塔城港以木材、煤炭、咖啡种植业为主,经济还算不错,而归化港则以剑麻、椰子和木材为主要出口商品,经济不如塔城港,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还算凑合了。

    不过,现在这两地的经济,都遇到一定的问题,即木材的销量增幅逐渐停滞,低档木材市场被鸭子湖流域的松木挤占、中档木材市场被河间地区的木材挤占、高档木材则被来自巴西占领区及刚果的木材挤占,目前新华夏木材市场,除了部分惯性出口本土的外,就只有往南非大量出口了,风光的日子是一去不复返。

    与木材类似的还有煤炭,自从南锥黑水煤矿及黑金岛(列斯科岛)煤矿相继开采以后,国内的船用燃煤基本上就成了三分天下的局面了,塔城煤矿失去了垄断优势,销量一落千丈,再不如以往的神勇态势。再加上这个煤矿地处热带雨林地带,开采成本较高,长途海运的成本也较高,因此渐渐竞争不过本土的煤矿也就不奇怪,目前塔城精煤也和其木材一样,除了惯性出口本土的以外,就只能往南非出口了——南非也是悲剧,明明煤炭储量巨大,河中及义成地区却还要从新华夏岛进口煤炭,这找谁说理去……

    目前这两个东海岸最“古老”的殖民城镇除发展自身外,也各自在附近发展出了一个衍生城镇,即由塔城港居民向内拓荒形成的定居点蒿山乡(位于后世Brickaville小镇附近)和由归化岛居民跨海到大陆上定居形成的定居点浪溪乡(位于后世苏阿涅纳·伊翁古小城附近)。这两个定居点目前基本以水稻、香蕉和胡椒种植为主,后者人口稍多一些,约近两千,前者却只有七八百人,且已与当地土人发生过三次战争,日子过得比较艰难,但目前还在那里顽强维持着。

    几个定居点,人口一般,经济也没有什么亮点,大概就是黄仪印象中新华夏岛东海岸典型的特征了。不过这并未动摇到他发展东海岸香料种植业——准确地说是胡椒种植业,盖因丁香和肉豆蔻的种子可不那么容易弄到——的决心,因此在他的任期内,东海岸大抵也是能渐渐发展起来了,这一点是没什么疑问的。

    好了,说完了东海岸近些年的发展,现在让我们把目光转回到东岸人在新华夏岛上的统治中心——新华湾的新华县。老实说,新华县近些年来的发展也很一般,除了因为大规模种植橡胶树这种新兴产物而在经济上获得了一定的收益外,其他主要产业都停滞不前。伐木业就不说了,目前因为限砍限伐,新华县的木材产业规模本人为控制在了一定的程度。经济作物的引种也很一般,除果树业及衍生而出的蜜蜂养殖(新华夏岛没蜜蜂天敌,非常适宜蜂蜜业)外,其他的都很一般。

    比如以前作为植物抽水机引进的桉树,近些年因为药用价值才加大了种植规模,但一时半会也没来得及创造什么经济效益,没什么好说的。唯一有点意思的是金鸡纳树的引进,话说当年东岸人在本土及新华夏岛上找了很多地方引栽这种西班牙查尔卡斯检审法院区独有的植物,但成活倒是成活,可几乎没什么药用价值,也是让人无奈地很。不过不知道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怎么着,东岸人以前在索菲亚河附近的山地里种植的一些试验用的金鸡纳树,去年经医务人员取样做人体试验后发现,其树皮粉终于是有点疗效了,这让大家很是振奋,因为要找到一个适宜种植金鸡纳树这种娇贵无比的植物的地方,还真是不容易呢。

    现在,本土卫生部、农业部已联合新华夏开拓队政府,在索菲亚河一带辽阔的区域内广泛种植这种作物,期待几年后长成时再取样试验,看看哪种最有效果——后世马达加斯加人种植金鸡纳树并提炼奎宁的地点,就在索菲亚河中游的安凯济纳山区一带,这里在后世同样也是阿拉比卡咖啡豆、茶叶的主要产地,当然这里的土豆、稻米、烟草、玉米、木薯、花生的产量也相当不错,端地是一片好地方,未来往这个地方进行殖民应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毕竟谁让也不想放弃这个可能的金鸡纳霜的产地,虽然其树皮中有效成分的含量远远不如查尔卡斯那边的金鸡纳树。

    好吧,言归正传,我们继续谈论新华县的发展。新华县目前除了上述产业外,也就只有建筑材料业及造船业值得一提了,当然利润也很一般,远不如那些以种植园为主的地区富裕。不过好在建筑材料厂和造船厂都是本地企业,税金和利润大量留在了新华县地方,因此对地方经济的拉动作用也比较明显,再加上一些对东非海岸、葡萄牙、奥斯曼亚洲部分、波斯、阿曼的转口贸易,这些生意也给新华县带来了相当的好处——虽然几乎所有的贸易企业的注册地都在本土的东方、罗洽及青岛三县,但他们也在新华港雇佣了许多人员、建设了许多仓库、租赁了很多船只,这些可都是实实在在的利益,新华港地方也是得了好处的。

    因此,这回黄仪听说阿曼的代表前来求访时,他第一时间便接见了他们的代表、同样也是东岸人的老熟人拉希德。

    拉希德也是常年做东岸生意的老客了,主要从东岸进口咖啡、蔗糖、肥皂、皮具、布匹、武器等各类商品,向东岸出口马匹、骆驼、干果及大名鼎鼎的波斯女奴,生意规模一度做得很大,还在东岸人这里订造过船只,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了,与新华港很多东岸官员的关系相当密切。再加上他本人也不止一次充当过阿曼君主的代表,递交国书或贸易协定等玩意,因此地位还是相当超然的。

