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二百十章 河间(十四)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二百十章 河间(十四)

第二百十章 河间(十四)

 好书推荐:
    “不错,不错,黑色的大理石,这材料,金贵啊。”朱衡朱老爷拿手抚摸着一块自家工坊内出产的石材,感慨地说道。

    在这家由朱衡、利群二人合股经营(朱衡占股八成、利群占股两成)的大理石场内,此时共有约七八十名意大利劳务工在默默地打磨着石材。在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任何大型机器,打磨、切割石材全靠人工,因此成本非常高昂,生产效率也非常低下,这都直接导致了黑色大理石这种建材在邻近地区价格的飙升。

    不过,黑色大理石的售价高昂,却挡不住一些人的消费需求,比如一些移居到乌江地区的老国民。其中很多人是在此次东、葡战争结束后返乡的军人,说腰缠万贯有些夸张了,但身家数百、上千却一点都不奇怪。朱衡朱老爷之前就和一位前来购买石材的退伍军人聊起过,他之前在第二混成营里服役,此次战争中得过两次病、受过一次伤,分得了好几次战利品,算上各种工资、补贴、伤残抚恤金,四年时间内一共拿了八百多元,加上之前历年的积蓄,这厮一共揣了一千二百元的巨款来到了乌江之畔的新塘港定居,担任某个新设村的村长。

    这个家伙倒也是想得开,在斥资买了三十亩地(含国家免费分配的五亩)后,便将剩下的钱投入到了宅院的营造中——当然农业生产活动中必备的农具、牲畜、种子钱也是要留出来的,但花不了几个钱——他不但花钱从大兴县运来砖瓦、水泥、石灰,从乌江对面森林密布的地区运来相对高档的木料,还从新塘乡的大理石材工坊们采购了很多黑色大理石,气魄之豪迈可见一斑,当然也不是没有人骂他傻,因为他居然将普通人要很多年才能攒下来的财富投入到了消费享乐之中,而不是生产,这在很多明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果然是意大利佬出身,蛮夷就是蛮夷!

    朱衡朱老爷自然不会骂这样的金主是蛮夷,事实上他也很欣赏这种生活态度的。经历过明末中国大地那地狱般生活的朱老爷明白,有钱不花是跟自己过不去,尤其是那些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过的人,当你和人在一片血泊中拼过刺刀后,你的人生观便会有很大不同了,故东岸那些退伍军人的消费力和消费欲望那是极为惊人啊,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也相当明显。

    目前朱衡、利群等人的大理石场主要是面向大兴县销售,另外新成立的义昌、彰武二县(今年7月初成立,分别是全国第53和第54个县级行政单位)也有少量市场,但不太多,毕竟是新僻之地嘛,除一些财政宽裕的企业会采购一些外,私人采购的不多。

    而除了义昌、彰武二县外,执委会开发乌江两岸的决心越来越明显,动作也越来越大。今年前九个月,国家开拓总局已在这片区域设置了多个新定居点,分别是:位于后世拉克鲁斯城附近的武阳乡、位于阿尔韦亚尔城附近的安化乡、位于伊塔基城(Itaqui)附近的厚丘乡、位于马坎巴拉小城附近的曲阳乡、位于圣博尔雅城附近的祝其乡、位于圣托托梅城附近的怀仁乡、位于Nhu-pora小镇附近的利城乡,一共七个定居点,预计将安置一万多新到的淮安府移民,基本上是将乌江中游这一段都包圆了,整个乌江流域的开发再上一个新台阶,对蛮荒国土的征服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至少,作为核心领土的后世乌拉圭、巴西南里奥格兰德州这约4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其开发程度是已完成大半了,虽然各地仍然地广人稀,但至少不至于出现一连几十公里连个村庄都没有的窘境了。

    这样大规模的开发行动,自然会催生大量的建筑材料需求了。由于富安乡通往新塘港的西北铁路支线(约125公里)修筑进程缓慢,离通车尚遥遥无期,因此大兴县的建筑材料只能通过马车转运至大兴瀑布上游,然后用船运至乌江更上游的各乡镇,物流费用相当不低,因此东岸建筑材料公司已打算在山茶县与彰武县各设立一个县分公司,专门生产砖瓦、石灰、水泥、黄沙等建材,支援各地建设——当然在这些分公司正式运转起来之前,这些新定居点的建材需求仍然只能靠大兴县这边来满足,朱衡等人便是搭上了这么一股东风,因此生意是相当地不错。

    “今年已经卖出去四千八百多元了,就是生产成本有些高,工人人数也波动太大,很是影响了生产。”看着朱老爷心情尚佳,负责大理石场日常运营的朱诚中小心翼翼地说道:“父亲,多招募些人手吧,现在场里这77个意大利劳务工委实是不够用的,采石、打磨都要耗费巨量人手。我们现在其实一年只能生产几个月,附近的农户也是有闲暇时间才会过来打零工,生产效率始终提不上去,多的时候能有几百人来上工,少的时候就这不足百人了,什么生产计划都无法安排,只能有批料就卖一批出去,连长期订单都不敢接,因为压根不知道下个月有多少人来上工。这事一定得解决啊,爹,不然这大理石场我看始终做不大,也就只能小打小闹了。”

    朱衡闻言重重地叹了口气,他哪不知道这个问题呢,可问题是别看全国如今有一百五十余万人了,在大明也是两个大府的人口,可谁让其分布在广阔的区域内呢?即便是人口相对稠密的乌江地区,这人力也是相当不富余的,大量的人口从事着农业,有吃有喝,只有闲暇时光才出来打零工赚点现金花花,想把他们转变成石场里的长期工人,那是天方夜谭。

    除非,能想个办法兼并了他们的土地,让他们衣食无着、饥寒交迫,只能乖乖来石场里做工,自己顺便还能趁着这个良机压低一下他们的工资,那样利润就大多了。要知道,现在的石场收入里有相当部分要用来支付工资,其他的诸如营业税、物流运输费用、地方政府派捐等支出也相当不小,再考虑到不稳定的开工率,这个大理石场得要多少年才能收回投资啊?十年?还是二十年?

