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九十六章 出击的舰队:大胜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九十六章 出击的舰队:大胜

第九十六章 出击的舰队:大胜

 好书推荐:
    “找准航道,小心出击,尽量避开海防炮台火力,老天会保佑我们的。”蔡安国下令道。

    海风习习,水波不兴,莫桑比克岛海外的“大赤鱿”号风帆炮舰上,海军中尉蔡安国刚刚得到了李毅的命令,他的传令兵是乘坐一艘小交通艇过来的,这会已然离去,到下一艘船那儿传令去了。

    打头的是第二舰队旗舰“自由贸易”号,接着是“海上长城”号、“伏波万里”号、“控制东方”号……紧跟在战列舰后面的是六艘风帆护卫炮舰、一艘快速巡航舰,三艘辅助舰船没有参战。“大赤鱿”号排在第九个位置,所有东岸战舰都排成了一条线,从莫桑比克岛东北方,顺着北方和洋流,直插进了海湾内。

    而此时的海湾内是什么景象呢?简而言之,是一片混乱!数量超过两百的小型纵火船如同一团团燃烧着的篝火,在葡萄牙舰队的碇泊地内肆虐着,很多船被纵火船粘上,整个船舷都浸泡到烈火的炙烤之下,木料在烈火中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一些船只船板断裂、燃烧,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之中。

    如梦初醒的葡萄牙水手们在甲板上走来走去,起锚的起锚、搬水柜的搬水柜、灭火的灭火,总之是混乱得一塌糊涂。这个时候若是有敌人来袭的话,可想而知他们能发挥出几成战力。更别提一些性急的船长为了防止蔓延的火势烧穿底舱,已经开始下令往海里扔火药桶了,令人颇有些无语,盖因即便他们成功扑灭了大伙,整条船只转危为安,可他们却失去了与敌人战斗所必须的火药,船上的大炮都成了大号烧火棍,下场如何不问可知。

    停泊在莫桑比克岛碇泊地内吨位最大的船只——可能也是整场战斗中吨位最大的船只——1100多吨的“托多斯桑托斯”号此时已经拔起了首尾双锚,同时水手们也很快速地升起了一些风帆,打算立刻离开港湾,向外海撤去。同时,他们也派出大量交通艇联络其他船只,要求他们尽快扑灭大火,然后一同向外围突围,先离开这片混乱的水域再说,因为直觉告诉他们,港湾内可能已经不再安全了。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运气的缘故,“托多斯桑托斯”号虽然没被纵火船造成什么伤害,慌乱之中其内部却起火了,且火势颇大,一时竟然难以控制。至于其原因么,据说是东岸人用纵火船突袭时,该船的伙食管理员正手持蜡烛、携带小桶在底舱打酒,以便明早能给每个水手都分一份。当时他把烛扦插在水桶的缝隙中,打完酒后想要拔出烛扦,因为插得太牢而用了点力,结果蜡烛上面的一段烛芯悲剧性地飞进了一桶打开着盖子的白兰地内,于是酒桶立刻就燃烧了起来,然后迅速向周围蔓延。

    更糟糕的是,最先烧着的酒桶因为高温而整个崩裂了开来,四处溢流的白兰地又引燃了不远处铁匠的煤堆,这就更是助涨了火势,以至于伙食管理员惊慌失措地冲出了底舱,要求船长立刻派人救火。

    可这回船长哪有空理他,因为纵火船事件后莫桑比克岛上又发出了警告,说有东岸军舰趁夜侵入港口,他一直在指挥着官兵们调整航向、联络整个舰队。当他终于有工夫听一听伙食管理员找他有什么事时,底舱的大火已经烧着了太多的东西——底舱堆得有三四层高的酒桶已经全部着火,且铁匠煤堆那边也已整个燃烧了起来。

    船长见状疯了一般地下令灭火,水手们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纷纷拿着灌满海水的皮桶冲了进来,往燃烧的酒桶、煤堆浇去。不过,因为缺乏必要的经验和知识,这些灭火的水手很快遭遇了厄运,着火的煤堆被浇水后,发出了一种充满恶臭的“硫磺气”,由于底舱空气不流通,很多救火的水手慢慢就有些气闷,几乎要晕厥。他们中的大部分很快就坚持不住,一窝蜂地冲到舱口呼吸新鲜空气,场面之混乱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东岸人可不会放过敌人的这种混乱!一马当先的“自由贸易”号战列舰最先开火,其左舷数十门火炮在军官的命令下次第开火,在夜空中绽放出了一朵朵美丽的橘红色火花,无数的炮弹落在途经的葡萄牙船只上,打得正在甲板上忙乱救火的葡萄牙人哭爹喊娘,无处躲藏。