    他本人此番来到新华港,是代表马斯喀特苏丹国新任苏丹的意志,前来与东岸协商贸易及其他一些“重要问题”。

    说实话马斯喀特苏丹国这么个蕞尔小国这些年来的发展令人刮目相看,他们在驱逐葡萄牙获得独立地位后,一直在不断扩充地盘和影响力,标志性时间就食他们在斯瓦西里海岸与葡萄牙人的争夺,并且依托当地黑人穆斯*林苏丹、王公的同情与帮助,驱逐了很多葡萄牙人的商站、贸易点,再加上他们规模越来越庞大的舰队,已渐渐成了阿拉伯海和西印度洋面上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就如同当年异军突起的东岸人一样。

    阿曼人为何会找上门来,黄仪并不知晓,只是隐隐有些猜测,但如果还是马万鹏坐在这个位置上的话,他一定是非常清楚的。盖因这些年东岸人与阿曼人在东非海岸也不是没有利益冲突,尤其是在打垮葡萄牙海军后,渐渐滋长独霸东非海岸野心的第二舰队司令郭子离中校对于阿曼人的舰队在东非海岸横行无忌非常看不惯,更何况这些人还征收东岸商船巨额费用,敲诈勒索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使得两国关系急剧恶化。

    因此,当东岸军队攻占马任加、灭亡博依拉王国之后,面对前来请求将马任加等地移交给马斯喀特苏丹国的拉希德,马万鹏当时是一口拒绝了的,因为他觉得阿曼人提出的当地有众多阿拉伯后裔及原住民穆斯*林居住的理由甚是荒唐,什么时候你们阿曼人成了穆斯*林的保护者了?居然敢对新华夏岛指手画脚,奥斯曼人尚且没有这么傲慢呢,你区区一个数十万人口的小国,焉敢这么嚣张?

    移交马任加的事件成了两国关系转淡的一个导火索,非常不满的苏丹甚至一度中断了两国间的贸易,转而从英国及荷兰商人处购买武器弹药及其他商品,而东岸人也针锋相对,不断将第二舰队那几艘歪瓜裂枣(讲真,第二舰队除旗舰外,就没两艘正儿八经的战舰)派到东非海岸去巡弋兼示威。

    不过兴许是两国一个处南半球、一个处北半球,洋流风向季节正好相反的缘故,双方的船只极少碰面,也自然没法发生什么武装冲突了。而没了阿曼人的舰队撑腰,北斯瓦西里海岸的那些土邦苏丹王公们自然不敢再傻得向东岸商人勒索、征收巨额税费,因此一个个都老老实实地进行了贸易,象牙、黄金、皮革、奴隶、药草、干果、犀牛角等特产交换布匹、金属器具、药品、武器弹药、蔗糖等商品,双方各取所需——但无论如何,两国之间的心结是结下了,毕竟这是利益之争,没什么妥协余地的,葡萄牙海军离开后的势力真空,自然只能由东岸人来占领,你个小小的马斯喀特苏丹国,竟然妄图垄断北斯瓦西里海岸的贸易,同时将手伸到德尔加多角以南的海岸甚至要求新华夏岛的部分土地(马任加),这份野心,当真以为我们大东岸的刀不快么!

    黄仪虽然看过一些档案文件,但对两国间近年来一些龌蹉的细节却不甚清楚,再加上阿曼人每年也出口不少女奴到新华夏、南非及澳洲,功劳也是不小的,因此他对这个国家还是有些期待,觉得“还可以挽救”一下。因此,这会在听拉希德提出希望重开两国间的贸易之后,他没有多想便同意了,但同时也要求与马斯喀特苏丹国讲清楚一些事情,即对方不得阻止东岸人在北斯瓦西里海岸的自由贸易权,同时允许东岸人扩大在桑给巴尔岛上的商站及捕鱼加工中心的规模,最后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马斯喀特苏丹国必须声明放弃对新华夏岛西北部的主权声称,因为这是极不合适宜的、会极大影响两国关系的、不负责任的行为,马斯喀特苏丹国对包括马任加在内的土地声索主权“没有任何历史依据”。

    拉希德满脸笑容地听黄仪讲完这番话,然后才轻声细语地表示,马斯喀特苏丹国刚刚登基的苏丹已经决定承认华夏东岸共和国对马任加等地“不可辩驳”的主权,也不会妨碍东岸商人到北斯瓦西里海岸贸易通商,桑给巴尔岛的事情也是一口应允,这令黄仪非常满意。他认为阿曼人经过这段时间的冷遇后,这些年因为一直顺风顺水而逐渐膨胀起来的头脑也有些清醒了,这是好事,无论对东岸还是马斯喀特来说都是好事。

    而在说完这些事情之后,拉希德又提出,马斯喀特苏丹国与华夏东岸共和国应当组织一支联合舰队——听起来很熟悉的感觉,貌似东岸当年初至新华夏时与葡萄牙人一起组建过,以应对荷兰人的威胁——巡弋整个斯瓦西里海岸,打击葡萄牙人的势力,最后逐渐将这一片完全控制在两国自己手里。

    黄仪对阿曼人的提议不置可否,因为这事他也得与属下们仔细商议、讨论,但阿曼人的转变令他有些欣喜,因为这帮穆斯*林们总算明白了,东岸异教徒不是他们能够挑战的,还不如双方联手,一起先搞葡萄牙异教徒,这样收益或许会更大一些也说不定!(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