    不过,朱衡朱老爷同样知道,依靠土地兼并或圈地行为来人为制造大量惨兮兮的低成本劳工,在如今的华夏东岸共和国基本是不可行的,因为这触及了国家的土地政策和相关法律,朝堂诸公们是决计不会答应的。对他们来说,稳定是第一位的,赚不赚钱其实没那么重要,只要国家在,那么与国同休的他们的地位、权势和财富就永远在,为了经济利益而短视到使得国家动荡,动摇自己的统治基础,他们还没那么傻。

    也正因为如此,朱衡在参加过几次罗洽县政治协商会议,并与其他工商界人士联合提出“废除土地政策红线”、“扩大劳动力市场供给”等建议被否决后,就彻底死了这个心思。更有甚者,朱衡等商人资本家后来还被代表广大自耕农利益的陆军系统给喷得体无完肤,他们在《民生》杂志上公开撰文,指责资本家想搞英国的圈地运动,想在东岸国内制造“超级地主”,将大量农民变成他们压榨、奴役的对象。

    这种论调一出,朱衡等人顿时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因为很多人指出,政府现在根本不阻止谁搞大农场,反正荒地多的是,土地租赁合同一签便是五十年,租金也都是意思意思的,就这样人还不满足,那你到底是想搞大农场还是想搞圈地运动人为制造大量贫民?朱衡等人根本不敢承担这样的指责,更害怕被陆军打黑枪,因此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低调了很久才算将这次风头熬了过去。

    因此,这会他儿子在提出人手不足的问题后,他只能连连叹气而无他法。是啊,除了不断引进外国劳务工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大概这也是政府希望他们做的吧,即让他们民间自己想办法引进劳动力,而不是总试图和政府争抢人力资源,现在民间财力相对充裕了,远洋运输也开始逐渐起步(虽然规模、管理方面和国营的比起来还不值一提),已经有一定的能力自主引进移民了,更何况他们还有三大劳工经纪人帮忙呢。

    只是,自己花钱引进外来劳务工,其初始投资总是非常高的,很多人并不愿意出这个钱,因为劳务工只要在东岸工作满五年就能获得合法身份,这是《宅地法》赋予他们的天然权利,因此性价比实在不高。但除此之外又有什么办法呢,也只能如此了!至少,在雇佣工作的五年时间内,是可以狠狠地压榨他们的,一个月哪怕只给两三元钱的工资,只要包吃住,劳务工们基本就很满意了,这样算下来,五年时间也足够他们从每个人身上榨取一两百元的利润了,倒也不能算亏。

    “下个月你去伊瓜苏港找下戈什金,这个人在俄罗斯很有人脉,他提供的劳务工工资最低,干活也最卖力,抱怨也更少。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劣酒,他们能给你干活干到天明,比如今石场里这帮意大利佬们要强上很多吧。”朱衡想了一会后,打定主意说道:“大理石场的生意规模一定要扩大,这生意在本土,看得见摸得着,比新华夏岛那瘴疫之地的剑麻种植园更稳妥、更保险,以后是可以传给你的,你要多上心点。”

    “而且,后面西北铁路的支线直接修通到新塘港这里后,这个水陆转运码头必将日渐繁荣起来,这人气一旺,什么生意都好做。”朱老爷继续说道:“还有就是义昌县、彰武县这两个近在咫尺的市场,要盯紧了,这里面多大的商机啊。再者,现在看样子朝堂诸公开垦河间地区的决心是很大了,这乌江两岸林立的新定居点就是明证,等人口一丰,到时建县立制也是等闲之事,我们要提前经营好这个市场,不能马虎了。据我所知,已经有几个老不死的家伙也要来这里投资设立石场抢生意了,我们可不能被他们给斗败了,那样还有什么面目继续在这座下去。”

    “对了,听说这大兴县的政治协商会议也定为一年一届了,代表都是各行各业公推的,另外县乡也有一定的指定名额吧。这建材行业协会都是些哪些来路的,你都搞清楚了么?”朱衡朱老爷似是想到了什么,又满脸严肃地交代道:“咱这大理石场虽然才正式运营一年多,但规模也不能算小了,大兴县本地的建材行会欺你是外地人,没给你代表名额是正常的,可你不能自己去争取么?平时也别都窝在石场里,要多去县里行会走动走动,拜拜码头,拉拉关系,这样下次有什么好事时人家才会想到你,比如这政治协商会议代表的名额便是了,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当了政协代表,这可是能对政府决策提出建议的,影响力不可低估,就是要补助、要贷款、要政策也会比别人更有优势一些,傻子才不去争呢,明白了么?”

    “爹,我明白了。”朱诚中有些汗颜地回答道。话说他刚从新华夏岛回来没多久,潜意识里确实没怎么看得上那个什么政治协商会议,尤其是在看到泥腿子、匠人、苦力什么的“低贱职业”都有代表加入后,他就更是看不起了,觉得这样的会议实在是一场闹剧,还不如待在石场里多抓抓生产。只是眼下听自己老爹郑而重之地要求自己去活动来一个大兴县政治协商会议代表的名额,他顿时感到此事有些不一般,因此便点头答应了,决定如果有机会的话,定于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的会议他也要出席,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