    “自由贸易”号之后是“海上长城”号,这次他们换装了葡萄弹、爆炸弹,重点杀伤暴露在甲板上的葡萄牙船员。这一招几乎立竿见影,正在升帆、拉索、救火、起锚的船员们被大面积杀伤,偶尔几个人想要开炮反击也显得有心无力,根本没法对东岸人造成多大的伤害。

    七艘战列舰依次从混乱的葡萄牙舰船前驶过后,潇洒地在港湾内划了一个弯,打算后面再给他们来第二轮炮击。紧跟在他们后面的是七艘风帆战舰,它们不似战列舰有蒸汽动力,可以反复打击敌船,依靠风帆航行的他们只有一次机会,打完后就只能驶出海湾开到外海上了,那里风向洋流都很不利,要想返回新华港都得从新华夏岛东海岸绕路(借助东南风航行),遑论重返战场了。

    因此,这会他们降下了大部分风帆,几乎就是以两节的低速贴着葡萄牙人的碇泊地向前航行,一边小心翼翼地绕过部分燃起大伙的葡萄牙舰船,一边用侧舷火炮狠狠地射击。炮弹同样以杀伤人员的葡萄弹、爆炸弹为主,辅以一些打击帆面、桅杆的链弹,总之宗旨就是杀伤敌人的船员、破坏他们的航行能力,使其成为瓮中之鳖,让后面再度杀回来的战列舰编队挨个点名“虐杀”。

    排在护卫舰第二位的“大赤鱿”号在舰长蔡安国中尉的命令下,将所有火力都集中在了离他们最近的“托多斯桑托斯”号上。400吨级的炮舰在1100多吨的巨舰面前,简直就是儿童和大人一般,无奈这会大人“腹痛如绞”,且急着逃命,压根不想理会一个正拿竹竿捅他的小儿,只是胡乱反击几下后便调整帆桁,打算向外海逃去。

    “大赤鱿”号自然不能让他们如愿了,他们立刻从编队中驶出,靠近了“托多斯桑托斯”号右舷,然后将所有的炮弹都倾泻了过去。他们是如此勇猛,以至于炮手们都不顾自身伤亡,与拥有火炮数量、口径优势的敌舰抵近对射了起来,场面一时极为混乱,人员伤亡也开始急剧增加,不过这时候却没有任何人在乎。

    就这样对射了二十分钟后,厄运再度降临“托多斯桑托斯”号,因为越来越大的火势已经逼近了火药桶的存放区,形势极为危急!这个时候,这艘战舰上的葡萄牙船员们也没什么心思继续战斗了,甚至就连开船逃跑都被一些人否决,蔡安国中尉眼尖地发现,一些葡萄牙船员正从甲板往下吊放带桨的长舢板,看样子是想逃回岸上。不过还是有相当一部分船员没有放弃,他们在军官的命令下疯狂地冲进火药存放区,将一个个火药桶搬出去扔进大海;另有一些船员在最下面一层甲板疯狂地凿眼灌水,当然也有人在从舱口往下灌水,但这一切似乎都无济于事,火势一点都没有被控制的意思!

    终于,葡萄牙人在烈火蔓延到油柜时放弃了,因为这个时候浇再多水也无济于事,只能助涨火势,因此他们果断撤离了。不过在撤离之前,他们似乎忘记通知后面还在奋勇搬着火药桶的同袍们——在他们的努力下,已经有五十多桶火药被从另一个舱口搬上甲板扔进了海里,但令人崩溃的是底舱内仍有超过三百桶火药……

    凌晨四点多,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托多斯桑托斯”号底舱传来。正拿着皮桶灭火的水手、正努力搬运着火药桶的水手、正满头大汗操帆的水手、正赤红着双眼朝东岸人开炮的水手、正在往放置在海面上的小船内逃逸的水手,连同着他们一起航行了很多年的船只,在这一刻全都粉身碎骨——无数的船只零件、人类肢体、碎裂的船板被炸上天空,然后又如流星一般落进了海里,其情其景惨不忍睹,很多年后仍令人印象深刻。

    离“托多斯桑托斯”号最近的“大赤鱿”号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波及,海量的碎木被气浪打了过来,不少站在甲板上无遮无挡的水手们顿时惨叫一片,就连正站在艉楼上指挥的蔡安国中尉都被几枚碎木片打伤。不过他此刻看起来却一点没有负伤的觉悟,因为所有人都看见他手舞足蹈地在那兴奋大喊:“敌人的旗舰‘托多斯桑托斯’号爆炸沉没了!爆炸沉没了啊,哈哈!”

    “托多斯桑托斯”号的爆炸沉没对葡萄牙人心理上的打击是巨大的。因为这艘排水量1100多吨的巨舰在他们看来几乎就是不可能被击沉的,也是大家共同的心理支柱,可现在却因为弹药殉爆而沉没了,那么这仗还能打下去吗?没人能够回答!

    东岸人的风帆舰队依次驶过后,除排在最后的“精武”号快速巡航舰出了点状况触礁导致底舱大量进水外,都顺利驶出了海湾,并在外海集结等待。而这个时候,经过火攻和一轮凶猛的近距离炮击后,海面上只剩下了寥寥十余艘葡萄牙船只矗立着,而且大多状况不佳,船员死伤惨重,覆灭也许只是顷刻间的事情。

    “之前遭受火攻时应该有船只燃烧沉没,至少我就看到了两艘,然后是‘托多斯桑托斯’号弹药库殉爆。也就是说,他们至少已经沉没了三艘舰船,其他船只人员损伤严重,帆布、缆绳多有损坏,且船身被破坏得也很厉害(既有炮弹造成的,也有纵火船造成的),这个时候基本上已经是末路了。”再次兜回来的“自由贸易”号战列舰艉楼二层甲板上,第二舰队司令、海军中校郭子离乐观地朝部属们说道:“再加把劲,彻底送他们去见上帝吧,让他们的死亡,都变成我们胸前的军功章。诸君,努力!”

    “轰!轰!”死亡的尖啸再度传来,一颗颗炽热的炮弹裹挟着强大的动能杀向了敌人的舰船,不断有葡萄牙水手中弹死伤,惨叫声随处可闻。当然他们中不少人也打出了血性,操弄着舰炮以精准的射术打向了东岸人的船只,给水手们造成了一定的伤亡。不过这又能如何?不过是临死前的垂死反击罢了!

    “哗啦啦”一声巨响,又一艘葡萄牙海军战舰侧翻沉没。它的侧舷被打了好几个大洞,海水疯狂涌入,虽然水手们拼了老命往外舀水并试图封堵破洞,但在东岸人的炮火威胁之下,这一切都做了无用功。仅仅两个多小时,它就像一个喝饱了的醉汉一般,整个侧翻倾覆在了海面上,并将上百名葡萄牙船员都倒扣在了水里,与它一同沉入海底做了伴,场面极为悲惨。

    “轰隆隆”又一阵闷响,一条被炮火引燃火药桶的船只如同之前的“托多斯桑托斯”号一样,整个从中间断为两截,然后分别缓缓沉入了海中。一些侥幸没被当场炸死的葡萄牙船员也被气浪掀飞,如雨点般落在了海面上,他们中有的昏迷的就直接沉入了海底,有的神志清醒的则浮在海面上哀叫着求救,不过这会却没人理会他们——东岸人还记得之前火刑柱上被焚烧至死的同胞呢!

    战斗进行到了朝阳初升之时,胡乱打了一夜炮的葡萄牙海防炮台立刻找准了目标,狠狠地朝东岸人的战舰打去,试图将他们驱离身后的海湾。不过,这个时候难道不为时已晚了么?伊比利亚人,睁开你们的眼睛好好看看,原本停泊了二十多艘舰船的碇泊地上还剩些什么?一些破碎的船板、木桶和尸体么?

    当然这样说可能有些苛刻了,也不太准确,那么就让我们仔细清点一下昨晚的战斗中到底发生了什么!首先,葡萄牙人碇泊在海湾内的20艘舰船在前两拨纵火船攻击中被引燃沉没了四艘,另外还有多艘舰船被严重烧伤,人员、物资损失严重,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损失了机动力和战斗力,这也为后来他们的覆亡定下了调子。

    其次,大量纵火船引起了葡萄牙人极大的混乱,不但打乱了他们的船只队形,更是让他们的船员从上到下都陷入了一种忙乱之中,以至于在后来东岸人战列舰编队疾风烈火般的反复炮击下,始终没能有效还击或逃跑,最终都做了海底的“人工渔场”——在这个环节中,葡萄牙人先后损失了多达九艘舰船,包括著名的旗舰“托多斯桑托斯”号。

    最后,“托多斯桑多斯”号因火药库殉爆沉没,给了葡萄牙人心理上的重重一击。很多葡萄牙船长无心恋战,也不敢继续继续留在丝毫不能给他们安全感的莫桑比克港内,因此纷纷夺路而逃。他们中有的成功了,有的则被东岸人拦截住并揍进了海底——在这个环节中,葡萄牙人再度损失了四艘舰船,也就是说,他们仅仅有三艘舰船成功逃出生天。

    算来算去,葡萄牙人这一夜足足损失了十七艘舰船,其中包括排水量1100多吨的“托多斯桑托斯”号。而作为他们的对手,由李毅海军部长指挥的东岸舰队,却只有一艘“超勇”级快速巡航舰因天黑不辩方向,不幸触礁沉没,是东岸人在这场海战中唯一的损失,说起来也怪为可惜的。

    而如果再算上前一阵子双方的损伤的话,葡萄牙人的这支分舰队一共损失了二十三艘舰船,另外还有四艘船只重伤在莫桑比克港内大修,眼看马上也要保不住,这就是二十七艘船的损失了。想当初三十艘舰船组成的大舰队浩浩荡荡开到印度洋,一度打得东岸人的第二舰队狼奔豕突,多个港口被封锁,七八艘商船被击沉或俘虏,损失极为惨重。可没想到这才过了多久,在东岸人调集精锐战舰赶来增援后,攻守之势快速逆转,他们这三十艘舰船最后落得个被歼灭九成的惨烈下场,令人极为唏嘘。

    东岸人在这场战斗中,算上前面第二舰队的损失的话,一共损失了五艘战舰(含改装的武装商船),全部是第二舰队的船只,令郭子离极为蛋疼——如今这位海军中校、堂堂的第二舰队司令,麾下却只有着“自由贸易”号战列舰这一艘船了,差一点就成了光杆司令,想来也挺令他无奈的,到底是时运不济啊!

    言归正传,在天明后莫桑比克岛上的海防炮台发威后,东岸人明智地选择了避让,一些船况较好的船只转向朝湾内驶去,然后在海防重炮的射程外游弋。与他们待在一起的还有四艘组装起来的海军炮艇,这些船将组成一个小型的封锁舰队,将莫桑比克岛与近在咫尺的大陆彻底隔离开来,让陆地上的食水——主要是新鲜淡水——无法被送到岛上,看那些葡萄牙人怎么熬!

    至于另外一些在昨夜战斗中船体损坏严重的船只,则降下了风帆,然后开启蒸汽动力,逆着洋流,以1-2节的令人发指的低速朝北边的新华港驶去,它们将尽快赶回去进行修理,以应对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海上战斗。

    做完这一切后,莫桑比克岛外海还剩两艘“八月十日”级战列舰和三艘辅助舰船,他们就在李毅的带领下,缓缓游弋在敌人的海防炮台射程外,不紧不慢地盯着他们可能会有的举动,同时做好封锁工作。至此,整个莫桑比克岛已被东岸人粗粗封锁、隔离了开来,岛上的葡萄牙人似乎也成了瓮中之鳖,覆灭已成了早晚的事情——而莫桑比克岛这个葡萄牙国王嘴里“我在印度洋上拥有的最好的基地”,差不多也将在近期就会落入东岸人之手,葡萄牙人在东非海岸耀武扬威的日子,似乎将一去不复返了!

    当天(12月2日)中午,监视敌人的水手报告,莫桑比克岛内的四艘葡萄牙待修船只上燃起了冲天的大火,似乎是葡萄牙有意纵火,其目的不外乎是为了阻止东岸人得到这些船吧。想来这意志也真是够坚决的,不过却并没有什么卵用,莫桑比克岛这个面积不过一平方公里左右的弹丸之地,已经支撑不了几天了——如果东岸人围堵得力的话。(未完待续。)
,